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39

    辛健永远是以打击曹峰为乐的,算是种恶趣味,而且永远是变本加厉。

    正说着,李磊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说你们两个又去哪儿约会去了我上次跟你俩提的访问的事你们考虑好没有”

    电话里那边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吊儿郎当,付志扬了扬眉,看向旁边的辛健:“李磊问访问的事。”

    辛健连半秒犹豫都没有:“不去。”

    倒是g脆。

    没办法,付志只能原话重复了一遍,立刻,李磊在那边就炸开了:“我靠不是吧你们就这么过河拆桥的当初用得着的时候就差没c死我了,现在我老爹亲自开口要求的你们竟然敢拒了我”

    连辛健都听到了李磊的叫嚣,没什么压力的拿过付志的手机放在耳边:“此一时彼一时,何况采访的内容也不一样,我对这种专访没兴趣。”

    “谁他的管你有没有兴趣,我告诉你这j个采访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不然大家连兄弟都做不成,你别以为”

    那边李磊还在絮絮叨叨的嚷嚷,这边辛健直接把电话扣了。

    然后扔还给付志:“关机吧。”

    “你不怕李磊跑到你家追杀你”

    辛健咧嘴一笑:“咱们两个对他一个还怕打不过他”

    旁边付志扬眉:“你不要老b着我做助纣为n的事,会有报应的。”

    “你说错了,这叫同仇敌忾。”辛健的心情很好,顺手打开了音响,路上又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有些滴落在车窗上,蒙了视线。

    付志想起白常民和纪兰的庭期不禁感慨了一句:“总算是把白常民送上法庭了。”

    上次他看了一眼好像是下个星期。

    王姐这j天都忙死了,上次约时间吃饭都挤不出空档。

    “j给王姐和赵哥没问题的。”辛健笑了一下,双手跟着音乐很小幅度的打着拍子:“这次白常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难逃制裁。”

    处长的案子也已经结了,被判了一年半。

    他们两个有空的时候就会去看看他,老人家精神不错,他们特地j代过,在里面倒是反正不会受什么委屈。有一次他们去看人时候还遇到了处长的q子,看起来也还可以。对于处长做的事,她看的很开,态度也很理解。

    “既然是他自己做的决定,我不会多问什么。”处长的q子当时态度很平静的跟付志这么说。

    任何时候,有家人的支持,总归是一件好事。

    付志和辛健看着处长和家人见面的样子,都觉得也算是这件事最后的一些安w。

    雨还是慢慢变大了,比刚才密集了很多,辛健打开了雨刷。

    眼前的雨刷一下一下的晃过,付志靠在旁边看着前方被雨痕扭曲化了的道路,听着耳边的音乐又开始犯困。

    没等辛健察觉,他直接睡了过去。

    他没有辛健那么担心成绩,毕竟考试是他自己去考的,到底是什么样,他多少心里有点数。

    检察长在后来他离开高检的时候,找他谈过一次话。

    了解到他今年的司考把握还算大,当即就问他愿意不愿意调到高检。

    “但是我就算通过了司考,也还不能立刻做检察官。”付志永远是比较理智的那派人,很清楚眼前的局势和自己所处的立场。

    检察长当时笑了一下:“高检也是需要助检的。”

    “让我考虑考虑吧。”

    “好,等你成绩下来的时候,给我答复。”

    那次的谈话,付志并没有告诉辛健。

    他之所以在是否去高检工作这件事上犹豫,主要也是考虑到他跟辛健两个人这种特调所会引起的注意。

    既然已经决定做一个检察官,他也有自己做事的原则和方法。

    一直在分院这边也没什么不好的。

    至少可以一直参与到庭诉的过程当中,对他来说要好过成天埋首在办公室做案件审查。

    辛健开了一会儿车才发觉他又睡着了,叫了两声叫不醒他,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把车里的空调给关了。

    前面是红灯,他停下车,视线往旁边飘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一条挺熟悉的街道。

    就是之前他跟付志很喜欢散步的那条。

    有家影院,永远上映着稍微过时了一个星期的电影,对面是一家面馆。

    他下意识的把车开过去兜了一圈,中间没有停车只是很小的绕了一个圈子。

    回想以前走这条路的时候,他还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跟付志会变成这样的关系,这中间会发生这么多的事,等到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尘埃落定之后,辛健有一种很唏嘘的感慨。

