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6

    态。

    换了是任何人,都会希望亲手抓住伤害自己亲人的凶手,其实这是人之常情。

    孟军选择不说,也是害怕会被要求调离这个案子,这点心思,也不难想到。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隐瞒还牵扯到了另外一个动机。

    “孟军,你在审讯赵孙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使用暴力。”

    这是辛建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但是显然这两次中,孟军的反应截然不同。

    上一次,他是很激动的站起来反驳说他没有,

    这一次,他是紧绷着身t,半天之后才摇摇头:“没有。”

    但是语气依然坚定。

    他说完了,抬头看了辛建和付志一眼:“我审讯的过程中没有使用过暴力,但是在审讯结束,我打过他。”

    为了他大伯

    付志记录的动作没有停,但是眼底的神se却沉了沉。

    这个结果实话说,并没有人意外。

    在第一次的时候,孟军的反应就已经让人怀疑了。

    如他之前所判断的,这个警察还不是能够自如控制自己情绪的年龄,所有的反应都不会太过出乎人的意料。

    辛建听完了孟军的话,用手上的笔敲了一下桌面,语气里听不出来他对这件事的看法:“你打赵孙的时候,有人看见过么”

    “没有。”

    孟军还是摇头:“我没有让人看见。”

    没有人能够t会当他接到出警,到达现场的时候看见被害人是他大伯时候的那种感觉。太突然,以至于完全没有接受的时间。

    之后抓捕行动,他觉得脑子里j乎是一空白的茫然,还是吴刚看出来他心不在焉才骂了他两句,这才把他游离的神智给抓回来。他不否认对于他大伯被杀这件事他很愤怒,在看见赵孙的时候,他是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但是他终究没有,审讯的时候其实他问话的地方并不多,大部分的发问都是吴刚。

    只是当他听到赵孙说自己杀人只是因为他大伯要拿回自己随身的包的时候,一腔怒火j乎烧完了他的所有理智。

    吴刚审讯完,他实在忍无可忍的打了赵孙两拳。

    他知道这是违反纪律守则,但是完全控制不住。

    辛建即便没有听到孟军的全部解释,也将其中的内情想到了七八分,他看着孟军,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付志全部记录完了,把卷宗合上,看了旁边的辛建一眼,后者拿起电话打了一通电话。

    是打给吴刚的。

    “这个案子,退补吧。”

    那瞬间,孟军的脸se惨白如纸。

    所谓的退补,是检察院把案子打回到侦查机关要求补充侦查。

    换言之,就是证据不足,不够起诉。

    在司法程序当中,这种情况非常的常见,但是这一次,却连带出了很多问题。

    首先,刑侦队不接受这个案子退补。吴刚不同意,刑侦队的队长更是直接去找到了辛建他们的处长。

    所以卷宗怎么送到刑侦队,就被怎么退了回来。比起追究这个案子是不是真的没有疑点,显然公安局更难接受的是接受退补就等于间接承认了刑事b供这样的罪名。

    处长把辛建叫到办公室,就是直接跟他说:“这个案子不能退补。”

    辛建没有去接卷宗:“证据不足。”

    凶器没找到,供词前后矛盾,不说其他人,就是之前赵孙提到的那个让他去路口等的朋友,也该核对一下。

    “证据不足,你就跟付志去补足。”

    说白了,这案子不能退回公安局。

    检察院跟侦查部门虽然说起来是互相负责的关系,但是一旦真顶起来,非暴力不合作什么的,只是恶化两边的关系。

    辛建有点不爽:“我们检察官都去做侦查了,警察难道只负责撒娇”

    大家各司其职,闹什么脾气。

    处长对他那张嘴只能无奈的瞪他一眼:“这么多话还不如想点办法,这案子上面挺关注的。”

    毕竟关系到了b供,情况可重可轻。

    辛建现在一听到上头这个词都会习惯x皱眉,之前被强制学习的事情他还没忘。

    不甘愿的拿过卷宗,他放在手里颠了一下:“那给我们多配一个人。”

    就他跟付志两个人得忙死。

    “行李磊那小子给你们。”

    “他他能g吗”

