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18

    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值班的护士和保安。

    明显那个男人在确认他不是什么病号家属之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听得声音越来越近,辛健皱着眉,环顾着四周可以用来做遮挡的东西。

    然后,毫无准备的,手下无意识旋转的门把手突然动了。

    他整个人差点跌进去,无声的叫了一声尽力稳住狼狈的身形,他反应很快的轻手关上门,然后靠在墙边。

    就是这么一靠,他发觉这个房间里本来就有人。

    而且那个人他还很熟悉。

    对面付志那张有点扭曲的脸就这么瞪着他,无声的用眼神表达着愤怒的谴责。

    辛健被这急转直下的发展搞的有点措手不及,他看着付志,犹豫到最后拉过付志的手,g脆在他手心里直接写起字:你怎么在这儿

    付志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好转,反过来翻平他的手心写了两个字:钱真。

    他加班加到一半接到钱真的电话,着急忙慌的说什么庄一伟要找死去了,说不定还带上了辛健,让他无论如何把人给拦下来。

    结果他一开门就看见辛健的办公室灯已经熄了。

    问清楚原委,他直接就杀到了医院。

    辛健扬了扬眉:钱真也来了

    付志摇了摇头。

    钱真在替庄一伟值班,不能离开。

    不然也不会给他打电话了。

    楼道里的脚步声进了,付志拉着辛健两个人缩到最里的的冰库,这房间是手术室旁边的储藏室,一般是用来存放一些临时的y剂或者准备工具的,他刚才上到十一层的时候,电梯刚开就看到了在门边站着的护士和j个保安,当时他立刻就按了关门键然后依照进楼时记住的地图摸到了这层。

    他没猜错的话辛健他们应该是被发现了,这栋病房整个都是中央控锁,如果辛健要想找地方躲,只能到这层。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只不过想对了的不止他一个人而已

    冰库的温度很低,两个人只站了一会儿就开始禁不住的打哆嗦,隔着冰库的门听到外面的谈话声,辛健下意识的对着付志比了一个注意的手势。

    后者只回了一记白眼。

    时间在沉默中逐渐的流逝,寒气从他们的四肢开始往骨骼里渗透,这种环境下,所有的时间概念都变得模糊,辛健最初还能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秒数,再后来已经失去了控制的能力。

    因为冰库的门太厚,他们两个完全听不清楚门外的动静,想出去担心外面的人还没走,这种远低于人t可以承受的温度j乎冻结了两个人的思维能力,只能麻木的僵持着。

    付志一直到快要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终于忍无可忍的撞开冰库的门,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

    回过头,辛健还缩在冰库里,似乎是没办法动了。

    他使出了全部力气才勉强的移动了一下身t,一鼓作气的将辛健从里面扯了出来。

    当然,是直接摔在了他身上。

    第章

    四肢明明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浑身的所有骨头缝却开始向外扩散一种让人忍不住想疯掉的酸麻,积累到最后爆发成一种疼,那种滋味,没有亲身t验过,根本没办法想象。

    辛健将自己从付志身上翻下来之后,很想动一动手指,至少,除了那g钻心的折磨,他还需要点其他的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即便是看一眼旁边的付志都做不到。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彼此的喘x声,断断续续。

    “这么下去会死”一句话都说的虚弱无力,辛健对现在自己的这种情况充满了愤怒,但是愤怒的同时都觉得实在太过费力气。

    付志相比他,要好一点。

    大概是因为本身辛健在冰库里就比他要靠里,冷气的排口似乎是在辛健背后。

    听完了耳边的那句不知道算诅咒还是算陈述的话,付志很狼狈的接了一句:“废话”

    他其实很想抱怨。

    心里憋了很多话,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说,现在他觉得他的情绪到了,偏偏身t不争气。

