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75

小说:穿越之逍遥小姐 作者:惟唯
    话说自从鬽向慕容流怅禀告了柳溪的情况之后,慕容流怅便吩咐了夜盛和箫筱和自己一同前往桃源村,一探究竟。若是没有发现也就就此作罢,若是有了发现也好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夜盛,他毕竟是怜儿的亲哥哥,所以慕容流怅对他倒也是尊敬。

    j人打算去完桃源村便立刻前往天陌参加四国会议,所以一路上也是马不停蹄,这让身怀六甲的箫筱脸se不佳,但是为了夜幕怜,她忍了,因为这是她这辈子,唯一敬佩过的nv子,一个奇nv子。

    j人就在柳溪离开的第二天到了桃源村,因为事先关照过村民,所以村民们都知道应该怎么说,也没有对这些人多加阻挠。

    夜盛一下车,便拦住了一个村民,语气颇为客气,这点温文尔雅,y光谈吐倒是和柳溪像得很。说巧不巧,他拦住的便是大虎。

    “大哥,我想问一下,这里前些日子是不是来过些外乡人”

    大虎也就按照柳溪吩咐的说“来是来过,只是,你们有什么事儿吗”

    “我们只是来找人罢了,并无恶意。”

    “要找人,那边去别处找吧,这儿的外乡人都走了。”

    “走了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慕容流怅也翻身下马,厉声问道。

    “早离开了。”

    “他们大概都是些什么人你可知道”夜盛依旧是温和的语气,丝毫没有慕容流怅的冲动。要说冲动,一向淡然的慕容流怅,也只有说起那个夜幕怜来,才会表现出少有的冲动罢了。

    “他们说是江湖中人,具t是做什么我倒真是不知道。”

    “你可能描述下他们的长相”

    “就是三个nv的,两个男的。其中一个nv子唱的很漂亮,老喜欢穿一身紫se的衣f,连眼眸和头发都是紫的呢”

    “两个男的怎么会有两个男的”慕容流怅甚是不解,有厉声问道“你可知他们往什么方向去了可有留下什么”

    “他们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走的时候只走了四个人,那个紫发的姑娘还留在那个洞天阁里”

    这次换成夜盛也不淡定了,多天来的奔波,如今总算见分别多日的哥哥了,让他如何不激动

    “大哥,麻烦你带我们走一趟好吗我是那姑娘的大哥,我们想去看看她。”

    大虎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让慕容流怅和夜盛的心一颤,难道是怜儿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会把她一个人留下夜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便提退快步跟了上去。慕容流怅也屏住呼吸快步跟着。

    而箫筱呢,因为身怀六甲,只好由两个侍nv搀扶着,远远地跟在后头。

    大虎来到那个洞天阁的牌匾下,轻叹一口气,然后推开门,便低着脑袋摇着头离开了,看上去煞是惋惜的模样,离开时还顺带说了句“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吧”

    夜盛进去了,这里竟然和夜府的洞天阁一模一样,连怜儿小时候玩儿的木马也搬来了。可是,为什么会多了一棵桃树呢夜盛也来不及多想,便进屋了。

    “怜儿,怜儿,你在吗是大哥,大哥来看你了你在哪儿啊”

    “夜幕怜,你给我出来,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跑掉了,你快给我出来。”慕容流怅显然比较激动,大喊大叫的。两个人围着屋子就是一通乱找,却没能找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只是发现了一些夜幕怜常用的首饰脂粉罢了。

    难道是怜儿知道自己来了,逃掉了吗

    正在两人心急之时,却听见门外两个侍nv和箫筱的一阵尖叫。两人感觉不妙,便立刻跑出去,却看见箫筱跌坐在地上,两个侍nv也不去搀扶,只是低着头跪在一旁。

    慕容流怅跑过去想搀扶起箫筱,压没顺着箫筱的目光看去,却不想箫筱不但不站起来,反而放声大哭起来,指着面前的一座碑,半天才挤出两个字“姐姐”

    慕容流怅和夜盛转眼看去,却被吓了一跳,碑上面竟然写着“府国夜幕怜之墓”。

    夜盛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而慕容流怅也跌坐在地上,箫筱则是直接昏死了过去。还好一路上有太医随从,两个侍nv颤颤巍巍的扶着箫筱上了马车。一路上还轻轻耳语着“箫妃娘娘,箫妃娘娘,您要节哀啊”

    慕容流怅沉默了许久,才大喊了一声“不”其音量简直堪称有马哥的风范

    而夜盛也一直摇着头,低低而语“不可能,这不可能的。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没理由会这样的。不会的,这一定是假的。”

    说罢便发疯似的跑到一旁的树前,跪了下来,低着头,脸上的痛苦和不舍丝毫不亚于处于崩溃边缘的慕容流怅。一边捶打着桃树,一边泪流满面。一脸的无法接受。这种事,换了谁恐怕都不能接受吧。

    “不,怜儿,你是不是在骗我,这玩笑可是开大了呢我不会放过你的。”慕容流怅一边不可思议的说,一边已经忍不住流下泪来,这么多年了,自己从未尝试过如此伤心yu绝。“啊”有是一声仰天长啸,慕容流怅已经快要疯了。