    人生的选择很多时候都很微妙。

    你永远不知道所谓的岔路口如果选择了另外一条会是如何。

    依照他的逻辑,只要是做了,他就不后悔。视线转向旁边静静睡着的付志,辛健眼底漾开一抹温柔,然后缓慢的扩散成一抹笑意。他稍微提高了一点速度,把车直接开到了楼下。

    没有急着叫醒付志。而是在等到车入库之后,把对方的车座放下,然后凑过去掰正对方的脸一点点的浅吻着。一直到感觉付志睁开眼睛。

    付志大概是刚醒的缘故,还有点茫然。感觉眼前放大的这张脸是辛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就又被对方的唇憋了回去。然后就感觉是一路延绵而下,自己腰间的腰带直接被解了。

    “我靠,你不是疯了吧,在车里”

    挣扎了一下想起来,结果被辛健一把按了回去:“这车隔音效果一般,你可得克制点。”

    “克制你大爷”付志咒骂了一句:“你不是赶着回家查分么”

    “看你还睡得着就知道肯定没问题,一会儿查也无所谓。”

    辛健一边说一边手探进了付志的内k里面,对方轻哼了一声,这个姿势让他不是很舒f。

    等到辛健把他的衣f脱的差不多了,已经快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辛健直觉反应是不搭理。

    他尽力分散着付志的注意力,想要让他无视旁边那个有些吵嚷的声音。

    但是付志挣扎着还是把手机拿了过来。与此同时辛健的慢慢的cha了进来,b得他毫无意识的按下了通话键。

    耳边的nv声温和有礼,带着点祝福的语气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下一刻,他挂掉手机的同时攥紧了辛健的胳膊:“你他的停一下行不行”

    不是他非要爆粗口,只是辛健实在太挑战他的忍耐底线。

    一直在他身上作威作福的人终于有点不甘愿的停了一下,眼底压抑的yu火毫不掩饰:“有事快说。”

    “庄一伟醒了。”

    付志说完就觉得辛健动了一下,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个人的声音都带着那么点情动时候的颤动,辛健顿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好消息。”

    然后俯下头吻住付志平稳而坚定的动了起来。

    在听到耳边很轻的呻y后,他用额头抵着付志的额头,眼底尽是笑意:“一会儿我们去医院看他。”在加快频率之后,又补了一句:“等我们幸福完了之后。”

    始终,这个世界还是有奇迹的吧。

    庄一伟最后能醒来,至少说明了最终的结局依然是充满希望的。

    以后的生活,其实还很漫长。

    对于付志和辛健来说,身边一直站着彼此,就是他们面对以后一切的力量。

    一个人分享了你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页,然后在以后的日子中,都将与你不离不弃。

    辛健觉得这就是幸福了。

    不需要太多溢美的辞藻,也不需要轰轰烈烈的山盟海誓,只要是在对方需要的时候,坚定的能够握住对方的手,已经足够。

    他们认认真真的生活,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和尊严,共度着事业和生活中的困难,有争吵,也有妥协和退让。

    就这么。

    一辈子

    end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一直以来陪着包子完成这篇文的朋友,附件这篇文能够写完,我实在是长出了一口气

    写长文果然不是我擅长的事,这种长达j个月的写作时间太折磨人了,tat,实在佩f那些动辄百万字的强人啊

    正文的最后,我并没有明确的写到白常民被判了什么刑,主要是为了留下一种信任,一种付志和辛健对司法系统的一种信任,也是留下我对这个系统的一个信任吧。

    这是一篇之于我来说,很特殊的一篇文。

    或许有自己的一些牢s,也有自己的一些面x的理解和看法

    但是概括来说,我依然希望看这篇文的朋友,感受到的是一种希望而不是一g压抑

    这文初步计划会有多篇的番外,其中有一篇是留给钱真和庄一伟的,大家要相信我不是为了n而写死钱真,这个角se是我从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大家要相信我是亲妈

