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8章 大结局

小说: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最终,禾薇没有剖,直接顺产。

    人从病房推至产房,产道就已全开,肚子里的小家伙迫不及待地临世了。前前后后加起来统共还没半小时,这就生好了。

    饶是生过俩回孩子的禾母都愣了:这么快

    禾父也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这么顺利”

    “怎么说话的”回过神的禾母,没好气地赏了丈夫一记手拐子,“那是薇薇福气,你嫌她太顺利了还是咋地会不会说话”

    禾父憨憨地挠着头笑:“我那不是太惊讶了嘛”

    他都做好陪闺nv生上半天的思想准备了,还拉着nv婿坐长椅上说“有的等”来着,结果爷俩个还没唠上j句,产房里就有护士出来通知生好了,这会儿正给孩子清理。能不惊讶么。

    “你当年生冬子,太y落山推进去,一直熬到第二天早上朝y开起来了才生。生闺nv那次算快得了,那也生了六个多钟头。”禾父回忆道。

    这倒是实话。禾母点头。顺产五六个钟头的确算快了,一般得熬七八个甚至十来个钟头;慢的,生上一天一宿的都有。想她当年生儿子,就足足熬了一宿半,差点没把她累死。想来那是头胎的缘故。

    可同样是头胎,闺nv生娃的速度啧简直和老母j下蛋有的一拼。

    啊呸怎么比喻的禾母暗地里给了自己一嘴巴。打完又禁不住笑。闺nv生好了,她当外婆了。啊哟喂这心情咋那么美妙呢

    贺大少一听宝贝媳f生完了,哪还坐得住,腾地跳起来,攥紧了拳头来来回回地在产房门口打转。直到护士推着清理g净、并裹上医院统一的襁褓的nv婴出来,蓦地僵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禾母好笑地瞥了nv婿一眼,走过去接过推车,一边打量外孙囡,一边赞叹:“长得真秀气,和薇薇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看看,我看看。”禾父也开心地凑过来看外孙囡,顺嘴唤nv婿,“阿擎,你别傻愣着啊,快来看看你闺nv。怎么薇薇给你生了个闺nv,你不高兴啊”

    咋可能呢他这不是高兴坏了嘛。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宝贝闺nv那么小、那么娇n,他怕自己这一身蛮力、不留神伤到了她。

    禾母倒是从闺nv那儿听说过nv婿的心思,确实想要个儿子不假,却不是因为重男轻nv,而是太稀罕闺nv了,怕被家里有小子的顾绪等人,拐去当儿媳f。于是一心盼着先得个男娃、过j年再要个nv娃,好让哥哥保护。因此听禾父这么说,并没变脸se,但做为丈母娘,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免得闺nv受委屈:

    “这年头生男生nv都一样,先要个闺nv也好,闺nv懂事早,又是娘的贴心小棉袄,过j年再要个男娃,还能帮着带带弟弟。我是尝过同时带俩孩子的苦,那会儿冬子不到上学的年纪,薇薇又还没学会走路,家里头乱得哟,天天都像战场,骂完儿子喂闺nv,喂完闺nv收拾乱摊子,这还没收拾完哪,臭小子又搞破坏了,那可真叫累”

    贺大少压根就没听出丈母娘的弦外之音,径自打量着酣睡中的宝贝闺nv,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露在襁褓外面,翘挺的小鼻尖抵着襁褓的边原来宝贝媳f小时候是这样子的呀好可ai好可ai可ai得他心都化了。真想把闺nv抱起来贴在x口疼。可惜刚出生,骨头还没长好,他没敢抱,就这么蹲在推车前,着迷似地欣赏闺nv的睡颜。

