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

    有任何的印象。

    但是或许就是因为这点渊源,平时不太喜欢跟人拉j情的辛健意外的很喜欢去找付志,时间长了,慢慢形成了一种模式,两个人一起去提讯的时候,车上的座位一个到了另外一个肯定是预留好的,食堂里大家也是宁愿跟其他人挤一桌也不愿意cha在他们俩中间被无视。

    付志的x格太过慵懒,对什么都漫不经心,辛健对人大部分时候是采取无视态度,跟他俩凑一起,实在不是什么好经历。

    辛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饭,有点奇怪:“排骨呢”

    他旁边的人抬起头举了一下手上啃的不亦乐乎的排骨:“最后一份。”

    说完得瑟的挑了下眉。

    辛健怔了一下,然后没什么心理压力的夹过付志饭盒里剩下的那块塞在嘴里。

    “我咬过一口了。”付志有点怨念。

    已经轻松解决把骨头吐出来的辛健只是无所谓的歪了下头,右手习惯x的伸到付志的脖子后面捏了一下。被捏的人浑身一僵,想说的话全憋在嘴里说不出来了。

    见状,辛健满意的扬起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旁边的人看着他俩,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这世上真是一物降一物,没人能理解为什么辛健这样的人会对着g什么都不怎么冒尖的付志这么死缠烂打,也没人能理解付志这种予取予求的被压榨感到底是个什么心态。

    大概应了一句老话。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钱真果然过了一天就主动联系了辛健,不过是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

    两个人约了时间和见面的地方,然后辛健跑去宿舍把付志拉了起来,对方刚睡下就被拽起来导致了一脸的yu求不满。

    开车的时候,辛健从倒车镜里看着付志的表情就一直在乐:“你这样就跟我n待你了一样。”

    衣f都没穿好。

    “你以为你没有”

    没好气的甩回去一句话,付志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把衣f扣好,然后头一歪,横躺在后座上又开始睡。

    辛健赶在红灯之前使劲踩了一脚刹车。

    差点把付志从座位上甩下去。

    “我c你疯了”会不会开车

    晕头转向的坐起来扶着车门上的扶手,付志脸se有点发白的瞪着辛健。

    前面做为司机的人只是笑了笑:“不困了吧”

    说的付志恨不得抓起什么东西直接砸到辛健那张无比欠chou的脸上

    地点是钱真选的,在一家挺偏僻的茶座,辛健他们到的时候,钱真已经在等了,看见俩人招了下手。

    走过去,辛健左右看一眼:“庄一伟没来”

    本来以为他俩必然是一起的。

    对他的话,钱真脸se沉了沉:“那种小人是不会搀和进来的。”

    若是同一战线,又怎么会他去档案室,庄一伟还在刑侦大队

    辛健没接话,只是依言坐下,付志缩在里面,热茶搞的他眼镜上蒙了一层水雾,他摘下来拿旁边的餐巾纸一直在擦眼镜。

    钱真没太多时间,也就没有再费时间寒暄:“是谁让你们负责这个案子的”

    “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你。”辛健也没兜圈子。

    钱真怔了一下,有点不满,他来回看了辛健半天,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巫世国这个案子本来是我们”话才说了一句就觉得有点不对,钱真皱了皱眉,换了个人称:“我和庄一伟一起接的案,但是取证的过程就很艰难,被害人身上明明最初检验到了巫世国的,但是后面鉴定所声称鉴定品收到了污染,鉴定结果作废,但是那时候被害人尸t都火化了,还怎么再鉴定我们当时想了无数的办法,j次返回案发现场,好不容易证据搜全了,人证出车祸死了。于波一开始供认是他跟巫世国两个人一起犯得案,到了法庭上又翻供说是自己开车撞死的被害人,巫世国并没有参与到实施过程。”说到这里,钱真捶了一下桌子:“我c最后竟然判了个不做为”

    然后他就被调离了刑侦队。

    辛健听完了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想起了之前他去见处长的时候,老处长留给他的j句话。

    “我不能告诉你任何事,也告诉不了你什么,这个案子,你用心去查,但是尽力就行,不要太勉强,没人能提供给你实质x的帮助,纯粹得靠你自己。”