    好了,说了这么多,终于能写上完结了,再次感谢喜欢这篇文的所有人,下篇包子在更新挑逗的同时会开一篇古代文,希望大家继续捧场吧,嘿嘿

    生日之前给自己的生日里,祝我生日快乐,撒花\o

    101、台版订制番外

    付志已经连着一个星期没看见辛健人影了。

    院里一个挺敏餝感的案子又把他抓进了专案小组,每天忙的昏天暗地的,三顿都是关在办公室里解决,本来专案调餝查的时候其他人就不能随意出入专案办公室,除了某天早上在食堂匆匆打了个照面,就连晚上在家他们都j乎碰不到。

    所以他们j乎都是靠些字条啊,零星的两三餝句餝话做沟通。

    比如付志晚上睡觉之前给辛健留了张条让他注意吃东西,第二天早上起来纸条上被按了一个油乎乎的指印。

    或者辛健回来的时候看见付志窝在沙发上睡觉,就会把他叫起来扶着迷迷糊糊的爬到床餝上继续睡。

    经历的事多了,辛健远比当年成熟了许多,两个人的相处是需要磨合,虽然其实也没有经过多久的时间,但是现在的他们,更懂得把握关心对方的分寸以及默契。连李磊都会忍不住感慨:“我餝c你们这不是b我去娶老婆么”

    不过按照辛健的观点,李磊这辈子想娶到个老婆也不容易。

    大概没有人受得了他邋遢随便的x格

    一般的案餝件调餝查不太会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专案组的人都是从各个部门chou调的,协调工作是件挺麻烦的事,所以辛健当初估计应该是十天左右。结果因为进展的比较顺利,结束的比他预计的还早两天。

    难得周末,他确认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两天的时候,恨不得随便抓辆车直接把他送回去。本来跟付志一起买了辆车,但是这两天他一直处于超负荷工作的状态,付志觉得开车不靠谱坚持要开车送他,而这个点儿,辛健实在不想打电餝话让他来接了。

    付志也是难得周末能多睡一会儿。

    对一个嗜睡如命的人来说,高检这种工作强度确实也是够折腾的走出检餝察院的大门辛健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沿着街边往外面的马路溜达,要打车他们院附近是不让停车的。现在是清晨七点多钟,路边有些大餝爷大妈餝的已经起来遛弯了,车是真的不多,但是空气特别的好。辛健走着走着闻到早点的味道,想起来家里那个估计今天没饭吃。顺手买了两份早点,不由自主想起以前他还不知道付志心意的时候,俩人经常没什么顾忌的窝在车里啃一个包子,事到如今,也不知道是该感慨自己当初迟钝,还是该叹息一下世事无常。

    幸亏虽然时间早但是打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辛健上车的时候想了一下要不要给付志发个信息,犹豫到最后还是算了。

    付志果然还在睡。

    辛健基本上是一开门就能感觉到那g熟悉的气场,以前总有人跟他说,两个人相处久了,很多事情会变得很微妙没什么理由和根据,就是你会对某种情况很有信心。辛健一开始对这种论调嗤之以鼻,现在竟然也堕餝落到了意识流的一族。他把早点放在餐桌上,动作不大的把包扔到沙发上,然后先去洗了个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付志已经迷迷糊糊的起来了。

    估计是听到了洗澡的声音,刚起身的付志意识很模糊,扶在门口往浴餝室那边看,连眼镜都没带,视线根本没有落处。

    “你这是刚下班还是又准备上班了”

    声音带着清晨习惯x的沙哑,付志不太舒f的把头靠在门上:“陪你出去吃点东西吧”

    辛健觉得付志每次犯懒的时候都特别像狗,他围着浴巾走上前捏了一把付志的后颈:“你这样估计吃什么都得用脸吃。”指不定一头栽到什么里头。

    付志连反驳的yu餝望都没有,很轻的哼了一声,不予置评。

    事实上他昨天等辛健等到四点多,也就是刚刚躺下,总觉得意识刚进入睡眠状态不到十分钟。

    辛健拉着付志往床那边带,后者也没什么反应,一直到都躺到床餝上了,付志满足的叹了口气,j乎是立刻就进入了状态。不过,他旁边那位就没这个打算了。

    “我说,我熬了7、8天终于解脱了,你不是准备就这么睡过去吧”

