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3

    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

    看见他收了线,辛建随口一问:“谁啊”

    “李磊。”

    “他又要送票了”

    “说他大姨从海南旅游回来带了点什么东西,要我过去拿一趟。”

    付志脸se一点都没变,语气还带着j分不耐烦。

    辛建笑笑:“这种事也需要特地跑一趟,让他带到院里呗。”

    “算了吧,谁知道他带的是什么东西”

    “那要我送你么”

    “不用了,拿完了我就回来。”

    付志随便又吃了两口就放下了,拿了车钥匙,他瞪了正在吃面的辛建一眼:“吃完把碗给洗了。”

    “靠我做饭还得洗碗”

    回答他的是付志直接甩门而去的背影。

    第 2 章

    付志一进咖啡屋就看见庄一伟了,对方坐的位置很明显。

    坐下随便点了杯东西,付志直接开门见山:“辛健怎么了”

    庄一伟这么急着约他出来,又特地j代不要让辛健知道,事情肯定跟他有关系。事实上庄一伟是不知道他跟辛健现在住在一起的,不然大概连电话都不会打。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表情很严肃:“你最近见过辛健么”

    “见过。”

    “有没有感觉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付志眉头皱了一下:“这你得说的更详细一点,比如呢”

    斟酌了一下用词,庄一伟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我收到消息,可能有人要找他麻烦。”

    虽然大概有预感了,但是真正听到庄一伟说出来,付志的脸se还是一沉。

    最近这段时间的s扰电话,明显不是如辛健说的广告那么简单。

    只不过对方的态度一直很自然,他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太多,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的事情足以处理。

    但是现在既然庄一伟特地跟他提出来,那说明情况比他最初想的还要严重。

    “这问题你跟辛健谈过么”

    “我跟他说过,但是他不太当回事。”

    做检察官做到辛健这样的,实话说真的不太多。

    比起警察法官,理论上检察官这种职业相对是比较安稳的,毕竟处于的是一个系统的中间环节,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就算真是要算账,也算不到他们头上。

    除非

    真的是碍到了别人的事。

    付志沉默的转着手上的杯子:“能知道是什么人么”

    “我还在查,但是他自己必须小心一点。”

    庄一伟从得到消息就已经着手在查了,但是既然他都收到风声,必然这件事已经扩展到一定的程度了,找起源头并没有那么容易。

    他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辛健,但对方只是随意的道了句谢就挂了他电话。

    要不是又一次接到这方面的线索,他不会就这么把付志给约出来。

    “你最好跟他谈谈,这次的情况远比他想象的严重”现在不是说要围堵他在街口或者随便写两封恐吓信,是真的有消息放出来要辛健非死即伤。

    说到这里,庄一伟其实也有不解的地方:“不过他到底办了什么案子会搞的这么大。”

    轻易来说,不会有人找这种麻烦。

    付志对这句话只能苦笑着摇头:“我现在跟他不在一起工作,他的工作情况我不清楚。”

    两个人办的案件类型都有天壤之别,就算他有心也无力。

    回想起他出门前辛健接的那两通电话,付志烦躁的抿了一下嘴唇:“我会跟他谈谈,其他的地方,你得多帮忙了。”

    这是第一次,付志跟人说话的时候,带上了拜托的语气。

    庄一伟有点意外,愣了一下,然后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放心,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我都不会让他称心的。”

    大家不能说是多铁的关系,但是他打心里还是很欣赏和佩f这两个检察官的。

    如果系统当中这种人多些,那或许现在的很多结果都会改写。

    “不止他,你自己也注意点。”

    最后,庄一伟善意的提醒了一句。闻言付志点点头:“放心,我会的。”

    两个人分开之后,付志站在街口chou了一会儿烟。

    他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觉得灯火之下无论是人还是物,都变得很模糊。

    不知不觉一根烟chou完了,他才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但却不是回辛健家的方向。

