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2

    是啊,所以付志因为这件事跟当时主诉的检察官理论了很长时间,后来提出了抗诉,二审的时候判了无期。”

    照理说,这结果算是不错了。

    辛健这次没cha嘴,因为知道肯定还有后续。

    李磊顿了一下,然后有点无奈的玩着手上的耳机,语气里听不出来太多的情绪:“谁知道那案子没判多久,那个主诉的检察官就发生了意外,从五层楼上摔下来。”

    “死了”

    “没死,但是瘫痪了,警方后来判断是意外,不过付志从那之后就一门心思做他的书记员了。”

    他也被分去了档案室。

    想起当年的事,李磊长出了一口气。

    付志的心情他不是不能理解,当时的事虽然人人都说是意外,但是里面隐含的很多东西,身为当事人之一,他也不信。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付志心里过不去,主要原因大概是当初是他非要求抗诉的,真说起来,他确实不能置身事外。

    辛健听完了李磊的话半天没吭声,仔细回想的话,当初的那个案子似乎他也有印象。

    只是没想到会是付志协办的。

    回想起当年的事,李磊心里也不太痛快,他看着辛健闷头不吭声的样子挑了下眉,然后蹭着办公椅过去撩了他一下:“之前付志那一箱的书是你搞的鬼”

    对面的男人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付志心里那点疙瘩没那么容易解,估计你是白费力气。”

    心是好的,不过使错了方向。

    有些人就是平时看起来对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心里真计较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是不是白费力气也得先做了再说。”

    不可置否的这么答了一句,辛健索x站起来:“他要是真不想g了,检察院里早就没有付志这个人了。”

    李磊没吭声。

    扫了一眼发觉等不到人了,辛健只能先回高检那边,临走的时候他跟李磊留了一句话。

    “付志回来就说我来找过他,让他给我电话。”

    被迫当留言机的男人不太乐意的皱了下眉:“你不能自己打电话说”

    手机难不成是用来吃的

    辛健关门前笑了下,有点成心:“这样比较有感觉。”

    感觉两个字说的很暧昧,还故意拖了长音。

    李磊突然觉得有点冷,差点把手上一直抓着的耳机直接砸过去。

    x格恶劣到辛健这地步的简直是种残疾,他真搞不懂这人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把握一切机会想尽办法的报f社会。

    第 9 章

    付志给辛建打电话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

    辛建接起来的时候刚刚关上办公室的门:“下班了”

    “还没有。”

    手边还在顾着打印,付志一边夹着电话一边费力的够着旁边的订书器:“李磊说你有急事找我”

    “急事你现在才打电话有用么”

    知道是李磊说话的时候肯定添油加醋了,辛建觉得好笑的是付志现在充满了慵懒的态度。

    那边付志倒是挺g脆:“那我挂了。”

    说完真的就给挂了。

    辛建傻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是被耍了,立刻把电话拨回去,响了三声那边才接:“怎么,还有事儿”

    语气里带了点笑意,付志对于能扳回一城觉得心情不错。

    不过打电话的男人显然就没有这份闲情逸致了。

    辛建眉头皱的j乎打结:“你挂我电话”

    “你再打一遍就为了说这个”付志把手上的文件订好了放在一边,文档保存好了拖到共享文件里,然后继续下一个。

    明明是在加班,心情微妙的不错。

    电话那边的辛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今天被训了”

    付志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想点好事”

    “那怎么火气这么大”

    对着电话看不到付志的表情,辛建纯粹是觉得今天付志的态度不对。

    他这句话说完,电话里传来的是一阵无声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付志低沉的声音才缓缓的传过来:“辛建”

    声音很低,带着一点刻意的压抑。

    辛建依然维持着关门的那个动作,站着半天没动。

    “我觉得,我以前确实对你太好了”半感慨的摇摇头,付志按下打印之后慢慢的靠在办公椅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se。