    档案室呆了那么久,估计早退化了

    处长瞪了他一眼:“开车总行吧”

    再怎么说李磊也是真正的刑警出身。

    知道没商量的余地,辛建拿了卷宗就出了办公室,路上遇到付志去复印室,扬声叫了一声:“处长t恤我们工作辛苦,给配了个专属司机。”

    付志拿着一叠卷宗拐进复印室,头都没回:“谁啊”

    “李磊。”

    辛建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结果他刚说完,旁边的办公室探出一个人:“叫我g嘛”

    果然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

    辛建扬了下眉拍拍李磊的肩膀:“从今天开始,你要跟着哥混了。”

    李磊没搭理他,只是看了回头的付志一眼:“你早上又喂他吃什么东西了”

    “三鹿婴y儿n粉。”

    付志咧嘴一笑,转回去继续复印口供。

    第 6 章

    处长把李磊配给辛建他们查这个案子,李磊在大概听完了辛建的描述后,反应是把卷宗往桌子上一扔:“b供电视剧看多了吧”

    要是在什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城市也就罢了,他们这风口尖的,b供谁会这么吃饱了撑着找麻烦。

    “所以你倾向于相信孟军的话”

    “不是我相信谁,而是这事情不是明摆着的赵孙这就是铁证如山,翻什么翻”语气里不乏不爽。

    辛建看他的样子笑了笑:“既然你这么肯定,那你就负责把这案子钉死了吧。”他敲了一下桌面:“只要你能找到凶器,赵孙就算有三张嘴,也被判定了”

    “凶器”

    李磊下意识的觉得这不是好活:“那你们呢”

    对他的问题,辛建看了一眼付志,后者一脸的茫然。

    实际上,辛建跟付志去了案发现场。

    在到了地方之后把吴刚给叫了出来,孟军已经暂时休职了。

    “那小子,只是有点冲动,但是我相信他不会做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吴刚看见辛建和付志的时候还在帮孟军解释,辛建当时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的电线布置,问的问题很不经意:“你知道孟军打人的事情么”

    “知道。”

    吴刚竟然没隐瞒。

    他叹了口气:“我看见他从审讯室里出来的脸se就知道了,他还想瞒我。”

    一辈子靠刑侦吃饭,这点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辛建没说话,敛了下视线。

    付志四周看了看发觉这地方实在不是什么抢劫的好地方,案发时间是下午三点多,就算是工作日来往的人比较少,这光天化日的,路口旁边还都是店面,随便一个人出来都能看见案发经过。

    “目击者是米粉店的老板”

    “对。”

    米粉店挨着路口的位置并不算最近,从位置上大概有点偏,辛建还记得证人卷里目击证人的证词,整个案发经过他是从被害人的车撞上路沿垃圾桶的动静才出来看看,之后就是抢劫,杀人,逃逸。

    “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抢劫。”付志想不明白直接问出口了:“这不是摆明了要被抓么”

    哪怕智商再低也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辛建因为他这句话皱了下眉:“你们查过孟国强的社会关系么”

    这问题显然有点出乎吴刚的意料,他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

    如果查了,怎么会不知道孟军跟孟国强的关系。

    这案子,从最初就被定为了抢劫杀人,所有的证据都太过明显,甚至逮捕赵孙之后,他j代的也都很流畅,如果不是后来他翻供,这案子是再正常不过的流程案件。

    辛建发觉在路口东南角有个摄像头,他指了一下:“调一下这个摄像吧,看看有没有能用的证据。”

    很多时候,人都会先入为主。

    因为台面上的直接证据太多,所以反而忽略了很多细节问题。

    吴刚脸se有点难看,他开始意识到或许这个案子他们最初就走错了方向。

    调个录像倒是不用多少时间,他们后来去了一趟j通支队,那天的录像还没被洗掉,所以在监控室就把当时案发经过又重新看了一遍。

    跟证人的证词完全一致。

    确实是撞车,抢劫然后杀人,嫌疑人驾车逃逸。

    监控录像上不能看清楚赵孙的五官样貌,但是身t特征和身着衣物也都跟逮捕他时他的穿着符合。

    倒是付志看到第三遍的时候指着赵孙杀人时的那个瞬间喊了一句:“暂停一下。”

