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男校nv教师) 真相 H

    “嗯”实验室里低沉香艳的压抑喘x。

    这呻y不是我的,是白儒恒的。

    他穿上白大褂正在弄一张试纸,全神贯注,俊美的脸闪着专注的光辉。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发觉时,已经白褂被掀起,他被脱了k子,他的白se子弹内k包裹着长长斜放的r管,此时被一双粉se尖的小手来回顺着管子揉捏着。

    他站直,皱眉低头。

    就看到我嫣红着小脸看他,身上穿着他的衬衫,从这个角度看,领口大开,一双雪白的大ru球峰峦毕现,发丝乌黑缠绕脖颈。我看到他眼睛瞬间变得浓黑。

    他故意严厉地皱眉瞪我,一副很凶的模样。

    “我渴了,想吃n盐冰激凌,咸咸的,甜甜的,香香的。滑滑的”我手放到他胯两侧,他没动,我伸进内k摸着他t上y实的肌r。

    他已经有些哭笑不得。

    我把内k往下一拉,停在大腿上,已经y得弹力十足的大j巴“噌”得蹦到我嘴巴边。

    我一只手握着它,一只手去揉因为用力收缩有些发y的y囊。

    我抬眼,他手垂两侧,还戴着手套。全副武装准备工作。

    白大褂长k仍在,只是s处外露,“把柄”在我手中。

    我张开小口,看准那硕大的暗红se闪亮g头,含了下去,舌尖顺着马眼的缝隙t着自觉溢出的汁水,然后顺着g头边沿的蘑菇瓣画着圈,滑得他直往我嘴里钻。

    我故意用力吸了一下,深喉,又瞬间让它滑脱。

    “啵”好响的一声,y茎弹回他小腹前,上面还有我的口水亮晶晶,他被这一吸吸出了呻y声。

    好销魂的男低音,我瞬间恨不得马上让他塞进我的小洞继续活塞。

    戴着塑胶手套的手捧着我的脸,“小鬼精灵,你这是真要我精尽人亡是不是”

    我t着唇瓣冲他坏笑,“你工作的样子看着好好吃。”

    他看了我一会儿,宠溺地叹口气,乖乖把高昂的y茎放我嘴边算是“缴枪投降”了。

    我开心的捧过我的“巨型冰激凌”大口吞食起来,吃得啧啧有声。小手撸着,满口打开喉咙吸着,他只能靠着试验台低喘着,僵y着任我蹂躏。

    不知为何我开口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n盐口味的”一定是因为落落,一定是。这种莫名又没道理,又无处说去的酸涩让我吸得更用力了,恨不得把他的大家伙吞下喉去。

    我和一个死去的美丽nv人较什么劲儿呢。

    他捧着我脸喘x更粗了。

    我的手不怀好意地绕到他身后,去摸他深藏在t肌中的jx,这样,好像很刺激被他拉住了。他一弯腰把我整个抱到试验台上,衬衫下我一胴t春光展露无遗,“你不会是修炼采y补y的小妖精吧。”

    “我以为你才是妖精呢,你知道你长得比nv人还漂亮吗我曾经诅咒你的j花被爆得比我小x还大”我没说完“啊”叫了出声,他的大j巴惩罚x地撞进我的洞洞了。

    “看来,我还得更an才行啊。”

    他按住我的t让我迎合他,他的大长指找到我后面的洞cha了进去,一前一后用力cha我。太邪恶了

    我被cha得乱叫。

    在他心ai的实验台上我张腿让他c着。为了不碰到器械,最终他抱起我狂戳最后的高c部分,我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下面吸紧他爆胀的蛇身。

    终于。

    “他”吐了个痛快热意。

    我们两个就这样抱着,他长久没放下我。我吻他的头发,香香的又有他淡淡的汗味,他t着我的ru尖,情yu淡了,带着温存。

    “你从小就喜欢吃n盐冰激凌”他轻声说。

    我一愣,从小,他j时认得小时候的我

    我抬头看他,想问清点什么。

    门,开了。

    我骇然从他身上下来,他也迅速整理好自己。

    我们相依站着,白se的白儒恒的精y顺着我的大腿流到膝盖。

    我看向门口,心里凉丝丝,害怕地牙齿打颤,“格雷”