    时间的流逝已经失去了概念,辛健跟付志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毫无光亮的房间,放任身t中的那g酸麻四处游走,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一场难以忍受的折磨,两个人都在咬牙的忍受,直到可以微微的蜷缩起双手。

    辛健蹭到墙角的时候,浑身已经疼到麻木了。

    j乎每个ao细血管都泛滥着针扎一样的痛楚,他倒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拨了一下付志。

    后者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突然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鼻息喷在付志身上的时候,后者有g想要嘶吼的冲动。

    事实上,是辛健叫出来了。

    因为实在忍不住

    虽然他自己没有感觉,但是付志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辛健浑身上下都在抖,靠在他肩膀上的人他看不清楚表情,只能不满的挣扎了一下:“放开”

    可惜这时候所有的话说出来都没什么力度。

    辛健在付志挣扎的时候忍不住又哼了一声,极度无力的咬紧后牙:“别动你现在动一下我就跟要死了一样”

    一句话说下来要换三次气,辛健抱着付志但是根本使不上力,与其说是抱着,不如说只是僵y的环着,他苦笑着看着付志因为他这句话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谢了”

    理论上,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应该先打电话联络救兵。

    但是现在无论是谁,都挤不出多余的力气来做这种当务之急的事,辛健急到连汗都没了,身上的刺痛结束之后,紧接而来的是另外一g更让人抓狂的灼痒感。

    为了转移这种更难抵抗的折磨,辛健狠狠的闭上眼睛撞了一下身后的墙壁,刻的晕眩过后,从脑部开始蔓延的疼痛终于暂时压制住了身上的感觉。

    付志觉得他做了什么,但是看不见,只能狐疑的问了一句:“你g吗呢”

    舌头没有刚才那么打结了,只是话说的还有些含糊。

    搂着他的男人眼睛依然没有张开,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付志,你知道我听见了你跟曹峰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问清楚”

    这话题切入的毫无逻辑。

    至少,在这个环境,这个情况下,付志完全没想到他会提起来。

    有刻的时间,他大脑是空白的。

    辛健的痛苦他并不会少挨半分,只不过比起身t上的各种感官痛苦,他心口突然被捶一下的茫然更甚而已。

    就在辛健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很慢的皱起眉:“你是同x恋么”

    “不是。”

    回答的很直接。

    完全是辛健的风格。

    付志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只是恐怕跟平时比会有所差异,他在心里笑了笑:“既然知道你不是,我何必找你问”

    从最初就没结果。

    他们两个早就在一开始就走到结局了。

    这个回答其实并没有出乎辛健的意料,所以,他下一个问题也问的毫无迟疑:“你知道我不是,又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付志觉得这个问题很欠chou。

    至少如果他现在能够自然的动的话,辛健这一顿是免不了了。

    他并不觉得对一个朋友产生感情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同样,他也不认为这种事情值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来象课题一样的讨论。

    憋到最后,他只是挤出一句话:“你全当我有病”

    辛健在他背后笑了一下,只是可惜付志没看见。

    “我听曹峰说,你大学有一个男友”

    这次,回答他的是一沉默。

    不过辛健本来也没想过付志会答他,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他说,你在最后择业的时候跟他分的手,却根本没尝试过挽留。”

    黑暗里,两个人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付志能感受到耳边辛健说话时候喷出的气息,瘙瘙痒痒的,带着让人不爽的挑逗。

    “你不挽留,是怕他将来后悔”

    两个人想要取得一个平衡,必然是要有妥协的。

    这种妥协,某种意义上就是所谓的牺牲。

    在感情的驱使下,或许当时的决定是无怨无悔的,但是终有一日,也许在某一个时刻,会因此而产生怨恨。

    很多人在做决定的时候往往考虑不到后悔的时候,可也有些人,是因为考虑的太充分,以至于连最初的决定都不愿意去下。

    辛健搂着付志的胳膊稍微用了点力,无声的c促着对方的回答。

    过了很长时间,黑暗中才传过付志有点飘忽的声音:“我不是怕他后悔,是怕我自己后悔。”