    本来的x格并不能称得上t贴和气,至少,在以前的朋友关系里,他并不是站在包容那个位置的。

    但是现在竟然不知不觉,连这种偶尔的耍嘴子都会让对方觉得反常了。

    时间所能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付志发觉自己似乎已经遗忘了以前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电话里约好了时间,付志在印完了所有的文件之后就下楼了,站在检察院门口chou着烟,过来过往的人群也没j个注意他的。

    只有院里的熟人回家的时候,会点头得打打招呼。

    辛建路上有点堵,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点。车正好停在付志面前,他从里面拉开车门:“上车。”

    付志都到这时候了还是包裹的很严实。

    他上车之后习惯x的把车窗按了上去,蜷着靠在边上。

    辛建开车去哪儿他也不问,上车不到五分钟就开始昏昏yu睡的咬着烟发呆。

    车窗已经没以前那么ai起雾了,看着外面的景se很清楚。

    过了一会儿,辛建去开音乐。

    付志在边上靠着cha了一句嘴:“你今天来院里g嘛”

    “来找处长。”

    也没瞒着,辛建回答的很直接。

    付志知道他不会特地为了找自己跑一趟检察院,回想起最近j天辛建忙的没日没夜的样子,他挑了下眉:“这案子能有这么复杂”

    需要来找处长帮忙,看来很麻烦。

    “如果不想点办法,转机不大。”

    辛建想了一天多这案子要怎么办,不是没考虑过g脆不掺和了,只是到最后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付志没有再接话,眼睛被烟熏的睁不开,他终于懒懒的动了一下把烟给掐熄了,然后摘下眼镜攥在手里,正式准备开始睡觉。

    车里放的音乐是什么电视剧的主题曲,辛建一时也想不起来了,他车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付志给他倒腾的,以前什么纸巾啊,垫子啊,自己什么都不管。

    下午他回到院里的时候,没有人问过他去哪儿。

    之前的案子也没人再来找他麻烦,整整一下午他就在办公室翻查以前的档案。不过既不是刘合的案子,也不是手上的其他案件。

    他翻的是当年付志跟李磊协办的那起。

    这案子已经终结了,嫌疑人是无期,也没有再提出什么异议。

    案件程序并没有任何的纰漏,从结案报告上看,付志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

    他j乎可以想象得到当初这人一丝不苟的坐在电脑前面打报告的样子。

    视线转到看起来已经睡着的付志身上,辛建长出了一口气,突然有点想chou烟。

    这个时间路上不好走,20多分钟的车程到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到地方,辛建停好车才把付志给弄起来。

    副驾驶座上的人哼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有点茫然的扫了一眼四周:“j点了”

    辛建没吭声。

    沉默的看着付志揉了半天眼睛还是满脸的迷茫,黑幕底下车里没有灯,无论是车里还是车外都看的不太真切。

    然后没有预警的,他拉过付志吻了一下。

    很快。

    被吻的人甚至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有些呆滞的愣在那儿。

    辛建心情很好的把眼镜给付志戴上,然后习惯x的去捏对方的脖子。看着付志一缩,眼底的笑意又重了:“到地方了,吃饭。”

    付志迷迷糊糊的下了车,一直到走进店里之后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哆嗦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车上发生的事。

    前面辛建已经在跟f务员要座位了。

    他只能站在后面挑了挑眉,然后嘴角弯起一个有点幸福的弧度。

    朋友到情人的这一步跨度到底有多大,在此之前辛建是完全没概念,付志是觉得想了也没什么意义。

    本来觉得这种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做适应,真正发生了,却比两个人以为的都要自然。

    或许是因为毕竟太熟悉了。

    走到这一步跟以前的感觉,似乎也没差到哪儿去。

    辛建有一次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看着厨房里付志切西瓜的背影,就突然冒出来一句:“为什么我老有一种咱俩搞在一起很久了的错觉”

    当时付志头都没回,只是答了一句:“因为本来就不是错觉。”

