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58.第2258章 魔盘灵动:亡灵归来【8】

    顷刻间,似乎有一个声音从脑海、从心底深处涌出,述说着一切早已被我遗忘的真相。

    我想对付的是无忧。

    我想将她的魂魄困在木偶中,永生永世都不要再出现。

    是了,我是这样想的。

    我想困住的人是她。

    我想杀掉的人,一直都是她。

    到了黑暗之城之时,天光仿佛在一瞬间变暗,视野被朦朦胧胧的雾气笼罩,仿佛周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纱幔,看不真切。

    高耸入云的黑山石陡峭嶙峋,比魔界见到的还要壮观。或许是因为魔窟在沙漠,而黑暗之城在高山的缘故,总觉得这里的山石极高,行走其中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流动的空气也带着些许渗骨的冷意。

    而明烨带着我隐身前来,直奔目的地,没有同任何城中黑衣城民j流。看着他们身上所穿黑衣斗篷,我突然想到了樊月和廖可欣,总觉得她们会一直跟着我,但这次,她们却没有。

    犹记得邢剑锋同我提过,新月宫最擅长的手段便是杀人夺魄,适逢鬼节期间,游魂作祟,她们说不定打算趁机分一杯羹,如今没空顾及我也是寻常。

    由明烨引领着进入其中一个黑山石的山洞后,我方才自思绪中回神打量四周这是一个洞口极为宽敞的山洞,g燥整洁非我预料中的cs。前方挂着一抹黑玉石珠帘,似有渐渐收窄的趋势。再往里走就是一间装饰整洁的屋子,不奢华,不张扬,隐隐带着j分内敛。东西倒都是好东西,却未用显眼的明珠点缀,一瞧便知是男x的居所,可屋子里却没有人,旁边的小洞口中却躺着一口沉黑的棺材,而我们这次要找的人,季世,就躺在这口棺材之中

    明烨似乎并未打算立即唤醒他,伫立洞中观望山洞内壁上的壁画图文,约莫记载着同黑巫术有关的内容。

    我本想去看,却被身旁的黑se棺材吸引,总想着什么人会睡在棺材中,脑子里刚刚涌出一幅如苍白吸血鬼的恐怖画面时,身旁沉黑棺材突然咯噔一响,棺材盖毫无预兆的缓缓开启,露出一只素白的手搭在棺沿,迎着我诧异的目光露出黑发勾勒的淡雅俊容,如夜暗沉的眸光不着痕迹的打量四周,轻启薄唇,缓缓道出一句:“是您来了吗,神nv”

    呀,明明已经隐身,这都能猜到是我来了

    是我以前经常来这里,还是他识得我的灵气

    不安的瞄了一眼依旧入神的明烨,唯恐棺材里睡着的温柔男子也曾与我有过什么关联,还未待我向明烨求助,请他帮忙解除隐身术,棺材中的男子就已缓缓起身,一袭黑袍没出棺沿,柔和的嘴角噙着无奈之se:“您曾答应我,会告诉我那人是谁。今日可是来告诉我,当初我没有救错人”

    终于,明烨在季世淡然的口吻中回神,探究的眼神深深打量着我,随即扬起了右手解开了隐身术。

    这下,不止我尴尬,就连发现明烨在场的季世也略略露出了惊讶之se。我只好无辜的打量四周,暂且偏眸道:“我正在历劫,不记得以前的事,等我想起来之后再告诉你吧”

    “不必,我做事向来一笔归一笔。你想知道的事,我告诉你。”突然开口的明烨,所说的话令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却冷静的看着季世毫不犹豫的继续说下去,“你方才说的不错,那人就是冷嫣。”

    “是吗”在我持续摸不着头脑中,身旁季世突然低头温柔一笑,如三月春风般徐徐低叹,“果然是她。”

    诶,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失忆少nv真的很苦恼好不好

    我垂头丧气的退到墙角,暂且偏眸打量墙上的符文字画,不知何时明烨已经举步迈近,正视季世说明来意:“你想知道的事我已告知,可否明示鬼槐灵木锁魂巫咒之法,如何破解”

