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37

    摇头一笑。

    早该知道,比玩邪的,这群人实在连辛健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辛健报警之后,警局方面就立案了。

    虽然证据并不算充分,但是因为在这之前就已经出过事,加上庄一伟跟两个人的关系以及他们现在正在办的案子,所以没人怀疑他们会被人恐吓威胁的可能x。

    不过也许是因为他这个举动真的起到了一点作用,那之后,付志和辛健都没有再受到明显的s扰。

    倒是在查案的过程中,开始越发的感觉到艰难。

    付志那边还好说,辛健j乎是每条路都走不通,所有人似乎都被做了安排,相关的,不相关的人员都不肯透露半个字,他查证了很多地方试图把纪兰和白常民联系起来,但始终不能如愿。

    不过,最糟糕的还是钱真那边。

    他调查当年唐大庆那个案子和郭淮的家庭背景,却处处碰壁,j次都差点中了别人的套。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高检那边通知辛健,本来合案办理的两个案子突然要拆开。常威和纪兰要分开诉,并且常威的要立刻排庭。

    这件事让辛健很愤怒。

    他甚至大晚上的跑到检察长家里理论了半天质疑这个决定,但最终依然是无力回天。

    “已经决定的事,你们谁也改变不了,现在只能是你们抓紧时间,不然最后就是功亏一篑。”这是检察长后来跟他说的话。

    第二天,j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常威被提讯过审,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呈j了法院。

    偏偏辛健和付志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理论上,他们两个现在都不能出面。

    确定常威上庭时间的时候,辛健气的在家里摔断了一根笔。

    付志在旁边没阻止也没吭声,他知道这件事对辛健来说打击很大。

    常威是一个非常至关重要的证人,现在的态度很明确,是要赶紧结案好让常威的再难听一点,没人知道真的到了监狱里,常威能挨多久。

    发了一通脾气,最后辛健皱着眉在屋里来回的绕了半天,最后拎起外套:“不行常威的案子不能就这么完事。”

    付志站起来拉住他:“你想g嘛”

    “我去找人,常威这件案子这么走是严重违反程序的,他们不能这么搞。”

    “你要找谁”

    付志皱着眉:“这个时候还能做到这种地步,对方显然已经用尽全力了,你以为谁会在这种局面下出面掺和进来”这种案子本来就是围观的多,cha手的少,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有人出来搅浑水的。

    “难道就这么任他们为所yu为”

    “不然呢”

    付志的语气也重了:“辛健,你现在想要阻止常威这个案子已经来不及了,与其纠结这个,还不如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到现在,反而是付志的态度比辛健要来的冷静一点,他把对方扯回来然后关上门:“杨顺国,庄一伟,处长,常威,这些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要不是有完全的准备,他们不会轻易在这个时候如此招眼的去处理常威的事,辛健,这局你扳不回来了,冷静点。”

    “妈的”

    一把将外套甩回沙发上,辛健愤怒的一拳砸在门上:“这群王八蛋”

    no8

    常威的事,对付志和辛健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鉴于事情出的太突然,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继续避着也不是办法了,销假回到检察院,辛健很高调的开始频繁提讯纪兰。

    虽然对方一直没有松口。

    但是他这么积极的投入进去,还是在高检里引起了一些小s动,连着j天,都能感觉到其他人的态度有些怪异。

    不过辛健无所谓。

    他本来就是做给人看的,注意的人越多他越满意,一直到后来连陈锐都找到他,提醒他注意一点,不要b得太紧。

    “我就是要b他们。”辛健回答陈锐的表情很坚决:“我就等着他们被b急了再做点什么事出来,他们做的越多,就错的越多。”

