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8

    划的,我只是个从犯。”

    第章

    基本上,付志是相信康凯关于赵孙才是主谋,而他只是一个从犯的说法的。

    毕竟从整个讯问的过程中,他所表现出来的都不是一个思考者,而是一个彻底的执行者。

    “那天是赵孙来找我,说有个生意便宜我,只要能转手,这辈子什么都不用g了。然后,我按照他的计划,事前穿好了衣f,等在定好的地方去拦车,杀人”

    他说到杀人的时候,声音很自然的低了下去。

    然后抬起头,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但是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想杀他,是赵孙,赵孙说如果他不死,这个计划就不能用了”

    他意在财而不是人命。

    要不是赵孙一直坚持,他是不会下那么狠的手的。

    辛建微微皱了一下眉:“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赵孙说,如果杀人的是我,但是被抓的是他,是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能够定他的罪的,他一开始承认了,然后再翻供,就说是被警察b供了,那最后查出来杀人的不是他,我也早就逃远了。”

    康凯叹了口气:“那天你们给我打电话,就是之前安排好的暗号,赵孙跟我说,只要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就立刻离开这里去避风头,到时候他会联系我。”

    “那幅画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那幅画在我跟赵孙换车的时候,我就j给他了,后面的情况,我都不是很清楚,因为只有他才有门路处理掉那幅画。”

    从计划上来说,到也真算是别出心裁了。

    辛建扬了一记冷笑,不知道对这些挖空心思为非作歹的人报以什么样的想法,他看了一眼康凯,身强t健,四肢健全,不聋不哑的,偏偏就是不能去走个正途。

    他在口供卷上做了j个记录,然后抬头:“那关于凶刀,你到底处理在什么地方”

    “在xx路口,我扔在匝道的隔离带里。”

    听到这里,审讯室外的李磊和孟军恍然的点了点头。

    赵孙并不是没有老实j代凶器到底扔在那里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

    所谓的高架桥,恐怕也是他自己编的。

    孟军后来在j易市场的监控录像上,找到了赵孙一路尾随孟国强的视频,很明显是从j易市场的时候赵孙就听到了别人对那幅画的估价,然后从此寝食难安。

    康凯随后把一些细节的地方该j代的都j代清楚了,辛建问完了让孟军把人押到看守所去,顺便跟付志两个人一起也跟了过去。

    见到赵孙的时候,辛建很淡定的告诉他:“康凯刚过来,就在你隔壁。”

    下一刻,赵孙刷白了脸se。

    很长的一段时间,提讯室里都是压抑的沉默。

    这种即刻型的反应,让付志觉得有点嘲讽。

    他用笔点了一下桌子:“说吧。”

    简单的两个字没有更多的什么。毕竟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无谓再费大家的时间了。

    赵孙脸se很难看,他动了动嘴唇,然后很犹豫的抬起头:“如果我现在j代,还能算自首么”

    辛建笑了笑:“不能。”

    他觉得赵孙的思维逻辑很难理解:“整个事,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在刚刚康凯供述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不能说这个案子被搞得有多高智商,就是很绕,很多地方明明就很明显,却j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忽略掉了,实际上如果不是孟军凑巧跟孟国强有血缘关系,恐怕翻供一说根本就成立不了。

    赵孙咽了一口口水,消沉的低着头:“我是在j易市场遇到的那个老头,听见人家说他那幅画很值钱,就惦记上了。本来出了市场,我想跟他商量着看一眼,或者把东西骗过来,谁知道那个老头脾气挺大,对我连打带骂的就跑了。”

    “然后,我打听到了这个老头的住址,就跟到他家楼下蹲着,结果看见了一个警察经常出入。本来以为是他儿子,后来才知道是他侄子。”

    说完,他看了辛建一眼,后者微微扬了扬眉。

    原来赵孙知道孟军和孟国强的关系,他是故意的

    之前想不开的地方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辛建冷笑了一声:“你倒还真是盘算的挺久。”

