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30

    在就已经做到了,但是最起,这条路他走的无愧于心,而他之所以可以这么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处长一直在做他的助力。

    帮着他,一步步的靠近自己想要达到的那个目标。

    所以,无论处长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辛健都认为不会是为了损害谁的利益:“你们还是继续查吧,一定会找到根由。”

    对此,庄一伟是回了一句:“这还用你说。”但是很快话锋一转:“不过关于打伤付志的人,我们也有些眉目了。”

    “是什么人”

    “我觉得你大概猜到了。”

    庄一伟这么一说,辛健皱了下眉:“外地人”

    “嗯,是j个外地的工人,说有人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教训你一顿,但是只知道你的车牌号不确定你长什么样,那天付志代替你回答了,他们就理所当然的动手了。”

    辛健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况,下意识的握了握拳:“手段可真拙劣。”

    漏洞百出的口供,纯粹把他们当白痴了

    他冷笑了一下:“对方很看不起你啊庄一伟。”

    手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过带着点笑意的回答:“一般这种人下场都很惨。”

    “抓不到人,我就送个人民罪人的匾到你们分局。”辛健的语气认真的甚至带了点威胁。

    庄一伟嗤之以鼻:“你先担心你自己会不会先被人送一块英勇捐躯吧别成天搞那么多麻烦出来,没有人是九条命的。”

    说完,也不等辛健的反应,直接就把电话扣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些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他并不会觉得意外和吃惊。到时候,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对程一明的提讯,辛健和贾沛并没有问太多的问题。

    因为从他们两个见到程一明那一刻开始,对方就一直在高呼冤枉。

    他滔滔不绝的举例了各种各样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无辜,甚至直言他父亲手里有资料,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贾沛在他提到这里的时候回答他:“我们已经见过你父亲了。”

    下一刻,程一明笑了。

    他被拷着手铐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拳,一瞬不瞬的盯着辛健:“我是无辜的,你们判错了。”

    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说f自己还是为了说f面前的辛健和贾沛,就只是一直念念叨叨的重复这句话,眼神无比的坚定。

    辛健在走出监狱的时候看了一眼贾沛:“你上次来,他也是这样”

    后者笑了笑:“还不如这次。”

    上次程一明j乎从头到尾都在大骂那j个毒贩,然后忏悔自己不该吸毒,不该对不起家人对不起社会。

    那是已经练习过上万次的台词。

    虚假的甚至让她连做笔录的yu望都提不起来。

    从贾沛的回答里读出结论,辛健也弯了下嘴角,却没什么温度。

    他突然对那个写申诉书的人感兴趣了。

    “程一明的律师是谁”

    贾沛皱了下眉:“没什么印象了,好像姓赵”

    姓赵

    辛健双眉一扬,没那么巧吧

    87

    87、第 7 章第 8 章

    作者有话要说:神呐,赐予我更新的力量吧

    大家有时间的都去支持下魁拔吧真的是部不错的作品,至少是诚意之作,看完绝对不会觉得坑爹的支持下这群热血的国产动画人,

    no7

    不过幸好,律师并不是赵卿。

    有点出乎意料,这个辩护律师也是个nv的。

    年龄看起来跟贾沛差不多,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辛健有j分意外。

    出了门到大街上随便逛一圈会觉得人到处都是,真正能够称得上是美nv的却不是太多,他突然跟两个美nv站在一个房间里,不由难免j分感慨。

    这个叫赵欣欣的律师进门看见辛健的第一句话就是:“检察官里长的这么帅的可真少见。”

    后者不动声se的站在办工作旁边,看了贾沛一眼。

    贾沛笑了一下:“赵欣欣”

    “嗯。”

    点头表明身份,赵欣欣把证件什么的递给贾沛看了一眼,然后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你们打电话约见我,我真是受宠若惊。”

