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15

    在楼道里碰到的。

    曹峰站在付志旁边,看着辛健比了一下付志,跟那个nv人介绍:“这是我朋友付志,这是于娜。”

    没有冠前缀,明显关系还在暧昧期。

    nv人腼腆的笑了笑,冲付志点了点头。

    后者也回了个礼,但是远没有眼前这个叫于娜的nv人笑的自然。本来他想就这么闪人,没想到辛健被处长叫进了办公室,只来得及j代了一句:“付志,帮我照顾一下”

    然后付志就这么带着于娜进了辛健的办公室。

    “你们平时的工作是不是特别忙”

    于娜的声音也不错,柔柔软软的,听起来挺舒f。

    付志给倒了杯水,然后站在最远的边上:“还行,辛健一般独立办案,所以不是太忙。”

    “看他总是没时间”

    说完这句话大概是反应过来有点s隐,于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se有点尴尬,付志很聪明的当作没听见,若无其事的扯了一个其他的话题给带过去了。

    虽然他平时话不多,但是说到底做检察这行的也是靠说话吃饭,跟一个人聊j句还不成问题。

    只是曹峰在旁边让他多少有点别扭。

    好不容易熬到辛健回来,他j乎是逃难一样的跑回了宿舍,当然,曹峰也被他甩掉了。

    大概到了晚上,他收到曹峰一条信息,内容是他马上要回院里了,想跟他打个招呼。

    那时候付志已经快要睡着了,考虑了一会,还是套了件外套,回了办公室。

    曹峰就站在他们处的楼梯口。

    看见他的时候,递给他一根烟,然后帮他点上。

    烟雾在两个人之间缭绕的时候,气氛显得很僵y,付志chou了两口,靠在旁边:“准备走了”

    “不受欢迎,早点走也还你一个清净。”

    这话说的有点可怜,付志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曹峰给自己也点了一根,本来不让chou烟的办公楼难得的扩散开一g不重的烟c味,一直到一根快chou完了,他才问了一句话:“学长,到底为什么我不行”

    从大学到现在,他似乎从来就没有站在过备选席上。

    这个问题,付志没答,不知道是觉得没有答的必要,还是也说不出个答案。只不过他就是这样的人,没有跟人分享自己的习惯,更不会多做解释。

    曹峰也似乎早料到了这种结局,自嘲的扬了下嘴角,他紧chou了两口烟,然后把烟头掐熄在手边的垃圾桶上。

    付志看着他双手cha在兜里晃了一会儿,然后一声不吭的开始往楼下走,快到了拐角处,才回头冲着他说:“既然喜欢辛健,起让他知道。”

    这次,付志还没回答。

    但是曹峰也没准备等他的答案,只是就这么下楼走了。

    剩下付志一个人站在楼梯上呆了很久才叹口气,思绪杂乱的一步一步迈下楼梯。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曹峰说话的楼梯旁边,走出办公室拿着电话的辛健就这么愣在拐角处的楼道里,傻呆呆的听完曹峰的告别,一直到办公楼里再没有一点点声音,都还不会动一下。

    第 1 章

    喜欢同x这件事,辛建不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只是觉得离他比较远。

    电视或者杂志上看到的次数不少,从个人的角度,他没有任何的歧视,但也确实没往自己身上想过。

    那天楼道里他听到的话,也有瞬间的想法觉得是搞错了,或者曹峰是胡说八道的。

    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他心里很清楚不是,正如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很清晰的确认了付志是喜欢自己的这个事实。

    带给他的早餐永远是温热的,旁边配好的是一杯热茶。

    自己办公室里常备的伞,临时用品也j乎都是付志准备的。

    只要是自己提的要求,哪怕是不愿意,依然不会拒绝。

    视线偶尔撞在一起,最先挪开的肯定是付志。但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又一直能够感受到追着自己的目光。

    如果不是因为付志是男的,大概辛建早就察觉到了。

    他不是连初恋都没有的青少年,这种事,更是从来没迟钝过。

    但是确认了,只是让他思绪更混乱。他想让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尽量自然,但毕竟知道了这种完全超乎他意料之外的事实,他再想平常心,也终究是自欺欺人。

