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6

    一个男人发生这种感情,就算是跟个nv的,他都觉得时间有些仓促。

    彼此之间仗着做朋友了这么多年,以为很多事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事实证明是一塌糊涂。

    他没办法接受生活中有一个如此强势的存在,也许两个人暂时分开一下,也是好事。

    至于是不是真的消极到需要结束,他还不想去这么轻易的下结论。

    付志这j天烟chou的更凶了。

    他其实本来并不是一个喜欢chou烟的人,只是这j天心里的事情太多,烦躁的他没有办法去释放这种压力。

    白天在检察院里还好,一旦下了班跟辛健在一个屋子里面,他就觉得除了一直chou烟,实在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不过大部分时候,他们两个一个在客厅一个在书房。

    只有时间差不多了,辛健才会过来敲一下书房的门,提醒他早点休息。

    似乎,对辛健来说,就算两个人吵过了,甚至已经在彼此的关系上写上一个暂时的结局了,他依然可以坦然的面对,两个人开始过,结束过,还是朋友。

    这也是他佩f辛健的地方。

    因为他大概做不到

    chou了一口烟,看着门缝里客厅透过来的微弱灯光,付志很懊悔的叹了口气。

    他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大概就是当时答应了辛健,搞到这种地步,他要负很大的责任。

    这个结局明明不是不可预计,偏偏他还是睁着眼睛摔进坑里。

    自己找死啊

    自嘲的笑了笑,他依然是一夜无眠。

    关于辛健要去找纪兰的事,付志一直都很清楚。

    但是没做任何表示。

    就连李磊都打电话问了一下,他却只是笑笑:“你有本事你来骂啊,我自认能力不够。”

    谁有本事把辛健劝到改变决定,他真是要去膜拜瞻仰一下。

    从纪兰这个名字从常威的口里说出来,他就知道辛健一定会去,而对于这个时候的他们来说,不过就是一件事不多,两件事不愁。

    横竖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这样了,他还真不信雪上加霜能到什么地步。

    所以,辛健去监察局,他半点犹豫都没有就跟着去了。

    no12

    纪兰其实付志和辛健都见过。

    只不过他俩看见的时候,对方是肯定注意不到他们的。

    跟以前的印象差不多,看着温和不失威严的一个nv人,在这个系统之中,男nv相比,后者绝对属于不公平的群t待遇,所有能够站的比其他人高的,必然有过人之处。

    纪兰是一个人格魅力很大的人。

    至少,所有接触过她的人,都会给这样的一句评价。

    辛健跟付志进门之后就被请到了沙发上,茶水已经备好了,纪兰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一脸笑意:“外面是不是挺热的”

    “还好。”

    “其实我过去就行了,没必要你们两个亲自跑一趟。”

    这话说的有点太客气了,辛健摇摇头表示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纪兰听完了还是温和的笑笑:“行,有什么你们尽管问。”

    “不知道您对唐大庆的案子还有没有什么印象”

    称呼在出口的时候下意识改成了您,辛健第一次意识到了跟人对谈时产生的这g压力。

    付志也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

    纪兰想了想:“唐大庆有点印象,到了这边就没办法象以前那样一直接触卷宗,这东西,不常拿出来看就会忘,年纪大了也没办法。”

    她语气有点无奈,又想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是不是他杀了同厂一个机械工,被判了无期”

    “没错。”

    辛健g脆把提前复印好的一些文件递给纪兰:“他一直在提出申诉这件事您知道么”

    “哦”纪兰有点意外:“这我还真不太清楚,没有特别关注。”她当初在检察院的时候,也是手里面一堆案子,每个都去跟进后续,她也忙不过来。

    “那常威这个人,您认识么”

    “常威”

    纪兰扬了扬眉:“我认识的常威有好j个。”

    她端起茶j上的茶杯喝了j口,然后攥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抿着:“你们说的是”

    “他以前是直接负责唐大庆这个案子的。”辛健从文件里chou出一张常威的照:“是他让我们来找您的。”

