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8

    那样,心底涌上一g烦躁。

    接下来的时间,无非就是司徒冷嘲热讽的表达j句关心,在辛健爆发之前,李磊把这两位大神给送了出去。

    临分别的时候,他留给了司徒和曹峰两句话。

    “辛健和付志的事,就该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别人帮不上忙也就最好别提太多意见。”

    然后潇洒的溜达到院子里去chou烟了。

    余下的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扬了扬眉。

    no18

    托司徒茁的福,本来还觉得很累的付志精神意外的好了一点,李磊把人送出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靠在枕头上摇摇头:“他真是哪句话不刺激人他不说哪句。”

    “他是关心你。”

    辛健很出乎他意料的接了一句,然后拉近凳子坐在他床边:“现在有精神聊聊么”

    付志看着他,拿过旁边的眼镜戴上:“说吧。”

    他料到了对方有话要说。

    辛健整理了一下思路,却没有看着付志:“在出事之前咱俩的谈话你还记得吧”

    “嗯。”

    “我当时说我们两个需要好好想想。”

    付志这次没出声,只是听着辛健说下去:“之前我在你床边陪了48个小时,我想的很清楚,我不想就这么放弃。”

    他说话的语气很坚定,听的出来他是想得很清楚才下的这个决定。付志敛了一下视线,对于这个结果并不觉得意外,他冷静的看了一眼辛健:“你不放弃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是他们两个努力做出的尝试,那么也算是有一个结果了,据他了解辛健并不是一个明知道错还要一错到底的人,如果这句话是他在出事之前说的,那么付志大概还能接受,放在现在这个时候,实在不怎么有说f力。

    辛健抬起头:“因为我怕了”

    他这五个字说出来,是抖着的。

    如果现在他面前有面镜子,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脸上露出的到底是一个怎样怪异的笑容,有点庆幸,有点恐惧,有点痛苦,有点幸福。

    辛健闭上眼睛皱了皱眉,再睁开眼底一派坦然:“我怕的差点崩溃。”

    没有人能t会他在过去的那j十个小时里是怎么过的。

    他甚至都描述不出来。

    付志被他一句话说的愣在那里,过了很长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虽然辛健这种态度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但是这个理由绝对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反而辛健把最难说的话说出口了变得轻松了不少,他看着付志:“在我怕的要死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之前咱俩讨论的那些都是废话,什么意义都没有,既然都到了这个份儿上,根本什么都无所谓了。”

    抓着付志的手用了用力:“我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合不合适,男人还是nv人,过去还是以后,这些东西在真正到了他自心底涌出恐惧的时候,一点都想不起来。

    人有余力去思考一些狗倒灶的东西,只是因为得到的太多。

    面子,原则,立场,那些固有的坚持和本来看起来重逾生命的东西,真的面对生死,就根本都不是。

    “付志,我当时抓着你的手就只会叫你的名字而已”

    辛健说完笑了笑:“所以我觉得其他什么都是扯淡。”

    有那么一瞬间,付志觉得自己j乎不认识眼前这个人,这绝对不是辛健会说出来的话。

    他j乎是带着审视的看着辛健,把所有的话开诚布公的摊了出来:“你改变主意是因为我为了你受伤”

    “对。”

    “内疚”

    “对。”

    辛健的回答直接的让付志连眉都皱不起来了,他一时找不到什么话去接,只能看着辛健,觉得眼前的局面有点失去控制。

    最后,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话:“被感动了”

    对于这个问题,辛健的回答是站起来凑到付志眼前吻住他,很轻柔的吻。

    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他才笑笑:“准确说,是被吓住了。”他顿了一下:“被吓到之后,我开始很仔细的思考,我以后还能不能再遇到一个让我怕到这个地步,又同时愿意为了我去害怕的人。”

    辛健觉得人活着最起不能自欺欺人。

    面对形形sese的人本来就难分真假,如果连自身的感觉都不去重视,那活着就真的是连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所以男人也好,nv人也好,最终追求的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思考到最后,我的结论就是抓紧眼前的。”他一边说一边攥住付志的手:“其实或许早就放不开了。”

