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4

小说:末的热闹 (GL) 作者:时之砂漠
    “刚才为什么他们那样看着我”坐在驾驶座前的叶乐熙终于忍不住问。自从袁子仪别墅接傅筱君,看到大家各有各异的表情后,憋了许久的疑问在车内的压抑沉默下终于忍不住问了。

    傅筱君望着窗外的视线,从车窗上的反打量着驾驶座前的人,闷声说,“看你一副邋遢的样子,惊吓过度吧。”

    在回望她的表情里看到以往被揶揄后的g笑,还有眼底那昧不安。

    j日不见,她憔悴了。。。

    傅筱君抚额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强迫脑内放空。她不想猜测叶乐熙今日找她的意义。

    于是,车内又陷入尴尬的沉默。

    突然,傅筱君感觉到车速减缓,停在马路边。看了看四下,路灯暗,车量稀少。

    “你怎么停车了”

    “唉。”叶乐熙低下头。“你每天都在看新闻对吧”

    “当然。”隐约知道这话题会指向哪里,傅筱君姑且先让对方保有主动权。

    “那里的工作还没结束。他们需要补给品,我就随着回来补给的队回来。。。”

    “那你为什么回来呢”

    律师问话的时候,多数时候内心必然已知道答案才会发问。这是掌控局势的必要因素。不问未知的问题。因此,傅筱君问了这句话时,叶乐熙便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心跳不自觉地在加速。

    叶乐熙眼望前方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我。。。我一直以为两个人之间的ai情都会像g柴烈火。。。。激烈的有些可怕。而且。。。会让人变得不理智,变得贪心,变得。。。极端。我不明白为何人人都那么向往。”

    叶乐熙茫然的望着前方。

    “所以当察觉时你都选择装傻”想想李秀那件事就知道这是作战方法之一。

    “你也可以说是我自恋吧。”尴尬的自嘲,“可是通常我能在那之前避开注意的。”

    “确实。每天无打采,顶着苍白的脸se晃来晃去;虽然工作还像样,可是懒散又穿的那么随意,也没人会看出什么;开了店又丢给别人管理,超级不负责任;有苦衷却嘴y的可以,不肯解释,看别人当白痴,任由误会持续;最受不了的是原来叶医生每天决定别人命的脑袋,肩负他人死亡责任的心灵。。。。竟然懦弱的不敢承担一段感情。”

    要不是从车窗的倒映里看到对方说话时美丽的脸庞上是毫不掩饰的心疼;要不是在这宁静的车厢内,清楚听到对方温柔的声调说出这些谴责的话语。。。。

    叶乐熙突然感觉双眼微酸,连忙低下头,稳定情绪。

    过不久,叶乐熙闷声的开始说,“你以为你自己很好么。外貌协会党又不满足于此。换伴侣像换衣f那么频繁,其实问题都得归咎于自己,却不肯妥协。整工作狂一个,还要求别人t贴。霸道又任又贪心。”

    虽然都是抨击的言语,可是叶乐熙皱起文静的脸的表情可ai的让傅筱君忍俊不禁。

    “那你为什么回来呢”

    说了那么多,问题还没回答呢。

    彼此都明白对方的各种缺点。也明白那些缺点对本身是极具伤害力。可是,她还是回来了。

    她还是等着她回来。

    “因为这j日,每当到了夜晚,即使非常累,很想很想睡,可是我每次都能在仰望的夜幕上看到你那张可恶的脸。嘲笑着我。”无声泣然的望着我。就像那晚。

    所以,她回来了。一抓到机会就回来了。

    “所以我回来看你这张可恶的脸。”

    傅筱君突然想到古希腊的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的一个名言。对ai情观念及之不以为然的他,曾这样定义ai情:

    “当追求美之享受的yu望拒绝了理智的思考,压倒了正确行为的判断力之后,当这种yu望从其他相关的yu望中获得竭力追求t之美的新力量时,这种力量就给这种yu望提供了一个名称这是最强烈的yu望,叫情。”

    所以,她笑了。

    粲然一笑仿佛能亮起整个黑夜。叶乐熙不由得看的痴了。

    “果然是很可恶。”

    傅筱君听了之后,眼底染上一丝邪气。笑,变得妖艳。

    “还有更可恶的呢。”