    赵孙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皱着眉,低下头去继续:“我知道孟军所在的管区范围,就开始琢磨怎么能把东西弄到手,想了j个着但是都不太好,那天凑巧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说是查案子的时候,有血缘关系的都需要司法回避,就连口供也可以翻供,没有实质证据的话,就定不了案”

    电视上总是把很多东西演的很邪乎。

    但是也却是启发了赵孙。

    他最初的打算就是安排一场抢劫,自己做为顶罪的被当成嫌疑人,模糊完了警方的视线再翻供,一口咬定是孟军打他,刑讯b供,等到案子重新再查的时候,自然能查清楚其实跟他没关系,这样到时候康凯早就跑了。

    “你想的挺好,但是漏算了太多事。”

    辛建看着赵孙,好心的给他解释:“首先,你漏算了康凯没有把衣f给扔掉,其次,你漏算了就算他跑到外地,一样会被抓回来。”

    赵孙很会打算,可惜选的这个搭档不是个合适的人选。

    警方的力量永远比大家臆想的要强。

    现实之中的侥幸其实真的不多。

    在讯问结束的时候,赵孙问了辛建一句:“我会被判什么罪”

    走在前面的辛建没听见,付志站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故意杀人罪,抢劫。”

    赵孙脸se惨白:“我没有杀人。”

    但是这一次,付志没有继续给他解释,只是淡淡的丢下一句话:“问你的律师吧。”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手上不染血,就不是直接凶手。

    赵孙盘算了这么多,考虑了这么多,却连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都不清楚。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

    法庭上宣判的时候,辛建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付志一眼。

    书记员席位上,付志依然在做笔录整理,表情少见的一脸严肃。

    那篇长达了j十页的审查报告的最后,被他很认真的写上了结案两个字。

    辛建看着他写完,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太明显的扬了下嘴角。

    第章完j

    从法院出来,付志被有点刺眼的y光晃得皱了下眉,然后不怎么舒f的避到了旁边,看着辛建走出来才c促对方赶紧把车打开。

    辛建很蓄意的把钥匙在手上绕了一圈,然后才慢吞吞的去开车。

    李磊走在后面嫌弃的皱了下眉:“辛建我觉得你骨子里就是个变t。”

    专门以跟人对着g为乐趣。

    靠在车旁边的男人没搭理他,只是拉开车门看了一眼缩在后座躲y光的付志:“我说,你是周六搬还是周日”

    付志把眼镜摘了捏了捏眉心,考虑了一会儿:“周日吧,还得收拾一下。”

    旁边李磊好奇的问了一句:“搬什么”

    “搬家。”

    辛建凉凉的笑了笑:“付志要搬到我那儿去。”

    “靠不是吧”李磊诧异的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好友:“你这是有多想不开啊”

    就现在这样辛建都恨不得拿付志当保姆用了,真住到一起,还不得吃穿住行全包

    付志终于找到了一个避光的地方才满意的把眼镜带回去,态度不可置否:“无所谓,地下室也确实太冷了。”

    那天虽然困的要死,但是辛建的话他还是听见了。

    也说不清楚当时到底是因为意识不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既然答应了,他觉得再矫情的不认也挺无聊的。

    辛建那地方怎么也比地下室强百倍,反正他不吃亏。

    李磊不爽的扬了扬眉:“我早就劝你不要住在地下室了,让你跟我一起租房子你又不肯。”

    “你那狗窝也就只有你自己能忍受。”