    总觉得他们说话的时候季世狐疑偏眸看了我一眼,仿佛在确认我是否真的失忆。可就在我打算跟随他们的脚步前往下一个洞室时,明烨却伸手将我挡在了洞外,抬抬下巴道:“在外面随便找点儿事做。”

    “为什么啊”

    “黑巫术容易造成反噬。”

    一听这话,我就什么顾虑也没有了,可明烨却径自施法封住了洞口,我可以看见他和季世在做什么,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却不能进入其中。

    他是想保护我吧,可我心头却多了一分顾虑,难道他就不怕承受反噬之力吗

    在季世准备什么东西的时候,明烨已经同他说明了这次的情况,但季世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薛耀光的复仇事件上,反而不疾不徐的同明烨说起了一段往事:“当年我无意间找寻到了邪术的残本,打算学习此术为q复仇。此术需自生祭获取力量,但还未来得及杀人,神nv就找上我,告诉我世间杀人的方法有许多,有时不必亲自动手。那时她手上便有各种各样自研的法咒,或许是不想我滥杀无辜方才传授于我,尽管后来我并没有用她所教授法咒复仇,而是自研了一套巫咒,却始终记得她所说的一句话”

    时间仿佛也因他轻和的声音变得静谧,如同适时吹来的一阵清风吹开了尘蒙往事的纱雾,随着他低缓的声音徐徐道来:“她那时看起来心事重重,很不开心,同我说起不少游历天下时的所见所闻,有时感觉她所说的故事与她有关,有时又觉着其中痴情nv子与她没有半点关联”

    他似说给我听,又似说给明烨听,低缓的声音字字轻吐,却沉如砂石落在心尖:“我问她,守着一个人这么久,不累吗她却告诉我,只要不是一辈子,就谈不上长久”

    字字落定,风卷心驰。

    当明烨偏眸看来时,我已有些心虚的垂眸避开他的神se,可即便如此,还是能够从他眼中察觉到一抹痛惜正在久久酝酿,压得我的心口,很痛,很痛。

    好在,很快季世便用j块黑曜石在桌上摆好法阵,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般,依旧用轻缓的语气询问:“可有带与锁魂鬼槐相关的事物”

    再抬眸,明烨已幻化出范敏敏所用罗盘搁在桌上,又露出一节熟悉的棕se小木头放在了罗盘旁。

    后来仔细一想,我方才想到这节棕se的小木头,似乎是用来做伪造虚假的范敏敏的,也不知何时被他拾来,竟一直带在身边,我却未曾察觉。

    但在明烨打算施法寻找施咒者的下落时,却被季世拒绝:“我来吧。神nv助我良多,于情于理,这件事应由我来做。”

    “因为她曾助你为q复仇”

    “不,因为她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已经逝去的人,还有更多美好在未来等着我。”

    “这才是你当年相助殷瑶的缘由”

    “是。因为神nv只告诉我那个nv孩是殷瑶的后人,却没有告诉我那个nv孩是不是殷瑶遇袭时y育怀中的nv子”说到此处,季世再度无奈一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苦苦摇起头来,“好在冷嫣误入新月宫时我也曾救过她,若不然,她”

    我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好在后来明烨有告诉我,季世曾在殷瑶对付高驰时出手相助,但全世界以为他是冲着殷瑶去的时候,只有我知道季世是为了保护殷瑶腹中孩子。

    在离开黑暗之城,拿着薛耀光父母的下落地址时,我又忍不住问明烨:“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自有我的方法。”

    他垂下的眼中带着神秘的笑,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司命书和姻缘册的存在,也不知我历劫之时将这两本书放在了司命库,由当时的司命仙君保管,更加不知道如今的司命仙君也是明烨安排在我身边的人,不知道那个已经离开我多年的人一直用另一个身份活在我身边

    我只是忘了曾经我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也忘了曾经在我身旁相护的人,除了明烨,还有其他人

    来到这如同废墟的荒地时,我在断断续续的信号中给杨绪打了个通电话,说明了大致情况,告诉他很快就能够找到薛耀光的父母,寻找到张恙和王浩的魂魄,让他不要担心。

    但杨绪想不担心也不行了,就在我和明烨前往黑暗之城,借助季世的力量寻找薛耀光父母期间,一直联系不上的刘俊伟也被警方发现,尸t就埋在一处地下通道的施工路口,工人今早动工时就发现了刘俊伟的尸t,照我的推测,或许在昨晚袭击王浩失败后,薛耀光的亡灵就转而盯上了刘俊伟,在我们无法掌控的地方,无声无息的杀了他

