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你想长生么

小说:点香仙缘 作者:日日生
    白马寺外,春和景明,风光秀丽。

    湖畔的山门下,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摆摊的小贩,兜售一些新奇玩意。

    远处过来一辆马车,车上披着轻纱的帷幔,车前有一健妇持缰而坐。

    车前挑着一对精致的风铃,随着辘辘的车轮颠簸着车子,摇曳不定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马车经过一个算命道士的小摊,突然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两个娇俏可人的丫鬟。

    这个摊位前,竖着一个招牌,上写着“十卦九准,唯三不算:男不算,老不算,丑不算”。

    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小道士,闻到一阵幽香,突然醒了过来。

    往前一看,睡意顿消,只见前面马车内,走出三道倩影。

    两边的可人丫鬟,身穿青衣,一眼就知道是中间绯衣妇人的丫鬟。两个丫鬟清淡的脸儿未施妆粉,清雅稚嫩。

    中间的妇人年纪二十左右,绯色罗裙,身段婀娜,一张狐媚脸长到了男人的心窝里,端的是美妙无穷。

    小道士马上坐直了身子,这三人还真就朝着他走了过来。

    “喂,小道士,你怎么在白马寺下给人算命,不怕佛祖怪罪么?”

    左边的小丫鬟笑着出言问道,显然是觉得这清秀小道士很有意思。

    小道士长相俊俏,唇红齿白,眼睛很有灵气。

    听了丫鬟的话,也不着恼,笑着道:“这位姐姐有所不知,这天下之大,教派林立,土地却是不分佛道的。他们白马寺可以在这建寺,我们也可以在此摆摊。白马寺和我这小摊位,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为了指点凡俗迷津脱离苦海罢了。”

    小丫鬟捂着一笑,随即掐着腰道:“你这小道士年纪轻轻,哪有什么道行,口气倒是不小。”

    这小妇人夫家在当地是个了不得的家族,她也是见道士长得俊俏,才乐得和他斗嘴,普通人可进不了她们的主仆的法眼。

    “青鸾,不得无礼。”小妇人笑着嗔道,走到摊子前,两个丫鬟拿着一块锦帕,垫在摊位前的座位上,她这才坐下。

    “小道长,你既然有指点人的本事,不如给我看看手相。”

    一张纤纤玉手,摊开在小道士的跟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纤纤软玉削春葱,长在香罗翠袖中。

    小道士装模作样地掐着手指,伸手捏住了指尖,小妇人似有薄怒,却未娇叱。

    有门啊!

    小道士赶紧道:“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拈。鸾镜巧梳匀翠黛,画楼闲望擘珠帘。啧啧,夫人这手相,妙不可言。”

    这小妇人脸上突现红晕,从签筒中拿了根,挽了挽袖子,在小道士头顶敲了三下。

    “今日多有不便,若是得空,不妨来府上为妾身卜上一卦。妾身的夫君在外,家中没有他人,还望小道长白日来,免得不方便。”

    “小道长持此帖,便可以进到府内。”

    说完起身,让小丫鬟留了个名帖,便聘聘婷婷地离开了。

    小丫鬟回头娇笑道:“小道士,记得要来哦。”

    小道士心砰砰地跳,这分明是说的反话,我说今儿早晨起来,满园桃花开,老子的桃花运来了?

    目送马车离开,小道士迫不及待地展开名帖,只见一个木香四溢的朱红色门牌,上面写着“清露山庄”。

    将木牌好生收到怀里,小道士刚想继续睡觉,远处跑来一个庄稼汉。

    边跑边喊:“长安,长安,你师父被人打死了!”

    小道士一听,浑身一颤,也顾不上收拾摊子,拔腿就走。

    拽着前来报信的庄稼汉,一路飞奔,来到一个破旧的道观旁。

    这观实在破的有些可怜,只是门口布满蛛网的“赤阳观”三个大字,隐约可见十分飘逸。

    小道士窜进房内,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道袍老者,奄奄一息的样子。

    见到他进来,老道士才挣扎着想要起身,小道士马上握住他的手,呲牙道:“师父,你先别死,是谁打的,留下个名字,你死了我好寻仇啊。”

    老道士哆嗦着道:“寻仇就免了,为师这也是大限已至,这是城中的大户段家打的,你若是凑不到丧葬费,就抬着我的尸首,去讹点钱来,一定要给我入土为安啊。”

    “段家!竟敢无故打杀我师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

    这时候,一旁的庄稼汉,叹了口气道:“长安,别骂了,是道长他...勾引了人家的夫人,这才...这才...唉。”

    小道士名叫陈长安,是老道士一手养大的,听了这话不禁也有些汗颜。

    师父这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恁的不服老...

    老道士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挥了挥手,道:“张大牛,你出去一下,贫道有衣钵要传给弟子,你在这不合适。”

    庄稼汉心底啐了一口,暗骂这一老一小两个不正经的穷酸,还有甚宝贝不成?

