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21

    还都在地方呢。”

    似乎是回忆起当时的岁月,检察官的表情较刚才就柔和了一些:“他那时候还开口闭口的叫我赵哥。”

    辛建一直都知道他们处长是个很厉害的人。

    以前系统开大会的时候,就曾经零星的听过一些传说,当初他们处长是自己坚持非要留在地方的,不然的话,其实按照资历也早该上来了。可能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不太喜欢坐在危险的地方玩游戏,他喜欢g实事儿。

    当然,这话后来还得罪了不少人。

    毕竟他那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的人。

    车里的话题还在继续:“他现在身t怎么样”

    “挺好的,训起人来声如洪钟。”

    辛建这是实话,在不久前的记忆还没忘。

    检察官闻言笑了:“他以前就是个暴脾气”

    何止是暴脾气

    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辛建没接话,实现扫到前面的堵车,表情有点无奈。

    倒是旁边这位检察官很淡定,聊兴很高:“对了,你们院里是不是还有个年轻人,个子挺高戴着眼镜,好像姓付得。”

    这句话,让辛建的表情终于变了一下。

    不过是变得有点微妙。

    他笑笑:“付志”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你们认识”

    “恩,很熟。”

    辛建答的很利索,老检察官笑着点点头:“那个小子我喜欢,做事儿有点意思。”

    “哦他以前跟过您么”

    “那倒没有,不过以前我去找你们处长帮忙,你们处长就是把那小子借给了我,g事挺利索,胆子也大。后来我管你们处长要人,他死活不给,为这事儿我俩还吵了一架。”

    从检察官的字里行间,对付志很欣赏,辛建有点好奇的想多问两句,但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到了。

    下了车,老检察官才又追问了一句:“对了,他还在你们院么”

    “还在。”

    辛建点点头,但是没有说太多。

    不过这个话题很快也被对方遗忘了,他们两个这趟出来是到海关大楼里要j份证明,之前打电话的时候负责人的语气很含糊,一般这种情况,不亲自过来一趟,是要不到东西的。

    亮明了身份,老检察官二话不说的就要见办公室主任。

    那边负责接待的办事员一脸谨慎:“那个,很抱歉,我们主任现在不在,要不您留个联系电话,我回头让我们主任联系您”

    “不在我之前打电话你们不是说在开会”

    办事员一派冷静:“恩,刚刚是在开会,然后接了一通电话就出去了。”

    明显是推搪的说辞,却说得滴水不漏。

    辛建跟检察官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者一声冷笑:“行既然人不在,我就在这儿等他,他总得回来上班吧要是去外地出差了,我就在你们这里临时借个办公室,一边儿做事一边等,反正就是个案子,我这事儿要紧。”

    说完,就真的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表情不动如山。

    办事员显然有点错愕,愣了愣,不过紧接着还是安抚x的说了两句话,然后给倒了两杯水,一边说会给主任打电话,一边进里头的办公室了。

    辛建侧身往检察官旁边凑了一下:“您说这个主任到底在不在里头”

    “不管他在哪儿,一会儿准出来。”

    这些人都是这个ao病。

    不压得紧了就都给你耗着。

    谁都不愿意做负责任的那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全是数缩头乌g的。

    果然,不到半小时,所谓的主任就风尘仆仆的出现了。

    到了办公室就把刚才的办事员骂了一顿。

    大t内容是数落安排事程不合理,让他跑来跑去的耽误时间,然后再一转头假惺惺的对辛建他们笑得极为客气:“哎呦,这是检察院的同志吧你们看看我这儿的破事儿太多了,怠慢了真是对不住。”

    官腔打的辛建牙疼,他若有似无的笑了笑,看着老检察官跟这个主任来回的绕圈子,到最后对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吩咐相关的人员去给他们调取需要的凭证单目。

    拿到东西的时候,老检察官在辛建耳边了一句话。

    “你看着,等这案子查完了,这个主任肯定出问题。”