    同样的一个场景,心境不同,感觉也不同。

    现在的相处模式较之以前并没有太多区别,只是两个人的心情不一样了。

    所以对于辛建这种迟钝的反应,付志看着他的时候老是忍不住吐槽:“我说你到底谈过恋ai没有”

    怎么对感情的判断力显得这么低下。

    平时在检察院里永远得瑟的欠chou的辛大检察官摸了摸鼻子:“要说跟男人的话,你是我初恋。”

    第章完j

    不到三天,刘合那个案子之前的专办人员又被召集了回来。

    当然,也包括了辛建。

    检察长说的很直白:“只有一次机会,自己看着办。”

    临散会的时候,他深深的看了辛建一眼。

    之后,这个案子成为了高检院里最重视的案子。因为涉及到了职务人员受贿渎职,检察院从侦查阶段就直接介入了,辛建更是忙到天昏地暗的地步。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案子竟然会越挖越深。

    牵扯到得人越来越多,原本只是一个切入口,最后却演变成了一道鸿沟。

    “行了,你们继续努力等着看成果。”

    拍着辛建的肩膀,另外一个检察官挥挥手不带半云彩的闪人了。

    这是第三个了。

    因为家里有急事所以需要回老家,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

    第一个是被借调,第二个是病假。

    辛建掩住自己脸上的表情麻木的看着这位家里有急事的仁兄挨个跟其他同事打招呼告别,那副无事一身轻的样子与其说是家里有事,不如说是要去结婚的。

    案子是越查越大,查的人反而越来越少。

    有点好笑,他摇了摇头。

    赵鹏志在对面看着他笑的莫名其妙,不禁cha了句嘴:“笑什么呢”

    辛建回过神摆手:“没事。”

    注意力重新放回手上的材料上,辛建对于这个案子到底要查到什么程度,其实心里也开始没底。

    只不过,一天没有人喊停,他就得一直再往下挖。

    看了他一会儿,赵鹏志笑笑:“你小子刚来这边就搞了这么多事,不怕太招眼”

    他也没装糊涂,说的很直白。

    辛建抬头一笑:“大不了回去重新跟着处长混。”

    “就怕你想回去,你们处长也不收。”大笑了一声,赵鹏志过来拍了辛建一巴掌:“好好g小伙子,有前途”

    对于这句话,辛建只是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膀。

    是前途无量还是前途无亮现在都不好说,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不过有理想是好事,先得学会保护自己,别一门心思的往前撞,搞得两败俱伤的,损失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那些需要靠着你的人。”

    赵鹏志说的很语重心长:“这次的事,背后做事的不止是你们处长,所以顺水推舟的能走到这一步,不然就单凭一两个人,回不了天,对这套系统,你必须先了解,才能去运用,小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笑容里有激励也有提醒,赵鹏志直到辛建点点头才满意的坐回去继续看手上的卷宗,办公室一时没什么多余的声音,一直到了午饭的时候。

    付志下午要上庭,趁着休息的时候给辛建打了通电话。

    “李磊给了我两张话剧的票,你有兴趣没有”

    “什么内容”

    “你丫是个变t”

    “啊”

    “名字这话剧的名字是叫这个”

    付志说完辛建那边眉头就皱起来了:“我看李磊最近是太欠人修理了。”

    那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他j乎能想到李磊拿票给付志的时候,脸上扭曲的会是怎样怪异的笑容。

    “那你去不去”

    “他买票为什么不去今天的”

    “恩,晚上7点半,我大概4点左右下庭,回院里j代一下就行。”不好确定的大概是辛建的时间。

    谁知道对方意外的痛快:“行,我6点到家。”

    “你今天不加班了”

    回想起今天j上去的报告,辛建笑笑:“没什么意外的话,这案子办到头了。”

