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00

小说:朝丝成雪 作者:樱落雪尽
    这是樱惜雪吃惊地长大了嘴巴。

    “这是什么”紧随其赶到的洛桑楠明显将她的心声叫了出来。

    在他们面前有一巨兽,形似马,长有一二丈,身上长满坚y的鳞,与剑相j时磨出一串火花,鳞毫无损伤,倒是剑被磨了j个口子。周身围绕着火光,靠近,似乎都会被灼到。

    “这是犼”偌漓静静地待在樱惜雪的肩膀上,分辨着说道,“我曾经在图鉴上看到过。形类马,长一二丈,有鳞,浑身有火光缠绕;会飞,食龙脑,极其凶猛。与龙相斗时,口中喷火,龙即不敌。”

    “食龙脑”洛桑楠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么厉害”

    “恩”偌漓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有人尝见一犼独斗三蛟二龙,斗三日夜,杀一龙二蛟方毙。”

    这种上古神兽怎么会在这里

    樱惜雪听罢,脑袋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过,现实却没有时间让她进一步思索。新入门的弟子此刻慌不择路地奔逃,场面极其混乱,还时不时传来呼救声尖叫声。无可奈何,任其宰割。

    “小雪”

    樱惜雪回头一看,正是乐穗穗赶来了。

    “小雪这是怎么回事”乐穗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怎么知道樱惜雪习惯地皱起了眉头,快速地思量了一阵,众人静静地看着她,倒是仿佛习惯了听她指示。

    穗穗你现在快去疏散新入门的弟子,我记得这一届里的领头人物是一对孪生兄,安语和安歌,受伤的人就拜托你了樱惜雪奋笔疾书,桑楠、陌兮和偌漓快去三师叔那里

    “去三师叔那里g嘛”洛桑楠提问道。

    你以为这里那么大动静,他们会不赶过来是被缠住了,你们快去换她下来。樱惜雪匆匆回答,叮嘱了乐穗穗j句,乐穗穗便急忙冲进人群里去了。

    “那五师叔那里呢”洛桑楠被陌兮和偌漓拖着走,还不忘回头问道。

    不用担心那里没有问题,我保证樱惜雪白了他一眼,这家伙还是这么喜欢刨问底,一点都不信任她翎梦和光矽绝对比一般修真者还要可靠,再说还有沧和沁呢。

    洛桑楠一行人飞速向苏琦瑶那里赶去。半路,洛桑楠忽然想起来什么,紧张地问道:“我们都被派出去了,那她呢”

    偌漓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的智商还真是无y可救

    “小雪她让我们走,就是说明,她要来拖延那个怪物。”陌兮一边跳跃着一边说道。

    “不行,我要回去帮她,那可是连龙都杀得了的”洛桑楠停住了脚步,“太危险了”说罢,就要回头。

    “相信小雪吧”偌漓在他身后猛的叫道,“我们就算去了也于事无补,小雪她一定没事的”

    “是啊是啊,小雪很厉害的,一定没事的”陌兮也在一旁叫道。

    洛桑楠抿嘴,直到嘴唇发白,虽然也只有短短j秒。挣扎了一阵,却还是选择了听从安排。

    这事态,没有人预料到那么,只能尽量做得最好

    樱惜雪拔出风刹,现在自己的任务就是为人员转移来拖延时间。

    快速迈前,纵身一跃,樱惜雪已然用上了步法,随心随意,目空一切,步随我心,唯我天下。从怀里出三张符咒,全是攻击的火属爆裂符,樱惜雪剑一挥,利用剑气,将其弹向犼的双眼。

