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7

    低了声音:“你是辛健”

    付志扬了下眉:“有事”

    “有人想找你谈谈。”

    “什么人”

    “你见了就知道了。”

    说完,外面的人开始开车门,付志只是犹豫了一下,随即皱起眉:“我自己开。”

    他把车窗都关上然后开门,关上车门之后g脆上锁。

    站在车外面的是个看起来很壮的男人,车前面挡着的略微比他矮一点,但是论身型,并没有弱到哪里去。

    付志心里盘算了一下成功溜掉的可能x有多高,直到被前后三个人算是半强迫的带到了小区一处挺偏僻的地方,才算是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显然这帮人今天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在被手电直s在脸上被迫抬起胳膊挡光的时候,付志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82

    82、第章第章

    no15

    辛健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内容乱七八糟的,很多画面闪来闪去,就像打的很混乱的彩灯。

    似乎是发生了很多的事,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是觉得从头到脚都泛着一g疲惫感,沉重的连胳膊都不太想举了。

    凌乱的线条j叉到最后,变成了一首歌。

    调子有点熟悉,就是很不搭调。

    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震耳yu聋的尖啸,终于把辛健给震醒了。

    手机就在他的外套里面,一边响一边震。

    突然被惊醒一时他还搞不清楚状况,迷迷糊糊的去把手机抓起来,屏显竟然是付志。

    “喂”

    声音带着浓郁的睡意,他蜷在后座上勉强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挠了挠头,靠在座位上。

    “辛健。”

    结果电话那边的声音比他还轻,虚弱的似乎连多说一个字都底气不足。

    辛健皱起眉:“付志”

    他扬高了声音:“你声音大一点,我听不清楚。”

    那边付志好像骂了一句脏话,只是声音太小听不清楚,辛健下意识的坐了起来,听见手机那边的人还是用着断断续续的语调费力的表达:“你现在下车”

    “下车之后往前走右手有个胡同你”

    辛健是一步一步按照付志说的走的,心里涌起的那份烦躁和不安让他刚才所有的睡意全部一扫而空,下了车,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他家楼下。

    付志说的胡同其实就是两栋楼之间的一段空隙,平时除了小孩儿大概没人会注意的地方。

    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抖得他已经没概念了,耳边付志的声音还在继续:“你走到胡,胡同口照”

    我。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辛健已经冲进去了。

    付志躺在地上,因为光线不足,看不太清楚到底什么地方受了伤,只能看见他睁着眼睛盯着跑到他旁边蹲下的辛健,想再说点什么,结果发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两个人有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就是这么看着对方。

    辛健觉得自己脑子里是空的。

    不是像一般人说的一空白,而是整个空荡荡的。

    他觉得耳边的风歇斯底里的在吹,充斥着得是一种变调的杂音,很刺耳很难受,后脊全部是冷汗,风一吹他就打哆嗦。

    伸出手想去碰,但是不知道能碰到哪里,只能悬在半空就这么僵着,嗓子里卡了东西一样半个音都挤不出来,憋了半天还是只能抖着嘴唇说不出来话。

    倒是付志忍不住了:“叫救护车”

    他说完就一直喘气,但似乎喘气声都很虚弱。

    所谓呼吸都觉得累,大概说的就是他这种情况。

    辛健手里攥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定了定神去打电话,但是却没叫救护车而是打给了李磊。

    “付志受伤了,现在在我家楼下,xx小区3楼最靠右边的小弄堂里面,找辆车过来”

    如果李磊够仔细,会听出来辛健的声音变得有怪。

    很扭曲,带着一g很诡异的颤音。

    付志在旁边听着辛健打电话,然后有气无力的闭了下眼睛:“你打”

    “我保证李磊比120快。”

    明白他的意思,辛健安抚x的解释了一句。李磊家离他并不远,这时候,救护车没有李磊可靠。

    付志如果现在有力气,大概会翻个白眼什么的,但是他实在没办法,只能又把眼睛闭上,无声的表示不予置评。

    辛健觉得自己头有点晕,看东西都是恍恍惚惚的,他伸出去的手终于很轻的放在了付志的肩膀上,试探着问了一句:“能碰你么”

