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八方六合炼中州(五)

    “诛九族”

    听了杨慎行的话,刘贺心中狂震,“真要诛九族,那这庞元还告什么杨易如今人没有告成,自己反倒是惹了一身骚”

    他在羞恼之时,也为杨慎行的狠辣感到惊心,“我只是稍微动了一下他的儿子,而且还给他留了三分薄面,他为什么要动我整个皇族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旁边的庞元怒道:“杨太师,你这是公报私仇你儿子打死了我的儿子还不算完,如今竟然因为我状告你儿子,你竟然就要灭我九族,胸襟如此窄小,有什么资格做儒门宗师有什么资格做当朝太师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杨慎行不理会庞元,只是对刘贺道:“陛下,皇族中有些人,危害天下苍生委实太多,还请陛下批复老臣奏折,也好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刘贺脸色苍白,心中大恸,知道自己若是将杨慎行奏折批了,那么几万皇族人的性命便将不保,可刚才自己为了给杨易治罪,特意强调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如今杨慎行借机奏本,实在是没有理由不批复。阅读

    若是不批,自己这个皇帝实在有点不要脸面,更无法令人信服。

    可若是批了,那可是几万皇族中人的性命啊

    自己与他们同样都是流着刘家的鲜血,又如何忍心将他们全数处死

    正为难之时,便听杨慎行道:“陛下,还请尽快批复,也好还天下人一个公道。”

    听到杨慎行如此说话,刘贺再也忍耐不住,霍然站起,低声嘶吼道:“天下,天下,张口闭口说天下”

    他吼道:“这天下姓刘不是姓杨这是我刘家的天下,即便烂了,坏了,那也是我刘家的东西这天下子民都是我的,他们的生死也应该由我刘家人来掌控,如今只是死了几个人而已,算什么大事如何能因此削我皇族”

    他还想说什么,但在触及到杨慎行的目光之后,身子一软,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噗通一声,软倒在龙椅之上。

    旁边的庞元在听了刘贺的话之后,一蹦多高,大声喝道:“不错,这天下是刘家的,况且自古皇族不杀皇族,杨太师,你要陛下批复你处决天下这么多的皇族中人,你居心何在你这是借大义之名,行灭绝皇族之事”

    杨慎行对庞元的蹦跶无动于衷,视若无睹,眼睛看向刘贺,“当年我辅助先皇开国之时,曾有言在先,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不是一人一家之天下,后世若有皇族无能,许我儒门有废立君王之权,不然,我不出山。当时先皇答应的无比痛快,不曾有丝毫犹豫。”

    杨慎行负手叹道:“当年先皇曾说,他之所以争夺天下,就是为了苍生不再受苦,黎民百姓不再受难做不做皇帝,倒在其次怎么到了陛下这里,反而与先皇背道而驰”

    刘贺默然无语。

    杨慎行指着刘贺头顶上写着“天下”两个字的匾额,朗声道:“陛下,你可知当初我为何要将这匾额悬挂在龙椅正上方”

    刘贺见杨慎行独立大殿,神情不怒而威,与往日温和之情大不相同,越看越是心中忐忑,此时见他询问,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为何”

    杨慎行问道:“先皇陛下没有给你说过其中缘由”

    刘贺面有愧色,“或许是说了罢,如今却是不记得了”

    杨慎行道:“那好,我来告诉你”

    他指着上面匾额,对刘贺道:“我当初之所以写这块匾额放在帝王头顶,就是要告诉历代帝王,这天下两个字,只在君王之上,而不是在君王之手,更不是在君王之下”

    “可惜如今牌匾依旧,物是人非陛下将整个天下视为囊中之物,却忘了君王之所以为君王,就是因为有了天下才是君王,若是天下不存,又何来君王二字”

    杨慎行极少在大殿内大声说话,今日却是声调比往日抬高了不少,“皇族子弟也是人我人族只有能力大小与品德高低,又何来血脉贵贱既然犯法,就要伏法”

    他对刘贺深施一礼,“陛下,还请批复老臣奏折”

    刘贺身子一僵,懦懦道:“这”

    旁边庞元叫道:“杨太师,你这是逼迫陛下”

    杨慎行回头看了庞元一眼,庞元身子一僵,呆立不动。

    刘贺见庞元的声音戛然而止,人忽然变得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知道这是杨慎行对他用了手段,心下更惊,小声道:“太师息怒,是朕糊涂了”

    他拿出空白圣旨,颤颤巍巍写了一通,写完之后,面若死灰,“太师,此事交由你全权处理,勿要有冤假错案发生。”

    杨慎行躬身道:“陛下放心,老臣定然不负陛下所托”

    刘贺亲轻声道:“朕信的过你”

    他神情落寞,抬手道:“太师,国丈之事都交由你了”

    杨慎行道:“老臣遵旨”

    他看向左右侍卫,喝道:“来人,先将庞元拿下了”

    旁边几个侍卫走过来,将僵立不动,一脸绝望之色的庞元架了起来,站在旁边,静等杨慎行的吩咐。

    杨慎行道:“陛下放心,一码归一码,留候身死之因,臣也绝对会查个一清二楚,若他身死不是杨易所为,那还罢了,若真与杨易有关,臣也绝不姑息”

    刘贺有气无力道:“朕相信太师”

    旁观众多的文武大臣见刘贺面色惨白,犹如死灰,心道:“你们翁婿何苦来哉杨太师连对皇帝都有废立之权,你一个国丈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你若是占理也还好说,自己屁股不干净也敢挑衅杨太师估计天下承平日久,当今陛下已经忘了杨太师的厉害了”

    杨慎行再次谢过刘贺之后,转身走到杨易面前,“易儿,既然陛下叛你如天牢三十天,那你就好好在天牢内待够三十天再出来,好好想一想你这段时间做的事情,这等错事,不可再犯”

    他说话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杨易眉心之处,喝道:“你明白没有”

    在杨慎行点向杨易的一霎那,一股惊天伟力陡然由杨易眉心进入他的体内,而杨易在成就大宗师圆满之境之后,一直无法开辟的体内混沌之气,在这股伟力灌注之后,猛然便是一震,如同被开天巨斧劈开混沌一般,陡然爆散开来,体内混沌气息在瞬间转为阴阳二气,之后阴阳相交,风雷激荡,眼见的一个小世界在他体内就要成型。

    杨易双眼登时黯淡下来,喃喃道:“孩儿明白了”

    在他说话之时,整个人的心神都已然被拉扯进体内世界之中,对于外面世界再无感知。

    杨慎行一指点出,旋即收手,在外人眼中,这只是他对自己儿子恨铁不成钢的举动,都不曾发现他对杨易传功之事。

    杨慎行手指之后,看到杨易眼神黯淡,心神内敛之后,方才吩咐左右侍卫,“把我这逆子送进天牢,没有吩咐,不得放他提前出来”

    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