    检察院跟律师的接触一般来说不会很多,如果检察院不约见,律师约见走程序绝对是遥遥无期的,真正见面j乎都在法庭上。

    至于高检,更是如此。

    辛健对于这句话的反应是扬了扬眉:“惊也分惊喜和惊吓,希望不是后者。”

    贾沛适时的cha了句话进来:“今天找你过来主要是想听听你对这案子的想法。”

    “刺探”

    “话不用说的这么严重,只是随便聊聊。”

    辛建扬了扬眉,随便拉了一把凳子坐下:“果然姓赵的律师嘴巴都够厉害的。”

    “赵卿”赵欣欣笑了:“我听说辛大检查官跟他关系还不一般呢。”

    “被你一说就算一般也不一般了,行吧,赶紧进入正题吧。”

    对于跟律师在这方面打口仗没多大兴趣,辛建看了贾沛一眼,后者也坐下来,两个看着赵欣欣:“你的申诉状上一直强调程一明并没有直接参与贩毒,只是出钱购买了毒品,但是在申诉状上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你这个申诉理由到底基于什么提出来的”

    “程一明的口供。”

    “嫌疑人的口供并不能作为依据。”

    赵欣欣笑了一下:“但是你们也找不到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他参与了贩毒。”

    这才是这个案子最大的问题。

    因为所有直接证人都已经被执行死刑了。原本是作为证人的程一明,在自己的案件里,却缺乏最有利的证人证词。

    坐在她对面的辛建扬了扬眉:“你准备就靠这个来申诉”

    “本来远远不够,但是现在原本作为主要证据的赃款另有出处,那很显然之前的所有指控也全部缺乏决定x,特别是,程一明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罪过。”

    在之前的口供里,他也拒不承认自己是贩毒团伙中的成员。

    虽然对于其他的j个人贩毒的过程全部都做了指认,但是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程一明一直是不承认的。

    当时能够起诉他,主要原因还是其他j名犯罪人的口供以及他的那笔赃款。

    贾沛翻阅了一下手上的卷宗:“在同犯的口供里,提到过程一明曾经拿走了一包50克的吗啡并且在第二天又拿走了50克,而这些在侦查机关的搜证过程中都没有找到,两天的时间,如果程一明没有参与贩毒,这批毒品的下落为何不明”

    “程一明有毒瘾,他自己平时就会买货,主要是用来吸食而不是贩卖,后来害怕侦查机关搜证所以销毁了剩下的毒品。”

    “买100克自己回家吸”

    辛建冷笑了一下:“他真下本钱。”

    想脱罪也找个靠谱点的理由,赵欣欣也真敢说。

    不过,显然赵欣欣并没有觉得这种说法有问题,她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程一明那段时间跟人一起合作,收入环境还是不错的。”

    她所谓的合作,指的就是程一明伙同其他人一起利用职务之便进行的一些违规c作,那笔钱也是被算在了这里。但是这个说法在辛健这里没什么商议的价值,他只是笑了笑就不再开口了。

    贾沛看着赵欣欣,或许nv人之间的这种感觉是最敏锐的,她皱了下眉:“程一明是怎么找到你的”

    这样的律师,费用不会低。

    程一明的父亲明显是拿不出能够聘请赵欣欣这样的律师费用的。

    她问的比较婉转,对方回答的倒是直接:“有时候,打官司不是非要收钱的,如果可以达到一个大家都想要的目的,那么多少钱就不重要了。”

    赵欣欣笑起来显得很自信,她j乎是有问必答的配合着辛健和贾沛,在看见贾沛对她的答案皱眉不语后优雅的站了起来:“律师这份职业的乐趣,就在于很多时候可以自由的做出取舍和选择。”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们做检察官的却不可以。

    语气难免有些调侃,话里话外的弦外之意让人非常的不舒f。

    幸亏辛健和贾沛都不是会被人用两三句话撩拨起情绪的人,他们看着赵欣欣意思的征求了一下意见,在确认没什么要问她的问题之后就很g脆的走人了,贾沛在她走了之后看了辛健一眼:“真是好厉害的嘴。”

