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3

    ,大气,隐隐有g强势的气场,说话做事都带点不容人质疑的控制力。

    跟付志俨然是截然相反的两个典型。

    所以,谁也没想到辛健会从那天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始喜欢拉着付志做这做那。

    吃饭下班甚至周末看电影,因为反正是俩单身,经常付志是周末一大早被他砸门给砸起来,然后睡眼朦胧的被抓着左逛右逛。

    最初还骂j句无聊,后面连骂都懒得骂了。

    在外人眼里看,他俩的关系难免有点奇怪,不过,其实付志自己也搞不清楚。

    他看着辛健审阅卷宗的侧脸,坐了一会儿开始觉得犯困,g脆就把眼睛闭上了。

    直到他睡着了,辛健才转头看了他一眼。

    笑了笑,视线又移回手上的卷宗。

    付志大概睡了能有一个小时,醒来的原因是感觉到脖子后面被人捏了一下。

    他j乎是抖了一下猛的睁开眼睛,面前辛健的距离让人有种压迫感。

    付志皱了下眉:“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捏人脖子”

    是辛健的一个习惯动作,力气不算太大,但是刚好能酸到人皱眉呻y的程度。

    辛健扬眉笑笑:“习惯。”

    每次捏的时候付志都会缩成一团,那种反应莫名的让他觉得很有趣。

    拍了一下付志的肩膀,他示意对方站起来:“去趟分局。”

    付志揉了揉有点僵y的肩头,打了个哈欠:“找庄一伟”

    “你怎么知道是找庄一伟”辛健挑了下眉。

    “钱真不是都得地下党接头么”

    第一次还搞的跟拍电影一样。

    辛健没忍住笑了。

    去分局两个人就要车了,司机照例还是辛健,在开车门的时候,付志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检察院出门开的车都要挂着警察,这年头”

    他都忘了有多少次走路上被大妈大婶阿姨揪着让他找猫找狗这种事了。

    最初院里发的那套大衣都是警察的。

    因为在外面办公的时候,检察两个字多数地方都不认。

    辛健看着车盖上那硕大的两个字:“没办法,人家通俗。”

    就检察这两个字还常年被人写成检查呢。

    出门还遇到过非要他出示侦查证的情况

    到了分局,辛健他们说要找庄一伟的时候,其他人的反应都有点怪,一路到了刑侦队的办公室,进门就看见庄一伟在收拾东西。

    辛健皱了下眉:“有任务”

    看起来不像。

    庄一伟回头看见是他俩笑了笑:“不是,被调了。”

    调职书还在桌子上,付志扫了一眼,是一个非常犄角旮旯的地方。

    庄一伟顺手写下了一串数字撕下来j给辛健:“你去档案室找钱真,调这份档案。”他看着辛健扫了一眼,补充了一句:“里面的档案和资料是巫世国那个案子最原始的那份,我已经j了报告,之前是我把编号搞错了,前阵子归档的时候才找到。”

    付志皱了下眉。

    “你外调就是这个原因”

    庄一伟没说话,只是笑笑。然后就在这时候,门外钱真突然冲了进来,越过辛健和付志,一把将庄一伟推的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站住。

    不顾其他人的反应,他抓着前搭档的衣领:“我x你大爷庄一伟你故意的是吧之前非说档案被搞错了,怎么查你都不承认,现在鬼使神差的一归档就归出来了,你是当我sb还是当上头sb,之前我问了你那么多遍你为什么不说”

    被他吼得眉头拧在一起,庄一伟挣扎了一下想把钱真拉开,不过对方显然完全不准备配合,发觉无济于事之后他叹了口气:“我真的搞错了。”

    眼底很无奈,掩去了那抹清亮的笑意。

    钱真气的扯着他的领口用力到快把他衣f揪烂了,绷了半天最后泄气的一把将他甩开,狠狠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庄一伟就是故意的

    之前上头要这个案子的档案,庄一伟j上去的时候缺失了最敏感的一部分,上庭的时候也是因为没有那部分所以巫世国才会被定成不作为,之后他被调去资料室看档案,据说是因为庄一伟打了份报告说他“不适合外勤侦查工作”。

