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14

    供啊。”

    事实上办案人也是因为考虑到诉讼的问题所以特地把赵年的情况简化了,不然这种情况给任何人看,都难免会产生偏颇心理。

    “赵年就算再有错,他家人没错。”

    最小的被害人才十二岁,大人的纠葛恩怨跟孩子无关。

    这话是付志说的,他本来在旁边整理东西,一直听着没吭声,直到钱真说完了,才补了一句。

    那边警察探头看了他一眼,嘿嘿一乐:“呦,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

    从他进来就没打过招呼,闷头也不知道在g什么。

    对于这种嘴欠的调调没多做表示,付志手上的工作没停,旁边辛健看看他,然后把视线转回钱真身上:“案发现场的重组,你们得到的是什么结论”

    “结论都写在报告里了。”钱真往后靠了靠:“死亡时间上确定第一个被杀的是赵年的q子,然后是赵年。”

    他说完又补了一句:“所以赵卿才能打激情杀人,因为高松不存在杀赵年q子的明确动机。”

    甚至都是第一次见面。

    杀人这种事,能够激发起杀机的第一应激人都是主因,赵年既然也在场,如果高松是预谋杀人,他第一个伤害的人不会是赵年的q子。

    这个推论很符合逻辑。

    辛健拿着报告看了半天,他就是觉得死亡顺序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翻了好j遍,他终于抬起头:“你们有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现场会有两把凶器”

    “两把”钱真扬了扬眉,想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沙发上那把只有赵年q子的指纹,并且没有任何的血y反应,被害人身上也没有任何一处的伤口与那把刀吻合,并不能算做凶器。”

    按照现场的环境,那十有八九是赵年的q子拿着自卫用的。

    显然这点辛健也同意:“赵年的q子拿这把刀是为了高松。”

    他顿了一下,然后放下卷宗:“所以高松杀赵年的q子,不是故意杀人。”

    基本上,赵家的其他人跟高松都没有直接恩怨,他找上赵年家,目标其实很明确,他是为了赵年。

    辛健这句话说完,钱真跟付志全都愣了一下。

    这结论太峰回路转了,以至于第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付志站起来拿过卷宗仔细的看了一会:“你是说高松杀赵年的q子是意外”

    事实上高松杀人的凶器并不是事先准备的,而是赵年家放在客厅的刀,茶j上都是水果,看样子他当时是一边看电视一边在吃东西。而现场的血痕鉴定,最先受伤的应该是最靠近门口的赵年。

    辛健挑了下眉:“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门口处的血迹是赵年受了刀伤留下的,他身上有其他的搏斗防御x伤痕。”

    如果当时的情况是高松最初找赵年理论,发生争执继而动手,然后赵年的q子听到了争执声音拿刀出来,高松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杀人,那就是过失杀人。

    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时明明赵年站在门口,第一个死的确实赵年的q子。同样,这个推论也能再推出另外一个结论:“那么他杀赵年和赵年的儿子,都是直接的故意杀人。”

    高松在当时完全可以停止继续伤人,但是他没有。

    赵年的儿子在内室看电视,距离客厅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高松既然能够走到内室去把一个小孩给杀了,主观上已经是绝对的故意了。

    付志在辛健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直到他说完了,才接了一句:“但是你这个推论,恰好证明了高松是激情杀人。”

    赵年q子的死,在现场对高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他最初没有伤人的念头,后面发生的事,都在意料之外。

    对此,辛健挑了下眉:“我不认为他是激情杀人。”

    他不相信一个人会这么轻易的在一个机动的刺激下一连杀三个人,还包括一个十j岁的孩子。

    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 8 章

    辛建后来让钱真去帮他找两个人,当时钱真扬了扬眉,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不过,还没等到他找到人,这案子的发展方向就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最先了解到情况是李磊。

    他跑到付志的办公室让他上。

    “检察系统的”

    那上面除了g速电视剧可以下载之外,还有什么可看的

    “不是内,外外”李磊很激动,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算了,你在我手机上看吧。”