    “只有手”

    付志说完,辛健握住他。

    s凉的一。

    就算不打灯,他也猜的出来那些意味着什么。

    压抑不住的寒意从手心一直扩散到四肢,那个过程辛健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的,就像蔓藤一样,紧紧得缠着他。

    握着付志的手下意识的攥紧,辛健不自觉地一直深呼吸,一直到再也吸不进去一点空气,却还是觉得没办法压住x口快要震出来的心跳。

    他甚至挤不出来一句“付志你撑着点”。

    黑暗一的环境中,只能看见眼前的人闭上眼睛再睁开,撑不住了再闭上,然后渐渐的闭眼的时间越来越长,那所代表的信息危险的让他恐惧。

    辛健,你这辈子大概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毫无预警的,之前付志跟他吵架的时候说起的那句话冲进耳朵里。

    然后他另外一只手猛的攥成了拳。

    李磊脸se惨白的赶到时,付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睁开眼了。

    辛健就跟石化了一样蹲在他旁边,拉着他的手,一点动静都没有。

    还是李磊使劲推了他一把:“傻了送上车啊”才让他暂时回过神,有点茫然的看了李磊一眼,然后两个人和j个医生护士合力把付志弄到车里。

    接到他电话李磊就跑去医院找了辆救护车,一路是闪着灯过来的。

    车里的光线很充足,付志被抬上车里医生就立刻给他做了一些紧急的救护处理,辛健却被满眼的血震的傻了。

    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那刺目的颜se也太过冲击。

    李磊一路都在试图跟他说话,结果辛健就跟听不见一样,什么反应都不给他。他着急了去扯辛健,反而被后者一把甩开。

    就这么一直维持到了医院,看着付志被推进手术室,辛健依然愣着神。

    护士拿着风险书给他签字,解释了半天他才拿起笔。

    李磊被他这个样子气着了,刚想骂两句,一转头看见辛健跟看怪物一样的盯着自己的手发呆。

    抖的不成样子。

    他自己似乎都在奇怪为什么就连落笔这么简单的事竟然都做不到,眼神是直的,周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李磊这辈子没见过辛健这种表情。

    就这么看着他哆哆嗦嗦的签上了名字,护士进去手术室之前,他还试图拽住对方。

    不过最终没有。

    所以李磊所有的话都在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叹了口气抱着头坐在楼道的椅子上,对于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感到愤怒和后悔。

    反而辛健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是站在手术室外面,满手的血。

    都是付志的血

    no16

    “我叫付志。”

    “是么我们同校”

    “这种事你不需要找我吧有更合适的人选”

    “别这么多废话g完了我好回家”

    “你就知道这电影我没看过”

    “辛健我真是f了你”

    耳边纠缠着响起各种各样的对话,有些甚至时间久远到辛健自己平时都想不起来了,定格的画面最终都是付志放大的表情,明明看不太清楚眼前的东西,但诡异的就是会把表情看的很清晰。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期间护士有出来过j次,然后又面无表情的进去。

    李磊站起来问了两句,但是都没什么用,医院里除了白就是白,辛健觉得压抑的难受。

    不知道究竟站了多少时间,直到辛健觉得腿已经失去感觉变得彻底麻木了,才有病床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他往前走了一步,却因为不适应而差点跪在地上。

    李磊赶紧在旁边扶着他。

    “医生,情况怎么办”

    “他伤的不轻,不过现在情况稳定了,你们留下一个人陪床吧,大概明天麻y退了之后他会觉得有点疼。”

    简单的j代了一句,医生在任由护士把病床推出去之后摘下口罩,然后转身去换衣f。

    李磊跟着护士去办手续,辛健陪着进了病房,付志的脸se很苍白,血迹都被盖住了一时也看不见,他下意识的握着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感觉到脉搏的地方有微弱的跳动才长出了一口气把头埋在床边。