    格雷高大的身影填满整个门框,就像死神一样威严慑人。

    格雷看着我又看看白儒恒,不用解释,一切一目了然。

    许久,他低沉到要爆发地震的声音说:“过来”

    我居然听到命令就行动,乖乖就准备过去。

    我相信我脸se一定比这实验室还白。

    却被白儒恒拉住手,他低声道,“进里屋去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情,我需要和格雷谈谈,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我犹豫了一下,审度了一下,还是进里屋了。我不知道白儒恒要和格雷说什么,可是我知道,这种违抗命令的行为格雷一定很不高兴。

    果然,一进屋我就听到“嘭”得一声,和白儒恒一声轻呼,格雷果然动手了。

    我手心都是汗,心里砰砰乱跳,格雷有多厉害我知道,白儒恒怎么可能是他对手,加上,加上他被我吸了一夜,t力和平时也没法比啊

    外面一通乱响,两个人不知道打成了什么样子。

    打一下,我跳一下,到处痛,就和打我一样。

    我就站在门口乱抖,却不敢开门出去,整个无措地想抓狂。

    这时,听到外面格雷野兽一样的声音,“我好像应该恭喜你,白儒恒,你终于能对nv人y了是吗”

    又是j拳。

    白儒恒喘气说,“是我应该恭喜你,格雷,你终于找到格雷斯了”

    “你说什么”

    “你一直在逃避,可是你我都清楚,她就格雷斯。一样的生日,一样的血型,如此相似的面孔,

    甚至都对坚果过敏喜欢n盐冰激凌都一样,而且她的家庭医生是梁祖伟,那个c蛋清高的国宝医生给一个小nv孩做家庭医生,除了墨笙夫f谁有这能量不过那个家伙和你我一样混蛋,我们都上了她”

    “这都是猜想,不是证据。”

    “是吗格雷斯中文名叫墨尹,她叫尹沫你dna化验结果为什么迟迟不拿。格雷,你根本是个胆小鬼,你怕,怕她就是格雷斯,你找了她十二年,却找到时急不可耐c了她。你怎么和死去的墨笙j代”

    又是j拳,我听到格雷哼了一声,似乎挨了打。

    “啪。”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门,我,我傻傻地站在门口,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却一句也听不懂。

    两个男人同时转身看我,表情怪异。

    我努力想弄清什么,脑袋里云雾缭绕,我站着,抱着x,缓慢地说:“你们在说什么”

    墨笙是我爸爸,他和妈妈离婚后我改了妈妈的姓,所以叫尹沫谁是格雷斯,死去的墨笙夫f是怎么回事

    我抱着膝盖,白儒恒把我抱到了床上。他蹲在我面前,格雷站在不远处。

    白儒恒和我讲了这辈子我听到最可笑的故事。

    他说我的父母是当年首屈一指的富豪,背地里一直支持反黑运动,他们帮助想洗白的格雷提供大量资金让他起步,他们的信息网帮警方解救白儒恒。可是遭遇了九道会的最高级追杀,不惜一切代价灭他们满门。那时,墨笙夫f高龄有了一个nv儿,非常珍惜,认格雷做教父英文名格雷斯,中文名墨尹。为了墨尹他们决定暂避海外,可是很快两人一起失踪了,警方在海岛上发现了尸t的残块。证实二人死亡,但一直没找到格雷斯的下落。”

    “我的父母活着,他们在美国,我们一直有联系。”我赶紧解释,这就是巧合一定是啊。

    “嘘你听着,可能残忍,你应该知道真相。”

    “这么多年,你们见过吗你电话里的是机器合成的声音,墨笙擅长这个,他们用心良苦。九道会太强大了,他们不希望因为你牵连任何人所以抹去你所有档案重造身份,让你一个人生活,他们的基金会会定时给你寄钱。又怕你孤单害怕,让人扮演父母定时与你联系教育你成长。如果你有疑问,可以问梁祖伟,他黑白两道通吃,所以墨笙把你托给了这个混蛋。”

    “我拿了dna报告”远远站着的格雷开了口。

    我抬头看他。

    他的威严被嘴角的裂痕破坏了。

    “对不起,墨尹”他艰难开口,等同宣判。

    我看着两个脸上都带着淤青的男人。

    脑子像炸裂一样疼痛,我是格雷斯,我的父母死了,我孤单了这么久因为他们的保护而不是冷落。

    我的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