    第 6 章

    案子在梳理了两天后就上报了,等待审查的这j天,辛建被批了一天的假,终于能好好睡一觉。

    明明也没忙j天,再回家的时候,觉得简直恍如隔世一样。

    他平时在家其实自认也还算喜欢收拾。

    就一个单身汉来说,个人卫生这一点,辛建一直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有李磊这样的生活白痴作为陪衬。

    但是显然他不如付志。

    说到底都是他自己的家,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他很清楚。

    付志买了一些必须的用品,能处理的也都帮他洗过整理过了,家里虽然不能说改变了什么地方,但是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其他的原因,辛建总觉得比以前显得人情味重了点。

    靠在沙发上,他满足的笑了笑。

    原来多一个人和少一个人差别还是很大的

    他以前真的没想过要跟一个男人生活,还是以这样的关系。

    如果有人问他有没有犹豫过从一个直的变成一个弯的所会产生的一系列可能的影响,他会很g脆的说他有。

    事实上他犹豫了很长很长时间。

    包括考虑了他跟付志的职业,家庭,还有其他所有的东西。

    跟付志确定关系,不能不说对他来说是种冒险。

    人生以后会发展到什么方向,连他自己都不可预估,而这种决定,显然并不符合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但是到现在为止,他并不因此而心虚。

    或许他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

    回想着跟付志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包括那比预计中还要微妙的一夜,辛建自己什么时候入睡的自己都不知道。

    付志一进门就看见辛建在睡觉。

    这沙发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想的,买回来根本就不够横躺的,之前他一直睡在上面第二天起来浑身腰酸背疼,辛建跟他t型差不多,现在睡的肯定也舒f不到哪儿去。

    放轻动作小心的关上门,本来想绕进厨房去做点东西,却在路过辛建的时候,很诡异的站住了。

    他至今依然不知道辛建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之前不是他坚持,或许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回到过去了。

    付志没有仔细思考过他对辛建的感情到底有多深这个问题,甚至没有很认真的去设想过如果真的辛建就这么走,两个人变成那种见了面大声招呼的朋友,又是什么情况。

    对辛建,从头到尾那种感觉就如同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东西。

    不能说多浓烈,也不是撕心裂肺的那种电视剧情。

    就是一点点渗透进身t,然后再一点点拔离

    那天他一个人走完曾经两个人最常走的路,感觉到的就是伴随着呼吸衍生出的落寞。

    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很难受。

    就是目所视即的一切,都会想到辛建这个名字。

    但是,即便如此,他当时说,他会选择一辈子不将自己的心情告诉辛建,也是真的。

    若不是曹峰的话被他意外听到,他永远都不会说。

    视线牢牢的注视着沙发上的辛建,付志j乎是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愣住了半天然后看着对方睁开了眼睛。

    撑在辛建头侧的双手微微弯曲着,两个人j换了一个不太深入的吻。

    “我以前一直不觉得自己会有知足的一天”

    辛建看着头顶的付志,突然笑着开口。

    “现在呢”

    “觉得知足其实是贪婪的源头”

    搂过付志的肩膀y把对方压在自己身上,那g负重感让辛建在承受的时候下意识的哼了一声,然后笑眯眯的揽住付志想要避开的动作:“抱一会儿吧,想了一天了。”

    沙发在两个人的蹂躏下似乎有些可怜。

    付志的下半身其实根本还在外面,两个人抱着的姿势并不太舒f,但他最终还是没挣扎。

    窗外的夕y余晖撒的很漂亮。

    透过夕晒刚好映着客厅里一层h晕的光线。

    辛建x口被付志压着,觉得彼此的心跳都变得很沉重,震耳yu聋,掩盖了一切。

    或许人一辈子,也就是需要这么一个时刻吧。

    有一个人愿意陪着你这么呆着,不在乎外面喧闹还是精彩,彼此的呼吸能够互相j叠,心里不同一般的平静。

    辛建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脑中的所有画面都静止成为了一暖h。

    结果,辛建后来就那么抱着付志又睡着了。

    似乎比之前睡的还死,连付志自己挣扎起来然后去做饭都没能弄醒他。

    一直睡到大概八九点才清醒,俩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开始了看书做题的时间。

    付志觉得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么规律的作息生活了。

    但这种感觉微妙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描述究竟算是一种进步还是退步

    一样的书房,一样的可笑。

    不过显然现在的气氛比第一次要好太多了。

    付志一边做题一边还能余出心思跟辛建聊天:“最近的案子很棘手”

