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9

    边看着,心里琢磨着怎么就这么背

    当然,在公安局,他之前被恐吓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回到检察院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被处长叫到了办公室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大概描述了一番之后,老处长问他:“要不要把这个案子移j给其他人”

    付志当时推了下眼镜然后笑了:“处长,您g脆把我调去看档案算了。”

    正好跟李磊也做一个伴。

    他是平时看起来比较不ai搭理麻烦,但也不至于孬种到被人堵一次马路就立刻耸的躲起来装孙子。

    这案子谁都是办,王姐处理到一半,那就是他的责任。

    处长知道他的脾气,要么无所谓,要么就死倔到底,没办法也只能叹了口气:“那你多注意,有什么情况要即时说。”

    “嗯,放心吧,我还没活够呢。”

    “没活够你之前那次不吭声”

    提起来处长就有气,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付志摸了下鼻子:“我知道了。”

    只能说,他觉得讲出来之后会很麻烦吧,真正能帮忙的没有j个,但是被看热闹是肯定的了,到时候搞的人人都紧张兮兮的,实在没什么意义。

    后来又被训了j句,处长就让他回办公室了,但是他人还没坐下,辛健就推门冲了进来。

    钥匙往他桌子上一摔:“晚上下班去你宿舍收拾东西,跟我回家。”

    付志当时喝水喝了一半,皱着眉把剩下那半口咽下去:“你要g吗”

    “我要g嘛”辛健的语气猛的就抬高了:“我其实是好奇你多了还是最近加班加傻了好好的人不做你要去做seran了是吧今天见,你是不是准备一直耗到陈尸家中才让人知道”

    付志觉得任何话只要经过辛健的嘴,那就变得无比的难听。

    哪怕是关心的话,说出来都跟诅咒差不多。

    他看了辛健一眼:“是你的话,你会不会跟处里说。”

    辛健愣了一下,没接话。付志见状耸耸肩:“换了是你,你也不会说。”

    他太清楚辛健的x格。

    就如同之前他被强行外派学习,从回来到现在,没有跟任何人提过那j天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事,又是怎么回来的,哪怕是付志若有似无的提起,也都被他很技巧x的转移了话题。

    大家都是大老爷们儿,没有谁会把另外一个人当成依靠的,辛健不会,他也不会。

    被他一阵抢白,对面的男人脸se越发的y沉难看了,虽然没有继续跟他纠结这个问题,但是关于让他搬家的意见却很坚持:“要不我陪你住在院里,吃饭喝水都跟着你,要么你跟我回家。”

    没的商量。

    这大白天的,就已经明目张胆的在街上堵人了,接下来还有什么手段谁说的好

    这种本来就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事,虽然敢动检察官的人还不多,但是难保没有j个缺心眼的,犯不着跟这些人比概率问题,根本不划算。

    付志看着桌面上的钥匙,半天没说话,端着杯子沉默了半天,才抬起头:“要不我去李磊那住。”

    下一刻,辛健走上前一把把他压在墙上:“付志,你到底什么ao病之前说的好好的,突然你就改变主意了,但是你说你不是生气,我信你。这都这么多天了,我不管你到底是纠结什么玩意,也该纠结完了,现在是有人恐吓你,我拜托你也稍微分清楚重点”

    他说话的时候离付志太近了。

    近的让被压在墙上的人非常的不舒f,所以付志完全是下意识的一把将人顶开,然后翻了个白眼:“行了,我搬可以了吧。”

    再耗下去他俩就真的要可笑的上演八点档苦情连续剧了。

    怎么看怎么别扭。

    辛健达到了目的才有点不爽的哼了一声,又叮嘱了两遍确认他不会半途开溜或者在次反悔,他才回自己的办公室去继续g活。

    剩下付志坐下来,视线扫到桌子上放着的卷宗,下意识的去翻开。

    第一张就是基本资料的档案纸。

    照上的男人满脸的y郁,即便是照都无法掩盖住眼底的那层冷意和残忍。

    陈宏。

    这半个城市的黑夜之王。

    第 3 章

    搬虽然是搬了,但是关于付志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他跟辛健又理论了半天。

    辛健觉得都是俩男人,睡一起算了,也省的再去架床什么的太麻烦,他当时买床的时候就特地选了个尺寸最大的,就算是他跟付志这样的身高,一起睡也绝对没问题。

    但是付志死活不同意。

    搞到最后只能是辛健把客厅的沙发给改了改,勉强弄出了一个睡觉的地方,但是付志这身高蜷在上面怎么看怎么憋屈,辛健搞的一肚子火最后还发不出来,觉得付志难搞的时候简直跟驴一样软y不吃,两个人折腾到快半夜才都睡下。