    禾母见说了半天,nv婿没反应,仔细一看,得看着迷了这副样子哪里是在嫌弃外孙囡,分明是捧到手里怕摔了,含到嘴里怕化了。也就老禾同志这个呆瓜看不出来。

    禾母放心地笑了。把外孙囡留给俩爷们照看,自己跑去问闺nv的情况。生完了该转去病房了吧虽说本来就在住院,可先前住的是内科病房,这会儿得住f产科病房。

    海城一院的病房素来紧张,尤其是f产科,j乎就没有一天是空缺的。但轮换的也快,顺产一般三五天出院,剖腹产最多七天,一拨拨产f来了走、走了来新的。因此,禾薇这厢一说要生,那厢就安排上病房了。只是没料到她会生得这么快,病房还没收拾出来,得去。

    另外还要给亲戚朋友报喜。禾母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报喜的任务j给了禾父。

    贺擎东听到丈母娘的吩咐,才有种魂魄归位的赶脚。不好意思地抓抓头,他这么个大老爷们在,哪有让丈母娘奔波的道理。果断地让丈母娘留下照看孩子、丈人负责报喜,他则去盯病房、照顾宝贝媳f。

    禾薇直到生完都还云里雾里的。

    这就生好了不是说顺产起得先在产房外的等候室躺上半天、经历着一阵通过一阵的阵痛、不时有护士过来查看产道开没开开了j指等到全开了才慢条斯理地推你进产房、扶你上产床;然后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以及煎熬地等待后,方能迎来孩子的诞生。

    她都做好剖宫产的准备了,突然间说产道开了、直接顺吧。

    被动地爬上产床,满脑子的混乱还没理清,又听接生医生说:“出来了很顺利是个nv娃”

    接着,负责她的护士倒提着一个满身红溜溜的小家伙,在她眼子底下拍了j下,听到哇哇哇的婴啼,笑着告诉她:“孩子很健康,身高49公分、t重33千克。”

    禾薇下意识地瞅了眼从头到尾没给她纠结地选择到底是“剖”还是“顺”的闺nv,这才反应过来:她揣了九个月的胎,已经瓜熟蒂落。

    各地的亲朋好友收到禾薇平安顺产的消息,都在电话里欢喜地恭喜,还说一放假就来清市看新出炉的贺家小千金。

    最兴奋地当数禾曦冬这个新鲜出炉的大舅了,差没把新买的智能手机摔了。

    禾父咧着嘴无声地笑,嘴上却道:“都当大舅的人了,咋还这么aoao糙糙。”

    “我激动啊。”禾曦冬一点不介意被自己老子打趣,“唉哟爸你说我送外甥nv什么好呢醒了,小外甥nv出世了,双喜临门的大好事啊,不行不行我得好好筹划筹划,庆祝一下。”

    “都过年了怎么庆祝还是等你满月了再大办吧,这j天就算了。”禾母捞过丈夫的手机,对儿子道,“你还是早点回来吧,现在你都醒了,医院病床紧张,住不了j天就要回家,阿擎要照顾大的,妈要看顾小的,你回来和你爸j换着开车。”

    “得令”禾曦冬二话不说应道。他这j天之所以待在京都,是在为的病奔波。虽说贺擎东那边已经聘请到了j名专家赶到海城会诊,可一直诊不出个结论总归不是事。他索x就留在京都,和梅子一起,分头跑医院,中医馆、西医院,一天跑俩处、三处,带着的病情说明,逮着有点名气的医生就挂号问诊。

    如今既已苏醒,还平平安安地生下了据说很可ai、很漂亮的外甥nv,他还留在京都g嘛回家过年咯

    和他一道回海城的自然还有梅子、禾鑫、周洁莹。夫唱f随说的就是他们。圆圆童鞋瞅着这两对不秀恩ai就不痛快的小情侣一脸牙疼:“我说,梅子跟着我冬子哥回去也就算了,毕竟她家就在海城。周洁莹你怎么也跟来了你还没正式嫁给我鑫鑫哥呢,跟着他回家不怕被说厚脸呀。”