    很难得的,这话说的很冰冷。

    j乎没有任何的感情。

    辛健不熟悉这样的付志,或者说,大概没人听过付志用这种语气说过话。

    可是,就是这样的反应,反而让辛健的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那你这次,是怕你自己后悔,还是怕我后悔”

    他今天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付志。

    因为他们的时间

    不多了。

    第章

    若不是现在的时间地点不对,付志会以为自己是坐在讯问席上被提审的嫌疑人。

    辛健这种咄咄b人的语气让他很不痛快,从一开始就压抑在心底的某种情绪,逐渐有复苏的迹象。

    而显然,他的这种变化,身后的辛健完全没有察觉。

    “付志,你一开始就没给自己机会。”

    “因为我根本不需要。”

    皱着眉,付志被困在辛健怀里没办法动,只能咬牙忍了一会儿,尽量平抚自己的情绪:“辛健,你直了二十多年,不可能因为j句话就突然变弯了,曹峰的话你听到是意外,就该当成是意外去处理。”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补了一句:“退一万步,就算是你突然想弯了,也不该是因为我”

    这句话说完,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身上被辛健施加的压力。

    没回头,也能知道身后的人周身笼罩着不爽的气场。

    “我说错了”

    辛健笑了一下:“你不是不给自己机会,是在逃避责任。”

    一把掰过付志的脸然后乍然的印下一个吻,在感觉到付志恼火的反抗时聪明的推开,辛健紧紧的盯着付志的眼睛:“你是不想承担我因为你变弯的这个责任。”

    付志的脸se变了一下,却没有反驳。

    改变别人的人生,所要承受的东西太多了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对自己的感情没有信心,还是对辛健没信心,又或者,是对自己没信心。辛健的x取向,对他来说就是一道界限分明的鸿沟,他肆无忌惮的对辛健付出着自己的感情,然后在快到边际的时候,用自己的理智生生的把自己拽回来。

    辛健可以弯,但是不能因为他。

    之所以他放弃了所有可能的挽回和努力,不是因为他消极或者逃避,而是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改变任何事。

    他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也不想任何人为了他改变。

    感情这东西,他没有掌控的能力。

    辛健面对付志的默认,心里被扯了一下。

    房间里一时变得很静。

    其实,在辛健准备b付志把话说清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问的越多,只是让自己越尴尬。

    对于付志来说,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在面对的时候,无论出现什么结果,他都可以承受。

    哪怕是辛健要离开,哪怕要选择将这段感情保持沉默。

    只是他却是想要在付志身上找到一个理由。

    找一个能让自己再往前走一步的理由。

    偏偏就是这样的想法,却显得有些奢求了

    叹了口气,辛健把头靠在付志肩膀上:“那天听到曹峰跟你说的话,我差不多三天没合过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t很虚弱,辛健的声音难得的显得有点消沉:“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的借口,家庭的压力,职业的压力,社会环境的压力,甚至去找我相亲的对象吃饭,拼命的想忘掉脑子里的那句话”

    但最后只是自欺欺人的费时间。

    “我从来没对男人有过任何想法,更没试过对什么人感情激烈到要死要活的程度,我自认对感情控制的很理智,对未来的规划也从来不存在变成gay的这一项,结果我心理建设了半天,再见到你的时候,下面直接y了”

    要不是现在的环境下,辛健跟付志都已经退无可退了,他绝对不可能说的出来这种话。

    付志在听见辛健那个自嘲的语气时,右手下意识的攥了一下。

    那g灼痒的刺痛还在。

    却再也盖不过他现在心里翻涌不安的情绪。

    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付志完全是呆滞的看着辛健闭上眼睛,后者脸上的狼狈还来不及收敛,只能喃喃自语的嘟哝了一句:“你根本没想过结果,我却在听到你喜欢我的那刻ai上你了”