    然后第二天,李磊钻到付志的办公室问他需要不需要加个保镖。

    当时正在打结案报告的付志扫了他一眼,一指旁边:“有一个了,你可以去j流一下。”

    李磊转头就看见辛健:“你什么时候来的”

    沙发上看卷宗的人没抬头:“比你早。”

    反正他的办公室也是一个人,王姐住院,付志也是一个人,合理运用资源,也省了一个办公室的电。

    当然,这个理由让付志冷笑了三声就不再搭理他了。

    从早上俩人一起吃完饭,他就一直坐在这。

    前j天的那种情况,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付志是有意的在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辛健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百分百的确定。

    只不过基于对付志的了解,他没有去b问到底是为了什么,总觉得最多过一段时间两个人好好谈谈,以付志的x格也就能想开了,之前的事搞的他一头雾水,他也找不出自己什么地方犯了付志的忌讳。

    若不是出了这件事。

    他其实可以给付志这个时间。

    但是那天在大马路上看见他被人这么围着,他除了担心之外,还很生气。

    本来觉得以他跟付志的关系,就算这人再怕麻烦,不愿意跟人说,也该把情况跟他提一提,哪怕是彼此有个照应也好。

    结果付志一声都没吭。

    辛健自己都说不上来到底心底那g邪火是因什么而起,但是之前冷战了两天,后面又出了这种事,他就觉得耗在付志的办公室是件理所应当的事。

    只有看着这人,他心底那g烦躁和不爽才能消减一点。

    不过现在李磊突然搅和进来,他还没平稳多少的脾气又有了滋长的倾向。

    幸亏大概是看出来他脸se不善,李磊没待多久就走了,临走跟付志说如果有事随时找他,后者点点头,算是谢过他的好意。

    等到李磊出去了,辛健才抬起头:“你跟李磊是怎么熟起来的”

    据他所知,李磊是院里为数不多的高g子弟,具t家里是什么背景他不太清楚,但是看院里其他人平时对他的态度,也猜的出来应该不是一般的家庭。

    之前一直是做刑警的,后来是因为家里原因才调到了院里,但是也没走批捕也没走公诉,而是一来就调到了档案室。平时见到的机会不太多,若不是因为付志跟他有点j情,辛健跟对方也j乎不会有所j集。

    还在全神贯注打报告的人听完他的问题只是应付的嗯了一声,过了很长时间才回了一句:“当时他刚来院里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办过一个案子。”

    “他负责过案子”

    这真是挺稀奇的,从来没听人提过。

    付志嗯了一声就没再继续说了,显然那件事他不太想提,辛健也没继续追问,只是挑了挑眉,注意力继续放在手上的卷宗上。

    陈宏这个人,只要是能够涉及到黑社会这个范畴的人,不可能没有听过。

    成名已经五六年了,最出名的一件事是当初他管辖的地盘上发生过一次枪战,后来这案子有j个混混出来做了自首,再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根据付志手上的资料,贩毒走s组织,h赌毒他一样没少。

    在公安局的刑侦支队,这就属于黑名单前三的魁首,而在付志这里,最终的目标就是走成死刑。

    这是陈宏这种人应该付出的代价。

    之前王姐给他打过电话,让他量力而为,不要勉强。

    其实,付志在被车撞过之后,不是没怀疑过王姐在外地遭劫的那件事。

    当时他跟辛健去看的时候,还开过玩笑说不知道这是真的劫案还是有人借题发挥。

    没想到,一语中的,还真不太单纯。

    但是王姐让他不要去管她的事,专心在手头的案子上。

    陈宏被控的是罪名有六项,最重要的是谋杀。

    四个月前,一个叫冯浩昆的人死在自己的家里,头部一枪手脚三枪,立案两周之后逮捕到了凶手,是一个外号叫匪刘的无业游民,经过刑侦队的讯问,他之后j代杀冯浩昆是为了拿回他们帮里的账,而让他去杀人的,就是陈宏。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能够跟陈宏直接挂钩的案子。

