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5

小说:重生开饭馆 作者:落雪樱
    庄文勋郁闷地坐在最里面,看着旁边得意洋洋的老爹,和眼前一大群花枝招展的所谓名门淑媛。没想到,庄老爷居然会安排一群nv人来给庄文勋相亲,唐伊宁当时就黑了脸,蹲在厨房里不出来了,让庄文勋自己去解决。庄文勋的脸上都能结出冰来了。

    “爹”语气是绝对的咬牙切齿。

    庄老爷自古喝茶逗小鱼儿,不理不孝子。

    “您要是不把这些人弄走,我就把您的糗事写在布告上贴遍整个谨启国,让每个人都知道”

    “哼,贴吧贴吧,我才不怕。”

    威胁不成,劝w更不行,庄文勋挫败,只得一个个地应付,一个个地打发。等到日落西山,他觉得自己都快脱力了,可唐伊宁居然都没来看他。顿时,庄文勋委屈了。

    一品香打烊,唐伊宁终于出现了,不过他手里拿着一个算盘。

    噼里啪啦,庄文勋和庄老爷的心也跟着算盘珠子一抖一抖的。

    “庄老爷,当初救了庄公子的时候,庄公子身无分文,当然现在也基本上是个穷光蛋,他吃的用的住的都是我的钱。而且我是救了他一命对吧我呢也不贪,就给你们算一千两h金吧,我想庄公子值这个价吧还有后来他在我家里吃家里住,还有我给他买衣f的钱,加在一起算十两不为过吧另外呢,您老来了这里这么久了,吃住都没有给过一分钱,而且每天还霸占着这个包厢妨碍一品香做生意,我收您五十两合理吧今天您请来的这群莺莺燕燕的一身脂粉气,坏了我的凉菜,客人投诉说难吃,损了我一天的生意,再收您二十两能理解吧还有小鱼儿,虽然我把他当弟弟看,不过您老要把人带走了,我也没有理由和您争,而且小鱼儿用的绝对比庄公子的多,我收和他一样的费用吧。所以,加起来一共是,两千两h金零九十两。对不起,小店生意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赶紧带着您的人走吧,不过走之前请把钱付清。”

    “”这是更加委屈的庄文勋。

    “”这是完全呆滞的唐秀儿。

    “”这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鱼儿。

    “”这是怒火攻心的庄老爷。

    啪唐伊宁把算盘仍在桌上,拍拍手,伸到庄老爷面前,意思很明显。

    庄老爷气得一抖一抖的,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唐伊宁。

    “如果您拿不出这些钱呢,就把庄文勋抵押给我吧,我吃亏点儿没什么,毕竟您是老人嘛。虽然不能让他像在庄家一样享清福,但绝对不会让他饿着冻着,小鱼儿我也可以接手。而且,庄文勋已经是我的人了,已经打上了我的标签,我想他要嫁要娶都是不成的了。”

    最后一句话震得在场的人耳朵嗡鸣,庄文勋更是黑线。

    什么叫做你的人你对他做了什么庄老爷喷火的眼神如是问。

    唐伊宁龇牙:“没什么,只是男人间能做的该做的都做过了,他是我唐家的人了。就这么简单。”

    “”

    “呀爹”庄文勋赶紧接住倒下的庄老爷。

    “啊呀庄老爷晕倒了文子文子快请大夫”唐秀儿立马下楼叫文子。

    庄老爷醒来之后带着小鱼儿走了,没有管庄文勋,只是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唐伊宁一眼,然后没好气地对庄文勋说了一句话,“老子以后再也不管你了,是死是活都不要通知我”

    唐伊宁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其实庄老爷也就是一个老小孩儿,不能接受他们很正常,但他不能忍受庄老爷当着自己的面给庄文勋找对象。他承认那天把庄老爷气昏过去是自己过分了,但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才能打消庄老爷的念头。这个办法很极端,但很有效。