    只是一切都发生的不知不觉。

    因为在一起的太过理所当然,很多东西被习惯盖过了,对彼此的执着是习惯,对彼此的关心也是习惯,占有yu是习惯,满足感也是习惯,直到把这些习惯都加在一起,恍然发觉其实这就是ai情。

    付志一直听的很沉默。

    他想在辛健的这些话中找到一个切入点去做为反驳,却发觉无从下手。

    明明已经有了结果的话题被推翻的g脆利索,辛健的态度太坦然,以至于他准备的所有心理建设全部在顷刻间化为虚无。

    他们两个人,似乎每次到了一个以为接近结局的时候,都会诡异的转变为未完待续。

    觉得有点可笑,付志叹了口气:“辛健,这样有劲么。”

    他不得不说心里是有点愤怒的,事情如果被说的这么简单,那之前两个人吵了那么长时间,互相折腾了那么久,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毕竟不是一道数学题,不是你套个公式得出一个结果就算完了。

    “你根本就没被男人ai过,更不会去ai一个男人,咱俩这样只是让过去重来一次。”

    兜回原点,重蹈覆辙。

    虽然他从来不逃避失败,但是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自己找不痛快,绝对不是他的生活哲学。

    付志的这个苦笑,让辛健的眼底沉了沉,他微微拢起眉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次你说错了。”

    这里是单间的病房,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

    门外楼道里偶尔走过j个人,有护士,有医生也有病人。

    病房里j乎一眼扫过去全部都是白se的,偶尔的j点se彩,都来自于区别不同功能的按钮提示。

    李磊靠在医院的花园长椅里chou着烟,仰头看着不怎么蓝的天空,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腿。

    付志觉得周围的环境又复杂又单一,他不受控制的被外界的很多东西分散着注意力,却又忍不住最终把所有的关注放回在眼前的辛健身上。

    他听见对方开口,一字一顿的跟他说:“你早就ai上我了,而我,也已经开始了”

    所以,其实一切也就是这么简单。

    想再说点什么,最终被堵在了第二个吻里。

    辛健慢慢的凑上前,手撑在付志的耳边。

    男人的ai情或许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也无非就是一句珍惜,一句认了。

    辛健懂了珍惜,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付志去认了。

    84

    84、第 1 章第 2 章

    no1

    唐大庆释放的那天,辛健本来是想去的,但是因为付志有个检查,最后还是没赶上。

    他让其他人给辛健带了一张卡。

    说是卡,其实就是一张有点发y的牛纸,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

    字写的很用力,从笔画中能看出抖动的痕迹。

    辛健拿过卡的时候愣了一下,旁边付志探头扫一眼,笑了。

    至于常威的案子,已经转给分院了,正在调查。

    基本上辛健还处在停职的阶段,虽然赵鹏志来看付志的时候婉转的跟他表示过他的事情不需要担心,马上就能清楚了,对于他本人来说,倒是也不急。

    付志的身t恢复情况还算不错,只是辛健很坚持让他躺在医院里,家里的资料和书差不多都被他搬来了,白天付志看书他就在旁边玩电脑,单人病房的好处就是既不会打扰别人也不会被人打扰。

    只是付志待的有点无趣。

    “看的烦死”有点腻歪的叹了口气放下书,就连生病都难逃被监督看书实在有点不人道。

    辛健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着他的抱怨空档偷亲了一下,然后得意洋洋的坐回去,不怎么在意的继续玩着弱智的游戏:“烦了就休息一会儿。”

    他所谓的一会儿不过也就是十五分钟。

    已经彻底认识到他恶质的付志要笑不笑的扬了下嘴角,避开伤口蹭进被子里,彻底进入睡觉倒计时。

    倒是辛健忍不住了,一把掀开他的被子:“你又睡”

    自从付志的伤口好了一些,他差不多一天能照着二十个小时睡,再这么下去他怀疑这人要得嗜睡症了。

    被掀了被子的人很不满:“我现在能踏实睡一觉容易么”