    他这时候,能找的只有老处长。

    人站在处长家门外,他深吸了一口气,才举手敲门。

    开门的是处长的老婆,看见他犹豫了一下:“你是”

    刚巧处长在客厅看报纸,探头出来一眼望见他,眉头一皱:“付志”

    幸亏现在已经过了饭点,不然也实在够尴尬的。

    付志进门之后就站在沙发旁边,处长看了他一眼,招呼进了书房。

    “关门。”

    随口嘱咐了一句,处长随手泡了两杯茶然后递给后坐下的付志一杯:“什么事儿大晚上的来找我”

    付志犹豫了一会儿要怎么开口,想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辛健最近是不是惹了麻烦”

    这话问的很含蓄,处长皱了下眉。

    “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看到他最近经常会接到一些s扰电话。”

    没有把庄一伟的名字提出来,付志选择把事情尽量的模糊化,不过,他对面坐着的毕竟是做了这么多年检察官的老处长,他说的话到底j分虚实,对方甚至都不需要b问他:“少来这套,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到了很要紧的地步,付志绝对不可能大晚上的跑到他家里来。

    处长从看见他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大概就有点数了,见他一开口问辛健的事,猜不到十成起也能估到八分半。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付志喝了一口茶,心里的心思转了好j遍,最后还是点点头:“有人提醒我让辛健小心。”

    “什么人”

    处长第一个反应是有人恐吓都找到付志头上了,看到他的脸se,付志赶紧解释:“不是真正要找麻烦的人,是朋友。”

    不过他这么补了一句,处长的脸se也没见好看,他沉y着攥着手上的茶杯,盘算的表情格外的严肃。

    “他自己知道么”

    “知道。”

    关于辛健的脾气,付志根本不用解释太多处长也明白,看着他无奈的表情,后者摇摇头。

    一个两个全是这g子牛劲。

    真当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孙悟空了,随随便便都想闹天宫。

    站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踱了两步,处长没回头,自顾自的j代:“你先回去,这件事我心里有谱了,让辛健自己注意一点。”

    付志点点头也跟着站起来,还想说什么,却被处长一个手势拦了。

    “现在情况还不清楚,说什么都是白搭,正好你最近我给你放了假,有时间就多跟着他点,别让这小子胡来。”

    处长说完叹了口气:“摊上你们这帮兔崽子,我得少活十年。”

    难得的,付志没回嘴。

    只是过了一会儿才憋出来一句:“处长,给你添麻烦了”

    这话让老处长意外的抬起头,打量他的视线象是在研究什么古怪的案例,一直到把付志都快看ao了,才扬起眉哼了一声:“现在拍马也没用,给我老实g活才对”

    付志只能点头。

    之后没有继续再耽搁多少时间,他来意说明白了也不好继续留下打扰,付志跟处长的老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老处长自他走后就一直坐在书房里chou烟,中间打了j通电话。

    而付志先回到咖啡屋才开车回到家里,对于辛健的追问只是敷衍的答了两句,然后一夜无眠。

    第 3 章

    关于付志那天先见了庄一伟后去找处长的事,辛建并没有追问太多。

    他说出去跟李磊拿东西,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j乎一晚上都显得心不在焉。辛建知道付志的脾气,所以本来想着有空的时候要去好好跟李磊沟通一下。

    现在他手边的事情太多,暂时走不开。

    怎么都没想到,还没等他腾出时间,没过j天,一大早就有同事在楼梯上跟他打了声招呼之后笑着问他:“辛建,新来的那个书记员是什么来头”

    “谁”

    “就是新来的那个啊,我听说跟你是一个分院过来的。”

    挑了挑眉,辛建一边表示不清楚一边往大会议室走。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人。

    “付志”

    辛建难得的愣住:“你怎么”

    倒是对面的人比他镇定的多:“你们最近人手不够,我被借调过来帮忙。”

    旁边检察长笑着站起来:“你俩本来就认识”

