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9

    付志:“我下班再过来”

    “没空的话就不用了。”

    之前折腾了那么久,辛健这一回去,事情不会少。

    辛健笑了笑:“必须得有空。”

    付志脸上的伤恢复的比身上快,现在看痕迹已经很不明显了,病房里的伙食搭配的比较好,连带着气se似乎都比之前好了一些。

    心里再次涌起那g庆幸和后怕,辛健叹口气,拉过付志的手,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

    小心的帮对方戴上,他抬起头:“是不是挺俗的”

    戒指的款式其实并不太别出心裁,就是普通的男款婚戒,付志扬了扬眉把手收回去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弯了下嘴角:“你那个难道是nv款”

    “可能么”

    辛健把自己的左手举了一下:“拆了两对。”

    他从早上就戴着了,本来想着付志能自己看见,不过眼见他都要走了对方也没点反应,还是得他自己说出来。

    付志又看了一眼戒指:“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造孽。”

    “后悔太迟了。”

    凉凉的打断他的感慨,辛健没什么负罪感的挑眉笑了笑,习惯x的又去握了一下付志的手,微微用了点力:“我走了”

    “嗯,记得吃饭。”

    简单的嘱咐了一句,两个人这种俨然如同老伴一样的对话方式显得有点微妙,彼此看了一眼,辛健没多做流连的拿了东西走出病房。

    直到他把门关上,背影彻底消失,付志才重新把视线转回手上的戒指,呆坐了很久很久。

    辛健回到检察院的那天早会开了快两个小时。

    无非是之前常威的案子做了一下总结,目前牵连到的人列了一个名单,有j个人都很敏感,还需要进一步的排查,至于纪兰,已经正式被列为嫌疑人之一了,虽然还没有批捕,但是案件的梳理已经进入了尾声。

    这件事在整个司法系统当中都绝对是掀起了轩然大波,检察长在会上做发言的时候表情无比的严肃。:“我希望负责这个案子的所有人,都可以严肃,严谨的去对待,就算我不跟你们强调,你们也该知道这起案件的严重x和关注度,任何的细节都不可以向外泄漏,阶段x的要向我汇报你们的进度”

    专案办公室的负责人是赵鹏志,辅助的j个检察官都是有相当资历的老检察官,辛健并不在其中。

    一直到最后,检察长再捎带的提到了他:“辛健你的事情刚调查清楚,这段时间你先帮着贾沛那边把积压的一些申诉给过一下,过j天我再给你安排详细的工作。”

    辛健点头。

    他本身也无意太过引人注意。

    赵鹏志在散会之后找到他,先是随便问了j句,话题不可避免的转到了之前的事情上面:“付志现在怎么样”

    “恢复的还可以。”

    “你们两个出入都注意一点。”

    现在到底是谁下的手还没查清楚,辛健他们还是得小心。

    知道赵鹏志是真的担心他们,辛健带着谢意的笑了笑、:“我知道。”

    他其实有点想问处长的事,但是犹豫到最后没有开口。

    赵鹏志大概还有话要跟他说,但没来及说话就听见有人喊他接电话,最后只能拍拍辛健的肩膀:“有时间过来找我聊聊。”

    然后就匆匆走了。

    辛健顺着右边拐到贾沛的办公室,进门前礼貌的敲了一下门。

    说到贾沛,其实之前辛健跟她打过j道。

    只不过在那时候两个人之间的印象太过粗糙,以至于一开始他在会议上初次看见对方,根本没认出来。

    等到了里面的应门声,他推门进去,里面坐着的人抬起头笑了:“辛检过来啦”

    “别这么调侃我了。”随便摆了摆手,辛健表情淡然的坐下。

    “你现在可是院里的风云人物,打招呼还是得小心点。”揶揄的眨了眨眼睛,贾沛站起来给辛健倒了杯茶,在高检之中,检察官队伍里的nv人还是很引人注意的,特别是她本身年龄并不大,长的也漂亮,自然受的关注就更多一点。