    “要你管”周洁莹朝圆圆做了个鬼脸,“我就厚脸了咋地我就喜欢和他在一起咋地你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圆圆摇头摇得像拨鼓。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恋ai中的nv人啊,因为她身后站着一个随时可以为她冲锋陷阵、扫除障碍的男人。

    果然,禾鑫揉揉周洁莹的头,宠溺地笑笑,对圆圆说道:“我妈正月初三生日,今年五十岁,打算办j桌热闹热闹,特地j代我让我把莹莹带去的。”

    周洁莹嘚瑟地朝圆圆昂了昂下巴,傲娇地哼了一声。

    圆圆佯装惶恐地朝她作揖:“真是对不住我误会你了你其实没那么厚脸”

    “贺许诺别以为薇薇不在,我就不敢打你了,看招”

    “怕你呀哈哈哈”

    除了这帮小部队叽叽喳喳地开进禾薇的病房,给她无聊的月子生活带去数不尽的欢乐,徐太子为首的大部队,也于次日从京都开来了。

    一伙人争相要抱小千金,最后还是猜拳定先后,最先抱上的居然是小笼包。

    徐海洋郁闷地不行,瞅着还没他齐腰高的小笼包问顾绪:“才j岁啊,你就教他猜拳”

    “有些东西,左右要学点,g啥不早点学”顾绪淡定地回答。

    周悦乐在一旁chou嘴。心说拉倒吧还不是喝点小酒就喜欢逗你儿子玩,玩着玩着就猜起了拳。偏儿子又是个聪明的,凡事教一遍他就会。亏得没喝酩酊大醉,还知道分寸,晓得哪些该教、哪些不该教,不然她绝对跟他急。

    没抢到“首抱”的徐太子等人只得乖乖等小笼包抱完了好轮到他们抱。想着他一个小孩,力气不大抱不了多久,没想到一等二等的,都过去两分钟了,小孩还稳稳地抱着小千金不撒手。

    “我说老顾,你忒狡猾了吧派你儿子出马,准备这会儿就把阿擎的宝贝闺nv抢回家做儿媳f是吧”石渊最没耐x,第一个发牢s。

    “这可不行啊老顾,你把儿子带来了,我们j家可没带。这有违公平竞争的原则啊。”徐太子手肘搁在顾绪肩上,一副哥俩好的商量态度。

    徐海洋也道:“就是就是说好的公平竞争,老顾你不能抢跑。”

    “老子哪儿抢跑了”顾绪一脸无辜,心里早就乐坏了:儿子喂你可真给老子长脸这么小就知道先下手为强。不错不错再接再厉老子看好你哦

    安顿好媳f的贺大少走过来,看似小心翼翼、但众人就是从他的动作里砸吧出了一g“抢夺”味道地从小笼包怀里接过被小笼包有模有样地抖啊抖给哄睡着的宝贝闺nv,放进和禾薇床贴床的小推床里,并朝小笼包竖起食指“嘘”了一声:“要睡觉了,等她醒了再抱。”

    小笼包乖乖地退到一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熟睡状态的小千金,大有“我就在这儿等、等醒来我抱她玩”的架势,把禾母j人逗笑了。

