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8

小说:莫失莫忘(GL) 作者:勒北
    雨一直没有停。从二十八号早上一直下到二十九号还依然是风狂雨密的样子。

    中午十一点过了的时候,小治撑着疲累的身子、努力的神着表情,在厅堂门前跟江立曜一起、送那些各家门的管理者们离开。

    例行般的寒暄感谢之类的话、费光了小治最后的t能。

    待最后一个人刚走出大门拐角、不见身影时,小治就无力的顺着门框滑坐到了门槛上去。

    先前为安排这些事宜,本就休息的有点不够了;再加上昨天一天一夜的连续脑力运动、还有早上半天的后续安排,这直接就榨g了小治的所有t能了。

    所以任江立曜在边上因自己不雅的形象而皱死了脑门,小治也没有力气去管他了。

    开玩笑你当我是你t质那么好呢。

    无力的翻个白眼给江立曜。小治想起昨晚因为工程紧迫问题、只得让所有人留下来连夜开夜车做安排协商的样子,腿就更有酸软瘫倒的迹象了。

    再想想后下半夜时,那些已经得到安排妥善的家门管理者们、纷纷撤退去两边厢房的榻上小眠,而自己还得拉着那些依旧心有芥蒂、不肯休息的管理者们分别去谈心的画面,小治就忿不过的有想咬江立曜两口的冲动

    族内和谐要顾、团结是必须的所以尽管自己白日里还能义正言辞的训斥着他们的不知足,可当满足了其它人撤下去休息时,自己还是得挑起神来行安抚的举动。

    一个个的拖到一边去讲理说情,替他们疏通那口不忿的结;末了还得留下会有其它照顾给他们的话来做安抚之用。

    小治现在想想,真的是开始不能明白自己这样为他人做嫁衣的行为,到底是为图什么了。

    所以江立曜,给我收起你瞪视的眼光若说在这世上,以后有我负尽所有人、倍遭唾弃的一天,仅存一个人是没有资格瞪我的话,那也就是你了呢

    正当小治拒绝了江立曜yu送回家的举动、又爬回主位的大背椅上准备先眯一觉再回去的时候,伴随江立曜跺脚的声音闷重的在身后响起的瞬间,江立曜无奈的咬牙声也咯嘣的清脆响起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死犟非得分这么清楚吗都说了我来送的”

    因为江立曜那语气里只会对那一个人有的、熟悉的无奈嗔怨感觉,让小治一个激灵就从椅子上坐起来了。

    转了头向屋外白茫茫的雨里看去,没有人影,什么也看不清。可是江立曜会这么怨,那么这个人肯定是来了。小治g脆跳下椅子也走到厅堂跟前、和江立曜并排而立的向外看去。

    厅堂门前正对的那条笔直大路上,渐渐的一个小黑影越来越清晰的映入眼底了。

    伸出两手食指揉揉发酸到快睁不开的双眼,小治再次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双眼的发烫。

    那感觉,就跟那天下午、自己面对江明笙那满身伤口时的感觉一样。让人在眼睛酸胀发烫之余,连心脏都开始自行微微收缩箍紧了起来。

    蹲下身子环抱起膝盖坐在门槛上,小治继续揉搓着双眼的同时,也突然有了要学一学江立曜刚刚那样骂上两声的冲动了。

    江明笙,你怎么这么死犟雨太大我不能走你就能走了你就不会待家里、等雨小了我自己再回去找你啊

    死犟的江明笙

    小治低低的呢喃声,飘散在风雨声里,没有人听见。身边的江立曜也同样没有听见。可是,那简短声音叫出的名字、却在小治自己的心理,碰壁着陆了。

    然后一点点的、慢慢蔓延生。直到再也没法忘记。

    因为风雨太大,所以接过江明笙递过来的雨鞋换上后,小治就跟在江明笙后面、各自一把伞的向她家走去。

    而江立曜,因为有一大段路是和江明笙家相同的,所以也不吭声的跟在她们后面一起走入了暴风雨里。

    困盹着神智的在台风天里穿行、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呢

    在因风太大、继而使得伞整个的从后面贴在自己身上时,那吸附在伞上、能使人感觉涨鼓yu飞的风力却让小治想起了春光明媚时,小孩子们迎着风、让风筝顺着风向腾空起舞的样子了。