    付志可有可无的扫了一眼,然后皱起眉。

    李磊开的应该是一个大型的讨论社区,上面红sehot标志狂闪的一个帖子就是出租车司机被生活压迫成社会怪物

    里面很详尽的描述了高松这个案子的案件背景,特别是将高松的生活压力做了一个非常渲染的勾勒。

    至于下面的回帖,即便付志没看,也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了。

    他看了李磊一眼:“赵卿”

    “谁知道”话是这么说,但是表情不言而喻。

    这种手段,实在不太像一般人能用出来的。

    其实社会舆论的关注,对于这个系统来说,并非是不好,毕竟透明化在公正x的制约效果一直很明显,只不过公众容易被煽动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有时候面的了解不足以让整件案子的真实都被人所关注,而一些偏激的重点,却会被刻意的放大化。

    付志可以预想到辛建看到这些会是什么反应。

    高松的案子引起社会关注这件事,很快影响开始扩大,处长在第二天就找了辛健和付志去谈话,内容无一例外都是上头甚至特地有人打了电话来特别注意这个案子,让他们一定要谨慎处理。

    不过院里倒是没给辛健他们太多的压力,处长的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偏重看法。

    但就是这种程度,也够辛健郁闷的了。

    从处长办公室里出来,他进了自己办公室就把笔往桌上一摔:“赵卿这个混蛋”

    付志跟在后面,推了下眼镜:“你现在准备怎么诉”

    辛健一回头:“怎么诉该怎么诉还是怎么诉”

    以为这样就能b得他重新量刑不可能。

    从他开始做检察官那天开始,什么压力他都受过,就这种程度,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赵卿无非就是想通过社会的压力让他妥协,激情杀人其实也属于故意杀人,但是在量刑上会有一个明显的从轻处理,他不想打成死刑,但是高松的犯罪行为,无论是从定x还是恶劣程度,都必须是死刑。

    皱着眉,辛健哼了一声:“他要怎么搞都随他,我不吃这套。”

    话是这么说的

    两天之后,不仅仅是处长,就连辛健和付志的电话都开始不断的响。

    发展到最后,甚至连手机都会有新闻追踪什么的人打电话给他们,至于到底怎么泄漏出去的,他们两个都毫无头绪。

    当付志连着两次睡觉被手机吵起来,终于忍无可忍的扣了电池。

    然后跑到辛健的卧室外面把里面的人给砸了起来:“这案子的排期能不能提前点再这么下去要疯了。”

    他头发凌乱眼镜也摘了,半夜被人吵起来满脸都写着不爽。

    辛健一开门就看着付志这副表情,没忍住笑了下:“忍着吧,快了。”

    日期其实已经定了,现在就是等。

    “我忍不了了”暴躁的捶了下门,现在付志面前有任何东西,下场都不会太好看。

    看他这样,辛健索x也不睡了,两个人坐在客厅开始看电视,之前付志买了一堆dvd回来,一直忙的没时间,现在刚好打发下烦躁的心情。

    电影的剧情严格说有点无聊,都是俗套的东西,来回的折腾。

    付志看到一半突然问了一个问题:“辛健,你坚持诉死刑,怕不怕被人骂”

    他没回头,眼睛还盯着电视屏幕。

    旁边的辛健也没看他,对于这问题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很淡的回他:“我从进检察院开始,两年的时间挨的骂比我活了那二十多年的总和翻倍还要多。”

    而且不止他,是捎带上了他的祖宗十八代。

    付志笑了笑,没吭声。

    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背后是个悲惨的故事,都是事出有因,都觉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应该得到,如果得不到,就会把怒火发泄在第三方的身上。

    辛健啃了一口苹果:“介意这些的话,根本做不了这行。”

    客厅里只有电影的对话显得很突兀,辛健吃苹果的声音很有节奏,一点都不急促,似乎带着他与生俱来的那种笃定和平缓。付志终于看了他一眼,眼底的情绪很复杂:“我一直很佩f你可以这么坚持自己的东西。”

    他敛回视线:“我就做不到”