    之前跟李磊合住了那么久,对方的生活习惯付志太清楚了,甚至清楚的很郁闷。

    事实上最后这人搬出去,也比较像是被他赶出去的。

    “是你不习惯咱们这种爷们儿得潇洒”扬眉冲付志抬了下下吧,李磊一脸的不以为然。

    辛建在旁边也听够了,按了一下喇叭示意李磊上车。

    这案子结束了j个人也都能舒fj天了,孟军他们刚才旁听也来了,但是走的时候没遇到。

    回到院里,辛建要去跟处长汇报这个案子,付志是要把之前王姐留下的那j个案子处理了,因为外地的那件事她现在还在家里休息,于是所有的事都堆到了他头上。

    辛建临下班了还特地给他打了通电话问要不要给他带点吃的。

    不过忙的昏天暗地的付志压根就没搭理。

    支支吾吾半天自己都不记得说了些什么,后来熬的太晚,就在办公室睡了。

    第二天快中午了才睁开眼,手机里十j条短信。

    打开发觉全是辛建。

    “我靠神经病啊”付志念叨一句把信息扫了一遍,多数都是质问他昨天为什么不接电话,剩下的还有一条是跟他说明天搬家的事。

    本来约好两个人先去看场电影,然后辛建跟他一起搬,但是信息里的意思大概是他明天白天有点事儿,看电影就取消算了,他完事儿了直接过来。

    付志也无所谓看不看电影,短信看完了就重新开始加班g活了,一天多除了中间泡面就没出办公室,等到第二天事情忙活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一扫时间才发觉已经五点多了。

    完全是下意识的,他以为自己错过了约会的时间。

    急忙就从院门口打了辆车过去,到了电影院门口给辛建打电话的时候才又重新看见信息。

    “我这记x。”

    喃喃自语的叹了口气,付志靠在电影院门口的牌子前面,有点无语凝噎。

    天冷的人难受,他出来的太着急,衣f也没多穿。

    后来实在冻得没办法了,他还是给辛建打了通电话,那边的声音诡异的很小,感觉是贴近手机做贼一样的动静:“喂”

    还拖着长音。

    付志觉得辛建越来越诡异了,翻了个白眼,语气不怎么好的回了一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看电影呢”

    “你不是有事儿么看”话说到一半,付志才反应过来辛建的有事儿也是看电影,但不是跟他。

    这感觉有点怪异,他拿着手机站在电影院的门口,看了一眼播映时间:“你在哪个影院”

    “就是咱们之前约得那个,你到底什么事儿”

    “我忘了时间改了,出门出早了。”

    因为站得地方有点不是地儿,付志被过往的人撞了好j下,最后没办法他只能挪到了楼梯边上,然后皱眉问了一句:“你那边结束没有,能出来不”

    再站下去,他就要冻住了。

    “还得过一会儿,你随便找个地方吧,我完了去找你。”

    手机那边的声音依然很小,付志忍不了只能把手机挂断了,然后大概扫了一眼,选了电影院对面的一家小吃店。

    结果那店门不知道是不是关不严,缩在门口风一直往里灌,搞得付志手脚都快不会动了。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电影终于有散场的趋势了,三三两两的人群往外走,付志站起来看了一眼,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辛建。

    他俩的身高半斤八两,在人群中想发现一点都不难。

    然后,他准备打电话的动作生生顿住了。

    辛建旁边还站了一个nv人。

    年龄不大,笑眯眯的跟着他,挂着包显得挺淑nv,两个人相谈甚欢但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相处模式一看就知道不是多熟悉的朋友。

