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ater1-7

小说:我走在你的雨季 作者:Mei
    有一天夏宇季的妈妈突然住进医院,而他妈妈不肯和他说到底发生什麽事。

    「宇季,你帮妈妈去买个ao帽好吗」妈妈看着刚从学校前来医院的我。

    我疑h了一下然後点点头,马上去买了顶ao帽回来。

    在那之後妈妈就没再拿下ao帽,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妈妈的头发逐渐减少,t重也逐渐下滑。

    直到有一天我前往病房时,听到病房内传来妈妈和医生的声音。

    「我可以问最多再j个月吗」

    「夏太太,我只能说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我知道了。」

    说完後医生走了出来,我躲到一旁装作什麽也没听到。

    进到病房内,妈妈正摀着脸低声啜泣。

    「妈妈,你还好吗」她抬起头看我接着将我抱的紧紧的一刻也不放。

    等到她情绪稳定一点後,她才将眼泪擦掉看向我。

    「宇季,妈妈现在要跟你说一件很严重的事,你能答应妈妈不能哭吗」

    「恩。」我点点头。

    「妈妈生病了,以後可能不能待在你的身边了。」

    「那你要去哪」我着急得快哭了出来,她笑着0我的头。

    「妈妈会去当天使,到时候你要代替妈妈去很多好玩的地方好吗」

    「那如果我哭了妈妈你会留下来吗」

    「宇季你已经答应妈妈不能哭了,以後如果想哭就去游泳大家就不会知道你哭了。」

    「那我以後还看的到妈妈吗」

    妈妈的笑容一秒消失,却又马上扬起笑容,说:「以後你想妈妈就画画,好吗」

    听到是我最喜欢的画画我马上笑着点头,却不知道si亡是多麽恐怖的事。

    某天中午,我到医院地下街买午餐,当我提着午餐回病房时,里头传来争执声。

    「快签字吧」是爸爸的声音。

    「孩子怎麽办」妈妈的声音带了点哑,很明显的刚刚哭过。

    「小美会当他的新妈妈。」

    「我只问最後一个问题。」妈妈叹了一口气说:「你和小美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在你丢下我和宇季,自己去美国参加一个月的b赛。」

    「夏先生我到底做错了什麽」病房里传来玻璃碎掉的声音,我将午餐丢在地上跑了进去。

    「为什麽要这样」妈妈大声狮吼着,我从来都没看过她这麽的崩溃。

    我站到爸爸面前把他推出去,说:「你滚」

    而护理师听到病房里的争执马上跑了进来。

    「我会等你签字的。」说完後爸爸转身离去,留下我和妈妈抱在一起大声痛哭。

    这天我才知道原来爸爸早在我国小三年级的时候就外遇了,妈妈却什麽也不说的撑了这麽多年。

    在那之後我再也没和爸爸说过话,每天下课回家洗完澡带上隔天要穿的制f就前往妈妈住的医院。

    妈妈曾劝我回家睡觉,而我打si也不肯。

    直到两个礼拜後的某一天,我将画画b赛的通知单拿给妈妈。

    她看了一眼,笑着看向我说:「我们家宇季也要参加b赛了。」

    「是啊妈妈,我到时候我一定会抱个大奖回来给你」我光荣的笑着。

    过j天我打包好行李前往学校,由学校载我到外县市b赛,一b就是三天当时年纪还小,所以电话这种东西我没有,只有电话卡。

    第一天到外县市时已经晚上了,我用电话卡跟妈妈报完平安後就挂上电话了。

    而隔天我拿着妈妈买给我的画笔上战场,一整天都下着大雨。

    但我没因为下雨声被影响,完成了b赛作品。

    隔天宣布获奖名单时,我开心的拿着奖盃拍照,我达成了和妈妈的约拿下第一名。

    下午准备回家时,一路上雨越下越大,但还是浇不熄我雀跃的心情。

    一回到学校,我马上跑向医院不管雨下的有多大。

    到医院时我已经全身sh,我奋力的往病房跑去,但到病房内我发现妈妈不见了。

    我走向护理站,问了一句:「二零六号房的夏太太呢」

    这位护理师我没看过,所以不知道我是妈妈的小孩。

    对我说了一句:「夏太太昨天吞安眠y,抢救不回来si了。」

    「骗人的吧」我退了一步,而那位护理师疑h的看我。

    我马上跑回家,而爸爸和小美阿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爸爸看到我没好脸se,小美阿姨则说:「小宇你b赛结束啦,衣f怎麽都sh了快去脱下来阿姨帮你洗。」