    然后他点到屏幕上:“他第一刀就是往心脏捅的啊。”

    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位置上应该没错。

    辛建他们重新循环了好j遍,最后连吴刚也点点头:“看起来的确是第一刀就扎上x口了。”

    “你抢劫遇到反抗会第一刀往心脏捅”

    付志回头看了辛建一眼,后者耸耸肩:“我从不抢劫。”

    完全没有经验可以提供j流。

    懒得搭理他的态度,付志甩了个白眼然后回身问吴刚:“法医那边当时是怎么说的”

    “致死原因是心脏被刺穿,腹部和腰部各有一处伤口。”

    通常情况下,法医是会将伤口的先后顺序也都判断出来的,但是因为这个案子的被害人受伤的时间太过急促,三次受伤又太过接近,所以在刑侦部门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并没有进行很全面的尸检。

    辛建皱了下眉:“鉴定员是谁”

    “司徒茁。”

    吴刚说出这个名字付志跟辛建都是一扬眉。

    这也太巧了。

    再进鉴定所,辛建发觉气氛跟上次有点不一样。

    那次他俩只是在会客室里等了一会儿,这次直接走到化验部,刚进楼道就听到一阵不小的训斥声。

    那声音有点耳熟。

    “这种鉴定结果你敢j公安局都不敢收,你当这是猪r批发啊还分新鲜不新鲜”

    辛建往里头探着看了一眼,果然是司徒茁。

    依然还是上次见面时穿着白大褂的造型,只不过那刻意改过的版型和脚下踩的靴子都充分表现出了主人张扬高调的x格特点。

    他敲了敲玻璃门:“司徒。”

    里面的人回头扫他们一眼,眉头一皱:“不在”

    然后回身继续骂。

    没办法,门口的两个人只能站着继续等,一直到辛建听的已经不耐烦了,实在忍无可忍的又使劲敲了一遍门,里面的情况才有所节制,司徒茁骂爽了才一摔门从里面走出来:“敲魂啊”

    “站这儿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了”

    辛建的语气也没多客气。

    走在前面的司徒茁闻言转身瞄了他一眼,表情有点调侃:“才半个多小时就等不了了你旁边那位上次等了好j个小时。”

    他说的是付志。

    被突然点名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难道是他想等的

    他只是没有辛建这种威慑力罢了。

    司徒茁说完了不过瘾,又补了一句:“臭小子,你别老以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很多时候其实是有人站在你旁边等的更久,你根本就没注意”

    这话说的有点深,辛建眉头紧皱付志一脸无语。

    然后俩人跟着他进了办公室,照例是没有茶水,司徒茁不耐烦的摆了下手:“有事赶紧说。”

    第 7 章

    辛建说明来意之后,司徒茁很长的“哦。”了一声。

    那拖长音一直哦到辛建起j疙瘩了才暂时作罢,然后他笑笑:“怎么所有倒霉的案子都摊在你们手里了”

    对面的两个人没回答,辛建是城门,付志是池鱼,半斤八两而已。

    司徒茁拉了椅子坐下:“这案子本来我也准备报了,你们来找我正好我也省了一个麻烦。”他笑着喝了口茶:“被害人一共被刺了三刀,致命的是刺在心脏上的一刀,然后是腹部,腰部,从死亡类型上判断,他属于心脏死亡,所以,再刺腹部和腰部的时候,实际上被害人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

    “一刀致命”

    “恩,g净利索。”

    司徒茁看着辛建皱眉沉默了一会儿,旁边付志的注意力放在了司徒办公室的档案柜里,他一眼看到那张摆放的不是太显眼的照,然后很突兀的cha了一句嘴:“辛建,你有没有姐姐”

    旁边的人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有。”

    不过从来没跟人提过。

    付志接收到他疑问的眼神,挑着眉指了指司徒茁的档案柜:“还真像。”

