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一剑白头

    “小心”

    “不要莽撞”

    苗人凤与胡夫人两个人眼见田归农将书信撕成粉碎,chou剑扫向杨易,都是大惊失se。,x

    胡夫人是担心杨易的安危,虽然杨易与他们一路南行,颇有一点奇异的本领,但如今神志不清,功夫即便是再厉害,也未必能有自保之力,见到田归农持剑横扫,心急之下,手一伸,已经掏出一把铜钱,漫天花雨洒向田归农。

    而苗人凤却是担心田归农的安危,他昨夜亲眼见到杨易露出一手惊世骇俗的本领,自衬便是自己也是有所不及,他对杨易的顾忌还在对胡一刀之上。

    此时见田归农竟然对这个怪人下手,心中岂能不惊,一声长喝,手中长剑已经chou在手中,向田归农剑上架去。

    虽然苗人凤与胡夫人都出手相阻,但毕竟晚了j分,两人出手之时,田归农的长剑已经到了杨易的脖颈之间。

    眼看杨易将要被斩掉头颅之时,杨易的脖子忽然歪了一下,肩膀微微上耸,田归农势若雷霆的一剑忽地顿住,仔细一看,他这把剑竟然被杨易用脑袋与肩膀生生夹住,丝毫动弹不得。

    现场众人见状,都是大哗。

    用肩膀与脑袋夹住田归农的长剑,这对他们来说,这是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相比于围观之人,作为当事人的田归农心中更是惊惧难言,他长剑被杨易夹住之后,本想将长剑拽出另谋打算,但长剑被眼前之人用一个可笑的姿势夹住之后,竟然如同被一座大山压住一般,别说chou出来,便是想要晃一下也是难以办到。

    此时苗人凤已经持剑奔来,胡夫人的铜钱也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而杨易也开始动了起来。

    田归农眼见面前这个带着大帽子的古怪黑小子杨易因为被天雷轰击,此时面目黢黑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慢慢的将长剑剑刃抓住,慢慢的一抖,长剑便慢慢的成了碎,随后这些碎慢慢的向他面门飘来。

    在田归农面前,杨易所有的动作连同长剑碎成碎的景象竟然都出奇的缓慢,这种缓慢的视觉感初始他只是感到惊讶,之后便是恐惧,之后见到这些碎扑面而来而自己竟然无法躲开时,恐惧已经变成了睁着眼睛等死的残忍,因为他发现此时闭眼的速度甚至比这些飘过来的碎剑还要慢。

    他想大叫,想喊救命,但随后发现他张嘴的速度,呼气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碎剑扑面的速度,此时他如中梦魇,恐惧如c水般充满了他整个的心灵。

    正在绝望之际,一柄长剑的剑尖从他的视野中慢慢的显露出来,渐渐的剑身也展现出来,随后是剑柄,最后是握着剑柄的一只烂蒲扇般宽阔的枯瘦大手。

    大手握住剑柄,将长剑慢慢的抖动起来,长剑虽然抖动的也很慢,但较之于飞扑过来的碎剑还是要快了不少,在田归农的感觉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这把长剑方打飞了一块飞来的碎剑,接着便是第二块,第三块一直过了很久很久,似乎有百年之久,这把长剑方才将所有飞过来的碎剑打飞。

    这些碎剑刚刚被打飞,田归农的视野中又多了一把铜钱,j十枚铜钱飞蝗一般缓缓飞来,占据了整个视野。

    于是刚刚将碎剑打飞的长剑又开始缓缓的拨打飞来的铜钱,将这些铜钱一枚枚的击落,一枚又一枚,一枚又一枚,时间被拉的极长,田归农眼睛瞪得老大,觉得过了差不多有千年之久,自己都快要老死的时候,这些飞来的铜钱才被大手中的长剑一一击落在地。

    这些在田归农眼里奇慢无比差不多过了百年之久的景象,在外人眼里却是电光石火般的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

    直到这些铜钱被击落之后,那些碎剑被击飞、铜钱被击落的声音方才传到田归农的耳朵里,因为长剑击飞这些东西的时间间隔太短,这些声音传到田归农耳朵里只是“叮”的一声长音,虽然声音有些大,但却只有一声。

    被这声音一震,田归农“醒”了过来。

    随后身子一晃,已经被持剑之人推到了一边,他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但受此一推,也真正的清醒过来。

    田归农站稳身t仔细看去,只见苗人凤手持长剑肃容而立,他面前站着的便是痴痴呆呆的送信的黑脸宽帽的怪人。

    想及刚才梦魇一般的景象,田归农汗透重衣,身子不受控制的发颤,牙齿互撞,咯咯直响。

    他身后的范帮主走了过来,道:“田兄,你不要紧吧”

    他说了两句之后,忽然惊声道:“田兄,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忽然就白了这么多”

    田归农呆呆看向范帮主,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场中苗人凤长剑当x而立,回护全身,面对杨易缓缓道:“这位少侠,我这位兄弟行事鲁莽,苗人凤深感歉意,还请少侠饶他一命,苗人凤感激不尽”

    杨易呆立无神,对他的话毫无一点反应。

    胡夫人此时已经走了过来,见杨易无事后才放下心来,对苗人凤道:“苗大侠,你这些朋友平素都这么横么”

    苗人凤脸上一红,一张h脸立时成了红脸,对胡夫人道:“苗某惭愧,约束不周,那位田家兄弟平素不是鲁莽之人,不知信中到底写了什么,使得他如此激愤”

    胡夫人叹道:“估计也是天意如此,你若是真想知道详情,那便问一下你那位撕信的好兄弟吧”

    苗人凤也觉得田归农这事情做的极为不好,无论信中写的是什么,这封信终毕竟是胡一刀写给自己看的,便是再不能忍,要撕也得自己来撕,怎么也轮不到田归农出手。更何况他撕信也就罢了,竟然还向送信之人出手,这种行径,实在是令人看不起,也怪不得胡夫人会有刚才一问。

    尤其关键的是,这位送信之人还是一位闻所未闻的大高手。

    这种自竖强敌的事情,当真是奇蠢无比

    他脸sey沉的转过身去,对田归农道:“田兄,你这是何故为何要对送信的少侠出手”他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停住,惊道:“你头发怎么白了”

    田归农此时已经不再发颤,闻言道:“范兄刚说我头发不对劲,怎么苗兄也这么说”他强笑道:“我正当壮年,哪里会有白发,是不是寒气太重,头上结冰所致”

    苗人凤将长剑递到他的面前,道:“你照一下便知”

    苗人凤手中长剑剑身平展,光滑如镜,田归农凑近剑脊处仔细看了看,便发现不甚清晰的剑脊上出现了一个白发老者的面孔,白发如雪,额头起皱,面现惊惶之se,隐约便是自己的模样。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