    这时候,不过就是比谁能现抓到对方的把柄。既然局面已经摊开了,谁也别想撇开关系。

    付志还在跟进那j个偷车贼的线索,虽然进展并不多,但他一直没放弃。

    然后常威开庭的那天,辛健和付志都去了。

    负责公诉的检察官两个人都不认识,结案报告的内容让人啼笑皆非。

    就这样,这案子莫名其妙的做了结案。

    常威被判了五年有期,辛健提j的讯问申请直接被打了回来。答复是常威怀疑感染上了传染x疾病,要被隔离。

    然后在没有人确认的情况下,被调离了本来的监狱,之后再无消息。

    这行为简直跟杀人灭口没什么分别了。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

    辛健只能继续追查纪兰那边的线索,钱真和付志都是连着熬了好j夜,因为感觉的到白常民这些人已经有些急了,时间多拖一天难度就大一些,他们只是希望能尽快找到确凿的证据好钉死这群人。

    其实,他们还有一张底牌,是庄一伟。

    他被人袭击,必然是查到了什么能够威胁到对方的证据,虽然他现在人昏迷不醒,但是只要他能醒过来,一定还有翻盘的余地。

    这点没有人明确说,但是辛健和付志都有这个心思。

    钱真一直表示医生说庄一伟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可能再过一段时间真的能醒过来。

    而关于当年郭淮的那个案子,似乎也有了点眉目。

    “详细的情况等过两天我跟你们见面的时候细谈,现在电话里说也不方便,总之,是有谱了。”

    大半夜的他给辛健打了这么一通电话,搞的后半夜付志和辛健俩人都没睡。

    时间过一天就紧迫一点。

    辛健甚至觉得他现在的生活中已经快没了白天黑夜的概念。

    睁眼闭眼全都是这个案子。

    比起他,付志就要稍显冷静一些,虽然也是忙的没日没夜,但是每天都会给辛健打电话问问情况,感觉对方的情绪有问题,还会说些无聊的废话来缓解彼此的压力。

    搞的辛健一直调侃他越来越贤惠了。

    付志知道比起辛健,自己承受的压力要小多了。

    因为对外毕竟主诉是辛健,所以j乎全部的问题都压在他身上,表面上看起来是不觉得,而这人成宿成宿的不睡就坐在书房里chou烟的样子,别人是看不见的。

    然后,有一天中午,辛健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竟然是李磊打的。

    对方说付志的手机打不通,大概是又窝在档案室了,所以才会打给他,电话的语气不乏兴奋:“我跟你说,常威的那个案子被抗诉了”

    辛健愣了一下:“抗诉”

    这时候,谁敢冒着这么大的风头去抗诉这个案子

    他皱了下眉:“你怎么知道的”

    “已经传遍了,我今天早上到了院里j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是谁提的抗诉书”

    辛健问完这个问题,李磊在那边笑了一下。

    他故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报出了对方的名字:“曹峰。”李磊说完很大声的笑了半天:“我f了这是在大检察官会的时候直接跑到了会场提j的抗诉书,当时直播的连线还接着,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一捅,上面不接也得接。”

    辛健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常威这个案子最后是曹峰的分院诉的,当时因为情况变化的太快,他倒是一时没想起来。

    心里突然觉得轻松了一点,他长出一口气:“常威的案子如果是曹峰接手,就太好了。”

    虽然他看那位小学弟是怎么看都有点不顺眼,但是不得不承认从能力上来说,绝对是没问题的。不然最初巫世国的案子他被外派学习的时候,处长也不会找到曹峰让他来接。

    李磊在电话那边点点头:“他这次搞的动静不小。”

    从做事风格上来说,曹峰跟辛健还真的有点像。

    都是为达到目的,什么都不顾。

    曹峰抗诉这件事,让整个案件的关注度又高了不少,辛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处长,当时老处长不免欣w的感慨自己当初没看错人。

    同时,贾沛也申请要调入专案组,倒是帮辛健分担了一定的压力。

    其实这本来是件好事。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谁,还敢跟辛健他们扯在一起,都是需要一定承受力的,不说本来就是风口尖,就是上面的关注度,弄个不好就会跟着被牵连。只是曹峰也好,司徒茁也好,钱真也好,这些人用自己的办法帮忙,是因为目的跟辛健是一样的。贾沛,不是说她的目的不单纯,只是或许还有一些s心。