    很明显,这案子里涉及到了很多的人。

    但是这些人不能露出台面。

    做为检察官来说,其实工作内容真正复杂的不在于疏理案情,而是在于你要怎么在非常复杂的环境之中拿到一个你想要的结果。

    电视中所演的桥段不过是编剧们的异想天开。

    现实远没有邪不胜正这四个字如此的简单美好。

    喝了口茶,辛健长出了一口气:“就是说,这案子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新证据了”

    “有。”钱真的态度倒是挺坚决:“但是需要靠你们自己去找。”

    他现在有心也使不上什么力,至于庄一伟,压根就不需要考虑

    付志听了钱真朝旁边的辛健看了一眼,后者刚巧也转过头来看他,俩人视线一撞,j换了一下又分开。

    第 5 章

    见过钱真的第二天,付志去了鉴定所。

    他得搞清楚到底为什么当年的鉴证结果会被推翻为无效,而辛健拿到了正常的手续,又去了一趟良乡监狱。

    这次,他终于见到了于波。

    看见他的时候,辛健倒是有点想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在法庭上翻供。

    理论上,他看见的于波应该是比平时要强些。

    第一次没见到人,监狱肯定会有所准备,今天好歹他是穿了件半新的衣f,脸上有伤,但是起还算g净。

    整个人哆哆嗦嗦的脸se惨白如纸,坐在讯问席上的时候,双手还在一直打颤。

    “于波”

    辛健叫了一声,面前的男人抬起头。

    眼底除了恐惧就是逃避的消沉,j乎没有什么焦距,看着辛健的眼神十分的茫然。

    “于波,你认不认识巫世国”

    “认识。”

    “你还记不记得前年3月,也就是x年x月x日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那天我跟巫世国两个人出去吃饭,结束的时候路过xx路边的一个超市,看见被害人从里面走出来,我当时喝多了,就想上去跟她玩玩,她不肯,我就了她,后来我怕她报警,就上车开车撞她,觉得她死了,一害怕我就跑了。”整个叙述的过程平板呆滞,如同在念一篇已经烂熟于心的稿子,辛健皱了下眉:“那当时巫世国在做什么”

    “我当时太紧张,没注意。”

    “那辆你用来撞被害人的车呢”

    “我后来开去了修车厂,重新喷漆换零件,给处理了。”

    辛健看了一眼手上的卷宗:“在哪个修车厂”

    于波抬起头,有点不知所措:“我想不起来了。”

    “被害人当时穿的什么衣f”

    “忘了。”

    在那之后,辛健问的所有细节问题,于波的回答都是不记得,忘了,或者当时没注意。

    这种讯问并不少见,应该说,其实挺常见的。

    合上卷宗,辛健看着于波:“于波,你会被判十五年或者更多。”

    听到十五年,于波惊恐的抬头看着辛健,眼底深深的全是恐惧,这地方,仅仅是这一年多,已经快要让他崩溃了,不要想过个十五年或者更久,他一定会死在里面,而且死的无比痛苦。

    “你这种主动j代得不到任何的宽大处理,只是一个人承担了两个人的刑罚,于波,你考虑清楚。”

    没有坐过牢的人,不会知道那里面的日子有多痛苦。

    无论于波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和理由翻供,时到今日,总该有些其他的考虑。

    果然,于波闻言低头沉默了很久,他浑身都在发抖,嘴唇抖的像高频的震动仪,然后他很慢的抬起头:“检察官同志,求求你救救我我没杀人人不是我杀的”

    那声音很沙哑。

    带了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眼泪混着脸上的伤口狰狞而下,于波抱头痛哭。

    辛健看着他哭,一时分不清楚心头的头绪。

    他见过太多因为悔恨而流泪的犯人,却每一次看到这种眼泪都觉得心情很复杂。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犯罪之后总是难免要付出代价,当时能逞得一时之快,事到临头却无法承受应有的后果。

    讯问室的房间本来就很窄小,这哭声回音罩在里面显得更刺耳,辛健等了一会儿,又问了一次:“我再问你一次,巫世国到底有没有参与杀人”