    可是风和日丽的春季能和眼下这风狂雨密的天气相比么可见自己真是困迷瞪到极顶了,所以才什么都能扯在一起

    正在混沌着神智瞎想时,小治的身t却不受她意识控制的、向前猛飘了起来;那一瞬间,小治都以为自己要变成起飞的风筝了。

    然而那刻小治的第一念头反映居然是:原来瞎想也不全是瞎想,会想就是说冥冥里还是有据可依的

    不过,她这迷瞪着脑袋没有惧意的反映,可不是说别人也都能接受的。

    距小治被风刮着向前飘的地方、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处,刚好是个九十度的转角路口,而路口处是因暴雨而迅速涨c后、水位都快和陆地平行的一条大河。那河流里的河水正湍急的厉害、奔涌迅猛。

    十来米的距离,搁正常时走也要走上十j步花上半分来钟的时间呢呀,可是这会儿借着风力居然只是眼一眨的速度就到了。

    等因为脚下踩到河岸边虚软的蒿c、失了重心而向河里摔去时,小治才猛的清醒过来,顺手搭住了一棵斜伸向河里生长的小树桠。可即便小治刚刚瞬间的反映已经比平时快上很多倍了,也没有改变她落水的既定事实。身子齐腰以下就那么被吊在了水里。

    有两只手、一左一右的小心伸过来,握牢了她的手腕。然后小治就听见江明笙的声音、在风雨里扩散进自己的耳朵里:

    “小治别怕,你松开树桠,我能拉你上来”

    其实除了神智刚清醒过来就落水的状况、让小治有了那么丝的后怕外,她并没有更大的恐慌。

    虽然自己的身子正被湍急的河水冲的东摇西荡的;虽然如果此刻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而没有人看见的话,那么自己也许真的会就这么被大水冲走。可是心底却是安适的。

    甚至于在缓过清醒后身t的疲累感又再度浸袭回心理后,小治还有认真的考虑过:

    如果自己就这么松了抓紧枝桠的手的话,那么也就可以彻底摆脱现在这永远疲累的状态了吧。

    可是,江明笙的声音却在这时候响起来了。还第一次直接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小治不知道自己听见的这声音里、那颤抖的部分,是江明笙自己发出的颤音呢抑或者是被这风雨声混杂过后才有的效果。

    但无论是哪种音效,都成功的让小治收起了想松手融到水流里去沉睡的念头。

    深呼吸、放松了身t,由着已经拉着岸边大树漫藤淌下水来的江立曜江明笙、左右齐用力的把自己向岸边拖去,中间自己还因为松开树桠又踩不到水底、而往下沉去的被呛了两口水。

    可好赖还是在蹭了一身泥巴后被拖上岸了。

    也顾不得脏乱的就那么瘫坐在马路上、用剧烈的喘x来缓解刚刚出水时的折腾。等好半晌终于平稳下来后,小治抬头却看见江明笙正满头满脸都是水的盯着自己死看。

    而江立曜也是一脸沉默的、在另一个角度位上对着自己行注目礼。

    实在是不喜欢这两人此刻沉默注视自己的样子,皱了皱眉、小治撑着因又被折腾过而更加疲软的身子爬起来。

    “走吧。困了呢,得赶紧回家睡觉去。”

    话说完后,抹了抹满脸的雨水,小治转身就准备继续走路时,江立曜却先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算了,还是我背你回去吧。你这样恍惚的状态、是很容易又被吹下河里去的。”

    “你别碰她”

    正当小治因为江立曜拉着她的举动而微皱了眉、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江明笙的呵斥声倒先她一步的响起来了。

    然后在小治和江立曜集t微讶着的时候,江明笙已经走至小治跟前蹲下身子,同时拉了小治的手腕放到了她自己的肩膀上。

    “上来,我们回家。”

    江明笙的动作、做的g脆利落,江明笙的话、也说的清楚直接;可是小治看着面前那个在风雨里微弯着的、仍有些颤抖的脊背,却有点趴不下去了。

    那天江明笙满身伤口的模样还清晰的在眼前闪现着,如今又把她那并不厚实的脊背在这台风天里朝向自己。

    抬了手盖在靠近江立曜的那方脸侧,小治不是怕自己此刻狼狈的脸上、还能有什么被人看出情绪的可能。只是,她是真的有点无法面对这眼前的场景了。

    情太重,扛不起;意太浓,背不起。

    江明笙,我不是木头;可是你给的这一切,真的让我开始害怕了。不是怕别的什么伤害,现在我只是怕辜负;怕最终辜负了我们现在这相对着的彼此关系。

    所以,我总是忽略的遗忘一些细节。想就这样告诉自己其实什么也没有。可是,你却在让这些东西在我这、一次比一次的印象深刻。

    四十七情重意浓怎负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