    “以前是同事。”

    付志也跟着站起来,却没表现的跟辛建有多熟稔。

    “那正好,以后的工作好分配,既然是熟人,就让辛建带你熟悉一下吧,他也是刚来,你们有事儿就找老赵。”

    检察长说的老赵是赵鹏志,辛建跟着点点头,随后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到了,检察长去主持早会,他顺便就坐在付志旁边。

    早上出门的时候,付志连半分都没透露给他。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要过来的”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辛建小声的凑在付志旁边问了一句。

    后者看了他一眼:“昨天下午。”

    “你倒是真能忍着”

    憋了一晚上怎么没憋出病来。

    辛建自己也说不好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情况,虽然本来就想让付志到高检这边,但是显然这种情况不在他的计划之内,而付志什么都没跟他透露,更让他有一种被排斥在外的不爽感。

    会议的内容差不多还是一些总结x的,检察长把一个上诉的案子分给辛建了,正好付志被凑给了他。

    会议结束,不少人好奇的打量了付志半天,大概已经传遍了他俩是一个分院的,短时间之内高检一下调来两个新人,会有人猜他俩的身份也很正常。

    出会议室的时候,辛建在付志耳边小声的调侃了一句:“你猜多少人以为你是带着背景过来的。”

    “我一个借调的书记员需要什么背景”

    横了辛建一眼,付志一脸的无所谓。

    他也是昨天下午才被处长叫进办公室告诉他这件事,说的很不客气,一个月必须回去,还得算他的假期。

    看着旁边的辛建,付志在心里叹了口气。

    一堆人为了这人折腾,他倒是没什么反应

    辛建领着付志跟办公室里的老检察官打了声招呼,至于具t的工作安排,暂时也只能让他帮忙整理一下文件什么的。

    “处长怎么肯放你过来的”

    调出上诉案的审查报告一边看一边忍不住打听,辛建本能的觉得付志被调来高检是有什么原因的。

    不过后者半分都不肯透露:“这边要人处长再不愿意也得放。”

    说完补了一句:“而且我只能外调一个月。”

    辛建问不出什么也就只能这样了,把注意力放在手上的报告上,两个人各自忙了一会儿才被敲门声打断。

    推门进来的是赵鹏志。

    付志讶异的站起来:“赵哥。”

    他对赵鹏志的名字没什么印象,是因为之前他跟对方一起办案的时候,一直叫对方赵哥,具t的名字反而用的很少,所以辛建那天突然提到全名,他一时没想起来。

    现在看见人,立刻就认出来了。

    赵鹏志很爽朗的笑了笑:“我听说又弄来一个就猜到是你,果然。”

    走上前拍了拍付志的肩膀:“怎么样,还记得赵哥不”

    “当然记得。”

    两个人热络的聊了一会儿,辛建就一直在旁边安静的旁听,看着付志难得的态度,眼底有j分了然。

    聊的差不多了,赵鹏志约了他俩中午的时候吃饭,付志一直送到赵鹏志走了才回头,看着辛建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禁一扬眉:“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事儿。”

    摆了摆手,辛建坐回位置上,视线再没从电脑屏幕上离开。

    一天的工作下来,基本上都是在处理一些琐碎的工作,付志偶尔帮着复印些文件或者把卷宗放到大办公室去,来来回回的,正经事没做j件。

    中午吃饭的时候赵鹏志对于付志现在还是个书记员明显很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最后买单的时候知道辛建已经趁着之前的时候给买了,赵鹏志还发了通脾气。

    难得准点下班,付志感慨的长出了一口气:“我都快忘了6点吃饭是什么感觉了”

    话没说完,一出办公楼被扑面而来的热刮的兴致全无:“靠的,太热了”

    “早说让你等天黑了再走。”辛建走在他后面接了一句,一脸调侃。

    这句话付志没接。

    看着还算是光天化日的天气,他眼神敛了一下。

    身后辛建要去找车,被他一把拉住:“我没开车。”