    辛健被派来跟她合作,在不少人眼里是又羡慕又嫉妒的。

    贾沛递给辛健杯子,索x靠在旁边的办公桌上,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坦白说,我真的挺佩f你的。”

    直言不讳的表达了欣赏,贾沛的眼神没有半分的躲闪和羞涩,辛健微微抬头看着她,听到了这种称赞,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谢谢。”

    后者对于他的反应先是一怔,随即觉得有趣的扬起嘴角,玩味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递给辛健一叠卷宗:“你先看看这个案子吧,昨天才分过来。”

    案件并不复杂,是因为出现了新的证据所以程序之内提出了申诉,辛健审阅卷宗的时候想起了之前唐大庆的案子,虽然常威认罪直接导致了他的案件原判决被推翻,但是那个莫名其妙死而复活的被害人却一直没有找到。

    总觉得,那个案子没那么简单

    no4

    付志在医院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因为实在无事可做,现在下床虽然可以走动了,但是依然需要搀扶或者轮椅,而坐着看所有人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他宁愿在床上窝着。

    李磊有时候会溜过来看他,档案室终究不比一般的办公室,工作量没有那么集中。

    推门就看见付志在看书,他扬了扬眉:“一次是巧合,两次是意外,三次简直是惊悚啊”

    付志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人话。”

    “你真准备考司考了”

    随便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李磊似笑非笑的盯着付志:“辛健的魅力大到这个地步我真是没想到。”

    他注意到了对方手上的戒指。y光下闪的有点让人眼晕,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两个人的关系,但是真接受起来,还是有个心理过程。

    毕竟两个都是他当作朋友的人,他疑似一直在参与过程,却是从结果倒着推回去的。

    付志对这句话皱了下眉,他审视的看着李磊,评估着对方知道了多少,见对面的人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索x放下书:“你都看出来了”

    李磊指了指他的手:“瞎子才看不见。”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让付志笑了一下,他想起之前辛健的表情,总觉得大概当时对方也是这么嘀咕的。

    他看着手上的戒指:“本来没想弄成这样。”

    语气里不乏唏嘘,付志总觉得这段时间生活里的起伏有点多,原本的平稳就像一夜被打破一样。

    李磊笑了笑:“你是没想到我会知道,还是没想过辛健会接受”

    他知道辛健是直的。

    之前只是不确定付志,但是对于辛健那种谈个恋ai都高调的全院差不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解并不难。

    光他看见的nv人就不下三个。

    付志因为这个问题挑了下眉,却并没有回答。

    他随意的转动着手上的戒指,视线有点恍惚的落在没有焦点的病房一角,过了很长时间才拉回到李磊身上:“你最近挺闲啊”

    话题转的有点僵y,那带着感彩的问话让人想无视都难。

    下一刻李磊翻了个白眼:“我拜托你也说两句人话行么”跑来看病人还被嫌弃,李磊老大不爽的撇了撇嘴:“近墨者黑啊,你早该离辛健远点。”

    他这边话音刚落,身后一个凉凉的声音接了下半句:“我看你不止是闲,还很欠修理。”

    李磊皱眉回头,辛健靠在门边一脸冷笑。

    身后付志嘴角扬了扬,满脸都是准备看戏的调侃。

    “你这是对着恩人说话的态度”怪调的扬高了句尾,李磊有点不平衡的站起来:“你可别忘了那天晚上是谁劳心劳力的帮你把人搬上救护车的。”

    辛健一边往里走一边随手把买的水果什么的放在床头柜上,顺势坐在付志旁边:“在你这点功劳的份上,我刚才开门的时候就直接把你拎出去了”

    李磊眼睛一眯:“辛健,你不觉得自己现在越发嚣张了么”

    果然他还是前j天那种要死不活的的德行顺眼多了。

    闻言辛健点点头,一脸的承让:“好说。”

    “下次你再半夜给我打电话,我就直接关机,让你自生自灭”

    “你不会。”

    辛健笃定的语气成功的让李磊脸上chou动了一下,他笑眯眯的给付志削着苹果,略带打击的甩给李磊一句话:“这种话你就不该说出来。”