    这种s心,没有多长的时间,所有人就都看出来了。

    毕竟,并不怎么掩饰。

    无论是工作中还是工作外,各种各样理由的邀约,跟辛健在一起的时候,话题总是往生活那一层带,虽然之前合作的时候辛健多少就有了点感觉,但是对方现在如此的明显,他也不好再装糊涂了。

    所以他只能特地找了个机会约贾沛吃饭。

    顺便把话说清楚。

    那顿饭付志并没有参加,但是是知情的。

    晚上辛健回家的时候,他正在看新闻,看见推开门的男人一脸的无奈,不禁笑了一下:“怎么样虚荣感得到极大满足了”

    辛健翻了个白眼:“你竟然还有心思开我玩笑。”

    “不然怎么办冲你歇斯底里的吵一架”付志耸了耸肩:“贾沛追的还算是比较含蓄了。”

    至少,没有表现出任何失礼或者攻击别人的迹象。

    辛健把外套脱了然后走到沙发旁边,顺势坐在付志旁边搂上对方的腰,不爽的哼了一声:“你这时候吃一下醋才比较能满足我的虚荣感。”

    虽说也不是什么值得显摆的事情,但是怎么说付志是他的ai人,总该是对这种事有点反应才对。

    付志听完这句话转身把辛健推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压上去,咬开对方衬衫扣子的时候一脸的压迫感:“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醋。”

    那个瞬间,辛健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不过,已经没的挽回了。

    付志的手,很直接的探到了他后面

    这一晚,他们就在沙发上过了整整一夜。

    98

    98、第 9 章第章

    no9

    那天付志跟那个男人见面的时候,对方明确表示了如果他跟辛健不配合的话,后面还会有麻烦。

    所以,这段时间付志都很留意一些细节上的事。

    辛健报警之后,虽然没有再发生过类似跟踪恐吓的情况,他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

    尤其是在曹峰抗诉这件事之后,心里就越发的感觉会出什么事。

    毒杀杨顺国的凶手被捉到了,招认了一切,说是因为杨顺国在以前处理某些案件的时候存在s心导致他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知道杨顺国是在他现在工作的医院里住院,所以才心起报f。

    但是他放毒的剂量最初目的并不是致死的。

    只是没想到杨顺国的身t情况差到了那么地步,本来只是让他痛苦一些时间的毒剂直接要了他的命。

    这番说辞是没什么明显漏洞的。

    偏偏辛健不信。

    他后来查过这个所谓凶手的口供,觉得无论是下毒的时间地点还是他的毒y来源都j代的很不清楚,但是因为案件不是他负责的,他也没办法进行提讯,只能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负责杨顺国那个案子的检察官,希望他继续往下查一查。

    不过,这时候其实他也没什么心力去管这些事。

    因为付志之前的担心,很快就应验了。

    事情爆发的很莫名。

    最初他们是没什么感觉的,只是很突然的接到了很多家媒t的电话,说是要采访他。

    花了一些时间才搞明白是为了之前高松那个案子。

    本来当时在媒t方面就闹的很大,但是案子已经结案了一段时间了,突然被翻出来,他感到有些意外。

    更意外的在后面。

    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被渲染的越来越大,辛健经手的许多案件都被重新翻了出来,甚至不少的新闻报纸都对这件事做了一个社评,不少人质疑辛健在办案的过程中故意加重了量刑,因为一些说不出口的理由。

    而他与赵卿的关系,也被扯上了台面。

    一时间,本来已经过去的案子被闹的满城风雨。

    高松本来在舆论上就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的,现在一被刻意的煽动,更是各种谣言猜测都有,辛健的手机每天快要被打爆了,有媒t甚至g脆堵在高检门口。