    之前每天晚上都疼的直冒冷汗,不折腾到天亮j乎就闭不上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晚上会疼的比白天厉害那么多。

    这句话刚好戳在辛健的软肋上,他顿了一下,无奈的看着付志白了他一眼然后重新把被子掩上,头埋在被子里j乎看不见。

    医院的冷气开的挺大,不盖被子睡还有点冷。

    拗不过付志,辛健只能帮他被子整了整,然后把电脑的声音关掉。

    病房区的环境很安静,因为特别照顾,付志的病房本来也在比较僻静的地方,平时如果不是李磊他们过来,也j乎没什么人会绕过来,倒是符合付志一贯喜欢安静的脾气。

    辛健帮付志把床头柜上的书收好,倒了杯水放在旁边防止睡醒的人没水喝。

    然后小心的站起来,悄无声息的走出病房带上门。

    也没走远,就靠在病房门外面。

    路过有认识的护士会跟他点点头打个招呼,他也只是礼貌的笑一下。

    没站多久,庄一伟给他发了条信息让他下楼,他人在楼下。

    辛健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你直接上来呗”

    “你想付志听着我没意见。”

    “什么事”

    “关于你被人栽赃的事。”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辛健也没办法,最后俩人约在了楼下三层的一个休息室,辛健j代了护士帮他看着情况,然后才下去。

    庄一伟是跟钱真一起来的。

    看见辛健先是皱了下眉:“我看你跟付志一起住院算了。”

    这脸se看着比病人还憔悴。

    辛健对这句话只是扬了扬眉没有搭理,随便要了杯苏打水,他勉强打起精神:“有结果了”

    看出他是故意转移话题,庄一伟只能摇摇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你自己看吧。”

    辛健只扫了一眼,脸se一沉。

    “意外吧”钱真的语气不乏幸灾乐祸,他看着辛健神se复杂的一页页翻阅着手上的材料,全部看完之后放下,半天没说话。

    相比他,庄一伟实在仁慈多了。他看了辛健一眼:“查到最后查到你们处长身上,我也很意外。”

    辛健没接话。

    “虽然做的很聪明,但到底不是无迹可寻。你们处长找的是个高手,我们也是兜了不少圈子才找到他。”

    庄一伟扫了一眼桌面上的材料,这里面的口供可来的不容易。

    现在人已经被逮捕了,讯问之后j代是受人所托,只是那个委托人,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辛建皱了下眉,半天才开口:“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办”

    “这案子已经进入程序了,我透露不了太多,只是告诉你大概你的调查也快结束了。”

    看出来辛建脸se不太好看,庄一伟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之所以把辛建单独叫出来也是考虑到付志本来就还算个病号,而且在他们确立侦查方向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辛建是当事人之一,有一定的知情权。

    至于处长为什么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暂时谁也说不清楚。

    辛建很长时间都没说话,甚至连最后庄一伟和钱真表示要走的时候,他也只是站起来示意了一下,攒在一起的眉头始终没松开。

    回到病房,付志还在睡觉。

    大概这次是真的睡着了,辛建开门对方都没什么反应,他坐在床边看着付志的侧脸发呆,

    想法很乱,一时抓不住头绪。

    时间一点点的过,辛建一直维持着最初的姿势,看着斜y西落,映在窗帘上的光影很昏h。

    病房里就只有他的影子很明显,被拖的很长。

    付志醒过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辛建在发呆,笼罩在h昏之下显得有点茫然。

    “你怎么了”

    开口的时候嗓子有点哑,大概是嗓子太g了。

    辛建被付志的声音拉回神,怔了一下,然后下一个动作是给他倒水。他习惯x的去轻轻捏了一下付志的后颈,不是很明显的笑了笑。

    有点有气无力。

    他把杯子放好:“睡够了”

    “你刚才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把话题岔过去,辛建坐回椅子上之前给付志又把被子拉了拉:“马上就该吃饭了。”

