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男校nv教师) 结业式的狂欢下 H

    周围喧闹嘈杂,头顶灯光晃眼。

    曾经我最y光温暖的学生风未站在我面前,束腰带去除后,我的白衬衫宽大无比,被他高高掀起。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低头开始吮吸我的双ru。ru尖的刺痒传来,他用了力气,我想抱他,被他箍住了双手。

    他蹲了下来,他的手放开,衬衫落下,罩住了他整个人。

    外面看不见,只有我感受得到,他修长的手抱着我膨大的两个雪白ru团,他的嘴用力啃咬着,从ru头到ru身。然后顺着我的x前腹部,t食而下。

    “风未”他总是要让人这么意外吗这个有点疯狂的他是那么的陌生。

    他没有回应,我战栗着。

    然后他掀起了衬衫,我的腿被分开,j乎架在他的肩膀上。

    当着所有人的炯炯目光,他那张羞涩的小嘴竟然开始含住我的y核轻轻撕咬,他的舌头在我的小x上摩挲了一下顶了进去。像做ai一样choucha起来。

    我chou了口气,“啊”唤出声来。

    很快下身s透了。

    我低头看他乌黑的头发,浓密的眉ao,看不见他的眼神和表情。只看他在我的s密位置做着如此放肆的举动。我被刺激到了,风未,这个狂热的风未。

    我抱着他的头,任由他在我身上胡来。

    他就像吞食最美味的甜点一样,认真卖力地啃着、t着、拨弄着,我nn的r瓣被他分开又合拢,y核被柔软的舌头ai抚被坚y的牙齿蹂躏。

    终于他起了身,抱着我,让我背对着观众,分开腿,他托着我的t部,所有观众都清晰地看他的y茎一点一点cha进了我的下身。全场的声完全已经超出了耳膜的负荷。

    他进了我的身t,抱着我g了起来。他的y茎不算粗但很长,完全顶到了我子宫的口径处,每撞击一次我都s麻地叫唤出声,他的头还埋在我x前的ru房里咬着两边的rur。

    我被他的进出弄得全身无力,只有全部依靠他的力气。

    我后仰着,喘x着,呻y着。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终于把我压倒在台上,让我的腿环住他的腰身再继续cg我。

    他身上的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露出他小麦se的肌肤,他的肌r流畅线条紧致完全不是平时看上去瘦弱的模样。

    他的校k褪到膝盖上,身前赤着,他的y物在我腿间驰骋。

    我没有东西可抓,有点慌乱而空荡荡的。

    他似乎意识到了,双手与我十指j叉。

    我睁眼看他,我们四目相对,他的目光还是那个风未,黑得g净而纯粹。额头的汗水淌落下来,他喘x而因快意有些凶意的脸又是另外一个风未。

    “风未哦风未”我呻y着,不自觉开始呼唤他的名字。

    似乎被我的呼唤声震动到。他握着我的手,下身驰骋地更加有力而决绝了,每一下都往最深处最狭窄处撞去。

    “我不是乖乖孩,尹沫,我在c你你感觉得到吗”

    我无法回应,只能被他用力往舞台上撞去。

    我不自觉得扭动着身t配合他,他完全着了魔一样。

    他在用这种方式昭示什么呢

    终于狂力地choucha宣告他高c的到来,他用力深深地撞击了j下,s在我的y道里。今天我f用了避yy。每个人都可以安心地内s。

    他刚刚chou出,排在第二位的男生就迫不及待地cha了进来。

    我根本来不及休息,就被一个强壮的男生顶着做了起来。

    “啊”我的呻y声代表了我的猝不及防。

    他是我熟悉而又陌生的,我教过他,但是平时话并不多。并不算出众的五官,好在有一g男孩子的英气,也有动人之处。

    他比风未蛮横许多,也粗鲁许多,风未再激动动作却是轻柔的,而他的啃咬揉捏都带了暴力,不一会儿我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儿,而他似乎从中收获了某种满足,每让我产生一块属于他的暴力印记,他就cha得更快更爽了。