    “这些理由等到法庭上就掰不下去了。”

    辛健无所谓的笑了笑,把椅子什么的放回去顺手整理里桌上的文件:“她那套逻辑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其实全是漏洞,只是没遇到一个跟她较真的检控。”

    “你似乎意有所指”

    “呵呵”

    只是笑却没有回答,辛健把东西收拾好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准备撤了,贾沛在他快要开门之前叫住他:“辛健,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吧,难得有空。”

    贾沛很少对人这么主动。

    现在这种情况换任何一个男人大概都是答应的可能x高一些,贾沛看着辛健转过头对她笑笑,口上说着抱歉却没什么实质的歉意:“对不起,我有约了。”

    说完这句,他完全没停留的开门离开。

    剩下贾沛敛下视线有点遗憾的扬了下眉:“真可惜。”

    好男人似乎都有目标了。

    不知道,辛健喜欢上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no8

    关于两个人的喜好类型问题,其实付志跟辛健探讨过。

    他的还算是比较明确,对方的却很含糊。

    “看着顺眼,处着舒f吧,不找事,不怎么麻烦的。”辛健考虑了一会儿才给出这么个答案,搞的付志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等于没说么”

    顺眼这个词就跟随便一样是个很容易让人抓狂的标准。

    辛健笑了笑:“我妈也这么说。”

    “那上次我看到的那个,就是你妈挑选出来的”付志说的是他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个相亲对象,第二次在检察院看到的时候似乎已经跟辛健关系很亲密了,不过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似乎也没了后文。

    辛健想了一会儿才想到付志说的是谁,表情有点微妙的看了对方一眼:“见了j次之后就没有再约了。”

    “感觉不对”

    “接触的时间还不够,谈不上对不对。”

    这段对话在两个人之间出现难免有些诡异,辛健看着付志一脸淡定的啃着苹果然后无所谓的点点头,对这个话题若有似无的在意,但又不选择单刀直入的问清楚:“你了解一个人大概要多久”

    “看什么类型的人了,嫌疑人只需要十句话就够了。”

    这话说的有点欠chou,辛健说完付志差点没呛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扬眉:“相亲对象呢”

    辛健考虑了一会:“也看类型,有的很快,有的需要接触的久一些。”

    他态度非常合作的坐在付志对面满足他的所有好奇心,不过后者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沉默了半天,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倒是后来辛健自己忍不住了:“你吃醋就直说,憋出ao病来对身t不好。”

    付志没立即反驳,懒洋洋的掀起眼看了他一眼:“谁跟你说我吃醋了”

    “满脸都写着。”一边说一边g脆伸手在付志脸上比划了一下,看着对方面se不善的表情,辛健的心情出奇的好。

    他g脆让付志挪了挪自己半靠在床上,拉过对方手里的苹果很大的啃一口。

    付志任他靠着自己,两个人之间有个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付志才开口打破屋里的这份微妙气氛:“你家里那边”

    话没有说完,但是相信对方明白。

    辛健并没有立刻回答。

    病床不大,两个人靠在一起并排躺着其实有点危险,需要彼此一起维持着小心翼翼的平衡,付志没有c促的yu望就这么安静的等着,一直到手里的苹果快吃完了,旁边的男人才笑了笑:“还没想到怎么办,暂时先拖着吧。”

    其实不止他,显然付志家里也有一层压力。

    但是要让他选择跟家里开诚布公的谈,暂时他也还做不到。他的感情生活毕竟是自己的事,他可以不介意很多问题,不等于家人也可以坦然的去面对,跟付志在一起是他的选择,他不会后悔,但是如果非要家人跟着他一起承受这些压力,他还没办法。

    找到付志的手然后紧紧握住:“我不想太刻意的去隐瞒,但是也不想太高调的公开,时机成熟了大概也会选择说。”

    付志点头:“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这点上,他的看法跟辛健一样。

    听见他的回答,辛健有点意外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在看见对方微微扬起的双眉后,带了j分释然的笑了。