    现在看,他根本是从一开始就料到了这案子会被抗诉

    钱真咬着牙回头瞪了辛健一眼:“巫世国你们要是诉不下来,我一定去检察院拆了你办公室”

    无辜被当成灰的辛健和付志j换了一个眼神,再转头,对面的庄一伟一脸坦然的笑意。

    第 8 章

    庄一伟的资料留的很有用。

    那是一份可以直接证明巫世国参与犯罪事实的证据,里面有于波第一次的口供,巫世国自己的口供,还有当初那个死于意外的证人的三份供词。

    最重要的是,那份档案里面还夹了一份物证。

    是当时从被害人身上提取的一衣物纤维。

    辛健拿到这份档案之后,第一时间去找了处长。

    但是对方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

    这个东西,他不敢再轻易j给任何人,然后付志想到了一个人,司徒茁。

    司法鉴定跟刑侦鉴证的区别主要是在职权和工作环境上。

    相比公安部门的警编,司法这边所涉及到的关系更单纯,相对来说,空间也比较大。付志好不容易联系上司徒茁的时候,他说自己在鉴定所。

    “你假期结束了”

    “刚回来上班。”

    电话里司徒茁的语气有点调侃,带着一g让付志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辛健他们到鉴定所的时候,司徒茁就在外面等着。

    看见他俩的时候扯着他们就重新回了车上。

    “走。”

    车上的两个人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司徒茁只是脱衣f,把外大褂和证件都摘了,他跟辛健说了一个地址:“去那边,我给你们做鉴定。”拿过辛健的档案,他翻看了一眼,然后很得瑟的笑了笑:“我已经辞职了,新单位同意我今天就上班。”

    那家鉴定所就在检察院的旁边。

    非常的近。

    辛健他们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检察院那条街上,停了车才反应过来:“你既然打算好了,最初约在这儿不就行了”

    跑这么一趟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我回所里办离职,正好搭个车嘛”司徒茁耸耸肩,很g脆的率先进了鉴定所。

    对此,辛健是皱了下眉,付志忍不住笑了。

    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付志跟辛健一直等在鉴定所。

    司徒茁忙里忙外的折腾到了下午才有空搭理他俩,进了会客室倒了两杯水,他对辛健显然非常的感兴趣:“你就是辛健”

    辛健一扬眉:“童叟无欺。”

    “我听过你不少事。”司徒茁挑了下眉:“凑巧认识一个你的熟人。”

    “哦”辛健的语气还是很平常:“谁”

    “时候到了你就知道了。”

    没有g脆回答他,司徒茁把视线转到旁边的付志身上:“你跟他是”

    付志有点诧异,看了辛健一眼,然后选择了一个比较稳妥的答案:“同事。”

    他说完,还没等发问的人有反应,辛健在旁边若有似无的哼了一声,疑似不满。

    司徒茁有意的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看了j遍,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没什么特别的情况,一个小时之后你们就可以拿着鉴定书走了。”

    说完,他就直接进了里面的工作室。

    辛健一直到他走进去了,才转头看着付志:“同事”

    后者被他看的莫名其妙:“不然呢”

    校友

    太囧了吧

    “你跟同事经常吃饭逛街看电影”辛健的语调扬的有点高,对于眼下的情况极度不爽。而被他b问的付志连犹豫半秒都没有就g脆利索的点了点头:“你不就是。”

    而且一套全款,这三样一个都没落下。

    辛健被他噎的愣了一下,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没忍住还是伸手捏了一下付志的脖子。

    看着对面的人缩起脖子,才觉得平衡了一点。

    一个小时以后,司徒茁准时走了出来,把报告往辛健手里一放:“搞定”

    结果报告翻了一遍,他满意的抬起头:“谢了。”

    “职责所在。”对于他的道谢,司徒茁只是挥了挥手,不准备多谈。

    而就在辛健和付志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司徒茁又突然回身叫住了他们,看着他俩询问的目光,笑着扬了下下巴:“你俩注意点。”