    庄老爷走的时候,小鱼儿也被带走了,一品香顿时清静了不少。

    唐秀儿每天都无所事事,守着凉菜区,客人来了就开个单子,没有客人就坐着发呆。厨房里的唐伊宁也很郁闷,心里总觉得愧疚,是对庄老爷的。老爷子想要抱孙子,想要儿子过正常人的生活都没有错,但是既然想好了,那他就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不会让庄文勋因为这个离开自己。

    唐伊宁不开心,庄文勋也不好过。他知道自己的爹是什么脾气,那会儿多半也是想要气自己和唐伊宁的,只是没想到唐伊宁这么强悍,没有的事也让他说成有的,y是气得庄老爷晕过去。但他不怪唐伊宁,相反,他很高兴,起唐伊宁是在乎自己的,不想和自己分开。至于老爹,哼,别以为他不知道当时庄老爷是在做戏装晕,只有唐伊宁和唐秀儿这样好骗的人才看不出来。

    “咝”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唐伊宁是不觉得怎么痛,可却心疼坏了庄文勋。

    “怎么不小心些走,我给你包扎去。”说着也不顾唐伊宁的反对拉着他进房。

    唐伊宁静静地让庄文勋包扎,看着前方发呆。包扎好了,庄文勋一看他的样子就叹气。

    “你别自责了,那天其实老爹是装晕的,以前为了我的亲事连装病都做过,就差装死了。而且你不用担心,他才五十一岁,没病没痛,y朗着呢。”

    “可是,他不接受我们始终是我心里的一个结。”

    “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你和我到京城去吧,天天在他眼子底下晃,总有一天他看习惯了,就接受了。”

    “我去京城了,那一品香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三叔吗不如这样吧,我们到京城去开一个一品香,这里的就当作是分店,到时候京城那个作为总店,三叔在这里做镇,当个管事,只要每个月上j利润和账本就行了,这样你三叔赚的钱也比现在多,你三婶也可以来城里住了。我们把秀儿也带去,京城的人总也比原城的好,到时后他选择夫婿的面也广。”

    唐伊宁是没有心思去扩大一品香的,不过,如果是为了和庄文勋在一起,也未尝不可。唐伊宁有些心动,但这个决定也不是一下子就下得了的,于是他说要考虑考虑。庄文勋也不急,反正最后这人是会跟他走的,他笃定。

    果然,三天后唐伊宁就开始着手让三叔接手一品香的事了。三叔跟着唐伊宁这么些日子,不明白的也明白了,而且还有一个出se的掌柜帮衬着,他也有信心。于是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唐秀儿听说要去京城,很是兴奋了一阵。其实唐伊宁要办的事很简单,即使j代j句话,然后收拾收拾包袱就行了,又专门找了一天去和秦世忠等进城后结j的人拜别,五日之后,三人就坐着马车走了。

    原城距离京城不算太远也不太近,坐马车的话要走半个多月。半个多月后,谨启国早早地开始下雪了。这是唐伊宁来到这里后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以前生活在重庆,十年也难得见到一次大雪,很是不习惯,每天都窝在马车里不出来,即使出来了也是裹得厚厚的,和小鱼儿有得一拼。

    到达京城后,庄文勋本来想住到庄家的,但考虑到唐伊宁的心情和自家老爹的态度,就去了自己的一座别院。别院离庄家大宅其实不远,拐一条街就到了。路上唐伊宁受了风寒,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y一直没断,却不见好,所以庄文勋第一件事就是去请大夫看病。唐秀儿倒还好些,没有病着,到了别院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不太习惯有人伺候,但过了j天就和丫头们打成了一。

    唐伊宁病好后,才去看的庄老爷。对此庄老爷很是不满。其实他们到达京城的第一天庄老爷就知道了,也知道唐伊宁生病的事,但是老人家嘛,总是希望晚辈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所以见了唐伊宁就将自己的不满表现的十分明显。唐伊宁也不介意,他病着的时候不舒f,也不想说话,那时候来看庄老爷反倒是对老人家的不敬。