    她走了过来而我推了她一下,爸爸看到站起声斥骂我:「夏宇季你g什麽道歉」

    我冷着眼看他说:「我妈呢」

    他听到显然颤抖了一下说:「走了。」

    「你怎麽可以说的这麽云淡风轻」我大声的喊,再也忍不住这j个礼拜以来的痛苦以及悲伤,「你怎麽能这样对我妈」

    「夏宇季别再胡闹了」他甩了我一个巴掌。

    「你害我连我妈妈最後一眼都没看到你根本不配当她老公更不配当我爸」说完後我拿起奖盃往他的小腿丢了过去。

    他大叫了一声,小腿开始渗出血,我不知道会这麽严重赶紧躲到房间里。

    小美阿姨赶紧将他送去医院,在那之後我和爸爸没再说过一句话,我也不再笑、不再喜ai读书。

    每当我在夜里想起妈妈的笑容,总会忍不住想哭,最後拿起画笔将妈妈画了出来。

    而画到最後画总会被眼泪浸到看不到妈妈的模样。

    依靠着画画的奖金以及妈妈留给我的钱,在国中毕业後我独自搬出家里,租了一间小套房,开始学习打工。

    但升上高中後我就没再参加过b赛了,我害怕当年的回忆会再次涌上心头。

    所以我只会在想起妈妈的时候画一、两张。

    等待夏宇季说完後我已经充满泪水的望着他。

    「徐晶晶,你别哭了。」

    「我也不想哭阿,只是」我将泪水给擦掉,说:「夏宇季至少你曾经拥有过妈妈。」

    夏宇季疑h的看我,但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刚好下课钟声也在这刻响了,我拿起数学课本看他。

    「今天放学我有事不会过去餐厅,明天中午见。」说完後我跑出艺术教室,到厕所洗把脸後才回到教室。

    而林岳光从我进教室就一直看着我红肿的双眼,我避开他的目光趴下头。

    下午四节课我没心上课,编了个谎说身t不舒f提早离开学校。

    但我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到常常去的河堤边散步。

    「你害我连妈妈最後一眼都没看到」

    夏宇季的这句话在我脑海里迟迟无法褪去,我拿起一颗石子丢进河堤里。

    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我耳里,「心情不好又来打水漂了」

    「你回来啦。」我没有回头继续拿起石子丢进河里。

    「是阿,偶尔回来看看你。」他走到我旁边捧起我的脸b我看向他,「又想爸妈了」

    「古佑霖,放开我」我将他的手给推开,自儿坐了下来。

    「怎麽啦,小公主。」他00我的头试着安抚我的情绪。

    「古佑霖,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常常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是说:古佑霖我是不是又变胖了这句吗」他笑着逗我,害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才不是呢」我推了他一把,然後靠在他的肩膀上。

    「今天古老爷陪你,想说什麽我都不会说出去的。」

    「什麽古老爷啊难听si了。」我皱了下眉头,说道:「今天我朋友和我聊他妈妈的故事。」

    「是谁这麽不识相我去揍他」他伸出手握成拳头,我抓住他的手。

    「我没让他知道我爸妈的事,他和我说了他跟他妈妈的感情很好。」

    「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有更多对於爸妈的记忆,那该有多好」

    我闭上眼继续说:「但哪有可能每个人都是幸福、幸运的」

    「而我刚好就是不幸运的那个。」

    「徐晶晶你再这麽说我要生气罗」

    「你先听我讲完嘛」我瞪了他一眼继续说:「但这世界上却有b我更不幸运的人。」

    「他看着他妈妈一天b一天还要虚弱,那种感觉一定很痛苦。」

    「而我连我爸妈的样子都快忘记了,完全不记得失去家人是怎麽样的感觉,但却又觉得心好痛。」

    「晶晶,你会想见你爸妈吗」

    古佑霖说完,我的眼泪落了下来,我笑着把眼泪擦掉说:「已经见不到了,有什麽想不想的」

    古佑霖将我紧紧抱住,而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我也想拥有爸妈,我也想和他们有许多的共同回忆,但我却只记得他们si前一起唱的那首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