    之前的那种哥们儿兄弟,勾肩搭背感觉,是不是就这么一去不返了

    “辛建辛建”

    付志在眼前这个人又一次发呆之后,终于忍无可忍的推了他一下。

    看着对方大梦初醒的茫然表情,不禁皱起眉:“你最近去做贼了”

    吃饭喝水j乎无时无刻不会走神。

    结果等付志说完了这句话又觉得有点耳熟,然后想起来似乎这是以前其他人最喜欢跟他说的玩笑。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摇了摇头,付志递给辛建一杯水:“你别每天晚上劳累过度,都一把年纪了。”

    “劳累过度你指哪方面”

    敏感的捕捉到这句话有歧义,辛建似笑非笑的看着付志:“你还担心我这方面的问题呢”

    这次换付志翻白眼了:“你好歹也是个公职人员,想问题能不那么h赌毒么”

    差不多三句话不到就能往那方面绕。

    亏得辛建还长了一张一本正经的正气脸。

    明明在平时经常开的玩笑,不知怎么辛建现在就是觉得有点异样的感觉,辛建看着付志的表情就觉得似乎是从眼底捕捉到了一丝尴尬和狼狈,面se不知道是太y晒的还是其他的原因,总觉得有那么点红。他往前凑了一下:“付志,你会脸红么”

    这么b近,实在出乎对方的意料,付志退得不及时,差点被他一下撞到鼻子,只能下意识的推开彼此的距离:“你吃错y了还是忘吃y了”

    付志掩饰的太过明显,以至于辛建j乎不用犹豫就能准确的判断出他的想法。

    都是吃检察这行饭的,他们平时的工作就是去分别说话的人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的,想透付志的心思一点都不难。

    心里的感觉很复杂,他对于这么轻易就能够影响到付志感到有点迟疑,一半得意一半无措。

    两个人真的太近了。

    彼此的气息都清楚的喷在对方的脸上。

    然后就在屋里气氛达到诡异的最高顶峰时,还是付志猛的站起来,扔下一句要去洗手间落荒而逃。

    留下辛建盯着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收回姿势,然后扬起一抹苦笑。

    怎么办,好像有点危险啊

    刚才两个人拉近之后。

    他脑海里想到的全都是那天晚上,付志突如其来的一吻。

    本来以为已经可以遗忘了。却在认知到付志对自己存在着一种感情之后,那些所有记忆又开始自发自动的复苏。

    包括付志的喘x,表情,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男人最清楚意识到自己感情的时候,往往跟yu望是分不开的。

    理智可以克制,友情的界限也可以模糊,但是对着一个人的身t反应,最真实也最直观。

    但是这个认知对于现在的辛健来说,绝对算不上一件好事。

    简直不是一般的乱

    之前进行的考核,成绩出来的时候辛健就被叫到了办公室。

    处长的态度很直接:“高检那边想让你过去。”

    话虽然说的很结论,但是语气还算是有商量的余地,处长的表情欣w担忧都有,辛健站在他对面愣了一下,不是意外,但多少觉得有点突然。

    “那是高检的人”那还一个个搞的跟地下工作者一样神神秘秘的,有必要么。

    他最初真以为是什么国家安全部的。

    习惯了他那张嘴,处长只是皱了下眉:“你个臭小子等到再遇到一个新领导,就知道我脾气有多好了”

    说话永远没轻没重,不是人人都受的了他。

    辛健笑了:“那为了我的前途着想,我还是不去高检了。”

    “你说真的假的”

    这算是答案了

    处长其实心里并不想辛健走,培养出一个得力的下属不容易,辛健是他一手要来的,无论是于公于s,他都不想让他调去高检。但是对于辛健个人的发展来说,当然是那边更有前途。

    但是他对面站着的男人并没有明确表态:“让我考虑考虑吧。”

    这不是个容易下的决定。

    处长理解的点点头:“尽快,这周给我答复。”

    然后就示意对方出去了。

    辛健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没看见付志,王姐的办公室也没有,问了一圈,最后在楼道尽头的y台才找到人。