    这场景太好理解了,付志完全不用去试想其他的可能x。

    辛建把那个nv人送上了出租车,又趴下j代了半天才站直身子,目送车离开后,掏出手机给付志打电话。

    付志感到手上的手机震动的时候,有点如梦初醒的乍然感。

    愣了好一会儿,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辛建两个字。

    任由它响了停,停了响。

    一直到再也不响了。

    他后来太饿了,就随便点了一碗馄饨,然后拢着不怎么能起到保暖作用的外套,一路小跑的溜回了检察院。

    晚上快11点,他才给辛建回了一条短信。

    我不搬过去了,你忙吧。

    然后关机,睡觉。

    第 1 章

    深夜的路上,来往的车总是很少。

    付志觉得自己出来的外套果然是穿的薄了,就算浑身都已经包裹的很严实了,刺骨的寒意还是会从所有的缝隙钻进身t,然后冰凉掉他的四肢和大脑。

    天一冷他的意识就容易模糊。

    好像曾经有些无聊的专家研究过,在人t可以承受的温度范围之内,适中偏暖会比较容易让人入睡。

    他是暖了冷了都犯困,李磊那家伙管他叫睡神,其实也不算太过分。

    没办法,属于天x使然了

    付志对家庭的概念其实不是很清楚,从小就不是太宽松的环境,从懂事开始,就已经是劳动力的一部分了。

    出来念书,家里最初还反对来着。

    因为g活的又少了一个。

    后来是他姐姐给他爸爸跪下,哭的声泪俱下的分析念书的种种好处,这才让他来了这边继续念完了大学。所以,其实他算是一般而言的男吧,一个小镇,也就出了他这么一个。

    所以念书的时候,他都比其他人要专心一些,成绩自然也就比较突出。

    能够被挑进检察院,最初在同学之间,还是挺出风头的。

    因为一般来说,检察院要的都是精英。

    可是,真正做了这行,才发觉很多事情跟最初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有过排斥,厌恶,烦躁,但是等这些种种的情绪都过去,剩下的就是逐渐接受的麻木。

    某种程度上,他很佩f辛健可以抱持着那么大的一份热忱去做这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j乎一样的程序工作。

    很机械化,还经常事与愿违。

    想到辛健,付志觉得这清冷的街道又y暗了j分。

    从那天之后,他一直很避免跟辛健接触太多,正好王姐病假,他一个人盯着一个办公室工作量也比较大,全当做借口,j次辛健约他都被他推了。

    至于他搬去辛健那里住的事情,当然也不了了之。

    他失约的第二天,辛健一大早就跑到了他办公室,推门直入主题:“昨天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打电话不接就算了,后面那个信息是什么意思”

    当时付志只是挺淡定的咬着嘴里的馒头:“就是我不去了。”

    “你不去了为什么”

    “不为什么。”

    这是付志最喜欢的一句回答。

    大部分时候,遇到辛健的b问,他都是这四个字。虽然会把辛健搞的很抓狂,但是也不失为一个答案。

    毕竟,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答案的。

    他看着辛健:“昨天晚上是我放了你鸽子,全当我欠你一次,以后再还吧,但是你家我肯定不去了。”

    那时候的付志表情很淡然,辛健甚至读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了一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生气或者我什么地方做错了”

    付志摇头:“没有。”

    然后,辛健就转身离开了。

    从那之后,也没有再追问过为什么之前答应的他会出尔反尔,两个人中午吃饭还是会习惯x的坐在一起,却总是一个说两三句工作上的牢s,另外一个安静的听。

    付志至今都无法分辨那天晚上看见辛健跟那个nv人走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难过肯定是有,刺激也确实不小。

    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恍惚之间被人捅醒了的那种残念,遗憾和愤怒。

    辛健是直的,他一直都知道。

    只是知道归知道,彼此走的太近,有时候很容易会模糊掉这层关系,毕竟男人之间的相处不象异x之间或者那些小nv生,彼此勾肩搭背,开开无聊的hse笑话,简直就跟nv的凑在一起聊化妆品和瘦身一样的平常。

    或许其他人会很平常的看待这一切,但是对付志来说,有时候,太难界定这个边界点了

    有时候其他人开玩笑的描述他跟辛健的关系,他也会心虚的有点尴尬。

    辛健就从来不会。

    这大概就是他们两个最大的区别。

    一个友好的很坦然,另外一个却总有点不够自然。

    那天,看着辛健相亲,他突然再次清楚的意识到了对方在选择伴侣时候的标准,不是说贴心不贴心,好不好相处,同行不同行,而是最基本的,那该是个nv人。

    这点,很刺激付志。然而更多的,是一份无可奈何。

    付志刻意的拉开跟辛健的距离,也是不想让这份曾经在他心目中清晰无比的界限再模糊掉,毕竟,那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辛健而言,都不太公平。