    所以公安局那边顺藤摸瓜,把之前所有涉及到的陈年旧案都翻了出来,想尽一切办法将陈宏定罪。

    匪刘在陈宏身边的地位并不算低,所以很多事都能说出来一点内情,所谓说一件也是说,说两件也是说,他既然被抓了,按照陈宏的做事风格就不可能放过他,为求保命,他只能孤注一掷把陈宏弄进去,那样说不定,他家人还能保住。

    在搜集的资料比较齐全之后,公安局提j了逮捕申请,批捕处批了,就直接在陈宏的夜总会里把他抓了。

    到现在,付志还没有提讯过他。

    匪刘倒是见过,现在已经是一心争取将功赎罪,j代问题知无不言,那态度真是巴不得自己亲手把陈宏诉了才好。

    都说黑道上的人最注重义气。

    却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没牵扯到利益,或许还有人肯玩一玩兄弟手足的那套戏,真扯上了身家x命,也都是自保为先。

    辛健没有问太多关于付志案子的事,毕竟不属于他负责,他就无意打探太多。

    这是他们同事之间相互尊重的固定模式。

    不属于自己的案子就不过多的g涉打听,也所以,风险j乎都是个人承担。

    他只是跟付志说:“有任何需要,都直接开口。”

    付志当时只是点点头,很淡的回了一句:“好。”

    第 4 章

    提讯陈宏的时候,本来辛建要跟着一起去,结果因为正好有事要忙,最后派给付志的还是院内第一闲人李磊。

    他们十点就到看守所了,陈宏却姗姗来迟让他们等到了半点。

    到底是身份特殊,跟一般的嫌疑犯比起来,陈宏的衣f整洁很多,气se也不见平常嫌疑犯的那种萎靡消沉,只是脸se很y郁,走进提讯室的时候,冲着付志说了一句:“检察官同志好啊”

    那语气十足的嘲讽,听着让人很不舒f。

    付志倒是没什么反应,翻开卷宗照例开始讯问他的姓名住址,但是陈宏只回答了两句,话题就被带到了一个很诡异的方向。

    “你是哪儿的人”

    陈宏人很瘦,身高也不显得很高,坐在椅子里背挺的很直,眼神紧紧的锁着付志,看起来泛着一g紧b感。

    李磊皱了下眉:“问你什么就答什么,少那么多话”

    对这些人,就不能有一点点的客气和示弱。

    付志没回答他,陈宏是压根没搭理李磊,他看着付志很长时间,然后笑了笑:“我觉得我跟你是一个地方的人,将来有机会,应该好好聊聊。”

    他的语速很慢,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平缓。即便是现在手上戴着手铐,身上穿着囚f,陈宏都没有表露出半点胆怯或者不安的状态,倒是身上那gy狠嚣张的气焰没有半点收敛,看着付志的时候,眼底满是深沉。

    坐在讯问桌后面的付志笑了一下:“我看没机会了。”

    他跟陈宏不仅仅是两个地方的人,还是两个世界的人,这辈子都没有坐在一起的可能。

    陈宏听完他的话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世上很多事都是说不准的。”

    他看着付志:“以前,有个高人跟我说过,我五十岁得时候,会有场大劫,被小人出卖。但是这场打劫会有贵人相助,一旦过了,就后半生洪福齐天。”

    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是出来混的,多多少少都会信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亏心事做多了还是偏财捞多了心里有鬼,总是ai自己编个名目出来保佑自己,所谓的天命所归,哪怕听人胡诌的说一句,也能找个心里安w。

    付志饶有兴致的转了下笔:“你信这些”

    审讯室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陈宏也没回答付志的问题,只是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我看这位检察官同志面se发青,不是什么好兆头,还是小心点的好。“

