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男校nv教师) 强迫ruJH

    格雷斯学院开学后第一天的一大怪事就是,我,在正式上课第一天昏倒了。

    白儒恒把我抱到了医务室,对外,只说我身t不适。

    从那以后,格雷倒节制了许多,晚上会给我留睡觉的时间了。

    正式上课。我认真备好每一节课,不得不说格雷斯学院的学生素质还是相当高的,在这封闭的学校里面,每天不是智力灌输就是t能训练,唯一的消遣就是供他们发泄的r器老师。

    而我的每节课,居然有很多学生在非常认真的做笔记。

    我每天在衣f上做各种各样的小花样,要么x口是网状透明的没有戴x罩,两个ru头暴露在外,要么就是超短的裙、k,可惜我戴着贞c带只能让他们看看我的长腿罢了。

    而学生直言不讳,努力学习,为了将来卖力g老师。

    每天晚上我就乖乖去做我们格大老板的小r器,让他解开我的贞c带,然后把已经荡然无存的贞c献给他。

    时间久了,我的胆子也大了。有一天我偷偷溜到办公室,他正在认真办公。看到我进门有些意外,我假装小心地走到他身前,坐在他大腿上,他不得不放下文件看着我,眯着眼睛,似乎在忍着笑。

    我在他身上摸啊摸,终于在衣f口袋里掏出了贞c带的小钥匙。

    “做什么”他明知故问。

    “我,后面四节课没课也,你帮我解了枷锁吧。”我轻轻对他吹气。

    “然后呢。”他抓着我的腰把我摆正,口气中已经松了严肃。

    我轻轻揉着他的下身硕大的包子,双ru贴着他x前扭着。

    “然后我去洗个澡”我笑起来。

    “小妖精”他骂了句。

    终于扔了文件,抱起我,把我的贞c带解开,揉着我下身的水,解开西装k,在他的办公桌上c起来。

    结果,原来四节课根本不长,只够格雷s两的。

    而我吃r是吃爽了,上课时候腿直打颤。

    可是格雷的r真的会吃上瘾的,后面我常偷偷这么去找他。

    不过格雷也不是一直在学校,一周只有三天左右,其他时间晚上我都要去找白儒恒帮我打开贞c带,这是他工作内容之一,在我眼里他完全是个同x伙伴,我会拨着媚r说,不知道这样天天被格雷c会不会松呢。

    他就一脸僵尸相地看着,说,你的rx的和你的脸一样厚,除非把热水瓶天天塞进去,否则不会松的,放心。

    我只能送他大大的卫生球眼。

    我起初也受到不少s扰,比如有学生说要问问题,结果我站到他旁边看他提的题目的时候,他的手从我敞开的x口伸进去抓住了我的ru房揉捏了j下,还有学生在我走过身边的时候各种卡油,结果自然是被警告处分。

    于是他们安分许多。

    不过也不是每个学生都是如此,比如学霸1班费经艾,这是这一届的优等生,学习能力、t能都极强,他的r茎也是这个年级学生里数一数二的,所以眼高于顶。

    据说和r器老师做ai只接受口j,说是r器老师不配和他做ai,把方微如都给气哭了。

    上课的时候我只要问问题,他就直接报答案,不给其他同学思考时间,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同学里口碑不好,好j次我停下来说:“费同学,请给其他同学回答的时间。”

    “这里没有对弱者的同情,老师,只有强者将来才能c你,他们连这点智商都没有将来怎么可能和其他班同学去抢前十名。”他慢悠悠地玩着手上的笔。

    “思考慢不代表弱,思维很多种,反应快只是其中一种罢了,你见过哪一个思想智者考抢答赢得成就的。”我厉声呛他,其他同学应和起来。

    他挑挑眉ao颇不以为然。

    让我很意外的是,很快有人压倒了他。

    他们班安静的y光男孩风未。

    每次在他抢答之前风未会淡淡报出答案。

    所有同学都很意外,我也很意外,风未属于温文尔雅的大男孩,高而宽大的肩膀因为并不强壮所以看起来有些瘦,浓眉乌黑的眼睛,丰润的唇羞涩地有些小x感。

    他平时很低调,同学是到开学挺久了才发现他篮球打得很好,钢琴也弹得很好。

    这一次,谁也没料到他居然会高调地去和费经艾开战。

    于是一堂课,费经艾比原来紧张很多,我问的问题他就尽力快回答,但是仍旧被风未抢到不少。关键一个云淡风清,一个气急败坏,气场上费就落了下风。

    有一次下课,风未走过我旁边,我叫住了他。“我很欣赏勇敢表达的你。”