    “嗷”犼兽大叫一声,虽然糙厚并不会真正伤到它,可是疼痛还是免不了的。这一招,不在伤它,却在吸引它的注意力。

    果然,犼马上将注意力转移到樱惜雪身上,一掌向樱惜雪拍来,带起一阵旋风。

    樱惜雪灵巧的躲闪一侧,趁机看了一眼,人员疏散地差不多了。

    犼一击未中,又是一掌迎面拍下,樱惜雪再次躲开,身轻如燕,闪避一旁。“叶落从速”,樱惜雪反守为攻,这犼兽全身鳞覆盖,要攻它,只有眼睛,普通利刃本伤不了它分毫。

    犼怪叫一声,侧头避开,转用头颅砸向樱惜雪。

    樱惜雪剑锋转上,在空中借剑势调转方向,一脚踏上它的脑袋,借力又回到地面。

    抹了一把汗,看来,这犼也只是个新手,没什么经验,估计是头新兽,而且脾气急躁,估计是被关押了很久。没有修对道,可惜了神兽之名。

    再次出两张符咒,却是风属的。本只有金木水火土五个属,然延伸发展,并和加减,便有了风和雷属。

    风是最锐利的樱惜雪手腕轻翻,横剑扫出,袭向犼的脚腕,犼下意识退后一步,樱惜雪乘势空翻,两道符咒甩出,分别对着犼兽两只眼睛。

    岂料这犼竟也学乖了,知道樱惜雪的攻击目标是自己的眼睛,当下一掌拍来,仗着自己鳞厚实,挡下符咒,拍向空中的樱惜雪。

    樱惜雪空中无处借力,只觉一道腥风袭来,心中一凉。

    “啪”两道闪电破空袭来,击中犼兽,樱惜雪只觉眼前一花,已然被人救下。熟悉的馨香味扑鼻而来,樱惜雪竟有些怀念之感,师父

    幻朔月放下樱惜雪,面纱之下神情莫测,只是那双眼睛莫名有些冷,但也只有一瞬。

    “小雪儿有没有想为师啊”幻朔月的语调却如曾经一般轻快,让樱惜雪有一阵恍惚。

    掌风从幻朔月背后袭来,幻朔月不慌不忙地回眼一瞥,一手揽住樱惜雪,一手执剑,一道银se剑气,袭向对方,震得对方后退一大步,收了轻敌之心。

    “小雪儿”幻朔月身动,将樱惜雪落在一旁,“乖乖在这里等师父啊师父解决了那个大家伙就接你回家,好么”

    回家樱惜雪眼眶有些发涩,回家么

    充满魅力的磁嗓音一下子冷起来,配合上他蓦然眯起的冷凤眼,有着说不出的杀伤力:“哦趁我不在欺负我的宝贝徒弟”

    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熟悉、平常到让樱惜雪想落泪。他怎么可以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可是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樱惜雪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配合着幻朔月的攻击。

    幻朔月手捏法诀,招来风刃,配合着手中的凌厉剑招,如排山倒海一般,向犼倾泻而去。樱惜雪绕到犼兽背后,三张符咒甩出,夹攻为上

    犼两面受敌,大叫一声,似是发怒,躲避不及,便被幻朔月一招击中,“噌”一声响,鳞表面留下了一道弯月伤痕。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樱惜雪咽了一口唾沫,自己怎么攻都没效果呐当下有些丧气。

    “小雪儿可不要想些有的没得毕竟为师可是师父啊”幻朔月接下犼一掌,一边反手三道水龙回敬回去,一边chou空和樱惜雪搭话。

    那一掌力气甚大,他都忍不住有些血气翻涌,一抹微笑,不可以啊,漂亮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就这样倒下呢筹措了三天,最后想好要接她回去的,不是么

    抛弃什么的从此以后,为师会永远护着你的

    犼被重重一击,险些倒地,踉跄了j步,朝天怒吼,向幻朔月冲去。

    樱惜雪在一旁紧张地注视着,等等看上去,那犼似乎是在吸气还是深呼吸的那种脑袋一个激灵,记得偌漓说过,犼会喷火

    樱惜雪惊诧地瞪大眼,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看师父的样子,似乎还不知道。三张水符,樱惜雪在扑向幻朔月的同时,用左手扔了出去。幻朔月似乎心有灵犀,同时一道屏障从他手中展了开来。