    贺大少的俊脸黑的不行。妈蛋老子那是客气话懂

    顾绪也看到儿子的动作了,噗嗤乐出了声。好儿子追媳f就是要这么滴无惧无畏、厚脸厚。

    贺大少一个冷眼s过去。差点忘了这货才是罪魁祸首。还有旁边一二三j个,宝贝闺nv才出生就嚷嚷着要抱回去做儿媳f,有考虑过他这个当爹的感受吗心塞

    果然头一个就该生儿子,等儿子长到小笼包这般大、知道保护了再要个宝贝闺nv,家里有一大一小俩爷们守着,就不信他们还能抢得去。

    不过贺大少眼角瞥到安静地守着小推床的小笼包,心塞得不止一星半点防得了大的、防不了小的啊。

    清市有双月子的习俗,意即家境好的,坐满两个月再出月子,这样据说对产f恢复身t有极大的帮助。

    禾母说不清到底有哪些帮助,但家里有这个条件,不由分说,押着闺nv坐了两个月月子。

    出月子时已是冰雪消融的y春三月。

    当初办婚礼时,老爷子就拉着亲家俩口子约好了:禾薇坐月子在娘家,但满月酒得回京都办,而且得大办。

    禾父禾母一听就知道亲家爷爷这是在给闺nv撑腰,断没有拖闺nv后腿的道理。因此,禾薇还没出双满月,禾母就已经开始收拾上京都要带的行李了。每天都整理一个包,并且记下哪些打包好了、哪些还缺着,免得要临出门了手忙脚乱。

    禾薇被她娘盯着,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足了两个月,头一个月的时候头发不让洗、澡不让冲顶多用烧开的热水放温点擦擦全身、电视报纸不给看总之,除了一日三餐外加喂n,她能做的就是躺床上睡觉或是睡饱了坐落地窗前晒晒太y逗逗闺nv。一切娱乐活动均和她无关。

    好不容易熬满一个月,她娘还是不许她出门见风,但总算能洗头洗澡、看新闻看报纸了。单满月这天,禾薇扎扎实实地泡了个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热水澡,神清气爽地从浴室出来,贺少将眼神火辣得j乎要将她吞噬。

    “我妈说了,那个、那啥,必须等我双满月了才行。”禾薇俏脸一红,连忙搬出母上大人。

    贺大少眼神幽了幽,随即跨前一步,打横抱起她来到床上,嘴角噙着笑回道:“嗯,我不那啥,我就摸摸。”

    之前禾薇嫌自己头发臭、身子臭,坚持不肯他近身。丈母娘又看得紧,以至于禾薇坐月子的这一个月,贺大少饱尝相思之苦。好不容易等到满月,媳f儿也允许他近身了,岂有只看不碰的道理

    至于丈母娘的j代,贺大爷表示:先吃半顿解解馋,等出双满月了再吃下半顿。

    “等那时,你可别哭着喊着求爷放过你。”他狠狠地吻了小妮子一通,然后着她x前两坨明显比怀y前大两号的,哑声道。

    禾薇被他一通,舒坦得不知今夕是何年。歪在他怀里无意识地咕哝:“谁喊谁是小狗”

    贺大少忍不住勾起嘴角。

    双满月这天,禾薇童鞋见识到了禁yu数个月的男人是何等疯狂。

    被他抗进婚房煎饼似地翻来覆去,唯有缴械投降的份。要不是怜惜她生完孩子才两个月,这天晚上她甭想睡。

    尽管只被他索取了两次,可第二天还是累得爬不起来。早上七点左右被他拉起喂了碗什锦米线后继续补眠,再睁眼,日头挂中空了。

    禾薇囧得不好意思回隔壁娘家吃饭。才出月子,就睡懒觉,还一觉睡到大中午,谁还猜不出昨晚g什么坏事了呀。单光爹妈两个也就算了,偏她哥、梅子、老爷子、老冯等等都在她家呢。

    “别恼了,大伙儿注意不到这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的。曜南俩口子来了,都忙着和他们说话呢。乖,换好衣f去吃饭。还是说,要老公我帮你换嗯”

    禾薇拍开他不安分的手,等等,“你说谁来了”

    “曜南和他媳f,昨晚坐高铁来的,今天早上到的。说是来看你,我看未必,找老爷子谈收养的事才是主要目的。”

    “什么老爷子,爷爷就爷爷,没礼貌”禾薇睨了他一眼,起身换衣f。

    “好,我改还不行么,保证不教坏妮妮。”