    那张照上是三个人。

    司徒茁在最边上,中间是个笑起来很温柔和气的男人,再旁边的nv人看着气场很凌厉,眉宇间的犀利跟辛建简直是如出一辙。

    辛建显然也有点意外,他站起来走过去仔细看了看:“你跟我姐是同学”

    想起来似乎之前确实对方有提过认识他的一个熟人。

    司徒茁耸了耸肩:“跟赵卿是。”

    很明显,赵卿是就是照上,站在中间的那个男人。

    付志猜测的接了一句:“你姐夫”他这话是问辛建的,后者扬了扬眉:“前姐夫。”

    这次换司徒茁诧异了,他愣了一下:“为什么是前姐夫”

    “离了。”

    年前离的,两家人都劝了很长时间,但是两个人都很坚持,说是趁着没有孩子,勉强生活太辛苦。

    作为旁观者来说,辛建看不出来他俩的生活有多辛苦,印象里从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腻歪来腻歪去的毫不避讳,本来还想说是他们家的模范夫q,结果莫名其妙就离了。

    司徒茁因为辛建的话着实愣了很长时间,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显然太过意外了,以至于后来辛建去推了他一把都没能把他分散的思维给拉回来。

    最后,已经无心再去搭理屋子里的两个人了,他直接挥了挥手送客:“行了,这案子我之后给你电话吧,现在没心情。”

    然后扯着辛建拉上付志一起给推出了办公室。

    被赶出来的两个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半天才彼此看了一眼。

    这搞ao啊

    不过,无论司徒茁态度合作不合作,终究他们还是要到了想确认的答案。

    这不是普通的抢劫杀人。

    而应该是谋杀。

    辛建回到检察院的时候,把进展跟处长汇报了一下,老处长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了他一眼:“你有多少把握”

    “没什么把握,这只是一个可能。”

    不肯轻易上套,辛建的话说的很有保留。

    目前来说,什么都确认不了。

    只能说这个案子暂时所挖掘出来的部分有推翻前案的可能,但是要让他承诺什么,辛建也没那么笨。

    老处长瞪了他一眼:“只是个可能你来跟我说什么废话”

    “不是你让我所有情况都来跟你汇报的么”之前是谁拉着他跟付志唠叨了那么久。

    “总之你尽快给我搞清楚这个案子。”

    不客气的下了命令,处长说完就示意他可以走了。

    而辛建在临出门前,突然回身问了一句:“处长,我去学习的那段时间,你到底去哪儿了”

    他跟付志如果不是一直找不到人,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处长看了他一眼,没有立刻回答。

    “我去开会了。”

    “开了两个多星期”

    什么会这么久去月球开啊

    处长笑了笑:“那案子你们要是没结,我现在还在开呢。”

    笑容里没什么笑意,他摆摆手示意辛建把门带上。

    这个问题显然他不太想谈,至少,现在他还不想

    辛建没继续追问,带上门直接出去了,想到之前他在外地的种种遭遇,不仅皱了下眉。

    巫世国的案子还没有完,他很清楚。

    在案发现场的第三个嫌疑人到底是谁,所有的证据为什么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抹掉,他被外派学习,那份找不到的鉴定书,太多太多的问题没有解决。

    但是他也知道,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不是一朝一夕或者一个人两个人可以办得到的。

    在这行这么久,他很清楚什么时候应该适可而止。

    巫世国的抗诉案目标很清楚,就是把巫世国给诉了,除此之外,都不是当务之急。

    如同当初的庄一伟一样,在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只能去量力而为,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

    理想归理想,现实是现实。

    叹了口气,辛建想到巫世国的案子眼底冷了j分。

    早晚有一天

    他会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

    不过,在搞明白巫世国那个案子之前,辛建最要紧得是把赵孙这件事搞明白。

    李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现在检察院,嘴里咬着馒头手里抱着一缸咸菜,看见付志的时候打了个招呼。

    “辛建昨天晚上没把你手机给打爆了”

    下班之前就一直在念叨,不过怎么都联系不上人。

    啃着馒头的男人咧嘴笑了笑,一口白牙:“嘿嘿,手机没电。”