    跑过去便要刨柳溪的墓。而马车里的太医,听到如此嘶喊,除了无奈惋惜之外,也畏惧着,一向沉着稳重的帝王,何时有如此失态

    天突然下起暴雨来,也渐渐黑了,两个nv打着伞提着灯笼,默默的站正在刨墓的慕容流怅和夜盛身后。自己却s了大半,但是谁也不敢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雨水把两人都打s了,狼狈不堪。头发乱了,衣fs了,跪在地上,一边嘶喊,一边失魂落魄的刨墓,哪里还有平时的半点君子之风,帝王之范。

    慕容流怅突然大力的把边上的侍nv推倒在地,大喊着“滚开”两个侍nv摔的委屈,只好放下灯笼,哭的梨花带雨的回到马车里了。

    慕容流怅把灯笼挂在树上,接着刨墓,和夜盛一起刨,刨的满手的污泥,再加上大雨,身上也乱成一,泪水早已和雨水混在一起。

    两人刨了一夜,刨的疲力尽,双眼充血,却想着若是能这样永远刨下去就好了,因为只到怜儿的尸t,他们就不相信那样一个活泼灵动,极致美好的人儿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开了,被埋于这荒凉的h土之下,溶于尘埃。

    天渐渐的亮了,两人依旧没能刨到了,只是找到了用夜幕怜身前最喜ai的那些首饰,而这些首饰里,竟然唯独少了慕容流怅送的那些,“怜儿,你果真,如此恨我吗”

    突然,h土里出现了一双被白布裹着的玉足,亮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雨水让慕容流怅的双眼模糊了一下,这双玉足,为何感觉如此熟悉,难道,难道真的是怜儿吗

    慕容流怅慢了下来,他甚至不敢在挖下去了。

    夜盛也停顿了一下,却突然想发了疯一样,猛的挖起来,淤泥和h土溅在两人的身上,更是狼狈。

    天总算大亮,盖着h土的尸t也被挖出来了,只是那尸t被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是露出了一两紫se的长发。

    两人都跌坐在泥地里,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只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打开那个包裹。

    这是休息了一夜的箫筱也早已醒来,一个侍nv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那个白布包裹的尸t面前,似乎隐约还闻得到一g桃花的香味。

    箫筱再一次的摔倒,只是这次慕容流怅没有去扶她,因为跪了一夜的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

    那个侍nv想去扶起箫筱,箫筱却挥挥手,让她退下了。侍nv退下,自己在地上爬着,一点点的靠近那个白se的包裹。被雨水淋过的泥土,星星点点的沾在她的裙摆上。

    她的脸上也丝毫没了血se,惨白的双手,颤颤巍巍的靠近那个白se的包裹。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挑开遮住脸的那块白布。夜幕怜那张绝世的容颜,就这样暴露在雨水下。毫无血se,却绝代风华。只是这人儿却已经停止了生气。

    箫筱的手条件反的弹回来,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的惊叫和泪水尽量减到最小。直到夜幕怜的脸完全被水淋s,她才回过神来,拉了拉夜盛的衣襟。

    “夜将军,快,快把姐姐移到屋内。”

    “哦,哦、”夜盛也才反应过来,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打横抱起人儿,一步一顿的回到屋子里。刚进屋子,夜盛便是脚下一软,连同夜幕怜的尸首一同摔在地上。箫筱和跟在后头的慕容流怅惊叫了一声。

    却不想憋了许久的夜盛,连滚带爬的爬到夜幕怜身边,抱着夜幕怜便放声大哭起来。哭声的凄惨,简直惊天动地,一个七尺男儿,竟然如此悲戚,让人揪心。

    箫筱跑过去,跪在夜幕怜身边,掏出手绢,满脸泪痕的轻轻擦拭夜幕怜脸上的污迹。夜盛哭完了,才疼惜的看了看自己的,前些日子还在为自己的婚事烦忧的,就这么,没了

    慕容流怅抱起夜幕怜的尸t,满是悲戚,脸上早已被泪水打s,一副魂不附t的模样,慢慢的走到马车上,而一旁的侍nv则打着伞。生怕在淋坏了夜幕怜的尸首,到时候,自己恐怕有时刻脑袋也不够赔的吧。j人上了马车,这次却是各上一辆马车,夜幕怜则被慕容流怅死死的抱在怀里,慕容流怅看着夜幕怜没有生机的脸蛋,温柔的说“怜儿,这次,我不会在离开你了。”

    而夜盛和箫筱还沉浸在自己的悲戚之中,夜盛始终不信,他乖巧可ai的怜儿,就这么没了不,他不信

    就这样,这行人,依旧按照原计划朝着天陌赶路,只是这一路三人都变得寡言少语,自然也没了笑容。不知当他们看见柳溪时,是否还是如此反应呢

    祝各位大大光棍节快乐,不管你是不是光棍,祝大家天天都开开心心滴,笑口常开哈

    番外消香玉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