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男校nv教师)一夜七次郎白医生 H

    格雷破例在学校连续呆了五天。

    我在资料室泡了两天。

    终于找到了,十三年前的报纸

    她叫樱落,很美的名字,比名字更美的是人,配的图里那个清纯又精致美丽的nv孩在风里穿着白衬裙像y光一样明媚,原来她就是白儒恒口中的落落。

    j份报纸大篇幅介绍了她的生平,她和男友的失踪、被找寻的过程。她被找到时已经香消玉殒,非常凄惨,而她男友身负重伤。

    从头到尾没有出现白儒恒三个字,措辞都是“白某”白某这种惨绝人寰的经历里白儒恒究竟怎么熬过来的。

    自身遭受非人毒打折磨,看着最心ai的nv人在自己面前被无数男人蹂躏,却无能为力。

    可怜的医学院高材生兼校花,名门闺秀,就被绑在训练台上,冰清玉洁的y处露在所有嗜血的男人面前,任由九道会从上至下j百个强壮的男人轮流j污。直至下t流血不止,这群恶魔毫不顾惜,都疯狂地抢着轮c她,生怕轮不到自己g这么美丽的天使

    站在医务室旁的实验室门口。

    我已经八天没见过白儒恒。

    白儒恒正戴着防护镜,长夹子夹着试管在酒精灯上烧着粉红yt。

    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我关门,他愣了一下,看不清护目镜背后的表情他转头继续专注于他的试验。

    “别靠近,危险。”他淡淡j代。

    “哦,”我应了一声,他好像很忙,我应该走人吗

    可是脚不大想动。

    看着他瘦高的背影,穿着白大褂,笔直站立,相识这么久,我一直被他的超脱、幽默的模样迷h了。我心里被莫名的酸楚溢满,我似乎第一次,有点明白了白儒恒面具背后的真实。

    他侧脸看了我一眼。

    我冲他笑笑,心想,找点话吧:“那个,我的伤好了”

    我确实词穷了

    “嗯。”他依旧平静无波,漂亮的嘴唇微动,不带情绪,就算回答了。

    好尴尬我皱皱鼻子,咬着唇,嘟了嘟嘴。

    脑子想着,再说点啥吧。

    “额还有谢谢你的润滑油”

    我其实更适合闭嘴。

    我这一尴尬就不经大脑说话的ao病怎么救,我送了自己一个大白眼。

    还好,他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半天没动,也不做声。

    我盯着脚尖发呆。

    却听得“嘭”的一声,试管炸了,里面的yt溅得到处都是,吱吱作响。

    我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跑过去。

    白儒恒用最快速度脱下护目镜白大褂和手套。将我拉到一边。然后他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

    衣f上有j处焯出的洞。

    我急得不得了,拉过他手看,手腕溅到了,有一处肌肤发白胀起。

    “没事。”他不着痕迹得收回手。

    “怎么会没事,要擦y的还有哪里受伤吗”我全身检查他的伤口,浑然没意识到自己的手把他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我踮起脚尖,掀开他领子,贴着他想看他脖子被他抓住手。

    我不解,抬头看他。

    他看着我,眼中的深处的热,有点烫到我了。

    突然他嘴边又现出久违的不羁的笑意,放了手,“怎么,像格雷这样的男人,还喂不饱你吗”

    我一愣。

    心里一悸,就像脸上被打了一巴掌顿时清醒过来。

    我被他的故事下了咒了。心疼地就想看看白儒恒,抱抱他。

    我以为我还是有些特别的。

    可是我在做什么,我也喜欢穿白衬裙,我也喜欢吃n盐冰激凌。白儒恒或许有短暂的糊涂,给了我不一样的照顾。可是樱落永远是y光里的最清纯的天使,纵然零落成泥,芬芳依然。

    而我呢

    我在他眼里显然是个饥渴得格雷都喂不饱的nv人。

    我心里那点波荡,真,的,太可笑了

    “这是什么”他拿起柜子上一个棕se盒子,我刚悄悄放的,他打开,里面是一条旧式表带,他的表带已经残旧不堪,我找了很多老古董钟表店才找到这条一模一样的表带。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用意。

    我很怕他继续嘲笑我。

    我吸了好j口气,也笑出来:“这个是谢谢你救我的你说得对,因为顾忌我的伤,格雷没怎么碰我,确实,我怎么离得了男人呢t育室的男老师们都在对吗或许我可以找他们我,我走了你小心伤口,我走了”到最后,我已经是胡言乱语了。