    都说做检察官要理x。

    可就算在理x,终究大家都是人,会有情绪,有主观判断,他没办法做的好像机器一样面对所有事。

    辛健一直到苹果都啃完了才chou出两张s纸巾擦了擦手:“我坚持,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说f我。”

    他突然冲着付志笑了一下:“你这样的,其实比我适合做检察官。”

    对他的话,付志也没回应。

    两个人似乎都觉得对方比自己更适合,但是到底谁更适合,他们说了也不算。

    也说不定,谁都不适合呢

    dvd换了一盘接一盘,两个人就这么从半夜看dvd看到了天亮,后面两个人都看困了,靠着彼此的头歪在沙发上小眯了一会儿,辛健的手机j十条未看短信,他早上起来大概扫了一遍全是陌生的号就一口气全删了。

    值得庆幸的是,钱真终于还是找到了辛健要找的人。

    在付志整理完了供词和相关的证据,他打了一通电话给赵卿:“你的口供卷还要复印么”

    电话那边,赵卿的笑容里不免得意:“辛健那小子不打算重新提j一份审查报告”

    付志推了下眼镜:“你这句回答是要,还是不要”

    “不要。”

    赵卿说的很清楚,然后补了一句:“辛健这个案子诉不成的。”

    但是下一刻,付志直接挂了电话。

    辛健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笑得很得瑟:“你是故意的”

    付志毫无压力的一耸肩:“我问了。”

    说完重新把视线转回桌上的报告上,嘴角的笑容有点坏。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第 9 章

    案子走的是公开审理。

    公诉席是辛健和曹峰一起,付志到了法庭,但是坐在了听审上。

    赵卿果然安排高松的nv儿到庭了。

    小孩子还什么都不懂,被媒t记者围观的时候,满脸都是惊恐,被问到对于自己父亲的下场有什么想法的时候,直接眼泪就出来了

    付志一直在旁边看着,听着身边人的窃窃s语。

    如果辛健坚持诉死刑,恐怕社会的压力真的非常大。

    但是公诉人的坐席上,辛健的表情没有半分的动摇,甚至视线扫到他的时候,眼底一闪而过的,还有j分戏谑。

    他知道辛健心底是十拿九稳的。

    高松被带上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消沉。

    无论是态度上还是整个人精神状态,都充分的表现出了他的悔悟以及恐惧,他听从安排坐在被告人的席位上,惶恐的视线扫过辛健和法官,最后低回去。

    这案子的审判长付志打过好j次j道。

    x格上,大概跟李磊有点像。

    是非观很重,做事很g脆,对于这个案子,从没有发表过任何的个人看法。

    开始审理的时候,钱真也到了。

    坐在付志旁边,轻轻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怎么样,辛健还是准备诉死刑”

    “显而易见。”

    付志笑笑,没多余解释。

    后者了然的点了点头,表情也说不上是赞同还是反对,只是看到高松nv儿的时候,皱了下眉:“何必把一个小孩子搞到这种地方。”

    亲眼看着自己父亲被判刑

    这种事太缺德了

    因为案子受到的关注度很高,自然在审判的程序上就走的很严谨,法庭上一直没有什么声音,只能听到审判长的一些发问以及公诉人的陈词,一直到辩护开口,才引起了一小段s动。

    明显,多数人是觉得这案子该走激情杀人的。

    辛健拿出审查报告:“x月x日,也就是案发的前一天,在赵年的小区门口,有两个证人很清楚的记得高松徘徊了很长时间。”

    他一边说,一边抬头看了一眼高松:“并且就在案发当天的上午,你买了一把便携式的家用刀。”

    虽然高松杀人的时候,用的是赵年家的刀,但是他并不是没有犯罪准备。

    无论是之前在赵年家楼下逗留还是买刀的行为,结合他之后所造成的事实,都充分证明了他的杀人意图是清晰存在过的。

    赵卿的脸se有点难看,他听着辛健把证人的证词陈述了一遍,眉头全拧在一起。

    直至此刻,之前只是小声的议论开始扩大。

    审判长只能暂时的维持了一下法庭的秩序,然后重新审视了一遍审查报告。

    高松这时候的表情很难看。

    他抬头看了辛健好j眼,嘴唇动了j次,最后挤出来一句话:“我当时就是去看看”