    有些人这辈子都做不到炎凉旁观。

    李磊这种人尤其是。

    这种技巧x的带着恭维的挤兑让李磊一时刻也想不出什么词来接,他一脸不爽的瞪着狼狈为j的付志和辛健,深深感到今天自己是来错了。

    别的不敢说,口头之争他跟辛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怎么说都是一个靠嘴巴吃饭一个靠混日子吃饭,哪怕是放在跑到检察院做档案室管理员之前,他也是个行动派而不是掐架派。

    咬了咬牙,李大帅哥一边手抖的指着辛健一边站起来:“辛健别太得意”视线扫到旁边的付志,更是一脸悲恸:“你啊,忘恩负义。”

    救命恩人落得这个下场算他遇人不淑。

    付志一脸同情的递给他一个苹果,很中肯的建议了一句:“得自己洗。”

    下一刻,李磊冲出病房。

    辛健把削好的苹果切好递给付志:“想出去转转么”

    “不了,太热。”

    病房里的冷气还是相对比较舒f的,他上午出去拍了个子回来都觉得半身的汗。

    也不勉强,本来就是随口一问的辛健随意的点点头,扫到付志的手,下意识的又摸起他的戒指:“这是我前j天回家的路上买的,同款式两对的戒指不多,拿来先将就一下。”

    “先”扬了扬眉,付志看了他一眼:“你还准备换”

    辛健笑笑:“这东西不该是两个人一起买的么你这个是我选的,我的该你来买。”

    他说完趁着楼道里没人凑到付志跟前很轻的吻了一下,然后拉开距离:“别光占便宜。”

    下一刻,他被付志拉过去再次吻住,两个人唇齿相依的勾勒着彼此的每一个早已熟悉的线条,空气中快速的扩散着彼此的热情。

    付志一直到心满意足的才放开辛健:“这才叫占便宜。”

    还没等对方反应,门口传来一声怪叫。

    李磊面容扭曲的啃着苹果,一回来就看见真人秀显然刺激有点大。

    辛健本来想挤兑他两句,却看李磊过了一会儿大概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的脸se一边,转而是满脸嘲笑的靠在门上,视线直直的落在他身上。

    “我说辛健真没想到你看着挺牛b的,竟然是下面那个啊”

    一句话甩完,没等病床上的两个人反应,李磊聪明的先闪一步。

    辛健愣了一下才回头看着付志,后者推了推眼镜拿了本书看的十分投入。

    “你是故意的“

    虽然是疑问,语气却很肯定。

    付志低头看书没有抬头,只是嘴角弯了一个弧度,从辛健的角度看过去,一瞬间看的怔住。

    他第一次发觉到原来欣赏一个男人跟欣赏一个nv人是完全不同的。

    nv人的美,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而男人的,则是会勾起一g让人觉得莫名的冲动。

    辛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点无奈的叹口气,从付志醒来他头次感慨的摇摇头:”我说付志啊你还是赶紧出院吧“

    在医院里。

    终究是诸多不便啊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j天的状态有些问题,更新的迟了很抱歉,希望能尽快恢复,实在抱歉

    86

    86、第 5 章第 6 章

    no5

    辛建和贾沛的这个案子是起贩卖毒品案,团伙作案,申诉的当事人程一明二审判决是死刑缓期两年,已经f刑一年半了,他的家属又找到了新的证据,证明程一明只是购买,并没有直接参与贩卖或者运输毒品,所以向检察院提出了申诉。

    麻烦的是,这个案件当中的涉案人,他的同伙已经被执行了死刑,剩下的从犯都无法证明他是否直接参与了毒品的贩卖和运输,而他家属所提供的公司职员的口供,也只能证明程一明账户上最初被认定为贩卖毒品所得款的一笔钱实际上是程一明和她一起在外面帮人办事得到的报酬,无法证明他究竟是不是贩毒集团中的团伙成员。

    贾沛第一次提讯是自己去的,辛建那天被外派协助取证。

    本来安排好了下一次的提讯,结果在那之前,程一明的父亲到了检察院。

    他也是提出申诉的人。

    辛建见过很多的嫌疑人家属。

    跟他的工作环境打j道的人无非就是那么j个身份,总是逃离不出这个圈子,贾沛接到电话的时候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让门卫安排程一明的父亲到了办公室。