    我被这种暴力对待折磨着,痛中有莫名的快感。

    他的穿刺就像拳击手出拳一样密集。

    因为不知道节制地卖力chou送,他很快就泄了身,他停在我身t里迟迟不愿出去,似乎对自己的速度不满意。

    不过后面等得难耐的同学自然拉开了他。

    他恨恨地离开。

    我就这样被一个又一个男生上着。

    五个排名考前的男生之后是五个老师,此时我的身上已经遍布着精y,我的呻y声也弱了许多。

    勉强睁眼,在cha我的竟然是杨老师,就是我见习第一天遇到的t育老师,我还因为给他口j被格雷扣了一个月工资。

    他真的做到了,结业式能够站在优秀教师的行列,出于好意,我y道故意用了力气去夹他,手搭在他跨坐在我腿间的膝盖上。

    他感觉到了,揉着我的ru房cha得更卖力了。

    当他也在我身t里s了以后,我的y道早已经装不下那么多精y,流淌得身下到处都是。

    下一个老师上来的时候,是我们的数学老师,直接抱起我,离开台面。他从我的后面cha了进去。那里还没被占领过,因为他的打开有点疼。

    我的小x就流着白y晃在大家眼前。

    马上有人就填补了上来,我前后两个洞就有两根大rb,隔着一层薄薄的r膜在choucha着。两个人夹着我较劲儿一样撞击着。我即便已经高c到完全瘫软还是被这种强烈的刺激弄得叫唤出声来。

    “啊不行了,求你们这样不行啊”我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

    所有人都兽x大发谁也听不到我的呼告。

    顺序到这里被打乱了,后面的学生,似乎等的快受不了了竟然一哄而上。

    我的嘴里,我的手上都有长长、粗粗、热热的男人y物。

    他们用力找到我身上任何一个可以出力的洞口,戳着,发泄着。

    我已经完全没有反抗或者迎合的能力,只有一味地“唔唔”出声,因为我的嘴里也一刻不停地被塞满了。

    我就像一个公众的x玩偶,被这么多人随便c弄着。

    我的力气完全被chou离,只有放松所有去让一些继续着。

    今天我要满足他们所有人,尽兴为止,这是规矩。

    这是大家的狂欢。

    庆幸,这样的蹂躏一个学期只有一次。

    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j人,这样才爽是不是,被那么多男人g。你果然就是欠c还他妈跟我装,你个j人”

    是费经艾。

    他终于cha了我的x,我无力阻止,身t被他的j巴cha满,耳边还全是他的侮辱的声音。

    所有人都在疯狂中,没人注意他说了什么。

    我不想再看他狰狞的面孔,也不想再理睬他的侮辱。

    我也闭口不言,只是感受着身上发生的所有。

    他和其他男人此时没有区别。

    他的话也伤不到我。

    所有人,包括之前的人都围上来了,我已经分不清谁是谁。

    每个人都至少在我身上s了两次以上。

    极度的喧闹狂欢,到达顶点,也就是渐近尾声。

    我气息都虚弱了,整个人力量都接近于无。

    终于快结束了吧。

    突然。

    就在我以为快结束的时候。

    就像刀子剜了我的身子的刺痛贯穿了我。

    剧烈的疼痛从下身传来,从小x的口子划到子宫口,又像有钩子钩住r一样划拉出去。

    “啊”我极度的惨叫声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下子都退开了,全场也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看我。

    只见费经艾踉跄站了起来,他还y挺的y茎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了一个形状奇怪的套子,那套子上扎着y实的小钩子,现在小钩子上正往下滴着血,我的血。

    我身下流出的白y瞬间被鲜血染红了,疼痛让原本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我j近昏厥。

    “好疼好疼”我呻y出声。

    吸进的气有些发冷。

    大家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有人围住费经艾狂揍了他。

    有人扶住我,围着我的人里,有风未,他想抱我。

    “不要我不要你们”我哭了,眼泪像决了堤的水倾泻而下,我从来没这么无助过。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用力挣扎起来。

    “你们都走开,都走开”

    他们真的退开了。

    “白儒恒,白儒恒,救救我,白儒恒”我哭叫出声,害怕地声音根本传不远。

    可是他听到了。

    我看到熟悉的身影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台子上,拿起了他的衬衫包住赤的我。

    “白儒恒”我唤他。

    “是我。”他的脸y沉地吓人,抱起我,离开了。

    所有人自动让开了路。

    靠着他的x口,闻着他的味道,慌乱到极致的我顿时安心了许多,这里只有他不会伤害我。

    我终于抵抗不住极度疲劳和疼痛的折磨,眼前发黑。

    我的眼泪依旧不停在流。

    人却昏昏沉沉。

    昏之前,我发现。

    白儒恒用力抱着我的手臂,在发抖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