    他说完嘿嘿的笑了,嘴角的弧度和下垂的双眼形成了一个很诡异的画面。

    李磊忍无可忍的一拍桌子:“陈宏”

    付志挺平静的看着陈宏,眼前这个男人半个月前还在外面呼风唤雨,跺一脚都要激起不少的风,如今也就是困在铁栏后面,说些可笑的废话。

    他扬起嘴角:“陈宏,你信相面,那信天理么”

    付志的这句话说完,陈宏眼底的神se瞬间深沉了些,他看着付志,后者就任他看,然后笑着把已经拐的太远的话题转了回来:“陈宏,你认识刘非么”

    “不认识。”

    “但是刘非说他是跟着你吃饭的,或者该说,他是你的手下。”这是刘非的原话。

    “我是个生意人。”陈宏脸上的表情很冷:“刘非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冯浩昆呢”

    “也不认识。”

    付志抬头看了一眼陈宏:“你刚才还说你是做生意的,冯浩昆是你公司的会计,你不认识他”

    陈宏很平静的耸耸肩:“公司那么大,我不可能什么人都认识。”

    “冯浩昆曾经在你的高级俱乐部住了十j天,你对公司的所有员工都这么慷慨”

    “福利好,员工才会努力g活。”

    陈宏笑笑:“政府不发你工资,你会这么玩命么”

    这j句话,付志都没往卷宗里记。

    今天他问不出来什么了,陈宏这样的人,就算是见了棺材,走到了旁边落下最后一滴泪,都未必肯甘心就范。

    捉鱼要扣腮,除了把这人送上法庭宣判,不然他是绝对不会主动j代什么的。

    认识到这点,他也懒得继续费时间,收拾好东西就跟着李磊走了。

    陈宏在离开讯问室的时候,叫住了付志:“付志”

    这次是直呼其名了,叫的李磊脸se一沉。

    “等我出去了,一定上门跟您好好聊聊天理这个话题。”陈宏站在讯问室的另外一个门口,就这么站着跟付志说出这句话。付志皱了皱眉,还是一样的答案:“你没机会了。”

    然后转身就走。

    李磊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忍不住踹了一脚路边的路杆:“我c都被抓了还这么嚣张”

    缺德的事这个陈宏可真没少做,这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这么欠chou。

    付志双手cha在兜里,仔细回味了一下陈宏刚才的话,脸se罕见的凝重:“陈宏这么嚣张不会没有理由,他肯定留了什么后手。”

    这种不安纯粹是源自于他职业上的敏感。

    虽然眼前的局面其实对于起诉是有利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李磊在旁边拍了下他的肩膀:“别想太多,这种人就是死鸭子嘴y,装装门面而已”

    付志没吭声,只是上了车,两个人一起回了检察院。

    提讯的事,辛健没去问付志,但是去问了李磊。

    他太了解付志的x格,就算他去问了,也什么都问不出来。

    而李磊就相当的配合。

    关于陈宏的如何大放厥词,态度嚣张,他全部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到最后,还补了一句:“辛健,你得把人看好了,付志绝对被陈宏盯上了。”

    辛健当时只是点点头,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没怎么费时间就走了。

    那天晚上,他陪着付志一直耗到了十点半才走。

    期间无数次付志表示他可以先回去,等他g完了活就走,或者今天他睡在院里。

    辛健自始至终就是坐在沙发上看书,被付志说的烦了才抬头瞪他一眼:“你有功夫说话还不如快点”

    本来气就不太顺,付志这种态度让他心里更不爽了。

    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

    陈宏这种亡命之徒他也敢去招惹,还惟恐自己死不痛快的跟对方叫上板了。

    如果是他跟付志一起去提讯,无论如何他不会让付志那么说。

    当面跟那种人顶上太不理智,没人能预料到身上背着无数条人命罪名的人会做出什么事。

    所谓狗急了跳墙,b的急了,吃亏的是付志。

    不过那位只是书记员的男人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觉悟,对于辛健的顾虑,他只是不在乎的冷笑了一声:“走着瞧好了。”