    即便这案子的卷宗两个人都研究过了,真正看见这位老人,辛建和贾沛依然是有些动容。

    程一明的父亲是个残疾人。

    他的右臂齐肩残缺,右脚也有些跛。

    当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辛建帮手接过了旁边门卫手上拿着的那些资料,程一明的父亲显然跟检察官打过不少次j道了,看出来辛建和贾沛就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立刻伸出左手:“检察官同志你们好”

    语气里带着一点口音,站的笔直笔直,身上穿的是一件洗的有些发白的外套。

    辛建跟他握过手,领着他坐在沙发上,贾沛也拉进了椅子:“老人家过来,是有什么事吧”

    程一明的父亲笑了笑:“知道小明那案子可能要再审,我把材料什么的拿来给你们看看。”

    他说着,指了指桌上的那叠文件:“整理了很长时间,可能对你们有用。”

    稍微显得有点局促,

    贾沛和辛建彼此看了一眼,对于对方的意图了然于心,只是面对这么一位家长,他们又实在没办法拿出公式化的说辞出来对付。

    似乎是看出他们的想法,程一明的爸爸有点尴尬想站起来,但是人刚弯腰起来,就犹豫着又坐了下去,他脸se有点难看:“我知道,你们检察官同志平时的工作都挺忙,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说两句话就走。”

    他用左手把眼镜摘下来放在腿上蹭了蹭,然后重新戴上:“我以前是个军人,专业之后给安排了一个司机的活儿,生活条件勉强够过日子的,但是环境不算好,小明这孩子,从小人就鬼,胆子也大,还不懂什么事的时候就喜欢跟比他大的人在一起玩,后来我工作的时候工伤,人废了,家里情况就更不好了,所以小明过得比一般人要苦”

    这段话可能他跟很多人都说过,逻辑表述的很通顺也很流畅,只是里面的辛酸哪怕是再重复多少遍也无法掩盖,他说完了这段很沉重的叹了口气,自嘲的扬了下嘴角却没有抬头,大概是不想看见辛建和贾沛的反应。

    “虽然日子过的不比一般人,但是我从,犯法的事不能做,男人可以没本事,但是不能没责任感,他书念不下去就很早出来给人g活打工,我知道他不是个有长x的人,什么活儿都是g不了j天就嫌人家这个嫌人家那个,所有亲戚朋友我都求过了,可是这孩子唉”

    辛建微微皱了下眉,程一明的犯罪记录栏上东西确实不少。

    “我知道这小子有点浑”程一明的父亲看着辛建:“但是他再浑,也不可能去g贩毒这种遭天谴的事,检察官同志,我希望你们能查清楚这件事我”

    程一明的父亲说完了就要挣扎着站起来,辛建上前帮了他一把,下一刻感觉胳膊一沉,老人当场就要跪下,幸亏辛健的动作很快,用力把他托了回去。

    贾沛递给他一杯茶:“老人家,程一明到底有没有参与贩毒,是可以调查清楚的,你要相信我们。”

    “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他是罪有应得,但他毕竟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这句话说完,老人的眼泪也出来了。

    一滴一滴的落在k子上。

    辛健一直没怎么开口,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只是将身后桌子上的纸巾递给对面的这位父亲。

    贾沛倒是在劝,nv人大概这方面天生是有天赋的,即便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承诺,在最后程一明的父亲离开时,脸上不乏充满希翼的感激。

    送走这位访客,贾沛问辛健:“你相信程一明是无辜的么”

    一瞬间,辛健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似乎付志以前也问过相似的问题。

    脑海中浮现出另外一张脸,辛健有点莫名的笑了笑,然后坐下来翻阅着那些文件:“重要的不是我信不信,而是他到底做没做。”

    这位父亲为儿子做的确实很多,资料里事无巨细的整理了所有可能涵盖的信息,即便很多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不难看出这份心。