    “唔。”

    付志的回答一点诚意都没有。

    已经基本上习惯他这样的男人倒是无所谓,所谓沉默就是默认,他很懂得自救的道理。反正他刚从浴餝室出来,连衣f都不用脱,驾轻就熟去解付志的睡衣,顺便把脸往自己这边掰了一点:“我说,我加班怎么好像你瘦了”

    付志j乎没什么反应的任由辛健折腾,偶尔鼻音挤出两句轻哼,算是对辛健的回答。

    实话是,这j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其实明明也是每天都会见到的,但是总觉得还是不一样。这种接近于失而复得的感觉让辛健略微有点兴餝奋,他把付志额前的头发顺上去,然后满足的吻着,没有任何预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他们一直都很擅长用肢餝t来沟通对彼此的那种尊重和珍惜,即便付志现在回应的情绪不高,却完全不妨碍辛健的感觉。

    卧室的空调打的很低,被子滑餝到辛健的腰部,他索x整个人半跨在付志身上。

    细碎的吻从嘴唇往下延伸,扫过喉结,辛健很恶意的t餝了一下,感觉付志不舒f的动了动,忍不住笑笑。彼此都太过熟悉的身餝t,甚至不需要做太多安抚x的前餝戏或者准备。做为主动的一方摸餝到柜子里润餝滑剂,熟门熟路的探到付志的下面,小心而温柔的温柔的做着扩张。

    “辛健”

    付志终于在这时候挤出了一点意识,他半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身上的男人,语气里既没有阻止的意图,也没有配合的激动。

    感觉上,只是习惯x的叫叫对方的名字,为了确认某种心底的安心。

    辛健嗯了一声,却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他一边帮付志扩充着后面一边用手背蹭着付志的前面,这种事如果情绪不到很容易受伤,他不太想最后搞得付志下不了床。

    温度都是因为累积会越来越热,付志从感觉到室温餝的空调温度到感觉自己开始微微有些发餝热也没有用多少时间,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尽量放松身餝t好方便辛健的动作,在感觉小腹越发的紧绷之后,用腿撞了一下辛健的胳膊:“你要做就快点,困死了”

    话音未落,辛健很g脆的挺了进去。

    无论这是第j次,付志依然很不适应这种感觉。他不怎么舒f的歪了下头,用侧面蹭着床单的好解除一点下餝半餝身的压力,哪怕辛健的动作已经很小心了,他还是有一脚把人踹下床的冲动。

    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怎么动。

    感觉到他的难受,辛健摩擦着他的前面帮他舒缓紧张,只是看着付志从锁骨的地方开始微微发红然后一直攀到脸上,浓餝密的细汗遍布了餝露在空气中四肢,他自己的yu餝望就越发的膨餝胀。这简直是恶x循环,付志被撑的有点受餝不餝了餝了,索x转过头瞪着辛健:“靠,你直接动吧,越等越”最后一个字没能顺利说完,辛健真正开始动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多星期的变相分离让辛健现在不太好控餝制自己的力道,身餝t激餝情的本能被唤餝醒之后,他只能凭借身餝t的主动去治愈t餝内的s餝动,付志闷餝哼了一声半弓起身,觉得头好晕的厉害。

    男人的yu餝望用这种方式来发餝泄,其实是有悖常理的,所以做为承受的一方,付志多数时候感觉不到太多的欢餝愉。刺餝激他感官的,与其说是身餝t衍生出的快餝感,不如说是感觉辛健这个人情绪失控时的成就感,他们一直走到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感情的走向往往是不受人力所控餝制的,哪怕是已经到了今天,他还是隐隐会有一种世界被扭曲了的感觉。