    他刚出去,老道士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陈长安马上去关上了门。

    老道士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说道:“长安呐,为师不是被打的,是爬墙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你也不必念着给我寻仇,传出去对段夫人的名节不好。人这一生,就是如此短暂,为师年轻时潇洒英俊,不知道多少让美人倾心,老了也是如此不堪,你...可想长生?”

    陈长安楞了一下,紧紧握住手里的油纸包,道:“师父,这莫不是长生不老药?”

    看这样子,只要老道士点点头,他当场就连油纸包一块吃了,免得夜长梦多。

    老道士摇了摇头,道:“昔年为师的先人曾经救助一个落难的修士,他给了我这个,只要燃起香来,不管天涯海角,他都可以瞬间到来,将你接走,随他修习成仙的法术。”

    陈长安有些狐疑地问道:“师父,你怎么没用啊?”

    老道士脸色有些扭捏,道:“我这不是怕有什么不测么。”

    果然不愧是师父,真是胆小如...小心谨慎啊。

    陈长安把油纸包接过来,塞到怀里,道:“师父,你放心吧...师父,师父?....师父!”

    哇的一声,陈长安哭的撕心裂肺,老道士虽然贪财好色,好吃懒做,但是却和自己相依为命十年了。

    有那么一个恍惚,陈长安突然记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十年了...

    还真是巧啊。

    十年前自己穿越到一个小童身上,被老道士收养,也曾为再不能见的前世父母亲友痛哭过一次。

    赤阳观内,陈长安拆了木板,绑了一个简易的担架。

    在寄宿观内的张大牛帮忙下,将老道士抬了上来。

    张大牛拍了拍手,一边擦汗,一边道:“长安,这次俺出力不少,这个月的租钱?”

    “免了!只要你在后院帮我挖个坟出来,接下来三个月的都免了。”

    张大牛大喜,撸起袖子道:“你就瞧好吧。”

    陈长安摆了摆手,道:“先不急着挖,我们先去讨些钱来,买一副上好的棺材。”

    ---

    段府门前,一个小道士,跪在老道尸体前。

    不一会,一个丫鬟出来,走到陈长安的跟前。

    “我们夫人说,看你可怜见的,给你些首饰你去当了,把胡道人埋了吧。”

    陈长安抹了一把眼泪,道:“代我谢过夫人。”

    “唉,胡道长,多好的人啊...”小丫鬟垂泪道,一边说一边转身回府,步子都有些打颤。

    师父不会连这个丫鬟也...

    等到人走了,张大牛出来,不可思议地道:“长安,你还真要到钱啦!快让俺看看,给了多少。”

    陈长安赶紧塞到怀里,这段夫人和自己师父,果然有奸情,给的这么多。

    到棺材铺,买了一些丧葬用品,陈长安带着自己的劳工,将师父下葬在道观的后院。

    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陈长安对着“恩师糊涂道人之墓”看了半个时辰。

    “师父,你说的对,人生太短暂了,既然有机会,又岂能畏畏缩缩。师父您在此安息,徒儿寻长生去了...”

    临行之际,陈长安又把张大牛叫了来,给了他一些剩下的银子,让他去集市上买一头便宜的驴子回来代步。

    “大牛,剩下的钱你自己留着,照顾好这个道观,每年的今天给我师父上柱香。”

    张大牛点了点头,眼里有些市侩的兴奋,自己终于不用再交房租了。

    两刻钟之后,看着瘦骨嶙峋的毛驴,陈长安杀人的心都有了。

    张大牛有些不好意思,使劲攥着钱袋子,说道:“这驴看着瘦,其实精神着呢,多远就对着我一个劲叫,我看多半是和你有缘。”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修仙,代步工具肯定会从这瘦驴,变成飞剑,在天上嗖嗖嗖地飞来飞去,不知道多么拉风。

    “唉,可怜的凡人,懒得跟你计较。”

    陈长安又到师父墓前烧了些纸,哭了一通。

    骑上瘦驴,小道士离去,道观内又冷清了一些。

    半夜时分,张大牛来到坟墓前,呆呆地看着墓碑。

    突然,有裂土声音传来,坟墓中的老道士,慢慢爬了出来。

    他干瘪的手掌,轻轻拂过呆滞的张大牛的头顶。

    市侩的庄稼汉张大牛表情变得十分欢喜,一声牛叫传开。

    张大牛在光芒中,全身一点点地化作一只猛兽,其状如牛,浑身苍黑,额头生有一角,双眼顾盼生威,四蹄火光缠绕。

    老道士骑上此兽,望了一眼陈长安离去的地方,嘴角不经意一笑,眼神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一道光芒闪过,坟茔恢复如初,道观内已经没有人影...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