    活了这么大,辛健没试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咬着后牙皱起眉,他紧紧的握着付志的手,低头一声都不吭。

    医院的被子,有一g消毒柜的味道。

    付志的手很冰,无论辛健用多大的力气似乎都没什么感觉,他把付志的j个手指握在手心里,动作很小的来回摩挲着。

    从他趴着的这个角度,看不太清楚付志的脸,只能大概勾勒出一个轮廓。

    所谓的得到和失去,无非也就是选择的顷刻而已。

    付志在他眼前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一刻他抓的很用力。很想对方能够在感受到他的执着之后再次疲惫的睁开眼,但是一直没有。

    哪怕他在心里怒吼着。

    原来真正怕到极点的时候,就感觉不到怕了。

    只是很难熬。

    之前付志所描绘的所有感受,都象报应一样在他身上重演了一次。

    其实辛健很愤怒。

    他很想把付志从床上拽起来狠狠的打一架,扯着对方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光会骂他,为什么自己换个立场就想不到他出事了,其他人会是什么心情。

    然后等到想到这一层的时候,又很想自己chou自己一顿。

    不到了切肤之时,感觉不到切肤之痛。

    原来都是要等到摊到自己头上,才明白那滋味有多痛苦。

    辛健一直自问是一个很能扛的人,压力也好,危险也好,再复杂的局面,他都可以一笑置之。付志其实说的没错,他没试过害怕,也不懂恐惧到底是什么感觉。

    直到在那个黑漆漆的弄堂里,他看见付志的眼睛。

    手里的电话其实还亮着微弱的光线,他之前听到对方的声音,变得瞬间遥不可及。

    再后面发生的所有事,他都觉得象是一个站在高空中俯瞰的旁观者。

    没有真实感,也丧失了感觉的能力。

    脑子里唯一的概念只剩下付志两个字,考虑不到其他的,就是一遍遍的重复。

    “付志”

    喃喃自语的终于把名字从喉咙之间挤了出来,辛健一只手握着付志的手,一只手顶在自己的额头上,用力到j乎想要在那里顶出一个洞。

    他需要有些外在的刺激去加深他与付志相握的那只手的感觉,好提醒他现在他在哪里。

    李磊j完了费用回来就看见辛健这么趴在付志床边上,一动不动。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没走进去,留在楼道里拿出烟刚想点,最终又放了回去。

    医院里不让chou烟,他迟钝的才想起来。

    刚才在救护车上,辛健自己没有感觉,他的脸se惨白的比付志好不到哪里去。

    甚至还更糟。

    从他看见两个人一直到现在,如果他还看不出来这俩人之间有点问题,那他就是瞎子。

    他一直都隐隐能感觉出来付志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那种区别并不是带着某种歧视或者说排斥,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明白有些差别,但是从来没有细想。

    辛健和付志的关系,在他眼里就是一对互相欣赏的搭档,付志的配合度太高以至于辛健总是予取予求,他清楚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某些瞬间也会觉得他们亲密的有些违背常理。

    但旁观就是旁观。

    他不身处其中,也分不清楚里面那些细微的差别,只能说领悟到了这一步,他有点意外,有点疑h,但心底竟然隐约也是有点理所当然的感慨的。

    以前付志的种种行为在这个时候都有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李磊其实有点诧异自己的迟钝和状况外。

    视线透过窗户看着里面辛健的背景,他沉重的叹了口气,仰靠在墙上,不由觉得以后这两个人只会更辛苦。

    这是条压力太大的路,远比工作中所他们所承担的要现实。

    他无法想象这种生活,却依然给予祝福。

    想起刚才辛健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他最终摇摇头站起来。这里他陪着也就只能这样,折腾了大半夜,他实在需要chou根烟提提神。

