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参详

    张无忌久在山谷独处,一个人孤独久了,乍见到杨易这么活生生的同类,而且这个同类又不似朱长龄那般令人讨厌,不由得极为高兴,他捉山j、抓潭鱼、摘鲜果、不一会儿竟然弄了满满当当的一堆吃的,之后又从附近山洞里取出一个烧制的歪歪扭扭的y土坛子,对杨易道:“这是我从附近猴群那里偷得的猴儿酒,滋味不错,杨兄若不嫌弃,可以尝尝滋味。”

    他刚才已经与杨易互通姓名,聊了j句之后,与杨易聊得极为投机,他本来心善,同时又为杨易的气质风度所折f,对于杨易竟丝毫没有防备之心;此番作为地主,对于杨易这么一个贵客,他自然要款待一番。

    杨易见他忙忙碌碌,烧j烤鱼、摘果、端酒,又抱来了一大块青玉一般的方石放在杨易面前以做饭桌,折断两根树枝作筷子,很不好意思的对杨易道:“此地简陋,怠慢不周,见谅见谅”

    杨易叹道:“此地有风有雪,有j有鱼,有白龙高挂,有鲜果垂枝,有玉石做台,有猴酒做饮,天下再无有此奢华之菜,哪里谈得上简陋二字”

    张无忌极为高兴,对杨易道:“来来来,杨兄,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杨易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伸箸夹了一块jr,咬了一口,只觉得这jr虽无佐料调味,却也鲜香n滑,极为可口。又尝了一下鱼r,发现鱼r又是另一种鲜美滋味,吃了j口,对张无忌赞道:“张兄,你厨艺虽然一般,但这食材却是顶级之物,虽然处理的不是太好,但吃来已经极为可口。”

    张无忌听他说自己厨艺不好,笑嘻嘻的不以为意。心道:“杨兄为人爽直,心口如一,不似朱伯伯那些腹黑之人,明暗两面。专司害人。”

    杨易虽然说张无忌做的不好,但说归说,但手中筷子却是不停;张无忌见他吃的香甜,虽然这都他日常吃惯的东西,但也兴致bb的与杨易争抢起了。一顿饭吃完,觉得这顿饭比往日要香甜了j分。

    吃完饭后的j个鲜果,杨易张无忌两人找了一个向y的斜坡躺了下去,斜坡上绿c如茵,犹如地毯一般铺满了山坡,躺在上面晒太y,当真是惬意无比。

    杨易舒f感叹:“张兄,你这j年的日子过得可真是赛过神仙啊”

    张无忌嘴里衔了一根枯c,眯眼看天,笑道:“我本来是打算在此地慢慢被寒毒折磨而死。没想到福缘天降,竟然从一个大白猿肚子里得了失传的九y真经,这才解了寒毒之苦。”

    说到这里,张无忌起身道:“杨兄,我看你也是习武之人,我得的这部九y真经在武林中有极大威名,你有没有兴趣参研一番”他不待杨易回话兴致bb的跑向了自己住处,看意思是想要拿来九y真经让杨易参详。

    杨易兴致缺缺。

    他来此地本就是好奇之下,想要见识一番而已,对于此界武学。他除了对张三丰的太极妙理看重之外,对于别的功法就不太放在心上,九y真经对别人来说乃是绝世神功,但对他来说。也就那么回事。

    只是张无忌此人心地良善,在原著中,他出了山洞之后,朱长岭yu学九y真经,他竟然也欣然同意,丝毫不念旧恶。若不是朱长龄用心歹毒。说不定还真让朱长龄将九y真经修习一番。

    所谓君子不念旧恶,这张无忌倒也算得上是这个时代的至诚君子了。

    但在杨易看来,这等迂腐之举,有不如无,但张无忌之所以是张无忌,便与他这x格有关,若他真的杀伐果断,y狠毒辣,他也就不是张无忌了。

    在杨易快要睡着之际,张无忌拿着j本书册走了过来,“杨兄,你看。”

    他献宝似的将手中四本书册递给杨易,“这便是九y真经。”

    杨易懒洋洋的伸手接过,打了一哈欠,道:“在如此美景之前,谈论武功,实实在在是大煞风景。”