    “恩,有一点压力。”

    辛建手里拿着j份报纸一直在翻,不过动作很轻。

    付志听到压力这个词下意识的撇了撇嘴:“你永远不忘拖我下水”

    不过他这句话说的太含糊,旁边的人没听清。

    两个人一个看报纸一个看条文,沉默中,辛建突然问了一句话:“你还记得一个叫赵鹏志的检察官么”

    “恩”付志抬头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会儿摇摇头:“不记得”

    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都没有。

    “是谁”

    付志虽然问了一句,但是显然不是太在意。

    辛建抖了抖报纸:“一个老检察官,以前认识你。”

    他说完付志又回忆了一会儿,但是实在没什么印象,最后只能耸了下肩,把这个问题越过了。

    憋到了大概过了十二点,辛建才放下早就看不下去的报纸捅了一下付志。

    后者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莫名。

    “我说,今天能不能申请假期啊,周末再补”

    付志半天没听明白,眉头差点皱到打结:“啊”

    “我是说”

    凑到付志耳边把后半句话说完,辛建在对方的咒骂出口前抢先一步封住了付志的嘴,拉着人就势摔进旁边他平时用来备用的沙发床上,得逞的男人心里得瑟的扬起个满足的笑容。

    第 7 章

    辛建放了一天假,第二天到了办公室,第一件事是被领导叫去训了一顿。

    内容很莫名。

    说的是他之前刚到这边的时候,手里处理的一个进行了一半的案子,当时他办公室的那位快退休的老检察官把案件给他的时候,只说就差点整理,资料弄好了送法院就行。

    然后现在法院认为案件的定x有问题,要检察院提j补充报告。

    “你知道我们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么”

    检察长把卷宗往桌子上一摔,满脸的怒气:“我不管你以前在底下是怎么办事儿的,在高检,每个案子都给我过了心再往上j你现在手上还有什么案子在忙”

    辛建神se没怎么变:“刘合走s那个案子。”

    “都先给我放下,j给其他人,先把这件事给我弄好了”

    直到辛建走出办公室,身后还追了一句:“不懂多问多看多学”

    这么多年了,他大概是第一次因为工作的事情被这么追究责任。

    手里拿着那叠卷宗,辛建眼底的神se沉的j乎看不见任何的起伏

    回到办公室里,辛建把从检察长那里拿回来的所有卷宗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专注到手机震了两下都完全没有感觉。

    一直到把卷宗理了j次之后,才放下手上的文件,靠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之前跟他一起跑过海关大楼的赵鹏志这时候推门进来,看见他扬了扬眉:“诶,老陈不在”

    他说的是一直跟辛健在一个办公室的另外一个检察官,辛健抬起头:“没在,大概出去有事儿了。”

    “哦。”

    赵鹏志点点头,却没有立刻退出去。

    “我听说,检察长找你谈话了”

    “嗯。”

    辛健并不意外这种消息会传的这么快,他表情上没有泄露太多,只是笑笑:“工作做的不到位,还得继续学。”

    “别往心里去,很多事你控制不了。”

    点到为止的提了这么一句,赵鹏志安wx的拍了拍辛健的肩膀,然后就走了。

    剩下辛健看着手上的卷宗半天,最后改了两个字,重新整理好直接送到了大办公室。

    推门进去的时候,态度很自然:“这个案子弄好了,我放着了。”