    倾身向前,在红唇上烙下一吻。柔柔绵绵的一吻却在彼此的内心激起澎湃c。

    浅浅的印下,不安的分离后,傅筱君看到近在眼前的叶乐熙眼底闪着的光芒。叶乐熙无法形容内心被掀起的情感。唯一清楚的是,一切一切都显得太甜美了,又怎么可能是错的呢

    下一瞬,唇于唇再次j叠。

    这次是叶乐熙主动缩短距离。一手自然而然的环上傅筱君的纤腰,拉近,搂紧。另一只手抚上柔发穿过发丝,轻轻地拖着后脑,好让这甜美能持久些。。。

    最后。。。。

    “嗯,果然很可恶。”低哑的声音,微喘的下了定论。换来的是手臂上火辣辣的一掌。可是某人却笑得更欢。

    傅筱君好笑又无奈最后只能问,“现在你要去哪”

    “你吃了没”叶乐熙笑着启动车子,心情和接人之前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在子仪那里吃了。”

    “那。。。你是要回家还是回她那里”见傅筱君不作声,盈盈水眸媚眼如丝,嘴角擒着沟人的弧度,叶乐熙一时看呆之余,脑内却是恍然大悟适才的问句其中隐晦的暗示。“我。。。我只是,咳。我等会儿还得回去医院办理一些事。我看时间还早,你可能还有别的节目,我也可以载你一程。”可惜,解释的当儿,对于脸上浮起的热气在清楚不过了。

    “呵。”对方的反应让还没来得及沉淀的失望烟消云散。“带我回家吧。”

    叶乐熙把人送到了门前,却发现自己真的是变得怪异了。竟然在自己的家门口外徘徊,上演依依不舍的戏。虽然没道破,但傅筱君那巧笑嫣然的丽容实实在在的说明彼此心中的了然。最后还是因对方在脸颊上的轻柔香吻才懵懵懂懂的顺着她的话道别。

    傅筱君洗好身子,穿着上好丝绸布料的吊带睡衣,坐在沙发上。习惯的打开电视,原来正播放着熟悉的节目,可是傅筱君却沉浸在今晚的回忆里。脑海重播着今晚发生的种种,想着叶乐熙的各种表情,念着对方带给自己的心动。。。

    比起前j晚,如今空荡的房子,伴随夜晚的寂寞更容易使人感到空虚。可是之前的种种捂热了她的心,将要与她携手迎接的将来使她心脏激昂的跳动着。。。。

    傅筱君不由自主地在内心痛斥叶乐熙的不解风情,竟然在心意相通的夜晚选择留她独自一人。同时又矛盾的庆幸现在能让热过渡的脑袋有冷静的空间。。。

    最后,在经过叶乐熙大开的房门时,弃械投降。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让充斥着叶乐熙温香的被窝暖遍周身。

    傅筱君带着这g温暖,安然入睡。。。。。

    真是秀se可餐呢。

    叶乐熙凌晨回归,见到自己床上躺着熟睡的娇美人儿,心中受到莫大冲击。决定先洗个澡冷静冷静,结果洗好后却只是坐在床尾痴痴的看着她的睡颜。虽然对方的轻盈t态尽数被棉被遮住,可是翻转身子后,已经卸至前露出圆润双肩,细软吊带更是退至臂膀上。。。。

    叶乐熙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闭上眼睛甩了甩头。又重新审视对方的睡颜,细细t会着如今在腔间涨满的感觉。

    并非不怕了。以前只知道逃避,只因害怕。现在对象又是傅筱君这种条件样样优秀的人,也只会更怕。可是,光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仿佛那些恐惧已经不重要。。。。

    看得入迷,想的入神,不知不觉地伸出手轻抚上她的脸颊磨蹭。。。

    突然从思绪中清醒,注意自己在做什么后,叶乐熙脸上绽放得到释怀后的微笑。深吸一口气,手忙脚乱的掀起被子,窜进被窝里,小心翼翼又激奋难耐的把睡美人抱入怀里。在双手环过她的细腰,搂上她的纤背时,心中被满足感填满,不由自主地轻声叹息。

    突然,她感觉怀中的人,主动地w得更紧。

    叶乐熙反的僵y着身子。随后,她听到怀中的人轻微的叹气,“明天得回去了吗”

    这句话让叶乐熙消除了紧张感。

    因为,傅筱君也很在意。

    “明天一早就回去了。不过两三天后就会回来。政府已经组好正式救济队员,我们做好j接工作就可以回来了。”眷恋的在额角轻吻。“你得等我哦。”

    呵。

    “好,我等你。”

    第二十四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