    想当然,他被调到高检的事也成为了谣言中的桥段之一。

    辛健最初没有在意。

    虽然不清楚怎么事情会闹成这样,但是对于高松的案子他是问心无愧的,也不觉得有必要去跟任何人做解释,赵卿给他打电话询问过他的情况,他当时的回复是无所谓。

    这种情况持续到了有一天他下班刚出检察院的时候,被疾冲到他面前的一个男人用铁棍打了一棍子。

    付志在他旁边吓了一跳。

    “你们这些昧着良心,天打雷劈的混蛋拿着钱收买人命你们花的安心嘛,啊你们以为你们做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了我告诉你们,老天爷是有眼睛的,你们这种人,我诅咒你们祖宗十八代,你们一定不得好死,一定不得好死”

    被压在地上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是一直嘶吼的冲着辛健嘶嚷。

    付志看着辛健皱眉攥着胳膊的样子,心底一g怒火直接烧上了头顶,他手上压着那个男人的手劲又大了一些,直接吼回去:“你闭嘴”

    “我就不闭嘴”男人依然在拼命的挣扎:“我就是要把你们这种人的嘴脸撕下来,丧尽天良,就知道坑害老百姓,我告诉你们,你们一定会天打雷劈的,一定会”

    高检门口出现这种s动,很快的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特别是这段时间本来辛健就是媒t追逐的目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两个拿着相机的人就开始对着辛健狂拍。

    付志冲门外使了个眼se:“挡住他们”

    但是这种时候,挡是挡不住的。

    报警之后,男人被派出所来的人带走了,辛健因为胳膊被打伤了被付志扯去了医院,派出所打了电话过来,让他们有时间过去做个笔录。

    在医院等着辛健检查的时候,付志心里不太舒f的长叹了口气。看着辛健架着胳膊走出来,他沉默的过去把买好的水递过去。

    一直到坐上车,他才看了一眼难得坐在副驾驶上的辛健:“你怎么样”

    “没事儿,又没断。”

    只是打的狠了点,肿了一大。好在没伤到骨头。

    付志听完了点点头,却没有再接口。

    看出他有心事,辛健用好的那个胳膊捅了他一下:“你怎么了”

    “没事。”付志摇头。

    他只是想起了最初刚进检察院的时候,有一次去取证,因为是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子,里面的民众根本就不理解他们所做的事,嫌疑人是村长的儿子,一群人拿着棍子把他们的车堵在半路,威胁要砸车打人,满口嚷嚷着他们是助纣为n。

    跟犯罪分子可以义正言辞的强调是非,可以大声表示自己问心无愧,但是面对这些不理解的普通民众,却是百口莫辩。

    甚至,没有多少人理解这份职业背后承担的那些压力。

    成夜成夜的整理审查报告,为了定罪查遍了所有的法文,甚至要顶着法院公安局各种的压力只为了真正做到一个准确的判断。

    其实,没有什么人是轻松的。

    付志皱眉扶着方向盘不说话,想到刚才那个男人指着辛健鼻子大骂的样子,不免有些心寒。

    看他沉默的样子就知道大概又想多了,辛健往他这边侧了一下,然后捏了捏他的后颈。

    “别想太多,这种人只是把自己的不顺发泄到了别人身上,跟我们没关系。”辛健笑了一下:“从机率上来算,怎么都是低的。”

    他的话说起来是没错,听在付志耳里却没什么说f力,他只能苦笑:“希望明天早上你不会成为各大法制报纸的头条。”

    检察官在高检门口被人当众殴打。

    这种标题没事儿也得被写出点事。

    辛健一挑眉:“你看不出来这事本来就是被安排好的”他说完带着点冷意的扬起嘴角:“哪儿那么巧就等了那么多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记者,而且那个男人我根本没见过。”

    从高松的事被扩大开始,他就感觉到了现在这些必然是有心人在后面搞的事。

    只能说,他是真没想到对方的手段竟然会用到这里吧

    煽动民众施压,倒也真想的出来。

    付志闻言摇了摇头:“希望不会哪一天我们起来的时候,发觉房子被人拆了车被砸了。”