    里面的书记员把卷宗放在了一起。

    辛健看都没看一眼。

    哪怕他一个字都没改,这案子也不会被退回来了。

    走出办公室,辛健的嘴角扬起一个有点讽刺的冷笑。

    之后刘合那个案子的后续进展,都是辛健从其他人那里偶尔听到了。

    本来已经找到了切入口,突然就没了动静,j个专案的负责人都被调去了其他的案子,检察院里的气氛突然忙碌了起来,似乎每天都有大量的工作,细枝末节的东西被抓着不放,一时间也没有人还有余力去管工作之外的内容。

    跟辛健一个办公室的老检察官三四天都没看见人。

    他连想找个人问问情况都找不到。

    这么一直耗了三天,他开车回了一趟付志在的检察院。

    不过不是去找付志的,直接去找了他们处长。

    他推开门的时候,处长对面坐着一个人。

    背影他有点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而老处长看见他先是一愣,随后一声怒吼:“臭小子你就算不在这个检察院了也还是我带出来的人,进屋连门都不会敲了滚出去“

    这吼的声音够大的。

    隔壁屋甚至都有出来看的。

    辛健立刻警神退了出去,没敢在门口多待,先拐进了隔壁的大办公室。

    以前的同事看见他都有点意外:“哎呦,辛健”

    成为注目焦点的男人很随便的扬了扬手:“你们别搭理我,继续。”

    不过说是这么说,他也避不开凑上来问长问短的。

    一时间调侃的也有,说话泛酸的也有,不过也确实有真心恭喜他的,大办公室一下变得很热闹。

    这么被人问长问短的围了有快半个小时,身后突然传来敲门声,辛健回过头,发觉是处长。

    “给我进来”

    脸se不怎么好看,处长背手走在前面,辛健跟着进了办公室。

    处长一回头:“锁门。”

    一直到两个人都坐下了,处长才脸se难看的瞪着眼前这个让他又气又ai的前下属:“你小子什么时候做事能学会低调点,啊这么招摇的过来,成心是吧”

    辛健的脸se显然比处长平和多了,他笑了笑:“我来看您本来就是光明正大的,g嘛要低调。”

    “来看我”

    处长哼了一声:“你来找我麻烦还差不多”

    就算他人不在高检,也不等于他什么都不知道,辛健这个当口来找他,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你,刘合这个案子你趁早撇清楚,这案子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也别花那么多心思,没用。”

    一针见血的就把辛健那点盘算挑明了,处长一脸的没商量。

    但是辛健显然没那么容易放弃:“这案子到了海关那里就已经顶头了,牵扯不到上面,只要有人递句话,诉成没问题。”

    他知道只要涉及到走s,难免要牵扯上内查。

    职务犯罪一向是这套t系里的敏感点,检察院压力最大的工作并不是在杀人抢劫这些案子上,全都是内部出问题。

    做了这么多年的检察官,他心里有数。

    但是,刘合这个案子他就是莫名的很执着。

    或许是隐藏在背后的东西让他有种预感,只要抓住这个突破口,或许能掀起一番大风。

    处长看着辛健的眼神直叹气,不得不说,有时候他还是喜欢付志那种脾气多一点。

    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最起不会这么死顶着非要跟你对着g。

    “你说牵扯不上就牵扯不上了递句话,你说的倒是容易,真有那么好办,其他人还会g看着”

    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最聪明

    但是谁的位置也不是白坐的

    老处长说完了皱眉瞪着辛健:“你刚到高检那边,这案子既然没人动,你就不该非要凑出头,就没个人带带你”

    后者有点恶劣的一笑:“人家一听说我是您带出来的,都不敢教我。”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处长,高检那边没人动是因为他们太招眼,但是这案子既然最初是我专办的,我总不能就这么孬种的缩起来当没有这回事儿,他们不好出头,总有能出面的人。”

    他看着眼前这个对他来说算是半个恩师的老领导:“我孬种没关系,不能丢了您的面子不是”