    不说他本来就跟辛健算是有点渊源,就光说这俩人敢接这个案子,他对他们的好感度就不低。

    辛健点点头算是道谢,付志跟在他后面出了鉴定所。

    现在有了新的证据,重诉的把握又大了一点。

    但是,让两个人耿耿于怀的,始终还是现场存在第三个人这个可能x。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无论是巫世国的口供还是现场的物证环境,都让人不得不产生这种怀疑。检察院接触案子最大的一个弊端就是犯罪现场往往都已经失去勘察意义了,就算是重新再返回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可能还找到什么。

    庄一伟被下放到了一个很边郊的派出所,听说钱真也跟去了,但是因为单位不同,辛健也没特地去问。

    能够花这么多心思保存下这j份口供和物证,巫世国如果被定罪,庄一伟就是最大的功臣。

    其实,这个世界的天虽然不是纯净的,却也没有到暗无天日的地步。

    始终是用良心做事的人多。

    之如庄一伟和钱真,之如明知道这个案子背景很复杂也还是帮忙了的司徒茁。

    这案子是陈锐抗诉的,也是他临退休之前所办的最后一个案子。

    他本可以放着不管,自然有后面的人接手。

    但是即便退休了,他还是亲自到了院里,亲自选了一个可以托付的人。

    辛健一路上回忆着那天在办公室陈锐的眼神,总觉得里面蕴含了很多东西,但是一时之间还读不出来。

    车一路拐进检察院,这个时间差不多到下班的点了,三三两两有人往外走。

    辛健去放车,付志站在门口等他。

    等到辛健从车库出来的时候,付志刚好接了一通电话。

    是处长的。

    接起的同时,从楼门厅里走出来j个人。

    是直接冲着辛健过去的。

    付志在后面觉得情况不对,想往前走,耳边处长开口了:“付志,无论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让辛健先别回院里”

    声音有点着急,处长这种样子,付志一共没见过j次。

    他看着那j个穿着检察制f的人走到辛健旁边说了什么,后者皱着眉回了两句,看样子是在拒绝。

    然后从楼里又走出来一个人。

    付志觉得眼熟,却一时想不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站在辛健旁边,j给他一份文件,等辛健看完了,皱着眉,跟着之前的那j个人上了旁边的吉普车。

    临末的时候,他若有似无的看了付志一眼。

    幅度很低的比了一个阻止的动作。

    他不让付志过去。

    所以付志只是拿着手机,沉默的往不容易察觉的角落里退了两步。

    看着吉普车开出院里,他对着那边的处长回了一句话:“处长,你说晚了”

    第 9 章

    付志从辛健上车之后,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上班,一共给他打了不下于四十个电话。

    始终没有人接。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辛健的手机是在身上的,所以如果他不接,那不是手机被其他人拿走了,就是他接不了电话。

    这两样无论是哪一样,都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处长那天听到他说了大概情况就挂了电话,一直到第二天付志去办公室找人,都始终音讯全无。

    就在情况发展的越来越诡异的时候,检察长带着付志见了两个人。

    一个之前付志打过j道,是其他分院的检察官,叫曹峰,每次遇到这个人,付志都会条件反sx的头疼不止,因为曹峰曾经是他的学弟,不巧,还曾经跟他住过一个寝室。

    在楼道里看见付志,曹峰显得挺兴奋:“呦学长”

    避无可避的男人翻了个白眼,有点不甘愿的回过头:“这么巧”

    曹峰笑笑:“不巧,我是主动申请过来的。”

    “申请过来g嘛”

    “帮学长查巫世国j杀案啊”曹峰笑起来一口白牙晃的人眼晕,他热情过度的抱了付志一把,嘴唇刚好从他的耳边扫过,这蓄意或者无心的动作让他怀里的付志猛的一僵,抬起头,曹峰笑的坦然:“不过,主要是我想见学长了”