    付志靠在边上chou烟,眼神有点恍惚。

    “其实这g颓废范儿也挺适合你”辛健有点突然的开口,靠在边上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很自然的让出一块地方。两个人并肩靠着,辛健也要了一根烟。

    付志chou烟喜欢咬着,大概跟他本来x格懒散有关系,一直夹着都嫌费劲。烟雾缭到他的眼睛,只能微微的眯起来,视线里的辛健有点飘渺,他笑了一下,对刚才辛健的话没回答:“什么时候走”

    “你就知道我一定会走”

    辛健没去问付志怎么知道高检要调他的消息,这种事,传开都是自然而然的。

    他旁边的人还是在笑,意味却不明朗。

    两个人身后的夜幕有点沉了,这个季节,就算时间还没太晚,天就已经彻底黑了,看不清楚什么东西,就觉得空旷难辨的一大。

    很多人看见se重的东西,第一感觉是神秘。

    但是换了检察官来看,第一感觉永远是危险

    这大概算是一种被害妄想症吧。

    付志自嘲的维持着嘴角的弧度,视线落在黑幕之中,找不到一个焦点。

    “你一定会走。”

    因为你是辛健。

    第 2 章

    这世上什么职业都有个逢年过节,唯独犯罪份子是全年无休的。

    案子永远是一件接一件,没有忙完的时候。

    辛健很有可能要调走也没能清闲下来,新转到院里的档案直接就搬到了他办公室,还是处长亲自j代的。

    “无论你是走是留,这案子给我办漂亮了”

    李磊模仿起老处长的神态还挺象,说的辛健没忍住差点一口水喷出来:“我说你最近又闲了是吧那这案子帮把手呗”

    “呦你还有要帮手的时候付志呢”

    辛健这种人,向来眼高于顶。

    入院这么久了,除了付志,就没见过他跟第二个人有过任何形式的合作,哪怕是之前曹峰来请他协查的案子,到最后一样是他主诉对方做了回璧花,连过程都没怎么参与。

    靠在窗户前的男人笑了笑:“他最近大概比较忙。”

    王姐新排的案子好像挺棘手,连着两天都看见出车了,付志当然也轻松不了多少。

    “他再忙,只要你开口还不是一样随叫随到”李磊扬了扬眉:“你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看起来最欠chou了。”

    话说的也不怎么客气,他说完了就挥挥手走人了,说到底公诉处的气氛不适合他,还是档案室清凉避暑的感觉最好。

    辛健也没拦他,看着他关上门,手上的茶杯还冒着热气,腾起来蒙了满眼。

    一直到手上的茶杯有点凉了,他才走出去敲了敲付志办公室的门,然后没等里面应声就直接推开,看着那个忙碌的背影:“付志,我有点饿了。”

    前面的人没回头,沉默了一会才回答他:“想吃什么”

    “711的包子吧”

    “嗯,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说这j句话的时候,付志手上录入的动作就没停。

    辛健一直站在门边,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犹豫到最后还是没开口,确认付志是不会搭理自己了,他跟来时一样没什么动静的把门带上,然后缩回了办公室。

    送来的案子是个分尸案,x质比较恶劣所以处理起来也比较敏感,他大概翻了一下证据卷,厚厚的一叠鉴证文书看的人头疼。

    这种类型的案件最头疼的就是证据整理。

    虽然侦查机关一般都把程序梳理好了,但是到了检察院必须要重新整理一次。

    公安局的工作其实更多的是集中在逮捕之前,一旦批捕处的逮捕令出了,那么之后的很多证据是否齐全到足以起诉,就很难兼顾了。

    毕竟不属于他们的阶段范围。

    所谓各司其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一群人负责一摊事,术业有专攻啊

    辛健拿起卷宗看起来就没什么时间概念了,其间听到了对面付志开门的动静,猜到对方大概是去买包子了,当时辛健翻着卷宗的手稍微顿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有点似笑非笑的意思,端起茶又喝了一口。

