正文 第390章 飞起来的纸鹤

小说:九转仙瓶 作者:山水千杯不醉
    “知道我是怎么走上的修行之路吗”

    老者面色狰狞,带着疯狂的问道。

    “或许,你联想一下刚才的故事,就可以猜到。”

    叶泉皱眉道:“为了那个女人”

    老者脸上露出温柔之色,淡淡的说道:“是啊,这话不错,因为无意间,得到了一位前辈的指点,我才知道,人的生命,真的可以再生。只要找到那人的转世之身,再将她的前世记忆唤醒,就可以了。很明确不是吗”

    “坎元炼尸阵,和你唤醒那个女子有什么关系”叶泉心底的疑惑,一时间有些不可控制的多了起来。

    “哎,你这人真是啰嗦,只要我帮他办事五十年,他就答应,唤醒我心爱的女子。为了她,所以,一切的罪恶,我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老者脸上露出痛苦,恶狠狠的瞪向叶泉说道。

    “你说的或许是真的,他答应你的,或许真的可以做到,但是,此刻,我却不能眼看着让你害了这么多人。刘家村的人,是无辜的。若是你可以现在收手,我便和你一起去找那个可以帮你的人,我可以为你想想办法,努力帮你。如何”叶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只是心中一时冲动,便脱口而出。

    这个话,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本能的说了。

    或许,是之前多年,静坐下来,心实在太平静了,平静倒,心中的仁慈,有些泛滥了。

    叶泉说后,便觉得对方不会答应。

    没想到的是,那个老者,悲苦的摇头道:“来不及了,我已然作孽太多,没有办法回头了。而且,他不是个善人。你见了他,也是死。不如,此刻,便归西吧。”

    老者。目光变得冷漠,看向叶泉的目光,冰冷而没有波动。

    叶泉看着老者骤然的变化。

    想到了,邪道修行,一心将心中某个妄想念头。不断强化,最后,便可以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这个老者,明显就是经历了这么一个变化。

    老者应该是将冷漠的心,不断强化,强化到最后,化为了不为所动,没有生命的杀戮机器。

    在此刻,老者已然完全关闭了良知。

    这种强化妄念的手段,属于邪道。很多人或许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无限绝望后,可能发生这样的变化。

    虽然,妄念的强化,可以改变一个人,但是因为,邪念纯粹了,什么东西,一旦纯粹起来,就会有量变的积累,最后引发质的变化。

    就是实力变强。以让自己本心,完全沦落为代价的变化。

    一种,以死后,坠入地狱为代价的手段。

    地狱之中。不知受苦多少年,才可以偿还犯下的罪恶。

    “妄念中的邪念。你入魔了。”

    叶泉叹了口气,心中感到悲凉,故事听了,心中是同情那个女子的,也对这个老者的过去。也是同情的。

    所以,叶泉的心,有些动摇了。

    这人,就算真的犯下了无边的罪恶,罪魁祸首,便真的就是这个老者吗

    那个让其不断作恶,甚至,动用坎元炼尸阵,炼化村中生灵的邪恶作为,罪魁祸首,应该是那个幕后的人吧。

    叶泉心变得坚定了。

    手中木棍,被其随手抛到了空中,老者本能的看了过去。

    这时,叶泉身形在原地消失,在老者抬头的刹那,便到了老者的身后,伸手,一手刀,朝着老者的脖子看去。

    叶泉并未下死手,也只是想将老者打晕。

    可是,那个老者,却显然不像叶泉想的那么简单。

    他背对叶泉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

    身形不动,但是,其脚下地面上刻画的图案,这个时候,突然大亮。

    一股猛烈的冲击波,陡然击中叶泉,叶泉飞了出去。

    但是,他在空中,身形急速伸缩了几次肚子,便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虽然略微狼狈,但是好在没有摔倒,也没有收到什么内伤。