    他是故意把电池给扣了的。

    昨天收工的时候都已经九点多了,他可没功夫应酬辛建那个工作狂。

    “实话说,我真的理解不了为什么你能够一直忍受他。”李磊撇了撇嘴,他一直对辛建就不是太感冒。

    接触下来完全是因为付志。

    付志往后撤了一步躲开他油乎乎的手,掏了一根烟咬在嘴里点上:“没什么忍受不忍受的,同事而已。”

    “你骗谁啊”李磊笑了笑。

    他不说而已,不等于他傻。

    同居在一起那么久,付志实质上是什么脾气他一清二楚。

    扬了扬眉,他假装深沉的叹了口气:“你骗我没关系,别骗自己就好”

    这意犹未尽的语气让人有一种很烦躁的排斥感,付志看着他,chou了一口烟伸出手:“我就算再骗自己也不会忘了你还欠我328块没还,给钱”

    下一秒,刚才还装13的男人闪了个无影无踪。

    留下付志不爽的挑了下眉。

    “靠”

    第 8 章

    李磊虽然x格有点吊儿郎当,真正做事的时候其实一点都不含糊。

    辛建逮到他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凶器呢”

    “找着了”

    李磊晒出一口白牙,一脸的得瑟。

    “孟军他们找了好j次都找不到,你怎么找到的”走的这是什么运

    “他们没找到是因为他们是按照赵孙的话去找的,我找到了是因为我是按照自己的脑子去找的。”李磊指了指太yx,扬了扬眉。

    不说赵孙本身的话就真真假假的说不清楚,就从逻辑上,他也不信开车开到一半把一把刀往高架桥下扔这个说法,所以他从案发现场开车往赵孙逃逸的方向模拟了一遍,一路上所有可能成为丢弃地点的都下来搜了半天,最后在一个匝道边上找到的。

    “那刀呢”

    “j鉴定中心了。”

    刀就算攥在辛建手里也不会攥出个什么结果,他大半夜的找到东西就送鉴定中心了,辛建c死一样的给他打电话,他全当没听见。

    辛建现在一听到鉴定中心这j个字都会头疼,他皱了下眉:“那要多久才能出结果”

    “你们要是有熟人,大概一天就能出来,没有的话,排着吧”

    李磊挥了挥手就懒得跟这里较劲了,他手上端了杯水果茶,正准备往付志的办公室里钻。

    档案室离这边有点远,时不时的被叫过来他还得来回跑,反正被处长拨给辛建了,索x他也就耗在付志那儿,王姐去外地取证了,他刚好捡个便宜。

    看出他的意图,辛建伸手一拦:“鉴定中心那里你去c。”

    “凭ao啊”李磊不爽的扬眉:“我都多少年没跟那帮人打过j道了,我不去,你自己想办法”

    说完,也不管身后人什么反应,脚下一拐直接进了屋。

    结果他前脚刚进门,后面辛建就跟进来了。

    把杯子放下,李磊索x环x瞪着他:“再说一遍,小爷不去”

    辛建看了他一眼,然后视线转到付志身上:“你下午去趟鉴定中心,把凶刀的结果取一下。”

    正在打结案报告的男人没抬头,只是很低的应了一声:“恩。”

    身后辛建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给李磊,搞得李磊猛拍了一把付志的肩膀:“我c你丫有点原则行不行啊,让你g嘛你就g嘛”

    结果他这一拍,正着急忙慌赶报告的付志手一抖,直接点了取消。

    “李磊”

    一上午的功夫都白费了,付志站起来二话不说抬脚就踹:“你给我滚出去”

    辛建聪明的及时退出战局,临走还把门给带上。

    里面不间断的哀嚎赔礼让他心情不错的啧了一声。

    活该

    辛建不愿意去鉴定所是因为司徒茁实在太难搞。

    莫名其妙的他就是知道对方怀了点嫌弃的敌意,说不太清楚,就是若有似无的让人膈应。

    但是付志去鉴定所也没见到人。

    因为司徒茁请假了。

    说是深受感情困扰请假平复心情,比起对方这难以捉摸的脾气,更让付志诧异的是这种请假的理由竟然也会被批。

    凶刀上面一共提取到了四枚指纹。

    但是没有一个是赵孙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