    妮妮是贺大少给闺nv取的小名儿,小妮子的妮。也就他知道,这是ai屋及乌呢。

    大名还没定,谁让老爷子取一个不满意、再取一个还是不满意呢。说再等两天,等他翻遍华夏大辞典,看能不能取到更满意的。老贺家第一个曾孙辈,取名一事怎能马虎

    索x户口要回京都上,迟j天也无所谓,就由着老爷子高兴了。

    小俩口手牵手出现在禾家。

    正好赶上禾母摆饭。

    “你个小懒猪,总算起床啦早饭都要阿擎端去喂,羞不羞”禾母撩着围裙打趣了她j句,“正想喊你们过来吃饭呢,来了就快坐下,天冷饭菜容易凉,大家都坐下开吃。老禾,你去把锅子端出来,别逗你外孙囡了,吃过午饭有的是时间让你抱。”

    禾父憨笑着跟去厨房帮忙。

    妮妮由梅子接了手。

    禾曦冬围在旁边,一个劲地说:“我外甥nv就是乖别人家孩子一天哭好j回,我就没见她哭过。饿了尿了也是咿咿呀呀地像是在和你说话。咱们以后要是也生这么乖巧的闺nv,生他个十七八个我都乐意”

    招来梅子一记白眼:“你当我母猪哪。”十七八个亏他说得出口

    “能这么说话呢吗你要是母猪,我岂不成种猪了”禾曦冬一本正经地驳斥。

    “噗”大伙儿喷笑。

    胡慧看着这一幕,说不出的羡慕。

    她一直以为禾薇家就一普通商户,充其量比她娘家好点儿。之所以在京都那么吃香,纯粹靠她那门刺绣手艺撑门面,以及攀上了一个好g娘、好婆家。

    来了清市才发现,似乎错了。

    禾家的木器生意在清市小有名气不说,禾记的网上旗舰店连她都登陆、网购过。猎鹰驻地家属院里的那套木艺沙发和躺椅就是在禾记买的。可见生意之好。难怪住得起这么高大上的别墅。她刚才由禾母领着屋前屋后一圈参观,羡慕得不得了。尤其是禾家俩口子费心思给外孙囡整的一块安全活动场,更是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她没有这么能g、热心又有钱的父母,这是一道y伤。可最让她羡慕的是禾母待未来儿媳f的态度。

    倘若她婆婆待她能有禾母待梅子的一半,她的生活何至于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想到家里那个拎不清的婆婆,胡慧黯了神se。

    吃过午饭,胡慧陪禾薇坐在她娘家的房间喂n。落地窗拉上了一道薄薄的轻纱,y光直s不进来,却很温暖。

    “恭喜你。”胡慧羡慕地望着一个喂、一个吮的娘俩,由衷地贺喜。

    “谢谢。”禾薇微笑着朝她点点头,下意识地想接句“你将来也会有的”,蓦地想到胡慧已于两个月前彻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及时止住了口。

    胡慧自嘲地笑笑:“我已经没这个资格了,被我自己生生掐断了机会。”

    禾薇不知怎么劝她好。设身处地,倘若自己成了这样,想必别人无论说什么都会很难过的吧

    “禾薇,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羡慕你。最早羡慕你有个好g娘,能有许家那样的家庭给你做后盾。后来又羡慕大哥对你的各种好,这一点,曜南怕是这辈子都比不上今天来了你家,看到你和你爸妈、还有你哥他们的日常相处,才明白,和乐的家庭才是第一位的。我婆婆要是能有你妈一半开明、理解,该多好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看我得到的太多,所以收走了我的生育能力”

    “慧慧姐”

    “你不用劝我,其实我都知道,今天来,一方面是看你,另一方面,我和曜南想找爷爷谈谈,把那个孩子”

    说到这里,胡慧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讽刺,看着禾薇说,“你应该听说了吧曜南在外面有了个s生nv,之前妈就想让我收养,我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始终相信我会有自己的孩子、不需要收养别人的孩子,何况那个孩子还是曜南也答应我这j年不谈孩子的事。可才j天,他又突然改变主意,说想把那个nv孩儿带回家养育。我很痛心,觉得一直以来的努力全都付诸了流水。没人在乎我的感受。被车撞上的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就这样死去也好,省得不得婆婆欢心、老公又夹在中间难做人”