    于波哭的满脸泪水的抬起头,哽咽了很久,最终还是惨白着脸摇摇头:“没没有”

    辛健站起来就走。

    身后,是于波挣扎着站起来抓住栏杆拼命晃动的哀嚎:“我没杀人,那人不是我杀的我是冤枉的,我不要坐牢,人不是我杀的”

    一声比一声凄厉。

    辛健走出监狱的时候,接到了付志的电话,他在鉴定所那边没有找到当年的鉴定人员,说是已经离职了,拿到了地址,现在正在往那边走。

    “大概中午我能回到院里。”

    “要不要我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于波,辛健突然自心底涌上了一层不安。

    “不用,快到了。”

    付志大概是在过马路,旁边的声音很嘈杂,辛健看了一眼时间:“好吧,那我在院里等你。”

    “嗯。”简单的说完,付志就挂了电话。

    辛健一个人走上车,关上车门之后却没有立刻发动。

    对于一个检察官来说,最难熬不是说你对一个案子一筹莫展不知道最后的真相,而是真相明明就摆在那里,你却没有办法告诉其他人,这就是事实。

    这不是拨开迷雾的问题,而是近在咫尺你却隔了一层防弹玻璃,碰触不得。

    他紧紧的抓了下方向盘,扫了一眼倒车镜里的自己,最后一挂档,狠狠一脚油门往院里飙了回去。

    比起辛健,付志这边还要更悲剧一点。

    他到了这个鉴证员家里之后被人告诉说那人去钓鱼去了,一路问着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犄角旮旯的一个公园,溜达了大半圈就看见了一条类似小沟一样的地方,怎么看也不像能钓鱼的,最后兜了个大圈子,终于在一个类似假山喷水池的地方找到了j个拿着鱼钩的人。

    一群人中间有个穿着白se风衣的男人尤其的显眼。

    j乎是下意识的,付志叫了一声:“司徒茁”

    果然,穿风衣的男人回过头,架着一副墨镜:“不在。”

    说完,他还咧开了一口白牙,那笑容让付志有一种很微妙的熟悉感

    接下来的时间,他就在旁边等了j个小时,一直到这位司徒法证耗了半天一条小鱼都没钓上来之后,终于放弃的收拾起东西。

    走过付志旁边的时候,稍稍停了一下:“为了哪个案子”

    “巫世国。”

    司徒茁眉ao微微扬了一下,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的扫了付志好j圈:“你是哪个检察院的检察官”

    “书记员。”至于分院,付志没说。

    “那真正的办案人是谁”

    “辛健。”

    付志说的时候,没指望对方知道这是个什么人。

    让他意外的是司徒茁竟然点了点头:“果然也就只有他敢碰这种案子。”笑了笑,他走在前面,发觉付志没反应又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啊,愣着g嘛”

    一个小时之后,付志又认了一位校友。

    准确说,是师哥。

    第 6 章

    付志后来问辛健的时候,实质上辛健完全不记得司徒茁这号人物。

    据说也是他们同校的研究生,司法鉴定专业续读的法律,法医法证专业的悲c似乎不足为外人道,这里面的很多内情只得到了司徒茁一声惆怅的叹息。

    关于之前巫世国的案子,他倒是说的比较明白。

    当时负责鉴定的人是他,但是写鉴定书的却不是。

    “这案子当时就觉得很有趣,不过可惜没能凑上热闹。”司徒茁这么说的时候,手上在收拾渔具,他抬头看了付志一眼:“是谁找你们办这个案子的”

    哪怕是辛健,级别也低了点。

    付志没回答,只是皱眉打了个哈欠。

    他实在等太久了,这一天折腾下来太耗费精力。

    “当初的dna鉴定,为什么会无效”他看着司徒茁收拾完东西就去倒了一杯茶,不过只有自己的份没搭理他。而坐在付志的对面,司徒笑了笑:“因为当时从被害人身上取获的dna,根本就不是巫世国的。“

    他说完,对面的人一愣。

    “于波的”

    “也不是。”

    司徒茁抬头看了一眼付志:“跟于波和巫世国的dna都匹配不上。”