    纪兰脸se没变,低头喝了一口茶,再抬头的时候笑笑:“那可能是我记不住了,没什么印象。”

    辛健也没继续追问,话题又被带回了唐大庆的案子上:“关于案子的细节,您还记得多少”

    “细节不看卷宗真是想不起来了,就记得当时他认罪的态度不错,所以量刑上给了无期,我记得当时他的老婆很激动,一直说唐大庆是被冤枉的。”

    不过这种事太经常发生了,谁也不会特别的去注意。

    沙发上,辛健笑着点点头,漫不经心的接口:“那您还记不记得,被害人的老婆叫冯玉莲,是您现在住的这栋房子的房产经纪”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付志跟纪兰都愣了一下。

    “常威在唐大庆这个案子进入诉讼程序之后,账户有一笔高达二十五万的存入记录,转账的账户是一家装修公司,同时也就是冯玉莲公司同期开发的一个项目的室内装修合作公司。”

    辛健拿出一叠文件放在纪兰面前:“您觉得这是巧合么”

    这些资料,连付志都是第一次看见。

    他诧异的看着纪兰变得有些僵y的脸se,辛健也没c,只是端起茶也喝了一口,点点头:“这茶真不错。”

    办公室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纪兰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动作,辛健就不急不缓的喝茶,付志皱眉回想了一会儿辛健到底是什么时候弄到的这些材料,但是却完全没有头绪。

    一直到辛健这杯茶喝下去小一半了,纪兰才很轻的开口:“房子当时是我ai人买的,手续什么的我不清楚,常威的情况我更不了解,如果你们有怀疑,可以直接立案。”

    “已经立案了。”辛健说完放下茶杯站起来:“就是如果有需要,还得请您配合一下。”

    纪兰笑了笑:“那是当然,下次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下次还是请您过去吧。”

    辛健回过头:“正式做份笔录。”

    付志差点就着辛健的表情再对比一下纪兰的态度,觉得自己心里那g又烦躁又愤怒还带点幸灾乐祸的情绪真的是很难说清楚。

    早就知道辛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每一次都不意外,却每一次都觉得超乎预计。

    他就站在监察局副局长办公室里对面要求纪兰去检察院做笔录,一直等到对方点头了他才走人。

    出监察局大门的时候,付志忍不住笑了一下:“幸亏你现在到高检了,不然处长大概一口血都要喷出来了。”

    他甚至能想得到老处长拍着桌子怒吼辛健找死的画面。

    果然之前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辛健这个人,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什么叫怕。

    走在他旁边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扬起嘴角:“常威想找人保他,没那么容易。”

    其实如果不是最后他提起纪兰的名字,辛健未必会花这么多力气去查。

    j年前的案子,想取证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不是最后找到了转账的记录从而把相关的人都联系起来,他也查不出纪兰这一块。

    这次他欠庄一伟的人情可欠大了

    付志看着辛健一贯得意的笑容敛了敛视线,不自觉的嘴角也扬了下。

    或许,有些人本来就是要站在风口尖上的。

    无论是以前的处长还是现在高检里的检察长,其实每个人都很清楚辛健一定会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却都适时的在这时候保持了沉默。

    风险与结果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东西,也可能只有辛健这样的人,才真的能改变一些东西,或者说,动摇一些东西。

    世界不可能靠着一个人去颠覆,但是起有些结果是人为可以去左右的。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付志觉得心口的地方很满,但是整个人却很空。

    他已经分不清楚对辛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感情占的比重更大一些,只是想着如果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别有尽头。

    81

    81、第章第章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这两章想谢谢给这篇文一直在画图的烦烦,小鱼饼还有华华

    一直想表达下我的感谢但是竟然拖到了入v

    还想谢谢所有支持这篇文的朋友,无论是留过言的还是一直潜水追文的,都很感谢,我会继续努力哒

    no13

    辛健去找纪兰的这件事,很快就成为了一个话题。

    调查员再找他的时候,看他的表情像在看什么怪物:“我真不知道是说你胆子太大还是脑子太蠢,这个时候还搞这么大的麻烦,你还真是不嫌事多。”