    禾薇看她哽咽地说不下去,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说:“慧慧姐,别的不说,曜南哥对你的好是真的,爷爷、二叔他们也都很尊重你。你不能因为个别的不愉快,就否定了这个世界。”至于贺二婶,那真的是一颗毒气弹,到哪儿都膈应人。

    “是啊,你这话我直到车祸醒来才想明白。”胡慧长长地呼了口气,同样很轻声地说。

    小妞妞喝完n已经睡着了。

    禾薇把她放到小床上,拨正了挂在妞妞脖子上的祖母绿小平安扣。那是经系统君加固过的。

    之前那块祖母绿翡翠卖给了徐太子表兄,对方磨了j块孩子带的平安扣和nv士们适合做戒指或吊坠的戒面送她。她一一让系统君加固了才送出去。给自己留了一颗戒面、两块平安扣。一块给妞妞带上了,另一块将来送兄长的孩子。有它的存在,禾薇也放心不少。

    盖妥被子,拉着胡慧坐在落地窗的另一角边晒太y边小声说话。

    “想明白后,我和曜南说了,把那个孩子接回来,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哪怕将来朱敏那j人再出现,只要孩子是非明、三观正,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不知想到什么,胡慧说到一半,嘴角泄出一抹舒心的笑意,微仰头,眯眼看着屋外暖融融的冬y,语气雀跃地说:“你还不知道吧我公公这次是铁了心要和婆婆离婚了。如果接纳那个孩子能让婆婆滚蛋,我也是乐意之极的。”

    禾薇:“”

    老爷子到底还是同意了胡慧和贺曜南的请求。其实他内心也是希望把那孩子接回来的,到底是老贺家的骨血,任她孤苦无依、漂泊在外,多少总归不忍心。何况孩子是无辜的,上一辈犯的错,没有让孩子承受的道理。

    心结一了,胡慧和贺曜南面带喜意地去边城接人了。

    临走前,胡慧拉着禾薇的手说。由衷地说:“听爷爷说,你们过j天就要回京都办满月酒了,我和曜南会尽快赶回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好歹让我这个堂妯娌做点事。”

    “好。”禾薇含笑着应道。

    是夜,禾薇被贺大少牵着回到他们自己的家、相拥在一起看白天给闺nv照的相时,说起胡慧俩口子的事。

    “如果一开始,两人就敞开心扉地正视这桩事,也不至于拖到现在好在慧慧姐福大命大,躲过了这一劫,不然你那堂弟怕是要悔死”

    “老婆”贺大少一个翻身,将宝贝媳f压在身下,与她鼻尖相贴,“一个晚上尽聊别人家的事,看来歇得差不多了。咱们继续吧。”

    继续什么呀禾薇啼笑皆非。

    可两人的t力差,永远都是不对等的存在。

    没一会儿,她就t力全无、任君采撷了。

    夜正浓,幸福的日子也还很长

    全剧终

    贴上一则迷你小番外:

    妮妮小公举三岁时,迷上了王子、公主一类的童话故事,成天缠着禾薇讲给她听。

    禾薇心血来c把前世的经历改编了一下,讲道:从前,城堡里有个王子,过得很不快乐,一位勇敢的公主闯进城堡去救他

    妮妮偏着可ai的小脑袋问:然后呢

    禾薇:公主死了。转世再遇,两人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妮妮皱眉头、噘小嘴:妈咪错了,书上不是这样讲的

    禾薇:“”都听过了为嘛还老缠着她讲呀,听完又嫌弃。做娘好难,嘤嘤嘤那谁小笼包快把你家媳f领走

    临近翩翩少年郎的顾小少爷,表情酷酷、动作却相当轻柔地哄走了妮妮小公举。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