    医院里的院子,泛着一g松香。

    大概是松树种的比较多,夜深露重,味道就更加明显。

    他点了根烟chou了两口,微弱的红光在黑幕一样的环境里忽明忽暗的,有点象他现在的心情。

    辛健和李磊陪到早晨的时候,付志的麻y有些退了。

    他开始疼。

    即便他人并没有立刻清醒,但是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动,大概因为很不舒f,输着y的手来回拨来拨去,辛健想按住他又怕压到伤口,只能g着急的找护士。

    “这属于正常反应,你们尽量让他别乱动,过一会儿他就能适应了。”

    适应疼

    辛健很想骂人。

    护士理所当然的态度让他很难理解,虽然理智上他也明白这可能是无法避免的过程,但根本无法接受。

    他小心的压住付志的手,瞪了一眼换y的护士:“就不能有什么办法让他舒f一点”

    枕头上差不多全是付志的冷汗,脸se白的连嘴唇都没有半点血se了。

    把y添进输y袋里的护士看了他一眼,完全是为了表示安抚x的她稍微整理了一下付志的被子和枕头,然后无能为力的收好东西,去隔壁的病房继续换y。

    这种家属她每天见到太多了,谁也不能多做什么。

    医生过来看过,诊断付志现在的反应都在预计之内,伤口情况没什么问题,只要人醒了,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这些话辛健都在旁边听着,但是完全没办法放心。

    小心的控制着付志的动作,他跟李磊一人压着付志半边身子,看着病床上的人迷糊痛苦的表情,忍不住咬牙靠在他旁边,呢喃一样的劝着:“我c付志,别疼了”

    他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只是一直在重复别疼了,就象洗脑一样的哄骗一样,小心翼翼的,语气里全是不逊于付志的痛苦。

    他们两个的差别,大概只在于一个是有意识的,一个没有。

    83

    83、第章第章完j

    作者有话要说:第七个单元严重的超支otz,希望后面的节奏控制好

    谢谢追文的大家,我们一起期待苦尽甘来吧,阿门

    no17

    付志因为麻y消退后产生的身t反应一直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因为他的t力耗尽安静下来,辛健跟李磊两个人被他的样子吓的一身冷汗,医生赶过来一趟表示没什么问题的时候,辛健整个人脱力一样的摔进椅子里,一句话都挤不出来。

    李磊只能又跑出去chou烟,他实在见不得这种场面。

    接下来的十j个小时,辛健都是付志稍微有点风吹c动就会精神紧张,抓着他的手一直没松开。

    所有的护士和医生都劝他最好回家休息一下,但是辛健连动都不动。

    哪怕是趴在床边,他都没有真正睡着过。

    一直等到付志醒过来。

    相比上次折腾进医院,付志这次显然动静要大多了。

    但是醒来的时候却很安静。

    他甚至耐心的等待身上的那g钝痛过去才嘶哑的开口:“辛健”

    趴在他床边的男人立刻把头抬起来,脸上毫不掩饰的狂喜让他一瞬间有点发愣,毕竟辛健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把心情写在脸上的人,这么明显的讯息让付志一时不太适应。

    挣扎着稍微动了动有些僵y的脖子,他费力的问了一句:“我躺了很久”

    辛健帮忙把他的床头弄高了一点,然后往他旁边凑了凑,声音很低:“差不多两天多了。”

    原来不是两年

    吐槽的感慨了一句,付志因为身上泛滥的疼痛感皱起眉。

    辛健按了床头的呼叫器通知医生,握着付志的手稍微用了点力:“还疼么”

    其实他嗓子也是哑的,甚至比病床上的人还要厉害些。

    付志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微拢在一起的眉头稍微松开,他安抚x的反握了一下辛健:“有点习惯了。”

    这话听着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辛健刚想再说什么,医生正好进来,他只能先退到一边等着医生护士做检查,结束之后才追问了两句,似乎付志的手术情况还不错,不过因为身t受到的伤害比较大,完全复原要一段时间。

    “他之前疼的很厉害,醒了之后可以考虑用y了么”