    然后等他再次意识到时间的时候,距离付志出去已经快要一个多小时了。

    “去火星买了要这么久”有点诧异的站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透了,凉风扑面,带着点s意。

    原来是下雨了。

    脑海中有个感觉,辛健随手拿过雨伞就下了楼,走到711门口就看见一个挺熟悉的人影蹲在那。

    他紧走了两步到跟前,把伞打在付志头顶:“你买个包子怎么搞成流犬了”

    还是被遗弃那种。

    付志抬起头看着辛健自上而下俯视着自己,眼底蕴藏了很多东西但是说不出口,只能扯了下嘴角:“发觉没带钱,然后就下雨了。”

    至于到底为什么他蹲在门口,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是不想走了。

    chou完一根烟觉得很累他索x就蹲着,看着街道上偶尔走过,他就在想到底辛健会用多久才来找他。

    “手机也没带”辛健伸手把付志拉起来,看着他肩膀上j乎s透了,皱着眉把外套脱了披在他身上。

    “带了,但是没电。”

    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付志跟着辛健一起往检察院走,包子到最后也没买,完全不知道俩人这么出来溜达一圈的意义何在。

    回到院里当然还是泡面解决,幸亏这种东西已经成为职业必备了。

    吃面的时候,辛健才chou空问了一句:“案子怎么样”

    付志莫名的抬起头:“啊”

    “王姐现在办的案子是不是挺麻烦要帮忙不”

    “你还有空”付志笑了笑:“处长今天不是刚钦点了你”

    都快走了还要榨取一下劳动力,其实t系之内的用人制度一直走的是资本主义路线啊。

    辛健扬了下嘴角:“你消息倒是挺灵通。”

    面吃完了,照例还是付志收拾,看他扔完了垃圾,辛健靠在门口等他刷碗:“付志,最后一个案子,跟我一起办吧。”

    付志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但是很短暂。

    “决定要走了”

    “嗯。”

    之前的谈话内容似乎还历历在目,付志太了解辛健,他最后的一句结论,早就为这件事做了结局。

    辛健一定会走。

    因为他是辛健

    心头瞬间涌上的情绪有点复杂,付志能感受到身后的视线,流水的声音掩盖了彼此两个人的呼吸频率,付志不知道自己的反应是不是自然,只是顿了很长时间才点点头:“好。”

    他转过身:“不过要等我帮王姐把手上的活都g完。”

    辛健在听到付志说那句好的时候,视线敛了一下。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反应无非就是这样,但是心里还是有什么被瞬间触动了,不太舒f,也说不清楚。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水房的光线白的有点单调,泛着晃眼的压抑。

    灯光之下,付志的脸se有点发白,手里拿着两个人的饭盆,还滴着水

    差一点点,辛健想要冲口而出的问一句:“付志,如果我不走了,你会怎么样”

    但是终究,他没问。

    付志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手背上的水刚好蹭过他的胳膊,那g凉意让他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人也随之清醒。

    他知道有些话如果做不到,最初就不该说出来。

    因为说的人往往不自觉,但是听的人是会有误解这点虽然他懂的有点晚,也终究强过一直想不通的。

    第 3 章

    付志既然答应了要帮辛建办最后一个案子,手上的活处理的差不多了,很自然就去跟辛建报到了。

    不知不觉,他又搬回检察院的宿舍了。

    最初是加班太忙,他跟辛建两个人的时间总是配不到一起,辛建要给他钥匙他也一直不肯要,有时候他结束的早就在宿舍里休息,辛建后来不想把他吵起来只能自己回家。久而久之,也就慢慢不再执着于是不是一起回家了。

    说到底那都是辛建的家,给不了付志什么归属感。

    人跟人之间其实很多时候就是这样。

    倒不是刻意的要避开或者错开时间,只是很自然的就这样了。

    以前就算是下班也要打j通电话和发发短信,现在有时候付志拿着手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过,对于辛建手上的这个案子,付志办的很用心。