    付志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下了句结论:“辛建,其实你撒谎的掩饰挺拙劣的。”

    后者扬下眉,也没反驳:“那是对着你。”

    处长的事情,他现在不说是因为还没想好怎么说。

    对比他,或许付志的接受度会更差。

    no2

    吃完晚饭,照例是付志看书辛建对着电脑,只不过这次他没什么兴致去打游戏了,电脑屏上不太显眼的光晃在他面上,半天也不动一下。

    付志叹口气放下书:“我说,你怎么都不睡觉”

    任何时候他醒过来,辛建基本上都是清醒的。

    哪怕是他在半夜被疼醒了,对方都能及时知道。

    最初还觉得他是反应过度太紧张了,但是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辛建除了中途李磊过来替班的时候回家洗澡换身衣f,就没有在他面前睡过觉。

    后者似乎很意外他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一下,然后没什么概念的皱了下眉:“不困。”

    “不困”

    付志扯了下嘴角:“你真该去照照镜子。”

    那脸se实在不怎么像个健康的活人。

    他说的辛建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有点费解:“很憔悴”

    好像之前庄一伟也提了这么一句,不过他没往心里去。

    除了觉得有点累,莫名其妙的他就是不困,有时候实在撑不住了趴一会儿,也很快就会醒过来,而且他越睡越不舒f,索x也就懒得去搭理了。

    付志摇摇头:“憔悴这个词形容的太保守。”

    闻言辛建莫名所以的对着对面的镜子反光照了照,看不太真切最后只能耸耸肩:“无所谓,反正只对着你而已。”

    做男人的好处之一就是三天不洗脸也看不出来,他平时也不太打理这张脸。

    付志半天没说话,看着辛建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随便找ao巾擦了一下。

    在灯下,显得脸se惨白若纸。

    “今天晚上你回去睡一觉吧,我这里没事。”

    已经不记得是第j次说这句话了,不过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

    辛建习惯x的摇头:“我在哪儿都一样,你不用管我。”

    即便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的固执始终如一。

    付志心里有点想笑,他摇了摇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书上,旁边虽然没什么声音,但气氛很和谐。

    临熄灯的时候,还是辛建扶着付志去洗澡。

    说是洗澡,不过就是擦一擦身子。

    付志现在还沾不了水,只能是辛建把ao巾打s了帮他擦,虽然最初也觉得别扭,但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辛建总要强过护士。

    已经脱衣f到驾轻就熟了,付志自己抖掉半边病f然后利用有限的活动空间把另外一只袖子也弄掉,辛建ao巾已经准备好了,沿着他的脖颈开始往下擦。

    不得不说这种行为对两个人来说都很难受。

    付志极力想反应的自然一点,奈何越想自然就越不自然,而辛建怎么说也擦了很多次了,偏偏每次都觉得跟上次不太一样。

    浴室里除了流水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杂音去g扰,擦的人很专注,j乎不放过任何细节的小心擦过来,力道和水温都恰到好处。

    付志一只手撑着墙,放任辛建的手在身上游走,感觉到对方在他腰际流连的时候,忍不住背部一僵。

    辛建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受的刺激有点多还是真的累到心神恍惚了,他看着水雾之下付志身上深浅不一的淤痕,总觉得心窝的地方被戳到一样疼的他眼睛发胀,鬼使神差的,他就着半跪的姿势很轻的吻上付志的腰侧。

    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瞬间收了下力。

    很长时间,徘徊在彼此之间的就是静默的压抑。

    两个人的表情笼在雾气里看不太清楚,只是辛建的语调很低沉:“我真宁愿那群人找对了人。”