    辛健察觉到付志略微有点走神,不满的用餝力餝一餝顶,看见床餝上的男人受惊的重新把视线集中在他身上,才满意的笑了笑。

    两个人身餝t里面和外面都很热,辛健慢慢俯下餝身餝子盖住付志,两个人用所能碰餝触到的部位j叠在一起,用对方的温度来感染自己,再将自己的传递过去。

    付志不记得是谁跟他说过的一番歪餝理,做餝ai这种事,跟生活其实是一样的。不是全程都爽的一塌糊涂,最重跟你在一起的这个人是谁,需要磨合和退让,也需要信任。

    虽然用这种描述来形容纯粹感官享受的事有点奇怪,但他就是诡异的觉得其实有j分道理。身上的汗水和辛健的混在一起,逐渐的有些不分彼此。大早上就这么运餝动过餝度其实不好受,可心里觉得很踏实,这种能够真正碰餝触到,感受到的存在,才是以后他们将要互相支持走下去的根本,两个男人之间动不动说什么想念或者ai有些太矫情,这种方式,反而最直接也最容易。

    手沿着付志的腰线往下游走,辛健一直觉得付志的腰侧曲线很漂亮,比nv人要结实的多,但是又不觉得y到死板,尤其是每次他用手扫过的时候,身下男人都会不自觉的缩瑟一下,活像他平时喜欢捏着他脖子时候的样子。

    “这两天我放假,有什么打算”

    身下还在卖力的挺餝进,辛健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跟付志讨论这种日常的问题。

    但是显然承受着他逐渐加大力道的人就没这么好的注意力了,付志只是很模糊的哼了j声,连意识都不是太清餝醒。而他这个样子,让辛健心情十分的愉悦:“既然你没什么计划,不如我们就这么过吧”恶意的一笑,辛健冲着付志最敏餝感的地方又狠狠撞了一下,终于让平时就很嘴y的人忍不住轻喊了一声。

    一场情事整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等辛健心满意足的时候,付志已经瘫餝软在床餝上连胳膊都举不起来了。

    严重缺觉加上这么个消耗法,他甚至对后来辛健帮他处理身上的残留物什么都没有任何感觉。

    一睁眼,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我靠”

    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句,付志觉得这种生活简直是在费生命。

    辛健在旁边显然早就醒了,歪着头笑笑:“你累急了打呼声还挺明显。”付志只是看他一眼:“你不累急的时候打呼声就很壮观。”

    “啊”被吐槽的人一脸不信:“真的假的”

    “你下次自己录下来就知道了。”

    随便扯了睡衣往浴餝室走,因为后来辛健把空调关了,付志现在一身都是汗。

    走到门口又被拽住:“我陪你洗呗”

    “你进来咱俩谁都别想洗了。”付志现在腰还酸的要命,他皱了皱眉:“你老实点吧,想想一会儿吃什么,我饿死了。”

    “其实我回来的时候带了点早点,但是估计现在不能吃了,我打电餝话叫外卖吧,还是你愿意出去吃”

    “懒得走了”

    浑身都累的要死,付志没什么精神的闪进浴餝室:“你看着办吧。”

    他对吃一向都没追求,基本上就是能吃饱就行,反而是辛健平时喜欢挑剔,不过也还好,毕竟做他们这行的,也习惯了及一顿饱一顿,挑剔的程度也有限。

    付志身餝t不舒f,就多泡了一会儿才从浴餝室出来,结果出来的时候,辛健一桌子饭菜已经铺好了。

    以伙食来说,非常的丰盛。

    “你这是饿了多少年被放出了么”付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餐厅走,辛健很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ao巾帮他擦后面的碎发,然后挺得意的笑了:“休假这j天餝t力消耗肯定不小,先吃一顿好的补补也好。”这语带双关的暗示付志听了也全当没听见,他坐下来随便挑了一道菜尝了一口:“还行。”

    “那是,这家店是咱们门口我唯一顺眼的。”

    辛健帮付志把饭菜什么的分好,然后递给他:“我这两天听院里的消息,你是不是快要换办公室了”

    “大概吧之前跟我谈了一次,不过没落实。”

    付志对这种事从来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就算调动也调动不出检餝察院了,在哪儿都是一样。

    他对面的男人淡定的吃着东西,很自然的接了一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