    城东的碎尸案,一家f装厂的员工被情杀分尸,丢在了护城河里,过了半个月才被发现,真正的侦查时间倒是不太长,只是很多直接证据都被时间消磨掉了,整理起来有点花功夫,因为后来有嫌疑人的口供,也有证人的证词证明嫌疑人跟被害人曾经发生过很激烈的争执,所以批捕之后预审处大概整理了一下卷宗就送到检察院了。

    但是很多顺序和细节都对不上。

    所以付志花了半天的时间什么都没g,就是在那里用口供卷里的证词对照证据,将所有不明的疑点都被整理了出来。

    辛建就出去开了一个会,回来发觉东西都弄好了。

    “效率真高”

    拿起整理好的文件看了一眼,他有点意外。

    付志打了个哈欠:“问题很多,你自己慢慢看吧。”

    脸上虽然都是疲惫,手上的工作却没停,辛建看着付志强打着精神的劲头,下意识的想去捏他的脖子。

    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付志竟然往前探了一下避开了。

    转头看着他:“处长让你回来先去找他一趟。”

    辛建伸出去的手意外的落了空,轻皱了皱眉,但是终究没吭声,放下文件就去处长办公室了。

    谈话内容没什么意外的。

    他之前回复了处长他想去高检,但是老处长没说什么,但是这场谈话是肯定少不了的。

    嘱咐和要求都有,语气很语重心长,一个劲的拍他的肩膀。

    因为在院里消息已经传开了,所以偶尔在楼道里遇到关系还算不错的,也都会意思的恭喜一下或者打听两句,辛建一概都是笑笑就过去,无意多说。

    而等辛建回办公室的时候,付志还在忙。

    “休息会儿吧”他走过去靠在旁边:“这案子时间还富裕,不用这么赶。”

    不比之前那些搞得很紧张的特殊案例,虽然线索凌乱了一点,但是只要整理好,基本上按照正常程序走就可以了。

    毕竟不是个个案子的辩护都是赵卿这种人,犯不着严阵以待。

    付志推了下眼镜:“你以前不是案子不结都不肯好好吃顿饭的么”

    工作狂原来也有要求休息的时候。

    辛建听完这句话又伸手去捏付志的脖子,这次对方没闪开,被他一捏还是习惯x的缩起来,辛建笑笑:“我是而已,你不需要。”

    以前都是他忙的天昏地暗的时候被付志耳提面命的c吃饭,一份饭打好了放在旁边凉了热,热了凉。

    突发奇想的,辛建突然开口:“付志,我给你打份饭吧。”

    这个时间,午饭应该还有。

    付志想笑,但是没笑出来:“你快走了终于良心发现了”

    “或许吧。”

    对于他的调侃没多说什么,辛建熟悉的找出两个人的饭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剩下付志坐在办公室里半天不知道想g嘛,视线扫过办公室,对于这充斥着明显辛建风格的房间感到有点压抑。

    铁打的办公室流水的办公人。

    没人能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其实,他能感觉到辛建最近心里有事。

    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做事的态度,都隐隐预示着他有些打算在犹豫,但是一直下不了决定。

    他想跟自己说应该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但是说f不了自己。

    毕竟他跟这个人接触的太久,也观察太久了。

    辛建挑下眉他都知道这人是要g嘛,何况是现在chou风一样的行事风格。

    但是付志不愿意去多想。

    一周之后辛建就要走了,到时候大家桥归桥路归路,检察系统这么大,再遇到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想到他跟辛建两个人在什么楼道里打个照面,然后握握手问一句:“最近怎么样”付志突然觉得有点喜感。

    他长出了一口气,视线转回电脑屏幕上,重新开始工作。

    辛建打个饭用的时间都比一般人久,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回来。

    把饭往付志眼前一递:“别忙了,先吃饭。”

    胃不好的人就该按时按点,付志这人其实没人盯着也不行。

    后者接过之后说了句谢谢,打开饭盒盖瞬间愣了一下:“这是咱食堂的饭”

    骗鬼啊

    那位大叔连青菜都能炒成黑se的。

    辛建装模作样的笑了笑:“先尝尝好吃不。”

    付志打量了半天,确认这饭应该是能吃,才犹豫的尝了一口。

    “怎么样”

    “不错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