    小鱼儿见到哥哥,一个劲儿地要他抱,庄老爷不g,小鱼儿就哭,于是庄老爷无奈,瞪着唐伊宁把孩子给他。

    “哥哥哥哥”

    庄老爷看着撒娇的小孩儿心里五味杂陈。走的那天小鱼儿是睡着的,没有闹,可一觉醒来就要找哥哥姐姐,哭着就不停,庄老爷是好哄歹哄都不管用,后来就没办法了,让护卫们想办法,结果一群人好一顿手忙脚乱才安抚了小祖宗。到了京城之后,小鱼儿想起哥哥姐姐的时候就车开嗓子哭,又得一番哄,庄老爷觉得这两个多月自己就老了十岁。现在好了,小鱼儿心心念念的人总算来了,虽然心里别扭,但庄老爷着实是松了口气。

    庄文勋看着老爹的神se,心里暗笑,不过面上不动声se。

    小小的孩子还不懂得太多,只知道好久都没有见到哥哥了,抱着哥哥就不撒手,一个劲儿地蹭,蹭着蹭着就把庄文勋蹭出火来了,他还没蹭过呢不得不说明,这俩人虽然互通心意了,但至今为止还停留在单纯的搂搂抱抱阶段。不是庄文勋不想,而是怕唐伊宁心里建设没做好,到时候半路喊停,痛苦的还是他自己。

    庄文勋夺过孩子,笑眯眯地说:“小鱼儿有没有想堂叔啊”

    小鱼儿眨眨眼,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堂叔是哪个,于是不甩庄文勋,要扑到唐伊宁那里。庄文勋黑脸,就是不放手,于是小鱼儿哭。

    “你这人怎么欺负一个孩子呢来,乖哦,哥哥抱,咱不理他啊。”

    庄文勋委屈了,他被唐伊宁挤兑了。

    庄老爷看着自家儿子的德,青筋蹦跳,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算了,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爹,这次我带伊宁来,就不打算走了,我们的打算在京城开一个一品香的总店。”

    庄老爷睨着庄文勋,不说话。

    “爹,您都一把年纪了,还别扭什么啊”庄文勋无语。

    “你臭小子,谁别扭了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

    “爹,是您自己为老不尊在先。”

    “我早知道你就是用来气我的,你出生的时候我就掐死你了”

    “可惜当时您没有早知道。”

    “你你”

    “爹,顺顺气,一会儿又晕了可不怪我。”说着还递上一杯茶。

    庄老爷觉得这次他是真的要晕了。有了媳f忘了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唐伊宁和唐秀儿在一旁看两爷子斗看得津津有味。唐伊宁明白了,不是父子俩不和,而是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吵吧吵吧的,感情更好。

    不管庄老爷是如何的不顺心,这一品香总算是找到了落点。店子是现成的,以前庄家的一家饭馆,不过生意不怎么好,基本上已经被庄家放弃了,地段一般般,但唐伊宁就喜欢这样的。京城很大,一品香距离他们住的别院很远。每天唐伊宁都是坐着马车去的,走路的话,一是懒得走,二是确实距离太远,走路太慢。他唐伊宁也总算是过了一把在家有人伺候出门有车代步的生活

    一品香的开业弄得很隆重,其实唐伊宁的意思是不必要这样的,但庄文勋想的不一样,他最终还是要继承庄家的家业的,然后帮小鱼儿看管到他长大,有能力了为止,而他不想自家老爹总认为唐伊宁是个吃软饭的,把一品香做大了,也即使给了唐伊宁一份殷实的家底,让他有底气,不被老爹欺负了去。而且他和唐伊宁在一起的日子久了,难免外人会看出来,他不想唐伊宁被人戳着脊梁骂他是兔儿爷。

    令唐伊宁意外的是,一品香开业的时候庄老爷也去了。虽然他脸se还是很臭,不过唐伊宁看得出来,老爷子其实对唐伊宁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看来果然如庄文勋说的那样,庄老爷就是别扭。