    一阵烈焰如期而至,就算两层防护,加上被扑离了有段距离,樱惜雪依然感到一阵灼热,好像要被烤焦了。下意识地往幻朔月那里靠了靠,呼,显然凉了很多。

    师父他,总是那么冷

    烈焰终于停歇,樱惜雪松了一口气,耳边传来幻朔月揶揄的声音,“小雪儿你扑倒为师也就算了还要趴多久啊”

    樱惜雪脸一红,不要用词那么暧i赶忙站了起来。咦手上的触觉是樱惜雪定睛一看,却是幻朔月已经忍不住咳了起来,面纱上溅满了血迹。

    差点忘了他可是身受重伤的人而且南离明令禁止他一个月不准用法术,动武力的樱惜雪手忙脚乱地扯下面纱,拿出巾帕递给了幻朔月。

    幻朔月一手捞出面纱,脸依旧美丽,却苍白的让人心惊,“我还要呢毕竟是你送给我的咳咳”

    樱惜雪不知道说什么,却听得后面又传来怒吼,犼又袭了过来。喂喂,你也不看下气氛算了,这是实战,又不是游戏,暂停不了的,停下的,就是死亡。

    樱惜雪握紧了剑柄。

    “等一下”幻朔月擦g血迹,却拦住了樱惜雪,手一晃,却是多了一把剑。

    忏花樱惜雪瞪大了眼睛,师父到底要g什么。

    “小雪儿你该知道它是上古神兽中的一种吧”幻朔月虽然勉强,笑的却是恬静,“所以,一般的利刃是没有用的”

    那你就要用神剑樱惜雪一把按住他准备拔剑的手,先是甩出一排符咒先缓住来势汹汹的犼,然后一脸严肃:你还要命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用的了神剑你不因为反噬所以当场死掉已经算是偷笑的了

    “可是没有办法了”幻朔月无所谓地笑了笑,“与其大家一起死,不如为师当一下英雄嘛。”

    像极了玩笑话,但是却是他准备做的

    樱惜雪皱紧了眉头:就算拖到三师叔来也没有么

    “小雪儿你应该很清楚没有别的方法了”幻朔月将樱惜雪推向身后,樱惜雪不依,来回两次,幻朔月反手便给樱惜雪定了身,走上前去。

    我所认识的幻朔月才不是一个会为了别人而献身的人,他应该远远躲开才是擦肩而过的瞬间,樱惜雪无声地叫道。

    “可是你不是别人啊”幻朔月扬起一个看的有些刺眼的笑脸,“你是为师最最喜欢的宝贝徒弟呢”

    樱惜雪愣住了。

    “小雪儿要是为师死了记得替为师多宣传宣传,赞颂一下为师”幻朔月手握上剑柄,口气却依旧轻松,冲着被符咒拖住的笑道,“能和我一起死,也算你的荣幸了”

    寞儿你会后悔吗如果我因此我死了的话

    笨蛋师父这时候还搞什么狗血情节嘛樱惜雪快要哭出来了难道你也要我学那些狗血剧nv主在你死后为你哭坟嘛

    所以笨蛋师父你绝对不能死樱惜雪的眼神在刹那坚毅了起来。

    “幻朔月给我站住”清亮的nv声在同时响起,带着还未褪去的童稚,带着些许的沙哑,却是果断而坚决的。

    幻朔月在瞬间僵直,对身t完全失去了控制能力。这是谁的声音莫名的熟悉,却从来没有听过全身都动不了了,幻朔月第一次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这与定身术不同,而是一种被别人支配了的恐怖,麻ss地,让全身都忍不住战栗起来。

    轻轻地,脚步声迈了前来,樱惜雪带着微笑站在了幻朔月面前:“师父惊讶了么不好意思啦,其实我不是故意的”

    幻朔月艰难地张口,缓缓吐出两个字:“言灵。”