    一滴泪滑到脸上。

    要撑不住了。我肯定要哭了,我在玩什么纯情呀我

    快滚,离开这,离开所有不该有的情愫和羞辱。

    我凭什么这么难过

    我狼狈往后退,有点踉跄,快速准备离开。

    却在靠近门口的时候被他擒住手,一拉一按,整个人被压到了旁边的墙上。

    我根本反应不及,他就找到我的嘴巴,彻底地封住。就像故意要弄晕我一样,他用了死力气吻我吻得就像要把我吞下去。

    我完全不能呼吸,紧紧被压在墙上。

    “白儒恒”我好不容易有开口的机会,他就又压了上来。

    他就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边吻我边把我的裙子掀起,用力撕掉了我的内k。

    他的手摸到我腿心的x口揉着。

    因为很久没做,虽然完全不明白他的做法,可是他旋风一样突然而至的激情还是感染到我。

    我战栗着,下身很快s了。

    然后,他k子都没脱,只单手解开带,释放出他的y具。

    我还被压在墙上,他抬起我的右脚,扶好他的rb,一用力就撞了进来。

    “啊”他终于放了我的口,我喘x伴随着呻y大叫了出来。他一手托着我的t,一手抬着我的脚,他的长长r臂就在我身t里驰骋奔腾着。

    “白儒恒”我颤抖着唤他,为什么成了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他用力撞去我所有的思考,铁一样的手臂抱得我生疼。

    白儒恒在c我

    和上次的治疗不同,这次是赤的xai,他眼里全是焦灼的火,要焚烧我一样。

    他在我身t里的每一下都很用力,撞到最深处,让我发抖乃止。

    “你在做什么啊啊白”他太疯狂,我完全无法成句。

    “填满你,喂饱你尹沫,你快让我疯了今天我就疯一次了”他喘着气,兹啦一声,我的裙子被他从领口处撕开,分成布。他推开我的x衣,拉近我,让我的双ru贴紧他,两颗白果上的红尖任他啃咬。

    他好用力。我被他咬得只能紧紧靠着墙,不然肯定瘫倒。

    “轻点白儒恒哦”

    他的表情投入而热情,这一瞬间,好像他很在乎我。

    我被蛊h了,放开自己去感受他,他的吻,他身上独特的清香,他抚摸我的手。

    还有他热烈胀满我小x的分身。

    我竟然被他按在墙上就这么狂g着。

    “尹沫”他吻我的耳朵唤我,他的一贯清雅的声音哑得我难以辨认。

    这种诱h已经不是身t上的,我有种被内里调出的蜜y溢满全身的感受。

    我被抬高的腿从身后勾住他,主动迎合他的choucha进出。

    他两只手抱紧我,耸动得更为密集了。

    怎能想到,我和白儒恒彻底做的第一次,竟然从头至尾在墙上。

    他低吼了一声,狂力压紧我猛烈进攻着。

    终于s满我里面。

    滚烫的精y冲洗到我的小腹,我在高c中,软倒在他怀里。

    他没有chou出,就抱着我,埋头在我的发里喘气。

    然后就这样抱着我,他半软的“匕首”还在我t内。

    他把我放到床上,就那么压着我完全没退出离开的意思。

    很久,他埋在我耳边说:“如果我没拉住你,你真会去t育室吗”

    “不会,我只是想不那么傻得离开呢怕你继续笑话我呀最多去,用按摩b”

    他闻言静默,转而笑出了声:“哎,果然和智商低的人亲近会变笨,所以我自觉做了按摩b是吗”

    他抬起眼,终于恢复了些许往日的神se。

    只是,他的那个还在我里面,偶尔颤动下宣告存在感,让一切怪怪的。

    “你这样是怕我因为那些人受伤还是同情我没吃饱”我最想问的,再难堪也自然就问了。

    他没马上回答,把我嘴边的乱发撩开,揉着我发烫的脸颊,看着我。

    “你是真不懂吗”他说得有点艰难,“我妒忌,尹沫妒忌格雷,妒忌每个填满你的男人”

    “我被填满了。而且第一次这么满”

    我的眼中有了s意,小声说。

    他完全不相信的模样。

    我拉着他的手,从平坦的小腹,延伸而上一直放到x口心房上。“从这里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第一次塞得好满”

    我看他,他懂我在说什么吗

    他知道我的心x,我很少说谎。

    “尹沫”他叹息着,吻我,缠绵又细腻。

    我发现他根本不用出来,因为当他的吻深深落下的同时。

    他又y了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禁yu十j年男人能有多少储备。整整一天,当我从昏睡中被他cha醒。

    这已经是第六次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