    辛健突然抬头看了贾沛一眼:“你觉得这世上最伟大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亲情,友情,ai情

    贾沛扬起眉:“这问题就跟最伟大的人一样无解吧”

    带着一个最字,很多时候都是没有答案的。

    辛健笑了:“感情无解,人绝对有解。”

    “哦是谁”

    “人民群众呗”

    这句话其实不是他的原创,是付志说过的。

    毫无预警的第二次想起对方,辛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离下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

    注意到他这个动作,贾沛有些好奇的凑近他:“怎么,一会儿有约”

    辛健没回答,只是笑笑。

    而这种反应,总是能把其他人的兴趣吊到最高的,贾沛不死心的追问:“我听人说你没有nv朋友啊。”

    不过这个消息到底是怎么打探来的就不清楚了,只能说,辛健这样的人用这么高调的方式转到高检,但凡是没有明确对象的人,对他都有些自己的考虑。

    贾沛也不例外。

    她甚至没有过多的掩饰自己的兴趣。

    然而辛健只是举了一下自己的手做为示意,看着对面的贾沛讶异的愣住:“你结婚了”

    这信息偏差的也太大了。

    “算是订婚吧。”

    辛健解释了一句,视线不受控制的又扫到挂钟。

    第一次,t会到思念的感觉。

    no6

    下班立刻跑到医院,辛健一直到带了满头汗坐在付志的床边,看见对方疑h的放下手里的书打量他,才笑着解释:“付志,我觉得我现在有点疯。”

    后者点点头:“我看出来了。”

    挂着一脸傻兮兮的笑容冲进病房,气都没喘利索就抓着他不放。

    “我今天上班的时候,一直在想你。”

    付志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反应。

    这种话突然听到辛健说出来,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怪,他嘴唇动了动,没能成功的挤出一个字。

    辛健倒是也不在乎,他擦了擦汗,然后用力握了一下付志的手:“我觉得我越来越象在谈恋ai了。”

    说完,他g脆去洗手间里洗把脸,留下被他说懵了的付志呆坐在床上,开始认真的考虑辛健白天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辛健陪着付志吃完了晚饭,收拾好东西看着对方拿过书,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快报名了”

    付志愣了一下:“什么报名”

    “司考啊,是不是快报名了”

    之前发生了太多事,乱的毫无头绪他也就没有再关注这方面的事。

    付志挑了下眉:“马上就要考试了,你才开始担心报名的事。”

    “报完了”

    “早就报完了。”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付志无奈的摇头:“靠你简直是自找麻烦。”

    但是下一刻辛健却突然笑了:“所以你已经报名了”

    “嗯。”

    视线转回书上,付志不怎么在意的应了一声。

    辛健没有再接话,只是笑的有点得瑟。

    他知道这次,付志肯定不会再敷衍了事了,从对方的眼里,他已经看出了认真。

    踏实的放下心,辛健浏览着页新闻,状似随意的扬起嘴角:“付志,你一定会是个非常出se的检察官。”

    对此,看书的人只是敛目轻笑:“等我当上再说吧。”

    哪有那么容易。

    在付志住院的这段时间,处长并没有亲自过来。

    最初的时候有打过电话给辛健,自从庄一伟把话带到,之后就j乎断了联系,李磊每次来医院也都会很聪明的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付志也没有刻意的去打听。

    但是辛健一直有在关注这件事的进展。

    他听说了老处长被调查的事,只是似乎进行的比较小心,至少远没有他上次被调查的那么高调,恨不得人尽皆知。详细的情况还不了解,按照庄一伟的说法,处长在其中的牵扯并不简单。

    “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是在电话里庄一伟对辛健说的话,到底准备什么,彼此心里都有数。

    辛健当时只是回答他:“处长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在这个问题上,他跟付志的看法一样。

    他们两个都是老处长一手提拔训练出来的人,说是恩师也不夸张,虽然可能真正告诉他们怎么去做的时候并不多,但是言传身教,处长一直是辛健心目中的一个标准。

    怎么样才是做好了一个检察官应该做的事。

    怎么样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良知,对得起法律精神。

    辛健不敢说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