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他还是个孩子

小说:点香仙缘 作者:日日生
    有一些鸟兽,他们不识文字,无人教导,但是天生就知道吞吐日月灵气,这就是灵兽。

    一只灵兽,若是吃掉另一只,便胜过几十年的苦修。

    云七让新捉的两个小妖,去吃雉羽,就是这个原因。

    还有就是他恨极了雉羽的背叛,所以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让她死的最惨。

    白耳狌狌看了一眼被打的不能动弹的陈长安,他们在一块住了很久,彼此间很有默契。

    一个眼神,白耳狌狌便心领神会,到了云七公子旁边,狌狌甩起身上的锁链,就要扑向云七。

    砰地一声,狌狌倒地,浑身是血。

    “蠢货,你也敢背叛我?”

    云七气急,嘶吼起来,没有一点孩子的样。

    如此暴戾的孩童,长大之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他身上有紫云轩的高人设下的符咒,可以抵挡一次攻击。

    陈长安心里一沉,没想到这小鬼这么多的防护,看来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可憎程度,谨慎的很。

    他咆哮着让人打杀白耳狌狌的时候,身下的坐骑,突然疯了似的站起身来,将他掀翻在地。

    身上的钢环,发出雷击之声,电流四溢。

    女妖忍着巨大的疼痛,上前准确地找到了他身上的一个玉佩,义无反顾地一撞。

    这个好不容易修炼成精的女妖,就此和玉佩同归于尽,化为一缕尘埃。

    自凡是妖物,修炼成精不易,所以最是惜命。

    他们依附强者时候,往往能低眉顺眼,十分温驯顺从。

    能让女妖如此痛恨,可见这小子平日里的做派。

    身后一个瘦小的雪貂妖精,尖叫一声窜上前,一口咬住了他的喉咙。

    “孽畜!放开公子!”

    陈长安高声叫道:“粉粉,这老道一动,你便咬断他的脖子!”

    陈长安恢复的最快,灵力走了一圈身上三十六个大周天,便已经完全无碍。

    他站起身来,一抚手将白耳狌狌卷到身边,一缕灵力护住心脏,保住了它的性命。

    云家的人无不惊骇,这要是云七死了,他们全都会生不如死。

    便是他活了下来,遭此大难,回去之后也饶不了自己这些人。

    一时间云家的护卫,人心惶惶,便是老道鹿长老,也有几分惧色。

    云家人投鼠忌器,不敢上前,雪貂粉粉慢慢咬着他的脖子,走到陈长安旁边。

    陈长安低声问道:“小红他们也在附近么?”

    “都在这儿,大仙让我们不要分散,合则生分则死,我们都记得清楚。”

    陈长安大喜,这赤尾锦鸟,速度最快。

    只要让陆平结印加持,一定能逃出去。

    “放下公子,我做主放你们离开!否则的话,贫道让你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鹿长老大声喝道,声音都带着些颤抖,显然是色厉内荏。

    陈长安笑了一声,又暗暗给雉羽疗伤,嘴上说道:“只要你们不上前,我要这小鬼有何用处,你们放心,我和太虚宫的宝镜有些渊源,是不会伤害云家的人的。”

    陈长安眼珠一转,便拿太虚宫虚张声势,希望让他们放下些戒心,好让自己成功脱逃。

    果然,鹿长老脸上一惊,不过炼气三层的修士虽然也不常见,在太虚宫最低的也有炼气七八层,所以他直接没说自己是太虚宫的弟子。

    白耳狌狌恢复了些之后,站到一旁,伸手进嘴中,呼哨一声。

    远处俯冲飞来三只红鸟,振翅之下,草木倾倒。

    雉羽愕然看着这些鸟身上,都挂着几只白耳猴子,见了陈长安全都面带喜色。

    先不说主仆之情,离开陈长安之后,他们再无进境。

    只要在他修炼的时候,这些妖精才一日千里,胜过几年的吞吐灵气。

    “还愣着干什么,上来啊!”陈长安看着呆住的雉羽和陆平,大声道。

    鹿长老向前一步,粉粉马上咬住了云七的脖子,云七痛苦万分,老道只好退后。

    陈长安不停地说道:“你放心,我张大牛说话算话,我们也不想和云家结生死大仇,到了安全的地方,一定把你们的公子给放喽。”、

    众人一听,这是唯一的希望,紫云轩云家的势力如此之大,他们也隐隐相信,这些人不敢把云七公子杀了。

    三只锦鸟振翅而飞,陈长安长舒一口气,紧张地浑身冒汗。

    “愣着干什么,结印啊!给我的鸟结印!”

    白嫖怪楞了一下,目光往陈长安裆下瞄去,神色有些惊疑。

    陈长安气极反笑,“我是说这三只鸟。”

    陆平这才反应过来,疯狂结印,不顾灵力消耗,给三只赤尾锦鸟加持。

    陈长安也拍着他的肩膀,补充灵力,三只锦鸟感觉身轻如燕,欢快地鸣叫一声,逃离此地。

    “这小子怎么办?”

    看着一脸畏惧,像是个小老鼠一样的云七公子,所有人都眼光不善。

    雉羽恨不得上前,将他生吞活剥了。

    陈长安拽住了她,笑道:“等安全了再说。”

    雉羽上前,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云七的小脸顿时肿胀起来,像是被蜜蜂蜇过一样。

    她柳眉一竖,伸手捏住云七的手掌,轻轻一拽将他的手腕折断,从他的手指上,拿下一个储物戒指。

    云七疼晕了过去,手腕处血肉淋漓,十分吓人。

    陈长安吓了一跳,都是狠人啊...

    雉羽捏了个印,从戒指中拿出一串钥匙,伸手一拽自己的上衣,那雪肤却嫩白如玉,用钥匙除去了脖子上的项圈。

    随手一扔,又把白耳狌狌和小粉貂的除去。狌狌喜得抓耳挠腮,刚才还凶萌凶萌的小雪貂,低声说了句“谢谢姐姐。”

    做完之后,雉羽脸色才好了起来,想来是终于除去了身上的枷锁。

    她笑着将戒指递上前,浑然不顾自己胸1前春光乍泄,笑道:“长安,你不是眼馋我的储物香囊么,这个比我的好多了,我教你怎么用。”

    陈长安大喜,接过来之后,在手里把玩了一番。

    简单地捏了个印,陈长安就能感知到戒指里得东西,果然是大户人家。

    这小子戒指里,有很多的法决古卷,还有一些虐待妖精的器具。

    陈长安笑着拿出几个来,用灵气将云七唤醒,给他疗伤。

    云七泪珠滚落,十分可怜,畏手畏脚的样子,在再没有了那冲天的戾气。

    几个小妖,恨极了他,一人一个耳光,将他的脸扇的好像猪头。

    陈长安笑了一声,“别打了,他还是个孩子,来,用这个。”

    他手里一个带着钢钉的项圈,众人合力给他系上,稍微一动,就会刺进肉里。

    每次将死不死的时候,陈长安就出手将他救活,雉羽等人接着折磨,乐此不疲。

    最大的赤尾锦鸟小红的背上,其他几个人收拾云七的时候,陈长安已经闭目打坐起来。

    这个戒指里,有他最需要的功法,那都是紫云轩的道术秘籍。

    我陈长安奶爸终于要学进攻技能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