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百日筑基

小说:千秋不死人 作者:第九天命
    “弟弟!”一边虞六娘闻言顿时勃然变色。

    “姐姐莫要说了!”虞七抬起手,打断了虞六娘的话,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孙家父子。

    “小窝囊废,你说的话可是当真,不在死皮赖脸呆在我们孙家不走?”孙夫人目光闪烁。

    一边孙山也是嘴唇动了动,面色不由得一变。

    虞七冷冷一笑,然后看了众人一眼:“这便走!”

    转身看向虞六娘,有心带着虞六娘一起走,可如今自己都不知该如何讨生活,更何况是带上虞六娘?

    虞六娘欲要拦截,可虞七的脚步很快,就像是泥鳅一般自虞六娘的身边钻过,消失在了昏昏烛火之中。

    “弟弟--”虞六娘凄厉的嘶喊了一声,可此时虞七早就消失在门外,茫茫黑夜,哪里还有虞七的影子?

    虞六娘站在门前,看着那黑夜许久,方才啜涕着走回屋子内。

    所有的一切争端,都是因为虞七这个吃闲饭的人,。伴随着虞七消失,一场风波,就此消弭!

    虞六娘走了,虞七方才自不远处的角落里走出来,遥遥的看着孙家大门许久,转身向村头而去。

    在村头的荒山中,有一座荒废了不知多少年的道观,自从二百五十年前天子灭佛道,横扫天下之后,佛道已经如丧家之犬,消失在了天地之间,隐匿于法外之地。

    道观残破,却也可以勉强遮挡一下风寒。

    瞧着道观中央那破败的雕塑,已经看不清的模糊面孔,虞七叹息一声,将那雕塑一脚踹下来,然后钻木取火。

    钻木取火不难,道观里都是成年朽木,虞七不过是十几个呼吸,便见有青烟流淌,然后用茸草引燃,刹那间破庙内一片光明,平白多了一股热浪,初春的寒意消融了不少。

    将那道观破旧的塔灰清扫一番,寻了干草垫在坐下,虞七心中无数念头流转而过,然后闭上眼睛开始修行天罡变。

    不论何时,天罡变才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

    至于说明日里的生活,他已经有所考量。

    黑夜之中,虞七不断运转神通,盗取天地间的造化,体内根本法不断壮大,伴随其口诀运转,无数符文自丹田中衍生,顺着根本法流淌,向其周身皮肉、筋脉碾压而去。

    千刀万剐,不足此时万一。

    “在这世道,我已经活不下去了,若是连苦头都吃不起,更不配活着!”虞七元神坚毅,眸子里露出一抹不容动摇的火焰,能吃苦头便改变命运,想必很多人都乐意去做。

    一夜匆匆,天边黎明泛白,虞七口中吞吐,一缕紫气没入其口鼻之间,然后缓缓收功。

    周身依旧是一层黏黏的污垢,一股恶臭味即便是隔着很远,也依旧是清晰可闻。

    腹中雷鸣鼓动,翻江倒海,惊得虞七连忙冲出破旧道观,奔向了远处的杂草中。

    一阵惊天动地的倾泻,血污、暗疾诸般种种病疾,俱都是纷纷排泄了出去。

    “脱胎换骨才刚刚开始而已!”虞七略做沉思,缓缓站起身,向着远处大河走去。

    初春的清晨依旧冰寒彻骨,可是虞七却更难忍受身上的那股恶臭,更何况其修行了根本法,对于寒冷有了些抵抗之力。

    春水泛泛,虞七一个猛子扎入河水中,在黎明中疯狂的搓洗。

    半刻钟后,只听得河水哗啦声响,一条大鱼自河水中抛出,坠落在了岸上。

    那大鱼,足有三斤重,却是一个巨无霸。

    “这个世界河水中不缺少食物,鱼虾资源更是无数,只是人们却缺少了捕猎的手段!”虞七摇了摇头,找了一块锋锐的石头,将那大鱼开膛破肚,清洗干净,细心的拔去鱼鳞。

    血腥味在河水中蔓延,有嗜血的鱼类闻腥而来,却见虞七手疾眼快,又是三五条大鱼被其抛入了岸上。

    自从修行了那根本法,体内有了气机之后,虞七对于时机的把握,对于周边的环境有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把控。

    这河水中鱼虾无数,为何却少有人来捕捞?就是因为想要打捞颇为不易,想要空手将其打捞上来,何其之难?

    这鱼虾机警得很,不等你过去,便已经都跑了。

    不然以前虞七早就动手了,也不用挨饿这么些年!

    村中活不下去的汉子,也早就动手了,岂会活活饿死!