    起初一品香在偌大的京城里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轰动,但是随着一品香开业的时间越长,来的客人越多,知道它独特之处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一品香的名声渐渐打了出去。

    很快就接近年关,唐伊宁和唐秀儿母亲的一周年祭日也到了,父亲的祭日两人倒是仍在清河村,虽然将来唐伊宁和唐秀儿就定居京城了,但每年的祭日和清明还是要回去的。兄俩收拾收拾回了一趟清河村,当然庄文勋也跟了去,顺便给唐喜夫q带了些新年礼物,到一品香转了转,唐伊宁还特意拜访了秦世忠,毕竟一品香有他一份功劳在。逗留了祭日,三人就回了京城。第一次在京城过年,还有花灯看,唐秀儿是很兴奋的。唐伊宁也很高兴,一品香算是正式起步了,以后会怎样虽然还不知道,但他相信只会越来越好,他的后台可是庄家呢。而这一个年过的最开心的,恐怕要属庄文勋了,因为某人终于得偿所愿,在大年三十那天守岁之后抱的媳f儿归。他们还是住在别院,没有回庄家大宅。虽然庄老爷隐晦地表示过j次,但都被庄文勋拒绝了。开玩笑,他可不想和唐伊宁亲热的时候老爹突然冒出来扫兴而且反正两家人离得不远。

    日子久了,庄老爷也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管那么多做什么还讨人嫌。于是每天在家里抱着小鱼儿不撒手,时不时地去s扰一下隔壁街的两口子,或者去一品香坐坐,那里的饭菜可真是可口啊,他现在是恨不得每天都去,不过大冷天的,也不允许。但这次他那不孝子总算是懂得孝敬老人了,每天差人给他送饭来,还是唐伊宁亲手做的,老爷子满意了。

    现在唐伊宁可是一个甩手掌柜,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呆着,无聊了看,要么就到京城各处逛逛,当然身边随时带着一张庄氏狗膏y。这日子可真是清闲啊。当然风波也是有的,一品香一天天地壮大难免有些人看不过去,可是庄文勋是谁你那可是京城老字号庄氏玉器行的公子,人脉广到上至皇亲国戚,下至乞丐农民,要扳倒他其实那么容易的因此来找茬的大多是自讨苦吃。而庄文勋和唐伊宁的关系也一直没有曝光,不是人家不细心,而是这时代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太稀少,大家本没往那方面去想,而且两人平日里还算自觉,没有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别院的人都是庄文勋信得过的,也没人敢出去乱说。

    唐伊宁觉得,这就是过日子,平平淡淡,顺顺当当,有家人相伴,有ai人相依,虽然没有孩子,但好歹还有一个可ai的小鱼儿,而j年后唐秀儿也嫁人了,别院里就剩下唐伊宁和庄文勋两位主人。唐秀儿嫁的是一品香请来的掌柜,一个考了三次都不第的书生,为人却不迂腐,还算得上正直,主要是对唐秀儿死心塌地,唐伊宁很满意。所以唐秀儿并没有离开他们。

    “伊宁,你在看什么”庄文勋从后面抱住趴在窗户上看着池塘的唐伊宁,亲昵地亲了亲他的脸颊。

    唐伊宁微恼,这家伙在家里是越来越放肆了,而自己还拿他无可奈何。只是唐伊宁趁庄文勋不注意的时候把脖子上的吊坠藏进了衣f里。他已经想起来了,这个吊坠和当初在四面山见到的牙牙的那个一模一样。他知道这个时代并不存在于中国历史洪流中,并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吊坠会到牙牙手里,只能说这是缘分。

    “看这池塘里的青蛙。你看,那只像不像你”

    “伊宁,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一直青蛙么”庄文勋无比委屈。

    “呵呵对呀啊,我给你讲一个青蛙王子的故事吧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他们的王子啊长得很英俊,nv孩子都喜欢他,可是有一天”

    故事还在继续,至于其中的滋味,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满足,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只有他们自己能明白。

    拖家带口上京城完结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