    已经查到这一步,不可能还放任下去。

    付志也没继续追问,g脆利索的挂了线。

    辛建估计的没错,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检察长把赵鹏志叫了过去。

    再回来的时候,让他把案件的资料整合了一下就递j了。

    赵鹏志怕他心里别扭,还特地安w了一句,不过辛建心里倒是一点都不膈应,他很清楚这案子就算走程序也不该是从他手里诉,何况,他暂时也还没有那个能力。

    该退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真傻到去撞个头破血流。

    到家开门,付志的饭都已经做好了,正在盛汤。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回来了”

    “恩。”

    辛建把钥匙随手扔在茶j上,然后走上前就着勺子尝了一口汤:“美好”

    “案子完结了”

    “现阶段算是完了吧,不过在我心里还没有。”

    他这么一说,付志立刻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坐下把碗递给辛建,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辛建也没多说,后面的话题都集中在他对最近新闻的吐槽和对李磊的数落上。

    说着说着,付志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你最近还有司徒茁的消息么”

    “司徒茁”

    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永远透着三分鄙视的脸,辛建眉头一皱:“怎么提起他了”

    “下午的时候曹峰给我打了通电话,问我知道不知道司徒去哪儿了。”

    听到另外一个不待见的名字,辛建脸se又y沉了j分:“他找司徒怎么都找到你头上了”

    他还没忘当时在楼道里听到的谈话。

    怎么说他跟曹峰也算半个情敌

    “我也不知道,语气挺怪。”

    “那俩人凑一起刚好是帮社会解决了高危隐患,挺好。”

    付志有点无奈:“有你这么凑的么”

    辛建扬眉一声冷哼,把话题又转了一回去:“有空找庄一伟问问,找人得靠他。”

    “恩。”

    点点头,付志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新闻上,刚好在播海关办公室主任被逮捕的新闻。

    他把声音调大了一点:“又一个”

    最近动静有点大啊。

    辛建头都没抬,嘴角扬起的弧度很嘲弄。

    下午才j的报告,这么快都已经批捕了,果然这案子是要速战速决了。

    两个人吃完饭,辛建拿了钥匙去下面开车,付志锁门。话剧的地点并不远,预算上了堵车的时间,他俩到得时候,时间还富裕。

    到了地方,付志去买水,辛建就站在剧场外面的广场上chou烟。

    然后觉得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掏出来,发觉是一条短信,显示是个陌生的号,手机里没有储存。随手点开短信,辛建咬着烟一怔。

    里面是他的姓名,地址,身份证号还有工作证编号,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内容和信息。

    眼睛下意识的眯了一下,他随手点了删除。

    这时候付志拿着水刚好回来,递给他一瓶:“走吧”

    “恩。”

    点点头,辛建两只手cha在兜里,笑的云淡风轻。

    第 1 章

    天气渐渐进入了夏天,对付志来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他比起一般人汗出的很厉害,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光站着也能是一身的水,所以一天恨不得洗十遍澡。

    辛建看着他一脸烦躁的往浴室走就想笑。

    难得周末休息,因为要复习准备考试,俩人都没出去,付志看了四个小时的书跑了三趟浴室,比上厕所的频率还高。

    五分钟之后看见付志从里面出来,头发s哒哒的样子让他眼底一沉:“我说,你要不g脆别穿衣f了”

    洗一遍就得换一身,多少衣f也不够。

    付志爬了一把头发,水滴被飞的到处都是,他不耐烦的抖了抖t恤,横了辛建一眼:“爷我一热就暴躁,少惹我。”

    坐在辛建对面把书往外面推了推,付志头发上还在滴水,茶j上落的全是。

    辛建靠在沙发边上,欣赏着付志锁骨漂亮的弧线,水滴落在上面渐渐消失在t恤领口处的时候,他长出了一口气。

    “让你开空调你又不肯。”

    “环保”

    “那开电扇总可以吧”

    “节能”

    付志皱着眉猛灌了一口水,手上的笔转来转去,一脸的不爽。

    对面的辛建终于忍不住绕过来一手撑在茶j上把付志的脸掰过来:“我说你最近这是到生理期了啊怎么搞的跟人格分裂一样”