    “恩,被师父你看出来了。”樱惜雪笑了笑,回头转向那不安分的犼,“你,给我停住”犼停住了,却还有一半身躯可以动。

    “师父你也看到了,言灵也是分力量的,包括你,就算我不给你解除,一个时辰之后,你也定然可以活动了。”樱惜雪望着犼,“言灵有三个条件,师父你知道么施术者的声音,对象,还有传递的媒介。”

    “好可惜,以我的力量咒杀不了它但是我还有办法”樱惜雪笑的更甜了,手一动,却是召唤出了雪魂。

    幻朔月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忏花不安分地暴动了起来。

    “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解释的我消失的七天,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见到了一个神秘nv子,她将神剑雪魂给了我”樱惜雪摇了摇头,“可惜师父你,不肯听。”

    樱惜雪将剑平摊在手上。

    “有些话,不说,好像要来不及了”樱惜雪眼眶有些s润,环顾了一遍四周,“师父你们一定不知道我有多喜ai这个地方为了维护它,我愿意付出一切,为了我所挚ai的人们,为了大家,为了你”

    樱惜雪从夕拾里拿出两叶子,一g淡淡的清凉香气,是薄荷“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送你了”樱惜雪将它夹进纸里,小心翼翼塞进幻朔月的手。

    “师父最后一句话它也快要摆脱我的束缚了”樱惜雪命令幻朔月坐下,凑到他耳边,“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告诉大家,我很喜欢他们还有就是”樱惜雪顿了顿,“我最喜欢你了,师父幻朔月”

    幻朔月睁大了眼睛。

    樱惜雪轻轻吻了吻幻朔月的脸,转头间,拭g了眼角的泪水。

    手握上剑柄,“为了冥苍派,为了大家,为了师父,为了我做钟ai的所有我樱惜雪赌上一切。”一道银光闪过,樱惜雪毫不犹豫地用尽全力,chou开了剑。

    雪魂,在刹那放出无比强大的压力,空气都凝滞了起来冰冷而凝重光芒灼眼。

    幻朔月被刺得闭上了眼睛,良久,才能睁开。

    樱惜雪支撑在剑上,看上去摇摇yu坠,可是依旧站着,独立地站着,不依靠任何帮助。

    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下,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回,来。”幻朔月艰难地挤出了两个字,却淹没在樱惜雪和冲破阻挡的犼的j战中。

    神剑就是神剑,只是轻轻一划,犼的身上便裂了一块,溅出大批的血。

    樱惜雪感觉到t内力量的流逝,快的超乎她的想象。t温在变凉不可以磨蹭了,要快点

    樱惜雪这样c促着,忽然觉得眼眶很酸,忍不住眨了一下,却是好像有了透视的能力。看清楚了,原来你的弱点在那个地方樱惜雪噙着一抹冷笑。

    樱惜雪一阵剑招源源不断地挥出,杀的犼连连后退了多步,一直到了悬崖边上,才猛地住了脚。

    “嗞”裂开的声音,犼被生生地削下一块。

    樱惜雪眼前一花,忍不住一踉跄,仗剑立住,咳咳,咳出一串血花,快要到极限了么

    那么,拼死一击吧。

    樱惜雪抹g了嘴角的血迹。脚在地上重重一点,腾空跃起,举起雪魂,猛地窜了起来。

    犼避无可避,索也拼了,一爪向樱惜雪划来。

    樱惜雪空中一个转身,在它掌上轻轻一踏,借力挑开它的鬃ao,向它隐藏在厚厚鬃ao下的动脉,狠狠刺去。

    相信自己

    血,溅了她一脸,可是,她已经没有气力完全割断了。不可以呐樱惜雪要拼到最后啊背后冷风袭来,可是樱惜雪却无心也无力避开了。

    “哧”,犼的爪子戳进了樱惜雪的背部,从腹部穿出,鲜血四溅。樱惜雪仿若未觉,聚气,凝神,最后一击,将没入一半的雪魂,全部刺入。

    动脉断了

    nb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