    一句话,奠定了从那天之后辛健的生活节奏。

    原本只是例行公事的问讯变成了一天j次的精神折磨,时间上也比以前长了不少,话还是那套,翻来覆去的说,目的只是为了不让辛健太轻省,从他家里的情况调查到了现在的个人生活,就连付志都没办法摆脱g系。

    “辛健刚调来不久,你也被高检借调,只是巧合”

    面对这种问题,付志眉脚轻轻扬了一下:“这连巧合都不算,借调的原因你该问检察长,我不清楚。”

    “你以前在跟辛健合作办案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与非法团t或者涉案人员有过密切的来往”

    “没有。”

    “他有过自己去找涉案人的情况么”

    “没有。”

    “他”

    问题越问越可笑,付志忍到最后问了一句:“你们现在正式立案了么”

    “还没有。”

    调查员似乎也很意外他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句话,愣了一下然后假意的咳嗽一声:“就算立案,也是由你们检察部门立,我们只是起到一个监督审察的作用”

    他话还没说完,付志直接站起来:“没正式立案就别费我时间了。”

    招呼都懒得打,甩门就走。

    横竖他也不是高检的人,这一摊子的事等到一个月之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看见那帮监察调查员的嘴脸他就浑身难受,多待一分钟都别扭。

    辛健后来听到别人转述的时候,在对方形容到付志谁都不放在眼里时忍不住笑了笑,却没发表意见。

    他去找纪兰摊牌,就料到了会有这种局面,只是他现在猜不透高检这边的态度,既没有停止他手上的案子,但是也不阻止监察局现在搞的这么多事,似乎就是一个放任旁观的态度,常威的批捕一直没有下,辛健j次去找,都答复还在审查。

    倒是庄一伟那边有了点新进展。

    鉴于后来他亲自给庄一伟和钱真打了通电话,让他们有情况直接跟他说,不要再牵扯上一堆其他的人,后来付志也就没有再接到庄一伟的电话,有什么事都是跟辛健直接联系。

    “h佟抓到了,他说关于对你的s扰电话,是一个人在上给他发布的任务,钱也是从上转到他游戏卡上的。”这年头法盲到处都是,以为打j个电话没什么关系,给钱什么都敢做。

    “就这样”

    “现在怀疑可能是你以前经手的什么案子,被害人或者嫌疑人的家属不满所以准备报f,你自己到底有数没有,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查这种案子最麻烦,嫌疑人能列满一张a4纸,特别是辛健这种的。

    做为当事人,辛健也一点都不客气:“我得罪过的大概能有一卷卫生纸,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c你是真的不怕死是吧”

    “你见过不怕死的么”辛健笑了,不过语气里满是嘲讽:“我长这么大了还没见过真正不怕死的,临到头了都想活着,但是现在保障我生命安全是你们人民警察的指责,你老来问我管用”

    “就你这张嘴,有人要你倒霉一点都不奇怪”

    “生无所好,就这么点追求。”

    辛健说完挑了下眉,那边庄一伟懒得再自己找不痛快,g脆利索的挂了线。

    旁边钱真看着他y沉的脸se,好奇的凑过来:“怎么,又被辛健挤兑了”

    “再这么下去,我怕我自己先忍不住想揍他一顿。”

    钱真眼睛一亮:“行啊哪天套上麻袋,咱俩一起”

    “你g嘛这么激动”

    “你不觉得他长的就特别欠揍么”

    一脸的跃跃yu试,钱真永远忘不老他第一次看见辛健时候对方给他留下的印象。

    闻言庄一伟笑开,点点头一脸苟同。

    不过,无论其他人的态度是怎样的,辛健对于常威这件事都很坚持。

    批捕一直不批他g脆找到了检察长,j次下来,明显这案子想拖也没的拖了。

    然后纪兰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没什么,就是问一问你们常威那个案子办理的怎么样了”纪兰的语气还是不紧不慢,辛健在这边拿着电话眼底的神se又沉了沉,打心里不想这种事情牵扯上纪兰这样的人。

