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难兄难弟

小说:点香仙缘 作者:日日生
    青楼,名字十分简单直白,号称有佳丽三百,是这流黄国最有名的勾栏瓦舍。

    在它对面,名叫酒楼,也是流黄国最好的,饱暖**一并解决,只需要迈步走几步就行。

    砰的一声,富丽堂皇的青楼门口,一个人影被赤条条地扔了出来,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他的衣服被扒的只剩兜底的两片布,鼻青脸肿,显然是刚挨了一顿胖揍。

    周围的行人,纷纷侧目,这人爬起身来,骂骂咧咧地,也不害臊。

    他喝退围观群众,刚想迈步离开,只听又是砰的一声,对面酒楼也被扔出一个来。

    这个人身穿道袍,起来之后拍了拍,竟然不染尘埃。

    虽然也被打了一顿,可是脸上不红,身上不青,浑似没事人一般。

    小道士俊秀出尘,颇有仙风,正是从太虚宫下山的陈长安。

    他看了一眼身边狼狈的青年,嗤笑一声:“没有贫道的本事,就别学贫道吃霸王餐。”

    旁边赤条条地青年仰着头,鼻孔朝天,语气更加不屑:“吃人东西不给钱,还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真小人也。小爷与你大不相同,可不是从酒楼被扔出来,我是从青楼出来的。爷们行走江湖,从不亏欠于人,只赖嫖资和赌债。”

    说完还用大拇指朝向身后的青楼,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嫖完不给钱,你牛气什么?陈长安跟着糊涂道人浪迹江湖,平生只抚慰良家,从来不光顾青楼的生意。

    “道不同,不相为谋。”

    大路朝天,各走两边,两个人背道而行,离开这个闹市口。

    此时的酒楼二楼,贵宾厅里,却是清净的很。

    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淡紫色长裙的女人,面蒙轻纱,看不清楚容颜,但露出的几分肌肤却是雪白。

    她饶有兴趣地看着楼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陈长安的道袍,闪着奇异的光芒。

    “小二,结账。”

    楼上的店小二点头哈腰地过来,“客官,一共是三两。”

    陈长安抚了抚肚子,下山之后,就属今日吃的最好。

    那紫竹峰的烤鱼,现在想来,还真是他娘的美味。

    不加任何佐料,便香的不行,入口即化。

    下山之后,陈长安本想回到赤阳观,却发现此地竟然不是朝云国了,而是流黄国。

    这里比朝云国,繁华数倍,街道上车水马龙,名城大邑星罗棋布。街道上的风土人情,与朝云国类似,甚至语言也是相通的。

    据说当年四大神州,是连在一起的,后来才逐渐裂山隔海。

    这里的百姓,全都对太虚宫敬若神明,受太虚宫庇护。

    他的腿早就自愈,但是心里依然恨意慢慢,这仇早晚是要报的。

    先离开这个流黄国境内,才是真的,毕竟这里还是太虚宫的地盘。那个枯元老道,如此心胸狭隘,谁知道太虚宫这样的人还有多少。万一哪天越想越气,下山找自己的麻烦,那可就危险了。

    他一边盘算着,一边往外走,正好路边一个摆摊的老人,陈长安上前问道:“老人家,可知道朝云国怎么走?”

    老头摇了摇头,面露疑惑,显然是没有听过朝云国这个名字。

    如今四大神洲内,小国林立,彼此间可能相隔很远。

    “朝云国在流沙之西,有死之山以东,据此何止万里。你要去朝云国,可难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陈长安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婀娜高挑的女子。

    她蒙着轻纱,看不清面容,但是露出的双眼明眸流转,眼波如水。

    陈长安楞了一下,眉心微微一蹙,这等美人,身上竟然没有脂粉香。

    这正常么?个中老手,糊涂道人的亲传弟子,深闺之友的陈长安当然知道这不正常。

    “她是个人么?”见识了光怪陆离的修士世界,还被仙人跳了两次,陈长安戒心也慢慢重了起来。

    “这位姐姐竟然知道朝云国,莫非是去过?”陈长安小心地试探问道。

    女子瞄了他一眼,轻笑道:“去是去过,不过这路可不好走,你这道士小小年纪,单独上路,只怕到不了朝云国,就被山精鬼怪给吃啦。”

    陈长安始终存了戒心,清露山庄的事,让他明白张无忌他妈1的话没错,越是漂亮女人,越会骗人。

    其实不是她们骗术高,而是男人越不想去怀疑。

    “既然如此,还望姐姐指条明路。”

    女子轻轻叹气,好像是有些遗憾,“你既然执意要去,便从这儿往北走,走不出二百里有一座招摇山。翻过了招摇山,再穿过一片荒漠,就是流沙河,渡河之后才是朝云国。”

    流沙河自己是知道的,那地方就在朝云国的边境,说是妖魔遍地。

    不知道多少行人,死在妖怪的手里,成了他们的果腹食物。

    陈长安道谢一声,就转身离开,装作漫不经心地往北走。

    他的步子四平八稳,却在暗暗调动体力的灵力,观察着身后的女人。

    她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背影,很久没动。

    果然有问题!

    陈长安心里隐隐有不安的感觉,被人盯上的感觉可不好受。

    自己虽然有炼气三层的修为,但是没有学过任何的功法,只会糊涂道人教的几招江湖骗术。

    捏个自燃符,糊弄一下老百姓还行,打起来可没有半点用处。

    他在紫竹峰,给狌狌疗伤,意外学会了用灵力滋养人的手法,这是自己唯一会的一些法术了,还不是战斗系的。

    用来吃霸王餐挨打还行,真到了要命的时候,这手段可靠不住。

    得想办法学一些杀人法术才行,至少能自保,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陈长安突然想起来,当初跟着师父到处乱窜,怎么就能每次都化险为夷,侥幸逃生的。

    而且那时候睡得好生安稳,记忆中好像从未在半夜醒来过,连尿尿都不曾。

    师父果然是有大气运的人,可惜最后栽在了一堵墙上,真是一世英名尽毁。

    他故意七拐八拐,穿小巷走弄堂,直到身后那若有实质的眼光不见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