    之前付志昏迷的时候辛健要求过给他一些镇痛的y,但是被医生拒绝了,因为他人当时没有恢复意识,有反应不好判断,刚才看见他还是觉得疼,辛健第一个反应是希望他好过一点。

    但是医生依然不建议用y。

    “能坚持还是坚持一下,那些y轻易不要用。”解释完,医生看了一眼付志,后者点点头:“没事儿,我能撑得住。”

    只是他的脸se很差。

    辛健心里也清楚那些对身t是没有好处的,但是之前付志疼的太过厉害,他现在心里还是一直在扯着难受。

    从他开始对自己的人生有记忆,到现在为止,第一次t会到什么叫心如刀绞。

    回头看着付志,他犹豫到最后只能叹口气,坐回床边。

    那天晚上,他手机上有四通未接电话。

    要不是付志坚持到把他给弄醒,他j乎无法想象一觉醒来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手下意识的拉住付志的,拇指沿着对方的指腹慢慢的摩挲,辛健长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熬了这么久,其实他也快到极限了。

    幸亏付志醒了。

    幸亏他那天醒了

    付志受伤的事无论是高检还是分院都已经知道了,之前老处长也打电话问过付志的情况,现在人醒了,当然也得打个电话去告诉一声。

    赵鹏志他们在付志醒的第二天过来看了。

    还有分院的j个同事。

    显然这件事在系统里绝对不是已经正式立案了,老处长抓狂的要求这案子必须限期出结果。

    李磊本来说要跟辛健换班陪着付志,但是辛健完全不肯走,怎么说都没用,最后是李磊受不了跑去家里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f。

    等他再来的时候,曹峰跟他一起过来的。

    “才j天没见就搞成这样,你们这是要g嘛”语气里不乏怒意,曹峰进了病房看见付志的样子就皱紧了眉,眼底的情绪很复杂。

    辛健看了后面的李磊一眼,后者撇清的很快:“我进医院的时候刚好碰到他跟司徒茁,顺路而已。”

    付志扬了扬眉:“司徒也来了”

    “他去找医生了。”曹峰收回瞪视辛健的目光看向付志:“去做伤鉴。”

    辛健一怔:“这案子是司徒负责”

    “侦查是庄一伟,鉴定是司徒,后面的工作都是我的。”

    “你们不是一个区的吧”

    cha话的是李磊,这组人怎么听着都别扭,根本挨不上边啊

    “案子是我们区的,只有我是职责所在。”

    曹峰耸了耸肩,庄一伟和司徒要搀和进来他也拦不住,不过想也知道这些人不可能袖手旁观。

    正说到这,司徒茁刚好走进来,嘴里咬着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物质的东西,还是穿着军靴,一身深se的风衣。他走到付志旁边,扫了辛健一眼又扫回躺着的病人身上:“知道怕了”

    他说完,付志跟辛健同时愣了一下。

    这句意有所指的话显然让两个人想到了不同的东西,只不过较之付志,辛健的脸se更难看一点。

    “逞能的代价就是这个结果,要不是送来的还算及时,你这时候盖的被子已经不是白se的了。”司徒茁一边说一边瞄了辛健一眼,语气十足的故意:“他以后每到了y雨天或者在y凉的地方就会疼的死去活来的,就算躺着养三年都不可能恢复到以前那种身t。”

    辛健皱了下眉,没吭声。

    倒是躺在床上被描述的跟废人差不多的付志挑了下眉:“我以前也没好到哪儿去。”

    “你现在还有力气说话,等到晚上就有得受了。”司徒茁笑了笑靠在旁边的y台边上,一脸冷意。刚才付志的主治医生拿出那些子给他的时候,他脸se都白了。

    这次纯粹是付志命大。

    对方下手是存心要他的命的,要不是一些地方被他自己避开,现在是什么结果很难说。

    没人喜欢自己的朋友遇到这种事。

    所以司徒茁现在一肚子的火。

    不过他的话没能刺激到付志,倒是把辛健那些不好的回忆勾了出来,他看着床上的付志,想起之前付志人还没清醒的时候就疼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