    “暂时还不能透露什么。”

    把话一句就给堵死了,辛健看了一眼抬起头关注他这边的付志,然后淡淡的回了一句:“这案子还在调查当中。”

    纪兰似乎不意外他这么回答,笑了笑:“年青人好好g。”

    这句鼓励的话辛健听到过很多次,却唯独这次让他觉得特别的别扭,果然,下一句纪兰立刻把话题转了回来:“之前我跟你们老处长吃饭的时候还聊起你,想说什么时候大家再好好聊聊,你今天下班有时间么”

    这么明显的鸿门宴

    辛健不动声se:“最近比较忙,晚上都得加班。”

    “那周末呢”

    “也没什么时间,我姐要结婚,得帮下忙。”

    “就一顿饭,把上次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同事也一起叫上。”纪兰说的是付志。

    连着问了三句,这实际上已经有些赶鸭子上架了。

    辛健拿着电话微微皱了皱眉,看了付志一眼,然后把电话往外放了放,自己对着旁边喊了一句:“哦,来啦,我接个电话。”转头对着电话:“对不起,我现在有个会,要不一会儿再给您电话吧。”

    说完,也没等那边的回应,直接挂了。

    对面的老检察官一怔:“谁的电话啊,你敢这么挂。”

    付志似笑非笑的转了一圈手上的笔:“纪兰吧”

    “嗯。”

    看着辛健点头,老检察官一脸讶异。

    他来回的看了好j遍付志和辛健,心里也分不清楚什么滋味,最终只能摇摇头笑了。

    no14

    事情被越搞越麻烦,辛健这种钉子户一样的态度终于在最后还是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拖了j天,常威的批捕还是下来了。

    不过当天他也被监察局正式下了通知,要求他停办手上的所有案件,暂时接受调查。

    “我以为都调查了很长时间了,原来还没开始。”

    当时辛健就这么甩出了一句话,对后续没做任何的表态。

    赵鹏志当时特地等在检察长的办公室外面,看见他走出来,很轻的j代了一句:“别怕,你肯定没事儿。”

    辛健笑了笑:“我知道。”

    他走的动静挺大,高检里不少办公室都有人过来看他,大概是为了瞅瞅这年头还敢为了一个案子搞的自己一身麻烦的人到底长什么样,但是说到底还是鼓励和支持的人多。

    甚至有人用内线电话直接打给他就说了一句话:“佩f你能做到这样”

    不知道是什么人,辛健更加懒得去问。

    付志看着他连被调查都能搞的这么得瑟,本来想提醒两句,后来觉得根本是费时间。

    不过既然什么案子都办不了,辛健也就没理由还成天窝在高检的办公室里了。

    给他假他就休,常威的案子转给了赵鹏志,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一直折腾到中午,最终的结果就是付志开着车漫无目的的乱逛,后面辛健靠在车窗边上,看着窗外的车流沉默不语。

    付志通过倒车镜扫了他一眼:“怎么,现在终于觉得不划算了”

    后者抬起头,只是扬了扬嘴角没吭声。

    这j天实在发生的事太多,他也没机会跟付志好好的说句话。

    那天之后,似乎两个人的j流就到了可怜的地步。

    要不是之前两个人一起去找了一趟纪兰,大概付志连正脸都不会给他j个。

    “咱俩是不是该好好谈谈了。”

    语气很平淡,辛健这时候心里意外的平静的,他chou出一根烟点着了递给付志:“老这么拖着,都不舒f。”

    付志chou出一支手接过烟,咬在嘴里微微眯起眼睛,j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是故意的去找对方也看不见彼此,辛健长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全无质问纪兰和应对调查员时候的犀利强势:“上次你跟我说我从来没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我承认。”