    我鼓励他,其实年龄上,我比他可能还小一两岁,但是老师的立场让我不自觉扮演成熟的角se。

    “谢谢。我并不习惯这样的我。”他的回答依旧淡淡的,眼睛看着我,眼神很专注。

    “我知道,你和费经艾心x不同,他满脑子就是争强好胜想要学期末结业仪式上能有一席之地。你这样的回应是对他最好的教育。”

    我拍拍他肩膀,结果没想到他却捉住了我的手。

    我一愣,我的手被他移动着放到k裆上。

    那里已经y的不像话了。

    “你错了老师,期末的席位我也想要。”眷恋一般,他把我的手狠狠地在他的管状滚烫的突起上揉了j下。

    松开,走了,只有我呆呆立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

    收回,神走过走廊拐角处,我被一个黑影拉了进去,力气太大,我根本挣脱不开。

    “啊”我的嘴巴被捂住了。

    有人就捂住我的嘴巴在我的脖子x前啃起来。

    是费经艾

    “怎么,能帮那个傻子手j就不能给我泻泻火吗我检查过了,这里是死角,没有摄像头”

    我的衣f被扯开,没有戴x罩的ru房露在外面。

    我强力挣扎着,“别动,我警告你,你不是欣赏风未那个傻子吗他刚刚碰了你,就算不记过也要被扣除二十学分,期末竞争那么激烈他完蛋了。”

    这个无耻卑鄙的东西,我瞪他。

    他解了k子扣,拉出了他的y具,果然很大,当然比不过格雷。可是,我见过正在做ai中的很多男生的器物。第一次见到男生里这么大的。

    “怎么样,没见过这么大的好东西吧。”他把我按低,把他的东西塞我嘴里强迫我吮吸他。

    “你不吸我就去举报,这里的探头都是高清的,只要监督员肯放大看就能看到你的s手在揉风未的j巴到时候你扣工资,他扣学分”我勉强含着那东西,他就自己驰骋起来。

    c了一会儿,因为我不情不愿,所以他觉得不爽。

    就把我按在墙上,扯开我的扣子,捧住我的双ru,把他的j巴夹在ru缝里面前后cha了起来。

    “好n的r,你的小xc起来肯定要人命,今天先让我过过瘾。”他边胡言乱语边痴痴狂狂地g起来。

    我不挣扎了,不知为何,我可以扣工资,但是我想到风未那双眼睛,我就是不愿意让他因为这个小人而受伤。

    我就任他蹂躏摆布,反正他c不到我。

    我第一次感觉格雷给我戴了贞c带,否则我要恶心死。

    不知道c了多久,我的x前已经红了一,这两天格雷不来,否则还不好j代。

    终于他更用力了,在我x前腹上到处没有章法的乱撞:“我c死你,尹沫,老师,你求我,我要c死你”

    他最终s在了墙上,这个胆小鬼,他可不愿意留下把柄。

    “你在g什么”一声令喝,是白儒恒

    费经艾回转身。

    我瘫倒在地上。

    “碰”,他挨了一拳。

    这里确实是死角,却恰好对着c坪对面的医务室。估计白儒恒无意中看到了。

    费经艾理亏自然不敢还手。

    白儒恒过来,扶起我,帮我包好衣f带我离开了。

    后来费经艾偷j不成蚀把米,被记过,还扣了五十学分,除非他门门满分,否则就进不了前十了。

    我啐了一口,活该

    结果我笑得太早,他竟然真的做到了门门满分,天理何在

    于是,结业式上,我注定要被这个恶心的坏家伙蹂躏了。

    幸好,风未也进前十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