    自从体内有了那根本法,虞七似乎能感应到周身模糊的气机,并且逐渐与那气机融为一体。

    五条大鱼,足足二十斤重,被虞七用草绳穿上,向着破庙走去。

    “却是可以饱餐一顿!”虞七将大鱼的肝脏随手扔入口中慢慢嚼嚼,寻了那破庙中残破的门框,将其拆下来架起了熊熊的篝火。

    一条大鱼,便足够他果腹,如今五条大鱼,够他吃几天了。不过自从练习了根本法后,虞七总觉得自己对食物的消耗颇快,腹中时常空荡,根本就吃不饱。

    一条大鱼入腹,被烤的金黄的鱼肉,连带着鱼刺被其尽数嚼嚼吞入了腹中。

    除了昨日那周家小姐的一碗红烧肉,他这还是十年来第一次吃肉!

    即便是没有盐巴,却也依旧吃的满嘴流油。

    “呵呵,我本来想着,靠吃草根树皮熬过一段时日,谁知天无绝人之路!”虞七吃饱饭后,开始搬运根本之气,不断淬炼周身皮肉、筋脉。

    半日后,虞七停下口诀,收了功法,腹中雷鸣声响,然后看向了一边的大鱼,又是开始了烘烤。

    功行完毕,歇了一会,虞七看向道观外,忽然心头一动,拿出了一个葫芦籽,小心翼翼的埋入了泥土中。

    这个世界葫芦到处都是,寻常人家百姓舀水、装水之类的,全都靠它,瓦罐未必赶得上葫芦好用。

    说来也怪,只见那葫芦籽埋入泥土中,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株葫芦藤满,那藤蔓长了两米高,其上结出一颗巴掌大小的清脆葫芦。

    在虞七的感应中,那一条斩仙飞刀的先天神禁,就在那葫芦之中孕育。

    此时那葫芦不断汲取大地之力,以先天神禁的力量运行,夺取着大地的造化不断成全自己,慢慢将那先天神禁的力量附着其上。

    想那真正的斩仙飞刀,整整一套先天神禁是何等力量,岂是一个小小凡俗葫芦能够承受的?

    唯有葫芦不断汲取大地之力,那先天神禁才能逐渐一点一点的附着其上。

    在虞七的感知中,一点点玄妙的符文,伴随着葫芦的壮大、吸纳大地本源之力,在疯狂的衍生。

    想要真正将先天灵宝孕育出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绝非一日之功。

    看了那葫芦一会,手指轻轻伸出,点在了那葫芦上,虞七一缕根本之气飞出,只见葫芦一阵嗡鸣,传来了一股亲近之意。

    见此,虞七笑了笑,收回手指,盘坐在葫芦藤下,又一次打坐用功。

    饿了就去捞鱼,吃饱了就运功,虞七的修为有着十足长进。

    “修行!修行!修行是我的唯一出路!除了修行,我没有别的选择!”

    时光匆匆,弹指间便是三月,虞七在破庙中已经呆了三个月,破庙中鱼骨堆了一堆,那庙宇中能被其拆了烧掉的,皆已经烧的七七八八干干净净。

    “百日筑基,我如今功行百日,周身血肉皮已经淬炼,入了火候!”虞七盘坐在葫芦架下,眸子里一抹精光迸射。

    若说之前自家体内的根本气机,只是一条寻常的丝线,在经过其百日刻苦用功,不分昼夜的修行之后,已经化作了筷子粗细。

    “百日筑基,已经有了火候,接下来便可以尝试最为简单的面容变了!”虞七坐在葫芦架下,眸子里露出一抹幽幽之光。

    面容变,乃是三十六变中最为简单的一重。

    心头念动,根本气机向面孔流淌而去,下一刻虞七面孔震动,肌肤抽搐,鼻涕眼泪不受控制的一道流淌了下来。

    痛!

    千刀万剐的一般疼痛!

    血肉篇的修炼,不单单叫虞七力气有了长进,就是毅力也是有了十足的长进。

    百日里的千刀万剐一刻不停,就算是一个在如何脆弱之人,也能锤断出一颗钢铁之心。面部乃是一个人身上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在其上千刀万剐犹若针扎,该是何等的疼痛。

    不过,百日来虞七心智早就锤断至一个不可思议之境,此时虽然鼻涕眼泪俱下,但却没有丝毫的动容。

    根本法都已经修成了,难道会因为畏惧疼痛,而弃了神通变?

    体内的根本之气除了淬炼血肉,感应外界气机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不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丝毫的改变。

    伴随着根本之力的淬炼,虞七面部就像是面团般,不断的扭曲颤抖,其上皮肉来回冲撞,血管不断凸出、凹陷,就像是有一百只小耗子般,不断在其皮肉之下来回冲撞,将其面容搅得就像是一滩水流,鼻子、嘴巴、眼睛化作了平面壁纸,不断的来回扭曲,五官在逐渐消失。

    面容变不难,那是相对于后面的神通,但若一个不得法,只会变成面瘫。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