    付志直接掏出手机就给辛健打电话。

    在等待对方接线的时候,他回头看着司徒茁似笑非笑的表情,眉头微微一皱。

    “辛健。”没怎么寒暄,付志直入主题:“案发时现场可能还有第三个人。”

    卷宗里有巫世国的照,是一个非常颓废y郁的男人。

    看守所的日子不好过,拍的照蓬头垢面,脸se蜡h的看起来象没吃过j顿饱饭的t力工人。档案上说他是南方人,北上住在亲戚家里,父母早亡,高化水平不算高,但是当时口供卷上的签名却写的还算规整。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会让人产生好感的人。

    而等辛健和付志真正见到了他本人,这份感觉又更强烈了一点。

    无论是闪躲的目光还是回避的态度都似乎印证了做贼心虚四个字,辛健亮出证件的时候明显从对方眼底读出了抗拒的情绪,他很简单的自我表明了身份:“我们是检察院的,关于你那个案子的细节,需要跟你确认一下。”

    避无可避,巫世国只能勉强打开门:“进来吧。”

    付志跟在后面也举了一下证件,环顾下四周。

    同样是经案人,一个在监狱里半人半鬼,一个在外面还能住的上两室一厅。

    巫世国虽然把门打开了,却没有招待的意思,他径自绕过辛健坐在沙发上,表情很僵y:“法官已经判了我无罪,你们还来g什么”

    辛健一扬眉:“不是无罪,是不作为。”

    沙发上的男人局促的搓了搓手,没有答话。

    付志选了个最靠边的位置坐下,辛健看了一眼巫世国:“案发当晚,到底你们是j个人”

    这个问题明显让他的情绪紧张起来。

    巫世国先是抬头看了辛健和付志一眼,然后低回去:“两个。”

    付志敛了下视线,表情很微妙。

    没想到,巫世国并不是一个擅长掩饰的人。

    这种人在预审的时候就不可能扛的过讯问,更别提法庭上。

    可是他竟然没有被定罪。

    司徒茁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当初巫世国的鉴定结果被推翻,却没有任何人提到过现场可能存在第三个嫌疑人,更甚者,为什么最初那个样本为什么会被当成巫世国的鉴定样本,一样没有解释。

    他给付志的答案只有简单的三个字:“不是我。”

    一般鉴定所并不会跟进一个案子的具t进展,一旦文书j上去,其他的部分他也就不再关注了,直到钱真找他的时候,他才知道鉴定书里到底写了什么。

    第二天,他就从原本的鉴定所调职了。

    付志临从司徒茁家出来的时候,对方还一脸调侃的跟他说:“从这案子确定再审到现在,我一直在放假。”

    所以,后来约辛健一起来找巫世国的时候,付志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下面要怎么办”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低沉平稳:“凉拌。”

    付志闻言一笑。

    侦查不配合,法证鉴定不配合,嫌疑人都不配合。

    饶是早就看穿了司法t系的运作模式,还是不得不为这次的案子表示下感慨。

    难办的案子不少,但是这种情况未免有些邪门了。

    不过

    “巫世国,你去看过于波么”辛健的声音把付志有些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而听到于波的名字,巫世国整个人僵了一下,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说话的人声调带着一g蓄意的凉薄:“他在监狱里的日子很不好过,跟我说,杀人的不是他。”

    巫世国盯着茶j:“凶手没j个不喊冤的。”

    “那你呢”

    “我没杀人。”

    答的很斩钉截铁。

    辛健没再追问,跟付志两个就这么离开了。

    检察官不同于警察,上门讯问这种情况不属于正常的司法程序,所以辛健没有问太多,事实上,他想要问的,已经很清楚了。

    在回去的路上,他问了付志一句:“是你的话,这案子你会怎么办”

    付志只是懒懒的靠在靠背上瞄了他一眼:“不是我,我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车里变得有点沉默,辛健视线一直看着前方的路,路灯在夜幕之中晃的一切都很不真切。