    但是已经够了。

    辛健没有理会听审中的人偶尔冒出的j句高松还有个nv儿什么的,视线一直很坚定的直视着高松本人,一直到他垂下头。

    付志在一边看着辛健,也看着高松和赵卿。

    法庭上,每个人的反应都带着各自的立场和期望。

    但是总归是有人失望,甚至绝望。

    对于高松这个案子,不能说他完全都赞同辛健,但是对于这样的量刑,他也没什么质疑。

    到底是不是激情杀人,这个界定并不好说。

    没人能说一个平时温吞不擅言表的人就真的不会去杀人,但是同样,其实也不能就这么断言高松就是真的主观故意要杀了赵年全家。

    只不过,他赞同辛健的另外一个观点。

    高松有nv儿,赵年一样有个儿子。

    这个案子真正的影响在于,是不是你受于生活的所迫,就可以做违法犯罪的事,或者说,是不是一个人的情绪出现问题,就需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这件事,从头到尾跟赵年的家人没有关系,但最终的结果却很凄惨。

    对于他们检察t系来说,一直有过一句话。

    你可以为自己的犯罪找到一千个借口,却找不到一个真正的理由。

    没有什么可以成为驱使一个人犯罪的理由,被人打了一拳就该理所当然的打过去,本来也就是一个被道德观冠以公平之词后的扭曲平衡。

    只是被太多人合理化了。

    审判长的判决没有出现意外,当着j百人的面,宣布了高松死刑。

    那一刻,高松失声痛哭。

    他的nv儿虽然不太明白情况,但是看见父亲哭,也跟着嚎啕大哭,一样是眼泪,付志却觉得本质是不同的。

    退庭时,陆陆续续有人骂,有人反驳,这场审判自然是有人同意有人反对的,不过这些对于已经结束的辛健,高松或者赵卿来说,都没意义。

    真正走出法庭时候,赵卿还能笑着跟辛健打招呼:“不错,j年没见,成长了不少。”

    但是那时候,辛健却笑不出来。

    他一直到赵卿开车走远了,才靠在旁边说了一句话:“我做不了律师的最大原因,大概就是我没办法在这种案件宣判之后,还笑着跟人打招呼。”

    坚持判决量刑是一回事,他的感x情绪是另外一回事。

    旁边钱真听完这句话笑了一下:“你这话,被刚才那些骂你的人听见,指不定要怎么鞭尸你。”

    假惺惺,装13,这些词总是免不了。

    对于这句话,辛健无所谓的挑眉冷笑:“人我都没记住,何况是j句话。”

    他从来不是一个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这时候,付志坐在驾驶座上按了下喇叭,c促了一声。

    辛健拉开车门有点意外:“今天你开”

    “想开了。”付志招呼他上车:“偶尔生活中换一换位置,会改变很多想法。”

    很多人都需待身边的人和事,不然就会陷在一个死胡同里,怎么都走不出来。

    辛健扬扬眉坐上副驾驶,把文件包放在后面,理所当然的轻咳了一声:“既然今天刮的不知道是东西还是南北风,我就惶恐的享受下付志检察官的t贴吧。”

    付志踩下油门的时候冷瞥了他一眼甩回句话:“你有本事就把我给你打的那些早饭都吐出来。”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第章完j

    对于高松的案子已经结案了但是曹峰依然出现在检察院里,辛健觉得有点别扭。

    问了两次,都说是还有其他的事,处长没开口,他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曹峰在检察院j乎什么事都没g过,只是跟着付志成天转悠

    “学长,我帮你打报告吧”

    “学长,提讯我也去。”

    “学长”

    终于,辛健忍不了了在楼道里把他拦了一下:“我说你到底是哪儿的人啊,左一句学长右一句学长的,韩剧看多了”