    他看着老者有些心惊。

    没想到,那个图案,还有冲击波的作用。

    老者扭头,双手抬起,对着叶泉所在,一个拍击,顿时,其脚下的图案再度亮起,一股冲击波,再度出现,这次出现的,很是凝聚,化为了一个空气大刀,朝着叶泉砍去。

    叶泉脚步移动,其速度惊人,自然很利落的便躲了过去。

    大刀砍中地面,没入地下。

    发出哧的一声响。

    紫罗隐藏在石头后,憋得十分难受,一直想冲上去帮忙。

    但是彪爷,却一直摇头。

    “这个小子,没有危险,放心吧,小姐。”

    叶泉再度避开了一柄空气大刀。

    用脚在地面一点,腾起向后退去。

    同时,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纸鹤。

    纸鹤被其一抛,便陡然变大,双翅也可以动了。

    叶泉一个拉动,便翻身到了纸鹤的身上。

    纸鹤一个剧烈的晃动,叶泉便和纸鹤一起从空中落了下来。

    在地上,摔得极为狼狈。

    叶泉呸呸呸,将嘴边的土呸出去,然后便气恼的暗道:“这纸鹤怎么不听使唤。”

    随之,他便想起来,似乎长乐真人说过,要让他练习一下,熟悉好操作之后,在动用纸鹤飞行。

    没想到,果然直接上手,就狼狈了。

    哧

    见叶泉露出这么一个大破绽,老者自然不会放过,立刻连续发出两道空气大刀。

    朝着他砍了过去。

    叶泉吓得一个哆嗦,立刻翻滚了几圈,正好两刀分别看到了他刚刚翻滚过的地面。

    溅起来的尘土,让其脸上更是烟尘满满。

    叶泉逃过一击,心中不断提高注意力,关注着对面攻来的攻击,同时,心中不断回想刚才与那纸鹤接触时的点点滴滴。

    一点一滴的过程,被其在脑海中不断重现,每一个细节。不断打碎,然后重新组合。

    最后,竟然成了,数个不同的操作方法。

    叶泉再度推演。

    片刻后。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身形,立刻几个转动,分别避过大刀的攻击,来到了刚才那巨大纸鹤坠落的地面。

    对着它,摇摇一指。纸鹤便再度一闪,飞了起来。

    老者见了,嘿嘿冷笑,讽刺道:“临阵磨枪,不嫌太晚了吗”

    叶泉微笑,不予回答。

    脚下一点,身体立刻窜起,速度极快,便到了那纸鹤的背上。

    到了纸鹤上的叶泉,与纸鹤解除的瞬间。脑海中,便开始不断推演,刚才分开组合的各种结果,凡是有所不同的,便立刻否定,然后向着合适自己方向的操作方式去做。

    很快,叶泉便很稳定的站在了纸鹤上。

    叶泉脸上松了口气,白鹤陡然飞起。

    十分利落的开始在空气大刀的攻击中,游刃有余的飞来飞起,而叶泉也开始不断趁间隙。朝着那老者俯空击而去。

    嘭

    叶泉再一次击中了空气墙壁。

    叶泉无功而返,再度回转空中。

    不过,叶泉的脸上,却不见丝毫的焦躁。而是平静。

    他的心中,自信,却越来越大。

    石头后的紫罗,也不动了,看着叶泉,这个自己心目中的老公。不断的英勇搏斗,动作简直帅呆了。

    紫罗的眼中,充满了小星星。

    彪爷,在旁看了一会儿,对于叶泉的各种变化,心底也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他心中奇怪,暗道:“刚才那个纸鹤的假摔,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假摔,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故意示敌以弱,这个不成立,人家这幅气势,明显就是个专心战斗的疯子状态了。

    这个情况下,若是想用示敌以弱,那就是自找麻烦,人家真心战斗,碰到弱点立刻就攻过来,根本就不会有轻敌的心思。

    但是,若不是假摔,是真摔的话,那就更成问题了。

    真摔,就代表他,刚刚开始接触这个纸鹤的宝物,这样的飞行宝物,不经过,个把月的训练,谁能骑着像现在这个小子一样,游刃有余,动作的毫厘之差,变向的急速。

    神色的镇定。

    若说他是一个学过一个月的初学者,我都不信,更别提,他是第一次接触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个小子,故意在紫罗面前耍帅。