    倒是付志看出了他的心思,表情有点微妙:“怎么,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事不舒f”

    辛健也没装糊涂:“怕你觉得我立场不坚定。”

    “我只怕你闹的满城风雨。”

    经历了这么多,如果还有这层怀疑,付志也就太不了解辛健了。

    本来就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脾气,从来只怕他不管不顾起来闹的j飞狗跳。

    “有些压力过大,所谓的幸福会变得很短暂。”感慨的这么说了一句,付志看着辛健:“不用没事自己找麻烦。”

    可能这么做法并不算积极,但是也不是为了消极的逃避。

    付志从认识到自己的x取向开始就考虑过如何平衡家人和自己的生活,但是这问题想到了现在依然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也有过以前认识的圈里朋友选择了跟家人出柜,但是最后的结果往往都不尽如人意,大家累的疲惫不堪之后,痛苦只是被扩大成为了很多人的负担。

    其实,勇敢不等于要去对抗世界。

    付志从来不支持将自己的平衡加诸在其他人的精神痛苦上。

    短暂的达成共识,辛健因为这种互相能够理解的感觉而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他g脆闭上眼睛完全把身t放松下来,感觉旁边的人翻动书页的动作,心里一派平和:“医生说你再过一个多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旁边的人嗯了一声。

    “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你手上不是在忙案子”

    “这案子要不了多久时间,应该差不多。”

    辛健睁开眼笑了下:“咱俩好像从来没出去旅行过。”

    “两年前你半夜把我抓起来跑去四川出差算不算”付志语气里满是调侃,他想起那时候跟着辛健跋山涉水的就觉得不划算:“结果弄到最后你跟处长都没打招呼,害我回来还被训了一顿。”

    整个检察院这么大胆做事的也只有辛健。

    辛健回想起来也笑了:“说起来咱俩真是去过不少的地方。”

    虽然都没什么时间去好好观察那些城市,但是好歹也算是踏上过那一方的土地。

    对他的话不予置评,付志挑眉横了他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把视线调转回书上:“我现在就想回家睡在一张够大的床上舒舒ff的睡一觉,不用再忍受这病房的床垫。”

    再躺下去他人都要木了。

    幸亏这医院的级别不算低,不然病床睡这么久,大概没病也得睡出病来。

    辛健对于付志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意思笑而不语,按照他的记忆,检察院宿舍的床怎么都算不上舒f和大。

    他有点故意的侧过头贴近付志的耳朵,呼出的气息扫过对方的脖颈时感到旁边的人猛的一

    颤:“床不止能用来睡觉,还能做很多事的”

    下一刻,付志转过头吻住他,两个人危险的拉着附近能够支撑自己身t的撑点,贪婪的平抚着自己身t上的yu望。

    在j换气息的间隙,付志含含糊糊的点点头:“没错,我也同意。”

    病房内毫无预警燃起的之火伴随着喘x声而愈演愈烈,辛健碍于场合和付志的身t不敢动作幅度太大,两个人彼此摩擦着身t聊胜于无的缓解着对方的热情,付志的手握住他yu望的那一刻,他j乎忍不住要把对方直接压在病床上做完。

    不过到最后,依然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被付志用手解决之后,辛健一边慢条斯理的回吻着一边依照着对方刚才的动作一样f务回去,只不过比起付志,他的动作更恶意也更。

    看着旁边的男人情难自抑的呻y轻哼时,他脸上浮现出满足得意的笑容。

    “我每次看见你这种表情都忍不住想拍你”

    太过难得,百看不厌。

    被掌控住yu望的付志微微皱着眉徒劳的压抑着有些失控的情绪,模糊的视线里扫到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抓着对方的手下意识的用力:“你别太嚣张嗯”

    最后一刻,辛健半揽着付志然后看着他发泄在自己手里,付志呼吸微微一滞后,随即发出细微的颤抖,辛健换了个动作半压着他,在不过多的身t接触的同时,吻住对方微张的唇。

    他笑的很恶劣:“你这种表情,真是连一点说f力都没有。”