    付志哀叹了一声对于这种若有似无的告白游戏感到无可奈何,扫了一要引起其他人的围观了,他只能往旁边侧了一下把曹峰拽进办公室。

    王姐刚好不在,就剩下他一个人。

    “什么叫帮我查巫世国的案子”一把甩上门,曹峰刚才说的话让付志有种不好的预感。

    站在他对面,年龄比他小但是身高却比他高的男人耸耸肩:“不是说辛健去外地学习了么这案子我接手,上庭的时间都排好了,如果辛健赶不回来,就我来诉。”

    “学习”

    重复了一遍这个有点可笑的词,付志眉头紧皱。

    那个样子有半点像是让人去学习的么

    他看着曹峰:“你到底知道多少”

    曹峰笑笑:“你说案子”

    付志脸se沉了沉,没接话,只是看着对面的所谓学弟。

    看出来他有点不爽了,曹峰新奇的挑了挑眉,然后慢慢的弯低身子,故意靠近付志:“学长你还真的挺关心那个辛健的”

    之前就听过一些关于辛健的传闻,打过一次照面,得过的结论是一见不如百闻。

    现在看着付志的样子,不免又有些好奇了。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付志万年都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调调,似乎谁都不看在眼里,又似乎谁他都看不进去。

    付志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其实他不喜欢跟曹峰打j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下一刻,看着他这种反应,曹峰扬起眉,试探的问了一句:“难道学长你喜欢他”

    就是因为这个。

    付志是个gay。

    这件事这个世上知道的人一共不超过五个,曹峰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会知道完完全全是个意外,但是,这对付志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他皱了皱眉:“别转移话题。”

    对于他的回避,曹峰先是愣了愣,然后了然的扬起眉,他纯粹有些戏谑的站直了身子,看着一脸打算刨根问底的付志,过了半天,慢悠悠的开口:“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完,径自去打开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付志:“辛健如果回不来,这案子你还诉不诉”

    曹峰不腻歪着叫付志学长的次数屈指可数,眼下这个情况,更显得尤其微妙。

    站在办公室的人看他一眼,表情没什么变化。

    “诉。”

    一个字,简单明了。

    曹峰笑了笑,摇着头关上了门。

    辛健去学习的事,之后在大会上,又正式宣布了一次。

    曹峰的出现让这个案子的走向引发了更多的猜疑,甚至有人s下谈论辛健大概是被禁闭起来了,付志尝试着联系过处长,却一直找不到人,去见检察长,说是开会去了。

    法庭给的排期是五天后。

    上面管付志要那份鉴定书,他一直拖着不肯给,辛健的手机他没有再打,因为不清楚情况,他害怕给打没电了。

    现在这种情况,对方是肯定不会找到地方充电的。

    曹峰对这个案子的了解情况并不低,显然也做了准备,付志说的一些问题他都能对上细节,只是在看到辛健写了一半的审查报告时,不赞同的摇摇头:“巫世国想要诉谋杀不可能的,最多能定个。”

    新的物证上,死者的衣物上检验出了巫世国的dna,这唯一能证明的就是巫世国当时参与了的犯罪事实,但是最后究竟是谁撞的人,根本没有直接证据。

    付志皱眉:“于波第一次的口供j代的很清楚,当时是巫世国上车撞的人,目击证人的口供也证实了这一点。”

    “目击证人已经死了,于波的口供以庭审为主。”

    “曹峰,你第一天g这个”

    任何时候第一份供词都是基准供词,这是常识了。

    对于付志的话,曹峰扬了下嘴角,眼底的神se很复杂:“学长,上了法庭,肯定是以庭审为主的。”