    肯定是的,彪爷认真的点头。

    觉得,这才是最为真实的结果。

    “哼,你以为像这样一直逃下去,会有结果吗”老者,大声喝道。

    叶泉没有回话。

    心中却在说,“我一直都在攻击,只是我坚信,任何防护,都有一个弱点的,因为,没有完美的防护,没有完美,完美就会没有变化,一切都在变化,所以,没有完美。”

    叶泉这是从静坐之中,体会到的,外加他的师傅,也曾说过类似的话,所以,他对于这一点,是自觉没有错误的。

    所以,那个看似可以防护老者的空气护罩,也定然不是完美的。

    不是完美,就代表着,有缺陷,不可能所有的点,都是那么坚固。

    叶泉注意观察着老者的一举一动。

    叶泉已经攻击了许多次,虽然差距很大,但是叶泉记得每一次攻击的相对位置,而那个参照物,就是以老者面对自己的方位为准。

    每次攻击,他都会尽量面对自己,而自己攻击到他的瞬间,他的手,总是提前,向着即将攻击到的位置,似有意,似无意的靠近一些。

    虽然这个动作,不是那么容易察觉。

    也不是个大问题。

    但是,叶泉却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大。

    他是个注意变化的人。

    相对不变的,他可以一扫而过,不去多加关注,但是,相对变化的那些点,他总会多加几分去观察。

    所以,结果,就会被其放大。

    观察久了,就会有自己的判断。

    叶泉的判断,也出现了。

    他觉得,这个老者的护罩,看似没有死角,因为叶泉看不到他的实体,所以,到底有没有他之前无法确定的。

    但是,有一点,他此刻,已经可以肯定了,那就是,那个老者的手,附近的护罩范围,强度最大,为什么呢

    因为,叶泉的木棍打击到了护罩之上时,反弹的力量,也是有着轻微的差距的。

    这些数据,被其脑海里的念头,不断的记录着,很快,就成了一个统计的表单。

    列了出来。

    一个结果,由此假设得出。

    护罩的最强点是老者双手附近,而起最弱的点,就应该是距离他的双手最远的所在。

    那里,就是理论上的死角,理论上的弱点。

    叶泉眼中发出微弱的精光。

    手中木棍,在其手中,不再晃动,宛若与他的身体,完全融为一体。

    叶泉则完美的控制着坐下的纸鹤,与他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不分彼此。

    没有丝毫的不协调。

    速度,很快,叶泉觉得如此。

    唰

    叶泉来到了老者的面前,一柄空气大刀,刚刚从他的脸颊旁飞过。

    他侧闪过后,就到了这个方位,然后,他毅然从纸鹤的后背上跳下。

    嗖

    到了地面。

    老者,眼球只来得及晃动,看向地面的叶泉。

    这时,叶泉因为惯性,蹲在了地上,然后顺着反作用力,立刻一弹而起。

    嗖

    叶泉来到了老者的身后。

    老者本能的感觉,后背发凉,但是,却来不及转身了。

    因为,那个人的速度太快。

    他反应不过来了。

    但是,他很自信,那个人,不可能知道他的弱点。

    因为,曾经的敌人,没有一个可以发现。

    就算,碰到了修为境界很高的人,就算不敌,也没有被发现过。

    所以,他自信。

    叶泉手中木棍,人棍合一。

    嗖

    木棍击出。

    紫罗,在此时,捏紧的双手,攥得更紧。

    彪爷,心中暗道:“这么做莫非是发现了什么,这个护罩,强度不低,这么做,有意义吗”

    他暗感奇怪。

    随后,便诧异的睁大了一点眼睛。

    叶泉的木棍,竟然宛若没有碰到阻碍一样,穿过了本应该出现的区域。

    不可能。

    最先心中大骇的,却是老者。

    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立刻狰狞的脸庞,闪过极度的愤怒。

    运气吗

    运气好,恰好穿破了护罩吗

    他讨厌运气好的人。

    为什么,运气好的人,可以拥有好的运气。

    为什么

    嘭

    木棍,透过护罩,击打在了老者脚跟。

    老者,身形立刻被击打的凌空翻了个跟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者,砸落地面的一瞬,本来清明的眼睛,出现了一丝昏厥。

    就在这时,护罩消失了。

    叶泉凑近。

    抡起了沙包大的拳头。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