    曹峰笑了:“你一看就是从来不看韩剧的,那里面叫欧巴”

    “你倒是了解的挺全面。”

    讽刺了一句,辛健脸se没见好转:“你一直留在这儿,你们院里不找”

    不是说检察系统用人紧缺么,他们每个人都恨不得当十个人使,曹峰成天逛来逛去的,他单位也没个意见

    看着辛健的反应,曹峰表情有点微妙:“其实,你g嘛看我这么不顺眼。”

    虽然是个问句,却没什么疑问的语气。

    曹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视线审度的让人很不舒f,辛健皱了下眉:“谁告诉你我看你不顺眼”

    还用告诉

    就差脸上没写字了。

    没拆穿,曹峰只是丢回给辛健一个你知我知的表情,然后耸耸肩:“我留着本来也是为了工作,不过不能跟你说。”

    不止辛健不知道,是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

    曹峰甩完这个答案就径自走了,也没管身后的辛健是个什么反应。不过,从那之后,辛健也没有再追问过他这个话题,因为很快,之前处长提到过的考核队就到了,连着好j天,辛健就是不停的作报告和业务考试,搞的一个头两个大。

    王姐手上刚好有个未成年的案子,付志也很忙,不知不觉,两个人j天都见不着一面。

    不过,关于辛健的消息,付志却知道的很及时。

    这功劳都是曹峰的。

    “听说今天考核的人就要给辛健做评定了,你不去看看”

    看着付志打结案报告一本正经的背影,坐在沙发上的曹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付志一开始没搭理他,不过后者完全不懂识趣两个字怎么写:“要不我帮你去”

    屋里除了打字的声音就是一沉默。

    王姐去提讯了,办公室就剩下付志一个。

    “你知道这次考核辛健到底是因为什么么”

    问题一个接一个,终于最后付志受不了了,皱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到底为什么对辛健的事这么感兴趣”

    开口闭口没完没了

    曹峰对于能引起付志的注意力感觉有点得意,他扬了下嘴角:“我不说他,你会搭理我”

    明明就想知道,还假装淡定的在这边打结案报告。从他坐在这里开始,才二十分钟不到,付志按清除键的频率大概是平时的十j倍都不止。

    付志被曹峰搞的有点烦,索x站起来拿了烟往外走。

    考核意味着什么,他当然不会不知道

    其实辛健这种人,被上面注意到都是很正常的,毕竟经手的全都是不走寻常程序的案子,案子被关注,他当然也会被关注到。别的不说,就光高松的案子,曝光度就已经是其他人的好j倍了。

    他本人的态度没什么改变,不等于所有人都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他没估计错,这次考核很可能会导致辛健提职或者外调,而正常的检察官提职,是不需要这种突然考核的。

    下意识的chou出一根烟点了,他chou了一口气,靠在楼道里,表情有点恍惚。

    往好处想,辛健真要是离开,对他们两个来说,也不辍为一个结果。

    一直这么拖着没什么好处,很多事大家心知肚明,成天装糊涂也不是办法。

    付志对于感情从来就不是一个积极主动的人,不然当初在大学里的分手也不会那么莫名其妙,对于他来说,比起承认自己的选择,他更不擅长的是承担别人的责任,如果辛健是个弯的,或许他还会选择说明白,但因为辛健不是,所以这段感情即便他一个人被磨的很辛苦,也还是不想去捅破。

    烟chou了好j口,意识却被拉的越来越远,等到曹峰走出来的时候,他一根烟已经快要chou完了。

    “你就在楼道里chou烟”

    “有人过来我就塞你手里”

    没什么压力的挑了挑眉,付志长出了一口气,勉强压住心底翻涌的思绪。

    似乎是命运也想帮付志下决定。

    在那天下午,很意外的辛健有位访客。

    那人付志还见过,就是他第一次准备搬家的那天,他在电影院对面的饭馆里看到的那个跟辛健一起看电影的nv人。

    打扮的比上次还要漂亮,被辛健接到办公室的时候,笑眯眯的跟付志打了声招呼。

    他们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