    自己也点了根烟,不过辛健只是夹在手里:“从小可能我就是这个ao病,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情况。我只能说,付志,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多年,脾气这东西即便想改也不容易了,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没那么简单,但是你要我出门给j代,一天j通电话的报告情况,我真做不到这样。”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找不到一个理想的对象吧”

    说完这句话,他chou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被扑面的风直接吹散了,一点痕迹都不剩。

    付志在前面一边听着他的话一边开车,思绪有点发散,一时也找不到重点。

    过了半天,他才开口:“我上次说的话也是气的。”

    这一句就算是解释了,他说完了皱起眉开始使劲的chou烟,辛健从倒车镜里只能看到他的侧脸,看着他歪着头表情有点恍惚的看着前面的路,好一会儿才叹口气:“其实你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承认罢了,x格也好,脾气也好,从头到尾你的问题只是你没试过去ai一个男人,更没被一个男人ai过。”

    两个男人很突兀的聊到ai这个字,其实是有些矫情的。

    付志在这之前,根本没有试过把这个字说出口。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竟然是无奈多过尴尬,感慨多过感情:“咱俩搞在一起根本就是稀里糊涂的,什么都没考虑清楚。”

    “我考虑过。”

    辛健打断付志的话:“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是考虑的很清楚才提出来两个人试试。”

    他说完前面的人也没反驳,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听到辛健很低的接了一句话:“只是还不够”

    说不出来这个不够到底是什么。

    出问题的不是付志也不是他,更不能单纯的说到底症结的根源是什么,就是觉得,可能两个人这么在一起,有些东西还不够。

    大概是他的觉悟,也大概是付志的信心。

    一时冲动的被不想放手的固执盖过了一切,等到真的遇到问题,才察觉现实跟理想是两个画面。

    付志觉得这种谈话真是越说越没希望,他chou着烟尽量平静的征求着辛健的意见:“那你准备怎么办”

    一般提问的人,总是有些被动的。

    因为答案只能是他去等待,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其实无法预料。

    可是偏偏付志现在问了这么一句,却觉得自己只是走一个流程。

    既然他们之间的开始是辛健做的选择,那么结束的时候,理应也是由对方去做决定。

    就算两个人其实都清楚结局到底是什么。

    辛健沉默的chou完了一根烟才看向倒车镜,付志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直视前方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然后他又点了烟,chou一口:“暂时,可能咱俩都需要好好想想。”

    实际上想说的答案不是这个,但是话到口边还是改了。

    他不想把话说死。

    心底在刚才的那一刻有个声音叫嚣着的是不甘心。

    要是对付志能够这么轻易放手,当初他就不会犹豫了那么久最后还是屈f在这样的一条路上,努力到现在再绕回原点,要说辛健可以泰然处之,那是胡扯。

    付志对这个回答微微皱了下眉,他似乎能t会辛健的心情,却觉得意义不大。

    但是最终他也没拒绝。

    两个人在接下来的路程里一直是沉默的,各自思考着自己的心事,默默无语的任由车绕着熟悉或者不熟悉的路跑的没完没了。

    直到天完全黑了,付志才把车开到辛健的楼下。

    后面的人已经睡着了。

    连着j夜为了唐大庆这个案子忙的晕头转向,也终于是有个时间这么躺下了。

    付志自倒车镜看着辛健,没办法看到他的脸,只能看到身t因为呼吸而带动的平稳起伏。

    他摸出一根烟点上,靠在门边不太想动。

    似乎,有一天晚上,他也是这么靠着,傻了吧唧的看着黑漆漆的夜se看了一夜。

    那时候的心情复杂的现在都不愿意再回想,但等到了今天,才觉得原来情况总是还能更糟。

    一根烟chou到一半,他突然被车前出现的人影拉回神游的思绪。

    没开车灯,他微微警惕的看着有人绕过车前兜到他的车门旁边,就着月光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只能听见不太标准的口音刻意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