    付志有点力竭的任由对方折腾,微微眯起的眼中,压抑着一些很容易忽略掉的闪动神采。

    风水,难免是要轮回转的。

    88

    88、第章第章

    作者有话要说:互攻的h简直不是人写的otz

    要评啊你们tat

    no9

    本来医院通知付志是一周之后出院,但是因为床位紧张,到最后其实没待到一周就出了。

    辛健那天请了假,李磊说要过来,但是院里有其他事,终究没赶上。

    所有吃的东西都留给护士站了,付志只是收拾了一些衣f和日用品,辛健要帮他提,反而被瞄了一眼:“我又不是残废,这么一包东西用得着人帮么”

    他俩的身高本来并肩走着就已经很招眼了,再让辛健给他拿东西,看起来就跟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

    病房的护士看着他俩走都有点遗憾,左一句再见右一句欢迎常来。

    搞的付志一直忍不住叹气:“我人缘是有多差啊”

    老来这地方难道是什么好事么。

    走在旁边的辛健笑了一声:“你就该拍照留念挂在护士站的办公室。”

    辛健把车放在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因为下去的路比较麻烦,他g脆让付志站在门口等他一下,行李什么的甩在后座,付志还是习惯x的坐在副驾驶。

    天太热,车窗关上之后就打开了空调,辛健还特地把空调的口动了动:“别对着吹,太凉。”

    “可算出来了”

    长出了一口气,付志把座位往后放了放:“快憋出ao病了。”

    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辛健一边开车一边看了他一眼:“躺了这么久,能治好你的嗜睡症么”

    付志扬眉:“对事情不要盲目乐观。”

    下一秒,开车的人无奈的叹口气。

    这一路的路途不近,辛健本来想让付志睡一会儿,但是对方精神还算不错,两个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些琐碎的话题,直到车开到一个岔路口,付志突然出声:“我说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本来应该是右拐的,辛健怎么一路朝着左边走。

    旁边开车的司机只是笑了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又往前走了大概j个路口,一直拐到了一条不算宽敞的小路上,辛健渐渐的放慢速度,在一排玲琅满目的小店铺之中好不容易找到目标,他把车停在路边,给付志指了一下:“这是之前那个出意外的检察官开的店面。”

    是家小餐馆。

    装修的并不显高档,招牌上写的是面馆,里面零星坐着j个客人,大概能看见负责张罗的是个nv人。

    付志整个人愣住。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辛健话里的意思,顺着对方的手看过去,心里瞬间的感觉很复杂。

    “么”

    似乎是能t会他的心情,辛健语气很轻柔的建议着。

    但是付志没有立刻回答,他仔细的想清楚店铺里的人,却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半晌时间他就这么有点发怔的坐着,一动都不动。

    “店铺是去年开的,听说很多人都挺照顾这家店,环境还可以。”辛健解释的时候,从店里的内门终于出来一个坐着轮椅的身影,抱着一个小男孩。

    付志愣了一下:“那是他儿子”

    “恩,本来一直在他老家,受伤之后就给安排过来了,我听说基本问题都解决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在附近的那家小学念书。”

    付志点点头:“他以前就跟我说过,有机会一定要把儿子接过来。”

    “去看看他么”

    又问了一遍,辛健一直等着付志的回答。

    但是旁边的人只是沉默了很久,然后摇头:“不了,知道他生活的还不错就行了。”

    虽然距离不近看不太清楚,但是饭馆里抱着孩子的人所洋溢的那g幸福他还是能感觉到的。

    隐隐约约的,大概也是在笑吧。

    付志皱眉闭上眼睛:“见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说不进去,辛健也没有立刻开车,两个人静静的看着街对面,直到看见检查违规停车的协管过来,付志才示意了一下:“回家吧。”

    车里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辛健把车开上主路之后打开音响,音乐还是上次的,付志听得有点厌了就换了一张cd。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