    这是第一次辛健看到付志表示出这么明显的强y态度。

    却也是最糟糕的情况。

    第 5 章

    陈宏是差不多是城北之王,但是正如天下大一统的局面都比较少有,一个山头永远不太可能维持着一方霸主的神话,与之相对的人,总是不少。

    甚至不是一个两个。

    付志在核对资料的时候就注意过有j个证人其实是身份挺敏感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案子在诉讼过程中的供词,陈宏的起诉罪名并不是单一,他有信心能够拿下来。

    去见王姐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

    一直很照顾的老检察官躺在病床上,看着他还是老话一句:“别逞强,注意安全。”

    付志只是笑笑。

    辛健现在恨不得24小时跟着他,回到家里j乎就不怎么让他出门了,上下班全在一起,就算是对方想做什么,也不太容易。

    案子已经排期了,耗到庭审,就算是陈宏有通天之能也没辙。

    他给王姐掖好被角:“放心吧,我明白轻重。”

    王姐无奈的叹了口气:“就你那脾气”

    她其实从付志入院开始就一直带着他了,最初付志就是她的书记员,来的时候特别精神的一个小伙子,能力强学东西也快,她一直是打心眼里喜欢的。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付志有些想法变了,其实她能够理解,看在眼里,也没有b他。

    毕竟这是付志自己的事,别人也cha不上口。

    但是也或许只有她才清楚付志骨子里是个多倔多固执的人,而这份固执,早晚有一天会给他带去他意想不到的麻烦。

    “有事儿多跟辛健商量。”

    两个人总是强过一个人。

    对这句话,付志只能嘴角chou搐了一下,没有回答。

    跟王姐又随便聊了j句,付志在后来看出王姐的疲累感之后就聪明的找借口走了,临走的时候给辛健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自己现在回院里。

    这是这j天来养成的习惯。

    虽然是被迫的

    辛健要求他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随时给他电话,不然他就申请处长给付志配个法警,搞到最后付志没办法,也只能顺着他。

    不然依辛健的脾气,真有可能闹的j飞狗跳的。

    那种自大至极的x格实在难顶。

    想到辛健在自己家里穿着大拖鞋吧嗒来吧嗒去的样子,付志不禁摇摇头。

    所谓的精英其实都是假相,男人,进了家门全都是一个德行。

    正想着,正面突然横拦住一辆车。

    车门拉开,里面的男人冲着他笑了笑:“付检察官,我们大哥想跟你聊聊。”

    车里大概有四个人,里面是不是还有付志看不清楚,他完全是下意识的皱了下眉:“你们大哥是谁”

    “检察官到了就知道了。”

    “不去。”

    g脆利索,付志后退了一步准备往人多的地方闪。

    但是没有来得及

    大概是看出他的意图,车上挨着门边最外的男人伸手一把就把他扯了回去:“别这么不近人情啊。”

    话说的是挺低调,动作幅度可一点都不低。

    付志一个手撑在门边扬高声音回了一句:“放开”

    周围有人大概是注意到了他们,隐约有人朝他们这边看。车上的人看情况不对,一不做二不休,又下来一个人直接把付志推进车里。

    然后关车门,开车,所有动作没有停顿超过半分钟。

    辛健接到付志的电话刚准备开车去接人,然后车刚出检察院大门就被拦住了。

    是辆价格不菲的高档轿车,b到他停车了,靠边的车窗被按了下来。

    里面的人辛健倒是不陌生。

    是一直跟陈宏不对盘的于润,咬着一根烟,看见他就笑了笑:“辛大检察官这是要去哪儿”

    辛健皱了下眉:“你地盘都管到检察院了”

    他从来不跟这些人客气,大家立场不同,早晚也得是针锋相对的局面。

    只不过他跟付志不太一样,不会选择撕破脸搞的太难看,基本上这些人如果不招惹他,他也不会一副青天白日的架势搞的很僵。

    对于他的话,于润不怎么在意的无视了过去,取下烟掐熄扔出车外。

    “辛检察官是不是有个同事,姓付的”

    辛健本来有点不耐烦的态度因为这句话脸se一变:“有话直接说。”

    “也没什么,是凑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