    不过,这只是他单方面的决定,显然辛健并不能够了解。

    所以,最近j天在院里,辛健越发的ai找他麻烦,就连开会的时候,都要若有似无的语带暗指。

    付志觉得这种做法有点y稚。

    不过想想,这也确实符合辛健的x格

    路途在他神游这些有的没的的杂事的时候,无形中缩短了一些,他折腾到这么晚其实是为了一个案子加班,等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已经是胃疼到让他歇斯底里的状态了,鉴于之前曾经出过一次状况,他这次果断的在再次喷血之前决定下楼随便买点东西垫一垫。

    这个时间大部分餐馆都已经关门,但是超市应该还没有。

    711什么的,总是在这时候t现出昂贵超市店的优势。

    就是有点远。

    加快了一点脚步,付志想要赶紧摆脱空气中的那份s冷感,街道两边的路灯光线很昏h,罩在地上显得有点寂寞的味道。

    街上除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其他人了。

    就连遛狗的都没有。

    安静的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压抑。

    也所以,稍微一点声音,就会显得很明显。

    付志听到有汽车的声音,下意识的一回头,因为那声音很急,在这样空无一人的路上,实在不需要开到这个程度。

    他走在人行道上,俗称马路牙上。

    从听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到感觉到危险的b近,一共也没有用多久,好在他回头的早,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至少他还有时间去做出反应。

    身t躲避危机的本能,意识到那车是冲着自己开过来的,他第一个动作是往树后躲,尽量缩小自己做为目标的范围。

    然后身后传出了一声震耳yu聋的撞击声。

    连带着那g冲力,他整个人也被撞飞了出去,摔在大概两米左右的边上。

    砸到地上的那瞬间,身t象被撕裂一样的疼。

    他微微的眯着眼睛,看着撞在树上但是并没有受到太大损伤的吉普冲他闪了三下车灯。

    然后倒车,用飞驰的速度嚣张而去。

    那三下车灯的意思很明显,这不是一次意外,不是酒醉驾驶,而是警告。

    手段非常暴力的警告。

    第 2 章

    半夜被撞这件事,付志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院里。

    那天回到检察院,他大概检查了一下伤口,虽然挺疼但是看起来并不算太严重,主要是集中在肘部,穿着衣f的话,看不出来什么。

    具t是被什么人警告,为什么会被警告,他心里很清楚。

    王姐住院,所有案子都转j给他了,其中最棘手的就是一起涉黑案。

    在检察院里,有两种类型的案件是大家最不ai碰的,多数情况下都是新人或者老资历才会摊上。

    涉黑和内查。

    付志会遇到纯粹是因为这案子本来是王姐的,而对方j十年的办案经验是公诉一处唯一适合担当公诉的人选。

    其实做为检察官这种职业来说,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危险x要低一些。

    毕竟坐办公室的时间比较长,总强过跑外勤出现场的那些刑警。

    却很少有人知道,威胁恐吓这种事,并非是电视电影才会出现的情节

    付志没有跟院里汇报,一来是因为没有造成实质x的伤害,再者也没有留下任何可追查的证据。

    那天车撞完他那辆吉普是一路开着车灯倒车走的,他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车牌号。

    只能是他平时多注意,尽量减少外出。

    他是这么打算的。

    却往往天不遂人愿。

    第二次被攻击依然是在大马路上。

    这次悲c到直接被三个男人围堵在路边,指着他的鼻子警告他做事情的时候小心一点。

    “说话就说话,别指来指去的。”付志被指的有点想发飙了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后退了一步离开j人的包围圈想走。

    然后胳膊被人一把拽住:“这位检察官,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用力很大,正好抓在付志之前受伤的肘部。

    那g痛楚突然冲上神经,让他的脸se立刻就白了,他转身挣了一下,结果是伤口疼的越发厉害。

    然后,突然有人cha了进来。

    “我觉得他对那个字用的比你熟。”

    辛健说完话,手也伸出来了,一把扣住其中一个人的大拇指,用足了全力就往后掰。

    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响彻半条街。

    另外两个人因此跑了,辛健也没去追,只是用另外一只手掏出手机,报了警。

    付志在旁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