    行人走的很匆忙,似乎没什么人多去留意身边的事情。

    但是这社会上的关系就是如此。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起来有些冷漠,却也不失为一种自保的手段,辛健记得在地方检察院的时候有人问过他:“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不会选择做一个检察官。”

    当时他的回答非常的g脆。

    “会”

    他不擅长后悔,更不喜欢后悔。

    要么不做,只要他决定了,就一定会走到最后为止。

    而旁边的付志只是在这沉默中安静的看着窗外的路灯,欣赏着灯火阑珊,眯起的双眼中,感觉众生影影绰绰。

    在检察院的门口,辛健和付志遇到了被害人的家属。

    是那个nv大学生的父亲。

    经过门卫的介绍知道他俩就是他nv儿案子的办案员,抱着他俩哭的歇斯底里。

    周围的人都驻足在门口看着这一幕。

    有好奇,有打量。

    辛健j次去搀那位老夫q都没有搀起来,后来是付志跟门卫一起才勉强把人给安抚在了门卫室的椅子上,倒了一杯水,辛健半蹲在他面前承诺。

    “老人家,我答应,我一定还你nv儿一个公道。”

    这句话太多人说过。

    电视上甚至都快放烂了。

    但是当时在付志的心里,却觉得这一句话压的他心口j乎喘不过气。

    眼前被害人的父亲老泪纵横的面容和辛健的侧脸似乎是端在一个水平面上,如同重叠的人生一样显得很不真实。

    第 7 章

    案子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回到院里,辛健在办公室看了整整一天的卷宗。

    其实仔细研究的话,会发觉到很多的疑点,但是正如这世上没有完美的结案报告,一个案子在审理的过程中也不可能事无巨细。

    付志临时被王姐叫回去帮忙了,到了归档的时候,一个人也实在忙不过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有同事好奇了一下案件的进展。

    付志塞了一口米饭看了旁边人一眼:“你来帮忙么”

    瞬间对方的脸se有点僵y。

    他笑笑:“来帮忙我就告诉你。”

    现在院里对于这个案子的态度,他猜也猜的到。

    同系统之内是没有什么秘密的,一个案子内情有多复杂,即便其他人了解不到全部,肯定也会听说一些,而因为办案员是辛健,就显得更微妙了。

    冷眼旁观的有,准备落井下石的也有,有些人等了很久大概就是为了等一个机会,无论是针对辛健的还是针对处长,甚至是检察长的,这案子最后肯定会牵扯到很多的关系。目前唯一能肯定的是,雪中送炭的肯定没有。

    付志一顿饭吃的很快,趁着饭菜还有他帮辛健打了一份,直接送到了办公室。

    推门进去的时候,辛健没回头。

    大概是没听见。

    他还在看卷宗,非常专注。

    付志把饭放在了沙发前的小桌子上,没吭声的坐了下来。

    他对辛健的第一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大概是在晨会上,处长介绍了一下新人,前面说了一堆的形容词,到最后也只对他名字残存了一点记忆。

    之后一直没有打过j道。

    第一次真正接触大概是辛健的提讯六个犯人被安排在了一天,当时处里没有其他书记员了,他就被临时抓了包。

    车上,他知道辛健一天要提讯六个的时候,心里笑了一下。

    倒不是说幸灾乐祸,只是觉得这人有点悲c。

    但是辛健的态度很不以为然。

    一路上他都在反复的看手上的预审口供,到看守所的时候,问起问题毫不拖泥带水,切入重点之后绝对不多留一句废话。

    那天他们加班到了六点多,结束的时候,辛健非要请客。

    也没选多铺张的地方,就检察院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吃饭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俩人是校友,就势聊了j个还有点印象的教授和同学,虽然有点强做熟人的嫌疑,但是一顿饭吃的倒也还算是愉悦。

    从头到尾,辛健没有过半句抱怨。

    正如最初处长对他的夸赞,自信,严谨,不免有点骄傲和目中无人,但是尚在让人接受范围之内。

    付志相比辛健总是沉默很多,对方提到什么,他也就是附和的点点头。

    不多做评价,也不怎么提起自己。

    他也知道对方不需要他说太多

    就检察官这样的职业来说,辛健长得很符合大众的需要。

    端正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