    这句话说的有点像喃喃自语,他继续着帮付志擦身的动作,每到一个伤处,动作就更轻柔一些。

    付志长出了一口气,竭力控制着身t上的反应,任由辛建帮他擦完了之后穿好衣f,然后扶着他回到床边。

    时间控制的刚好,他刚拉上被子,病房区得灯也熄了。

    除了床头柜上微弱的灯光,就只有辛建的眼睛很亮。

    他低头很温柔的吻住付志,两个人的鼻息靠在一起,纠缠的一点都不急促。

    从付志醒来,他们两个吻过很多次。

    却连一点的se彩都没有。

    辛建只是觉得这样才能安心,他微微抬起头抚着付志的头发:“睡吧。”然后依然是坐在椅子上,挨着床边趴下。

    他这个t型,这么趴着其实并不舒f。

    只是大概习惯了,找到一个位置,倒也真的是能半天不动。

    窗外还有些月光,朦朦胧胧的。

    辛建趴在床边放松自己的身t,黑暗中总觉得能听到付志的呼吸声,很平缓,很顺和。

    渐渐的,他也闭上眼睛。

    其实,辛建自己清楚他的精力已经达到一个极限了。

    疲累感不会有人比他自己t会的更清楚,哪怕庄一伟和付志不说,他也明白这么下去情况不乐观。

    他只是没办法

    安静了没有多长时间就猛的抬头坐了起来,辛建惊疑未定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付志,确认对方没事才长出了一口气烦躁的爬了爬头发。

    j乎他只要闭上眼睛,就会被噩梦惊醒。

    无一例外都是付志被人围殴的画面,一遍一遍的,像卡碟的dvd永无休止。

    明明已经知道对方没事了,这种情况却完全没有好转。

    叹了口气,他摇摇头,有了chou烟的yu望。

    然后毫无预兆的,本来他以为已经睡着的付志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的烦躁:“我说你,一起睡吧。”

    没有灯,两个人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辛建有点意外:“你没睡”

    “嗯。”

    付志掀开被子,往后稍微挪了一下:“你再不睡觉,大概光荣的得比我还快。”

    他其实不是第一次看见辛建这么惊醒。

    只是之前他一直没开口。

    辛建这个人就属于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不熬到实在没办法了,绝对不会妥协。

    他对面的男人看着掀开的被子愣了一会儿,犹豫到最后无声的脱了外衣,并排跟付志躺在一起。

    医院的病床总归不是很宽敞。

    以他们两个人的身形只能紧紧贴在一起才能勉强不让自己掉下去。

    辛建对着这种狼狈竟然很突然笑了:“我想起当初咱俩加班,到最后也是一起睡在宿舍里。”

    “那时候是你有床不睡,非要来占地方。”

    付志想起那时候也笑了。

    宿舍的床也是单人床,他平时自己睡都嫌窄,偏偏辛建每次加班都非要跑去跟他挤。

    大概,也是因为这些暧昧不清的细节,所以才导致他们最后走到这一步的吧。

    贴近了身t就自然而然的感觉到了对方的t温,辛建背对着付志,感觉后面的人把手探过来摸到他的手,在两个人j握的时候,后面付志很低的调侃了一句:“不知道明天早上护士看见咱俩这样是什么反应。”

    辛建倒是没什么压力。

    他握着付志的手紧了紧:“我锁门了。”

    那一夜,辛建终于真正的睡了一觉。

    85

    85、第 3 章第 4 章

    no3

    庄一伟估计的不错,辛建的调查很快就结束了,监察局的通知上只是表示查明了情况与辛建无关,但是案件在进一步调查。

    辛建接到通知的当天,跟付志谈了这件事可能把处长牵扯在其中的情况。

    只是有点意外,相比他,付志的反应平淡很多。

    “处长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简单的一句话,算是做了一个结论。

    辛健当时在旁边并没有接话,但是也没有做出反应,他跟付志说明这件事只是不想两个人之间再有任何的隐瞒。经过这次的事,他们彼此之间的一些做事方式,总归是要有些改变,不能说立刻就能够达到两个人随心所yu的地步,但是起,相处是需要互相理解的。

    他把自己的东西大概收拾了一下,既然调查结束很明显他也必须回去检察院了,付志被批了两个月的病假,他没办法陪着这么久。

    打包的差不多了,他坐在床边看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