    但我心里还有疑问:“你说范敏敏通过罗盘请来的nv鬼青青,会是薛耀光的母亲吗”

    明烨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反而十分慎重的说:“我更在意这门不外传的黑巫术手法,究竟是薛耀光的父母自己寻来的,还是有人故意j给了他们。”

    “新月宫”

    他没有回答,或许这一次他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当他牵着我的手迈入废墟中唯一一栋尚且完好的小楼房时,漆黑的光影压下来,陈旧腐朽的气息扑入鼻息,周围的空气仿佛结了冰,冷得我浑身汗ao直立。偏这地方又十分安静,单单只是进入楼房的小走廊上就凌乱散落着不少物品,我很想找一个不发出声音的地方下脚,但后来才发现这一点做起来不切实际,且十分困难。

    在我犹豫着迈开第三步时,明烨突然伸手揽身抱起了我,吓得我连忙勾住他的脖子哆嗦了一下,小声呢喃道:“这么霸道啊”

    他垂眸,眉头一皱。我这才想起这地方安静,说话声音会格外突兀,正yu咬唇闭嘴时,他却突然垂颚,附在我耳边道:“蒋心悠那套理论是你教她的”

    “嗯”

    “会背着nv子行走的男人是温柔的男人,会抱着nv子行走的男人是占有yu很强的男人”说完这话,他不由自控的在我耳边笑了,清凉的呼吸扑打在耳畔,徐徐追问,“我背过你也抱过你,算什么样的男人”

    那就算

    时而温柔,时而占有yu很强的男人

    脑海中涌现出这话,我盯着明烨漆黑如墨的深眸又有些不确信。他应该属于后者吧,即便已经刻意收敛,可我还是感觉得到,他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恨不得束缚我的所有行动和思想,只是为了不让我抗拒或生气,才刻意顺从我近来的各种决定。

    真的无法想象没有失忆前,在我记忆中的他会是什么样。但我还是很享受此刻的时光,享受和他共同面对未知危难的各种时刻,尤其是现在,当他抱着我穿越漆黑走廊时,即便明知危机重重,却有种莫名的心安,根本察觉不到潜藏的危险。

    好吧,我承认在他抱着我行走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看他冷峻锋毅的脸,并没有想过要查看附近的情况

    但诡异的脚步声还是很快传入耳中,是很空灵的声音,明烨抱着我行走时并未发出声响,而那空灵的脚步声却来自楼上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婴儿的哭声,听起来有些像笑。

    我诧异的看向明烨:“这里还有婴儿吗”

    他没有说话,警惕的眸光打量四周,得出结论:“是鬼婴。”

    周围的空气很冷,有着令人窒息的沉重,当我和明烨想要去寻找婴儿哭声的来源时,鬼婴古怪的声音停止了。我们想不到为什么会有鬼婴徘徊在此,却嗅到一g令人作呕的尸臭迎面扑来。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扇双开门,银白se的铁门上了锁。

    我一直以为这里曾经是一栋普通民居,拆迁工程进行到一半便无故暂停,但如今看来却并未如此,这里更像一间工厂,但厂房没有这么高。宿舍呢,似乎又不该出现这样的大门

    后来我恍然想起母亲曾经提到的一件往事,她说在很早以前的民工宿舍,一楼会安设一个民工食堂,那么眼前的银白se双开门或许就是通向食堂的大门。

    只是里面传出的气味

    究竟是腐烂的食材,还是腐烂的尸t

    咔嚓一声,拴着铁链的铁锁落入明烨手中,不着痕迹的冷风在身旁汇聚,嘎吱一声吹开了眼前的银se大门,腐臭的气息变得更加刺鼻,令人作呕的在x口积压。

    我捂着嘴g呕了j下,没有开灯的屋子里y暗压:“薛耀光的母亲曾在这里工作。”

    “是吗那她”