    就算别的案子不是,这个案子也肯定是。

    诉,他们是尽人事,至于判决,那只能看天意了。

    付志没说话,觉得有点烦躁的敲了下桌面,然后放下卷宗走到窗边chou烟,缭绕的烟雾很不真切,他下意识的咬紧了后牙根。

    曹峰从后面看着他chou烟的侧面,有些玩味的笑笑。

    一连三天,事情就这么耗着。

    曹峰重新整理了一份审结报告,但是显然那个跟最初辛健的打算相差甚远,按照曹峰自己话说,他要在最稳妥的条件下确定一条是一条,如果两个都没诉成,那才真是对不起死者。

    付志觉得这话乍一听合乎逻辑,骨子里根本可笑至极。

    但是他没办法,这案子的主诉人不是他,就算他不同意,也无可奈何。

    处长依然没有踪迹,检察院大部分的人选择了跟他保持距离,这案子办到现在已经栽进去一个辛健,在众人心目中,付志卷进去也是早晚。

    不过付志一直都没放弃。

    他在等,等辛健的消息

    于是,终于在第四天的晚上,半夜2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辛健的电话:“付志,你帮我把审查报告打好,我大概明天早晨能到。”

    他在火车上,费尽功夫,终于还是赶上了

    第章

    辛健出现在检察院里的时候很狼狈。

    平时也算是很注意形象的男人一身的风尘仆仆,脸上还残留着一些细小的伤口,衣f就是当初付志看着他被带走时候穿的那身,但是不少地方已经皱了,攥在手里的手机看起来象是摔过,残破不堪。

    “你这是去什么地方学习了”怎么看着跟刚从虎口脱险一样。

    辛健爬了一下头发,想笑但是实在挤不出来,这j天坑爹的经历说出去简直就是拍电影的上好题材。

    不过暂时他没心思回忆这个。

    拉过付志到一边:“报告弄好了”

    付志把报告递给他:“你看一眼。”

    辛健仔细的把报告翻开,一页一页的看,偶尔会皱下眉,一直到都看完了,他抬头看着付志笑了笑:“整个检察院,也就你能用四个小时写的出来这种审查报告。”

    之前他听跟付志同办公室的王姐说过,一般人需要花一天时间去整理的报告,付志永远只需要半天。

    但是他剩下的半天基本上都在睡觉。

    付志对他的话只是掀了下眼,没说话。

    两个人走进办公楼,他才想起来的补充一句:“曹峰过来了。”

    对于这个学弟,辛健的印象不浅。

    “来接手这个案子”

    “嗯。”

    这个时候把曹峰弄过来只可能是g这一件事情,辛健人被困在外地的时候,一早也想到了这面的局面会是什么样的,他重新翻开报告:“鉴证书你给他了么”

    付志顿了一下:“给了。”

    最后是检察长亲自问他要的,不得不给。

    辛健点点头,两个人上了二楼,直奔曹峰的办公室。推开门,辛健也一点不客气:“曹峰,把鉴证书给我。”

    里面的男人愣了一下,转过头:“呦,学习结束了”

    这话说的不无讽刺,辛健却没什么反应,他只是伸开手要自己的东西。

    看着他半天,曹峰摇摇头:“你要鉴定书,不该来找我,那个在你们处长手上。”说完,他笑了笑:“我只是负责诉讼,这案子我还不够负责的资格。”

    当然,辛健其实也没有。

    很多事,都是大家心里清楚但是不说出来而已,无论是庄一伟的调职,司徒茁的辞职或者是辛健这趟莫名其妙的学习,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了,没人说的清楚,更根本说不清楚。

    经常看电视剧里,所谓正义的一方chou丝剥茧找到幕后的黑手,一番掐之后总是邪不胜正。

    但往往在现实中,你连最后真正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说难听了,这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走的过去是你聪明,走不过去,是你时运不济。

    辛健从知道付志把鉴定书j出去之后就有预感了,现在看着曹峰,眼底虽然有点冷,但是没有当着人面发出来那g火气。他只是一声不吭的出了办公室,拐弯进了自己的,然后一进门就把报告摔在了沙发上。

    付志在后面看着。

    气氛很压抑,两个人谁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辛健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猛灌了一口,再转头,脸上已经没了刚才那短暂而逝的烦躁挫败,眼底闪着一抹盘算,他看着付志:“付志,你帮我出京找两个人”

    辛健回来的消息,在院里还引起了一番不小的s动。

    很多人特地去他办公室就为了看一眼他的情况,平时一些关系还算可以的多问了两句情况怎么样,需要不需要帮忙,辛健一概都是说自己去外派学习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j乎都是在见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