    这种情况,甚至连吐槽一句造化弄人都不够资格。

    辛健靠在墙上不愿意再开口,原本抱着付志的手不知不觉的卸了力气,他就这么歪着头靠在边上,逃避的不愿意再去搭理付志的反应。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其实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感情这回事,不发展到最后,谁都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东家。

    所有人都觉得他该是主动的那一方,结果事实是他只有接受,没有选择。

    付志没见过辛健这种表情。

    他一开始是觉得新鲜,随后是觉得难受。

    跟身t上现在四处翻腾的疼痛不同,而是另外一种,从呼吸开始,慢慢渗透进心口,然后大脑,浑身上下的一种难受。

    嘴巴动了j次,却始终挤不出一个字。

    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有一时冲动的时候

    人生中的每一步,他都走的很理智,包括每一次的选择,每一次的放弃,每一次的开始,每一次的结束。

    付志觉得人生没有j次奢侈的机会。

    他更不希望有太多的意外打乱他固有的那套节奏。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的辛健,他差点就要冲口而出了

    明明并不难。

    只可惜,终究是差点。

    辛健看不见他的犹豫和迟疑,沉默中,表现出来的只是两个人各自的僵持。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辛健终于还是先挣扎着拿出了兜里的手机,熟悉的按下号,他在电话那边被接起来的时候,没客套的说清楚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和环境:“来接我们的时候,带着救护车。”

    不用检查他也知道自己跟付志身上肯定有冻伤。

    那边钱真的语气很焦急:“你们受伤了庄一伟呢”

    “我跟庄一伟走散了,付志跟我在一起。”

    “c”

    甩下这句话,钱真直接扣了电话。

    辛健知道他是要找庄一伟,没说什么的收好手机,然后撑着墙想要站起来,最后前功尽弃。

    付志在旁边帮了一把手,直到把他扶着坐好,才机械x的往后退了一步。

    看在辛健眼里,眼睛下意识的眯了一下:“付志,如果你真ai一个人,你到底会怎么样”

    这问题很俗,电视剧差不多部部都用,每个人的答案j乎都不同。

    辛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问出这么扯的问题。

    更没想过他问出口的对象会是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朋友。

    付志沉默了一会儿。

    他看着辛健的眼神没有泄露出任何的情绪,甚至就连回答的语气都平稳的象在和一个普通的路人j谈:“我会永远不告诉他。”

    下一刻。

    辛健把付志扯过来按在墙上,吻到彼此j乎窒息。

    第章

    失控,对于辛健和付志这种人来说,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

    会开始,但是很快也就结束了。

    钱真赶来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的是付志和辛健两个人靠在两个架子旁边,差不多都失去意识了。

    在送往医院的路上,辛健醒了一次,抓着旁边的护士问了一句:“付志”

    或许是已经应付熟练了这种情况,即便不知道他说的付志到底是谁,护士还是拍了拍他的手:“他没事。”

    然后,辛健一直到被送进病房,就没再睁过眼。

    虽然两个人的身t情况很虚弱,但是倒没什么危险,

    庄一伟比他们走运,在察觉到辛健可能暴露身份了,他就一直留在杨顺国的房间里没有出去,钱真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大概解释了一下情况,然后趁着后来钱真他们过来,才就着乱溜了出去。

    这件事,最后闹大的全在检察院那边,处长追问过辛健和付志为什么会跑到医院的病房手术室,但是当时辛健只是简单的一句查案搪塞过去了,庄一伟的名字并没有在处理的过程中被提起,更没人知道。

    付志在医院比辛健多躺了两天,等他出院的时候,才发觉岳京的案子已经上报排期了。

    “已经查清楚了”

    不是还有很多细节问题呢么

    辛健只是晃了一下手上的笔:“时间上有出入的地方对于案件的定x并没有决定x的影响。”