    “没开”

    辛建扬了扬眉:“不是你早上说你要用的么”

    平时都是他送付志到院里自己再开车过来,今天是因为早上付志说要用车他才打车的。

    付志倒是挺坦然:“你为环保做点贡献好不好,反正时间早,坐公车吧。”

    “公共汽车”辛建眉ao快打结了。

    也不管他表情有多扭曲,付志自己走在前头就往车站溜达,辛建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半天只能无奈的摇头,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站在车站,付志chou出一根烟:“我说,不如这段时间我们都坐公车吧。”

    辛建横了他一眼:“你知道坐公车你每天要j点起来才不会迟到么”

    高检这边本来就比之前的路程远。

    “没事儿,早点起。”

    到此,辛建终于不吭声了。

    他看着付志chou烟的侧脸,旁边三三两两站了j个等车的人,夕晒当头,身上像火烤一样的热。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话。

    “付志,庄一伟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第 4 章

    突然被辛建挑明了,付志也没觉得意外。

    他还是维持着chou烟的姿势,眉头微微的皱着,视线散落在不定的角度:“跟他和你说的差不多。”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他咬着烟转头:“你还有补充”

    辛建不动声se的看着付志:“上次你说李磊让你去拿东西,就是去见庄一伟”

    “恩。”

    承认的很g脆,辛建对面的男人把烟拿下来夹着,往旁边的树荫里稍微缩了缩:“辛建,如果庄一伟不告诉我,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说”

    他这话有点质问的意思,但是却没有感情起伏。

    甚至他都没看着辛建。

    一缕烟丝若隐若现,付志推了一下眼镜,等着对方的答案。

    “最近吧。”

    辛建双手cha在兜里,靠站在车站的展框旁边:“本来也准备跟你谈谈这事。”

    “怎么谈”难得这么咄咄b人,付志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跟我说你被人威胁了,恐吓了,有人要做了你”

    辛建因为付志太过激烈的用词皱了下眉:“没这么严重。”他拉了对方一把:“只是一些s扰而已。”

    付志没再说话,只是一直chou烟。

    一根烟快chou完了车才到,结果辛建没有卡,还是付志把事先准备好的零钱塞进了钱箱。

    到家里的时候,两个人的衬衫j乎都s了一半。

    付志二话没说就冲进了浴室,辛建想了一会儿决定晚餐还是凑活算了,直接打电话要了外卖。

    两个人之间始终没有太多的j谈。

    辛建最初是找不到话说,后来是被付志一直紧绷的表情刺激到了,索x也懒得说什么,没有再陪在,他吃完饭就打开了电视。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电视的声音。

    从新闻到访谈,然后是无聊的电视剧,综艺节目,一串流程下来,辛建反正没看进去任何东西。

    大概快到十二点了,他才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付志,明天早起,睡吧。”

    里面没有回应。

    他把书房的门打开,看见付志正对着窗户发呆。

    桌上摊平了一堆的书,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的窗户,外面黑漆漆的只有对面的j家住宅亮着灯,晚间的热风灌进来,搞得人很不舒f。

    辛建心里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

    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走进去坐在旁边他平时看东西的椅子上:“我说”

    开了口却不知道怎么继续,他犹豫了一会儿:“我不是准备瞒着你,只是想等两天,庄一伟那边正在查,我也找其他人去调查了,总得有点眉目。”

    既然有人能给他发短信,打电话,总归是有来源可以查的。

    在事情没明朗之前,他不说也是不想付志跟着一起瞎担心。

    “我心里有数”

    他最后的话语气已经放的很软了,有点无奈的看着依然对着窗口发呆的付志,他去把对方的脸掰了过来:“付志。”

    直到这时候,对方才算是正视他,盯着他半天也不说话。

    付志不说辛建也不吭声,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瞪着,过了大半天付志才j不可见的扯了一下嘴角。