    他将九y真经接过后,发现张无忌手中还有两部书册,问道:“这两部书是什么”

    张无忌笑道:“这是两位前辈送与我的医书,一部是毒经,一部是医经。”

    杨易兴致大起,“可是胡青年与王难姑的遗书”

    张无忌愣道:“你怎么知道”

    杨易笑道:“张兄,你的一切我都知晓的清清楚楚,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这次前来,只是一时好奇,想要看看张兄居住的这这世外桃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张无忌深深看了杨易一眼,道:“我信你”

    杨易哈哈大笑翻身而起:“你倒还真放心”

    张无忌道:“不知怎么的,我一见杨兄,心里竟然毫无防范之意,就像”

    他想了半天,憋出一句:“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绝不会对我有什么歹意。”

    杨易闻言,差点让一口口水给呛死,咳嗽道:“好啦,好啦,你把医经与毒经拿了我看,这九y真经你先收着吧。”

    张无忌奇道:“张兄你难道懂得医术”

    杨易道:“马马虎虎也会两手。”

    张无忌顿时来了兴趣,他得胡青年真传,对医道极为倾心,相对与武学而言,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医家之术。此刻听得杨易懂得医术,不由得极为高兴,对杨易道:“这两部书里有许多疑难之理颇为艰涩难懂,我参详了j年,还是难以尽数理解。”

    当下翻开胡青牛的医术,指着其中一段道:“这带脉之理,尤为难解,人t诸多经脉皆是直上直下,唯独带脉在腰间环绕,提携诸经,束腰成带,而天下武学功法绝无沿带脉运气之法,也因此对其作用了解最少,胡大夫这j页经文专论带脉,实在难以参详通透。”

    杨易也知道带脉之理难参,但他所在的主世界的医家之术却已经对此有了极为深刻的了解,当下接过经书,从头至尾翻看了一遍,闭目刻之后,已经对胡青牛的医学理念有了系统的认知,当下向张无忌解释道:“据我所知也有气运带脉之法,提携诸经之术,只是真气运行在带脉之时,腰间痒的要命,一般人难以坚持,你若是有兴趣,我可以教你。只有运气内视,方才能对这条经脉有深刻的了解,是光看经书只凭臆想,绝难理解。”

    当下教了张无忌起运带脉之法,让他在一旁默默t察,他则将医经与毒经拿在手上仔细参看。

    自古医武不分家,但凡武道宗师,就绝没有不通医理之人,只是大部分宗师只是对经脉运气最为拿手,对于cy之理涉猎较少。

    但杨易身怀医家宝术,对于cy之学也极为精通,因此观看这毒经、医经毫不费力,待到将这两部书册看完,已经在这山谷之中待了将近一个来月,感觉收获甚丰。

    他之前医术之高,比他的武学可要高大不是一星半点,如今武道修为大进,虽然没有抛弃医道,但毕竟少了许多精力在其上面。

    直到今天读了这两册经文,与自己以往所学相比较,他在医道上的见识才算是又前进了一步。

    以医理而推武学,两厢参悟比较,使得他对于yy消长,君臣辅佐之道,武学中刚强柔弱疑难之理也有了j分长进。

    对于杨慎行所教导的三教同参之法也已经稍有眉目,此番收益之大,实在令他惊喜。

    而张无忌本身医术也极为高明,两人互相启发,互相补充,虽然张无忌在武道修为上差了不少,但是在医道上的悟x却是极高,对杨易起了很大的帮助。

    所谓投桃报李,张无忌既然如此待他,他又岂有不报之理。

    这天,将九y真经仔细参悟之后,杨易对张无忌道:“张兄,我看你修习这门神功还未曾圆满,尚差了j分火候,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罢。”未完待续。

    s:  感谢月夜诚香、菰月、hyn941209、打赏10,李孝常打赏40、酷酷的人打赏20、芒果最囧囧丸、乱刻打赏100,老衲不吃素打赏300,广陵狂人、太玄真武、花自飘零水自闲、蛇威将军、独吴凌孤等打赏10、感谢公海、ower6918、真武七截阵打赏的月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