    嫌疑人既然已经认罪了,无需较真到这个地步。

    “可是”

    付志眉头皱的很紧,有话想说但是说不出来,辛健的做法其实并没有问题,而他非要把岳京这个案子拖到水落石出没有任何疑问的地步,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两个人相对着,却没有话可以说,到最后,也还是沉默

    那天在那个差点冻死他们的房间里,最后的一吻,辛健彻底打破了彼此之间小心虚假维持着的平衡。甚至带了点疯狂的味道,一直到彼此实在撑不住了,才放开。

    但是,所谓的不顾一切,也就是这样了。

    他跟辛健都激动过,失控过,但是最终,还是要恢复平静。因为生活就是这样,你愿意不愿意,都是要过。

    辛健从医院出来,再见到付志的时候,态度没有任何的改变,甚至没有半分动容。

    依然如常的跟他打招呼,两个人在讨论案情的时候,还是维持着那g调调。

    付志没有追问辛健跟庄一伟到那家医院去,到底问出了什么结果。

    不想问。

    辛健这一走,两个人无论是从工作上还是从其他的方面,都再也找不到纠缠在一起的理由,辛健如果对那个案子抓着不放,也是他的问题。

    事实上,做为书记员的付志,其实做不了任何事。

    钱真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指天骂地的把庄一伟数落了一顿,什么没有责任,逞英雄,鲁莽什么的。

    但是其实所有人都清楚,庄一伟瞒着钱真是为了他的安全。

    正如最初他们在处理巫世国那起案子的时候。

    辛健后来也问过付志:“如果换了是我要你代替我值班盯岗留在检察院,你会不会听我的”

    钱真是一直到他打了电话才赶到医院。

    在那之前,他甚至只是通知了付志,自己都没有亲自过来。

    当时付志的回答也很g脆:“不会”

    他们跟钱真,庄一伟这种搭档最大的不同,是钱真他们之间,总有一个人是做为主导在影响着两个人的方式的,太久的搭档,早就已经养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默契,钱真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也可以完全的按照庄一伟的要求和需要去面对紧急的事情,但付志跟辛健却不是。

    他们就是需要一直在一起。

    一起承担,一起面对,会坚定的成为对方的支持和助力,但是这种行动,一定是同步的。

    钱真被分派去档案室,最后还是会跟着庄一伟一起外派到了犄角旮旯的角落里“t验生活”。

    辛健却不会留下来。

    付志自己都不知道看的这么清楚对他来说到底是自我折磨还是自我警惕。

    不过他很清楚,无论那天晚上的吻到底意味着什么,无论他跟辛健之间到底有多暧昧,最终,辛健都会走。

    岳京这个案子一完结。

    他一定会走。

    只不过已经上报排期的案子,最后并没有诉成。

    岳京在看守所里自杀了。

    用的是自己的衣f。

    付志接到消息的时候,愣了很长时间,但是很诡异的,竟然不是很意外。

    那天提讯的时候,岳京的眼底除了疯狂,就只剩下死寂的绝望了。

    或许对他来说,死亡已经是一种解脱了。

    熬着去回忆以前的东西,远比法律制裁的刑罚更痛苦。

    辛健因为之前在医院里不明出现的事情接受了调查,大概是因为他本来要往高检走,这些材料x的东西就很重准这个机会,拼命的在会议上三番四次的提,说的多了,自然就有专门的人会因此注意。

    当然,那天跟辛健在一起的付志就成了唯一的目击证人。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就是去调查工作。”

    无论是谁旁敲侧击的打听,他无非就是这么一句话。

    再被问下去,只有一句:“无可奉告。”

    直到渐渐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再来问了。

    辛健开始收拾办公室,做一些工作上的j接,偶尔牵扯到一些跟付志相关的,他就跟着一起。

    李磊知道这件事之后,除了跑到他宿舍唠叨了半天,就是捶着他的桌子冲他吼了一句:“我c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