    很浅。

    很冷。

    “辛建,你这种自负早晚会害死别人。”

    说完合上桌面上的书,付志站起来就要往外走,结果被辛建一把拽住。

    他身后的人脸se有点难看:“付志”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就自己注意。”

    最后甩下这么句话,付志挣开辛建就走了,过了一会儿,传出了浴室的水流声。

    辛建被搞得也有点烦,他从付志的烟盒里chou出一根烟点上,一动不动的坐着。

    他能明白对方生气的理由。

    那种感觉大概就跟他当时知道付志被威胁时候的感觉差不多。

    谁遇到这种事都不会完全不当回事,他当初怎么担心付志的,今天易地而处,两个人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

    但是,他明白归明白,让他真正开口去跟付志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死要面子。

    自嘲的笑了笑,辛建长出一口气。

    当初付志不愿意告诉他惹的他不痛快了好j天,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啊

    如果换了是个nv人,大概两个人反而还比较好沟通。

    说到底两个男人之间的这种相处之道比起一强一弱这种常见的搭配形式,还是太不容易和谐了。

    他们两个工作可以是完美的搭档,做朋友的时候可以是默契的死党。

    真到了情人这种关系。

    他一时放不下,付志也放不下。

    不过,来日方长,再慢慢来吧。

    感慨的叹口气,辛建把一根烟chou完了才站起来,看着卧室已经关上的门,摇摇头也进了浴室。

    他跟付志都需要时间。

    一个适应彼此完全分享自己生活和一切的时间。

    严格说起来,大概

    是有些仓促了,他们两个谁都没准备好。

    第二天早上,辛建的态度照常,付志依然是没话。

    沉默的吃完早餐,然后一起去等公车。

    因为不清楚等车的时间所以两个人都起的很早,付志等车的时候一直在chou烟,辛建不怎么苟同的想说两句,看着对方的脸se又给憋了回去。

    犹豫到最后,他打了声招呼说去买两瓶水。

    隔壁就是超市。

    付志也没吭声,只是点了下头。

    然后就是那么巧,辛建去超市没多久,就来了一辆车。

    一直到开走了,他也没能赶上。

    付志本来只是安静的chou烟,车过去了只能等下一班,旁边陆陆续续等车的人多了,一群人站在一起有点挤,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点。

    然后毫无预警的,他脸se微变的往超市里跑。

    这超市虽然不大,但也是附近j个居民小区唯一依赖的一家,货架不算繁复也不少,付志挨个排着找了一圈,却没看见辛建人。

    他拿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可一直没人接。

    脸se在连着两通无人接听的电话之后变得难看无比,付志不信邪的来回找了两三遍,确定辛建不在之后又冲出超市,皱着眉反复的在视线可见的范围内寻找他熟悉的那个人。

    耳边一直是手机的等待音。

    每一声都跟c命一样。

    付志自己都不知道他攥着手机的手心全都是汗,自己的心跳声被放的很大,明明是一大清早,却诡异的给了他一种快要天黑的时差感。

    拨出通话重复到第四遍,毫无预警的被接了起来。

    辛建的声音很疑h:“付志”

    但是他没听到回应。

    手机里只有付志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的,那细微的颤抖。

    一直沉默了有j十秒,付志挂了手机。

    旁边的人只是看着他用j乎可以算是暴怒的状态把手机摔出去,瞬间四分五裂的机身飞弹的到处都是。

    辛建在付志收线之后看着自己手机上留下的那三通未接电话,回想起刚才听到的那阵沉默,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件事。

    付志并不是在担心。

    他是在害怕。

    第 5 章

    辛建赶回车站的时候,付志靠在旁边栅栏上chou烟。

    看见他跑过去,抬头看了一眼。

    “我刚才在超市发觉我手机没带,就回去取了一趟。”辛建解释了刚才的去向,付志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恩了一声。

    一路上,他都没再说一句话。

    感情到底是什么东西,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