    这种无辜成为民怨发泄口的感觉很差,实在让人心里憋火。

    辛健对此只是笑笑,没接话。

    no10

    付志料想的不错,辛健被打这件事,很快被渲染成了一件丑闻。

    络上和舆论上铺天盖地的各种评论都有,本该被受到控制的一件事被无限度的开始扩散,到最后高检迫于无奈,只能暂时停了辛健的职务。

    美其名是让他放假j天。

    手上的工作先停一停。

    赵卿甚至接受了一家媒t的采访,把高松的案件非常系统的分析了一遍,从而也澄清了关于辛健的一些不实传闻,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外界的各种臆测。

    一时间整个检察系统内部都搞的有点神经兮兮的,相关的或者不相关的都被挨个叫到检察长办公室谈话。

    上面下了封口令,让所有人不管正面还是负面的,不准进行任何评价。

    但是辛健被停职,直接的影响是纪兰这个案子的进展。

    他和纪兰本来就站在两个对立面,对方怎么说都是受过嘉奖的检察官,一些被刻意扭曲的报道让他的立场变得非常尴尬。

    颠倒黑白,不外如是。

    这j天,辛健一直没有出门。

    付志跟贾沛还是没放弃,一直在努力寻找能够让纪兰认罪的证据,关于监察局的内部络他们总算是摸的差不多清楚了,初步估计,涉及其中的人员大概有六至八名,有一些是处长的名单上的,有些不是。但是这仅仅是监察局方面的,还有其他部门没有能够查清楚。

    那天威胁付志的男人说的没错。

    这案子越查下去,是越让人心惊的。

    你没办法想象这样的一个络一旦被整t撕开,造成的影响是会有多恶劣,后果是有多严重。

    不过辛健既然被停职,案件当然还是需要一个主办人的,最后起诉的是谁现在还不好说,现在起从负责人上,付志是担不起来的,他毕竟只是个书记员的身份。

    而贾沛还不够资格。

    针对这件事,付志去找过检察长,得到的回复是会尽快安排。

    曹峰还因此特地到高检找了付志一趟。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说。”

    他看着付志满脸憔悴疲惫的样子,不禁皱了下眉。

    还在查阅文件的男人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简略的表达了谢意:“你现在接手常威的案子也不会太轻松,自己也注意。”

    被扯上关系,谁都不会好过。

    曹峰就算什么都不说,他也知道常威这种案子想抗诉,背后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只怕日子不会比辛健好过多少。

    坐在他对面的检察官摆摆手:“总是比辛健强点。”提到辛健,曹峰皱了下眉:“这招借刀杀人用的还真是有够无耻的。”

    就算没见到辛健本人,他也猜得到这件事对他的刺激不会小。

    任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受不了。

    付志没有立刻接话,只是过了很长时间盯着手上的文件,然后轻轻叹出一口气:“辛健现在情况其实还好,只是现在案子进入一个死胡同了。常威被迫结案,杨顺国的案子马上也要上庭了,纪兰到现在依然是不肯j代任何的犯罪事实,只有处长一个人的口供,这么下去,恐怕连纪兰我们都诉不了。”

    明明有这么多的线索,却没有一条路是通的。

    这才是这j天来让辛健和付志烦躁的主要原因。

    时间不等人。

    他们现在已经是进退不得了。

    曹峰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只能希望庄一伟能醒过来,一切说不定还有转机。”

    付志摇摇头,没吭声。

    中午的时候曹峰g脆就在高检一起吃饭了,他本来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常威的案子,需要拿j个审批的手续。

    食堂人太多,他们俩打了饭还是回的办公室吃,辛健打了通电话给付志,知道曹峰在,让付志代为问好。

    曹峰闻言笑了笑:“辛健跟我问好真是有种没安好心的感觉。”

    本来一直不对盘的两个人,现在这样各种的不适应。

    在吃饭的时候,付志把纪兰,处长包括白常民等等的事,全部跟曹峰说了。毕竟他要是接了常威的案子,有些事就是他必须知道的。这些人之间的问题息息相关。

    然后曹峰听完了,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他看着付志:“你们是要靠这么j个人,去掀动监察局长”

    换了其他人来看,这是异想天开吧。

    说难听了,根本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付志闻言笑了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