    现在说起辛健没人认识,但是说到这位处长,怎么都是听过名字的。

    “我今天来都来了,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估计也都看见了,如果回去没有半点动静,我怕您之前的那些同事,怎么着心里都得嘀咕一下吧,我来之前,有个赵检察官还提起你。”

    “赵”处长眉头皱了一下:“赵鹏志”

    辛健说了那么一大串的话,就这句押对宝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把之前已经听的快要背的数落又回顾了一遍,处长一直骂到尽兴了才放他走人,临走还甩下一句场面话:“反正你的破事儿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但是辛健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还是放松的长出了一口气。

    第 8 章

    既然人都到检察院了,辛健当然免不了去拉着付志吃顿饭。

    不过一推开办公室的门,没看见该在的,倒是看见了不该在的。

    王姐和付志都不在,背对着他的位置上一个人十分嚣张的双脚靠在办公桌上,耳上塞着耳机。

    就算没看见正脸,这检察院上下敢这么做的除了他自己本人也就只有李磊一个了。

    走上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就不怕这样被检察长看见”

    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好歹锁门吧

    李磊被这么一拍魂差点被拍没了,狼狈的坐回去摘掉耳机,一转头看见是辛健立刻脸se一沉:“靠,大白天就看见鬼,我果然是昨天晚上熬夜熬太狠了。”

    说完就要把耳机重新戴回去。

    辛健一把把他按住:“付志呢”

    “不在。”

    “那你怎么在这儿”

    档案室难不成也装修

    李磊被搞的没办法继续听歌了,老大不爽的把东西往桌上一扔:“付志提讯去了,要找他打电话。”说完扭头又瞄了辛健一眼:“不过,你怎么在这儿”

    高检的日子这么清闲

    对于他的问题,辛健很聪明的没回答,很g脆的坐在沙发上,他环视了一眼没怎么变的办公室,嘟哝了一句:“竟然我一来就提讯去了,太巧了”

    跑来一趟不容易,没看见想见的人,难免有点不爽。

    李磊在旁边观察着辛健的反应,觉得挺有意思:“你这才走了j天就难受了谁叫你当初非走不可的,活该”

    辛健这种人,就是欠现世报。

    失去了就知道当初在手里攥着的时候有多珍贵了,心里别扭,这都是自找的。

    看着眼前一张幸灾乐祸的脸,辛健没把他跟付志现在正在同居的事泄露出来,只是当作不懂的扬了扬眉,往后靠了一下。

    “李磊,你知道付志之前办了什么案子导致他现在这么排斥做检察官么”

    这问题其实堵在辛健心里很久了。

    一直没问主要是因为他觉得付志这个人远比表现出来的理智和冷静,他自己心里有想法的话,别人说再多都没用,以前大家是朋友,他尊重付志的个人意愿,所以从来没想过要去打探什么的,但是现在总觉得横在付志面前的是一道坎,他如果不去管,大概这人这辈子也走不过去了。

    但是他不方便直接去问付志。

    主要原因是估计他就算是问了,也问不出一个结果。

    但是明显当初的事情李磊是有参与的,明人不说暗话,他也觉得没必要拐弯。倒是李磊有点意外他的直接,他皱了下眉:“这种事你去问付志比较直接吧”

    “问的出来我还用来找你”

    “他自己都不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说”

    辛健这种凡事笃定的态度就是李磊最讨厌的。

    凭什么这小子能拽成这样

    对着李磊的不合作,辛健只是劳神在在的转了一下手边的茶杯,看了对方一眼:“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么”

    所谓扣鱼要扣腮。

    辛健一点都不担心的任由李磊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才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我也不知道付志到底是哪根筋转不过来弯,不过我猜大概是因为之前我们俩一起跟其他分院协办的那个案子,伤人致死,本来想诉无期,但是后来就判了七年。”

    他说完,辛健在那边眉头皱了一下:“七年”

    连伤人致死的最低刑期都不够。

    看出来他的想法,李磊笑了笑,不过笑容很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