    这人除了脸跟以前差不多,什么地方像当初他认识的付志

    被捏着下巴的男人眉角一挑:“你又想吃路边摊了”

    夏天本来胃口就容易变差,辛建家楼下的j个饭馆更是灾难级别的。

    “你真是靠这一句走遍全天下。”恨恨的甩下这么一句,辛建最后还是不甘心的在付志唇上蹂躏了半天才坐回去,拿起桌上的本子开始扇风。

    “全天下估计没戏,对你好使就行。”付志说完了低头继续去看题,辛建坐在他对面,扇的风刚好扫到他,一下一下的,总算是舒缓了一点他因为热气而燃起来的心烦。

    他看了一小时,辛建就扇了一小时。

    时间不知不觉过的很快,付志做题做的有点疲乏了才伸个懒腰往茶j上一趴,试图用茶j的温度降低他身上的蒸烤感:“热死”

    为什么这j年的夏天越来越热了。

    再这么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全世界一起玩完。

    辛建扇风的手又往他旁边靠了一下:“晚上吃什么”

    “凉面”

    提到吃付志就有点饱了,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

    “那你继续,我去做。”

    辛建有点无奈,右手实在扇酸了,只能换了一个手。

    付志笑了:“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我是人民的公仆,付志同志既然属于广大的人民群众,我当然就是你的公仆。”调侃了一句,辛建放下本子往厨房走,打开chou油烟机的时候顺便关上了厨房的门。

    他怕热气冲到客厅再搞得付志继续暴躁下去。

    被留在客厅的人看着厨房的门半天才躺平在地上,视线盯着天花板,意识开始飘远。

    其实他知道辛建把司考看得很重。

    虽然平面上什么都不说,但是对于这东西,显然他身边所有人的动力都比他足,处长也是g脆放了他假期让他在家里专心复习。

    只有他自己就是提不起力气。

    有些东西,可能真的是被磨光了,哪怕是心里很清楚再往前一步很多事情都会不同,但就是对于那样的前景和未来,完全没有期待。

    树yu静而风不止。

    虽然这句话用在这里根本不合适,但是描述的情境到是符合他的心情。

    叹了口气,付志躺在地板上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睛,窗外偶尔有些不算凉爽的风吹进来,惹的他微微的皱着眉。

    这种天

    除了睡觉,根本诸事不宜。

    辛建凉面做好了但是到了晚上九点多俩人才真正开始吃,付志犯懒的就差没躺在地上吃了,挣扎了半天才算是起来。

    外面的街道熙熙攘攘,各种杂音车水马龙,辛建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看号是陌生的电话。

    “喂”

    付志看着辛建喂了一声之后就开始皱眉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又挤出来一个字:“喂”

    一直得不到回应,直接就给挂了。

    他皱了下眉:“你最近怎么这么多s扰电话”

    光他看见的就好j次了。

    辛建无所谓的把手机扔在边上重新坐回餐桌旁边:“社会进入信息化时代也就等于再没有个人s隐可言了,现在那些广告简直无孔不入。”

    这句话付志深有同感,他手机从来没公开过还是照样收到一堆垃圾短信。

    但是接下来,是家里的电话响了。

    付志看了辛建一眼,后者不动声se的站起来,很自然的去接电话。

    但依然没有声音。

    这次连喂都懒得喂,他直接就给挂了。

    然后这次是付志的手机响了。

    有那么一瞬间,屋里的气氛很压抑。

    付志觉得这时候该响起点背景音乐什么好应应景,他j乎是在辛建的盯视下接起手机。

    “喂”

    “付志,最近有空么”

    竟然是庄一伟。

    讶异的挑了挑眉,他回头看着辛建:“有空,有事儿”

    “有点事想找你谈谈,能不能出来。”

    “现在”

    “恩,有点急。”

    “哦,行你选个地方”

    “就上次咱们见面那个咖啡屋吧,别告诉辛建。”最后一句话是庄一伟顿了一会儿才补上的,付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