    话未说完,明烨再次看穿我的想法,将我的手重重一握,继续说下去:“杨绪找到的资料很正确,一年前薛耀光的父母的确仍在寻找薛耀光的下落,但还有一条报道他没有找到。那时薛耀光的母亲被检查出患有肝癌,j度陷入昏迷的她因为缺少医y费放弃了治疗,从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他在说这话时,空荡的屋子里有一样暗红的东西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宽敞食堂中的桌椅都不见了,只有原本的隔离门窗还在,基本可以看出原本的模样。但引起我注意的却不是这间食堂的构架,而是摆在食堂中间空地的两具尸t。

    是的,两具尸t,被支撑在花架上。j乎没有做什么防腐措施,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应该出现腐烂的迹象。但我并没有发现尸t上有任何尸斑出现,薛耀光和他母亲的尸t上都没有,只有的气味在空气里凝聚,可尸t上却没有任何腐烂的痕迹,就连薛耀光已经死去六年的尸t也是如此

    他们就这样面se苍白的躺在布满百合花的花架上,两具尸身被一条很长很长的红绳缠绕,一端连接着薛耀光的尸身,一端连接着他母亲的尸身。像是一个很恐怖的连魂法阵,被花架前摇曳的微弱烛火照亮。当我看清他们左手和右手上各自握着的鬼槐木时,我渐渐明白了其中含义。张恙和王浩等人的魂魄一定被困在这两块鬼槐木中,可是,我能从他们手中取走鬼槐木打破吗

    不,我不能。

    或许在我的灵气接触到鬼槐木的那一刻,他们被困其中的亡灵就会就此灰飞烟灭。

    为难的看着身旁明烨,他没有立即展开营救行动,而且皱着眉头在腐臭的气味中拉着我的手朝花架背后走去。

    我是没有想到,原来花架背后还有另外两个花架。薛耀光母亲身后的花架是空置的,没有尸t,只摆着一根鬼槐木,和制成罗盘的鬼槐材质相同。但在薛耀光尸t后的花架却摆着平躺的范敏敏,她微阖着双眼,身t穿上一件艳红的长裙袍子,有点古装的意味。只是衣f有些破旧,袖口很长,像是廉价的戏f,也被红线缠绕,而且红线的一端还连接着薛耀光的尸身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薛耀光的父母共同完成了替薛耀光复仇的计划,却独独留下了范敏敏的尸t,还将她打扮成这样

    疑h之时,走廊上再次传来了诡异的脚步声,踢动着走廊地板上零散的杂物在行走,沉重的朝我们所在的位置步步b近。

    来的是一个人,可以肯定是一个人。

    当明烨施法带我隐藏起来之时,我看见一个穿着邋遢的中年男人浑身酒气的、跌跌撞撞走了进来。

    他就站在门口,用满是老茧的右手拨弄着被明烨打开的门锁,杂乱的头发即便遮住了他的脸,可我还是察觉到他在发现门锁被打开后露出了一丝冷笑。

    不过他并没有探究究竟是谁闯入了他的秘密居所,两脚随意踢动着门口的易拉罐,咕噜咕噜滚动到墙角,随后傻笑着走到花架前,伸手轻抚薛耀光和薛耀光母亲的尸身,痛惜的摸着他们的脸颊说道:“别怕别怕我们已经报仇了,所有人都死了,等我做完最后一件事,我就来陪你们就来陪你们”

    即便他没有说出这话,也可以想到他就是薛耀光的父亲。只是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最后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但这时他已经走到了薛耀光的花架背后,狞笑着打量范敏敏的面孔。

    “很好,很好这个nv孩很好耀光,你一定会喜欢这个nv孩的让爸爸帮你们结成冥婚吧。这样,你在九泉之下就不会寂寞,咱们一家三口,不,是一家四口,就又可以团聚了你说,爸爸这个主意,好不好”

    他像是已经疯了,一直痴傻的喃喃自语,从怀里掏出一个沾满灰尘的粉底盒子,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不断的往范敏敏脸上涂抹:“你一定觉得很好,这个nv孩很漂亮,比你妈妈年轻时还漂亮呵呵,你喜欢她吧她那个时候也出现了,你说你怎么会和他们深更半夜出现在小树林里一定是你不听话,小小年纪就不听话,爸爸会打你的,知道吗”

    后面的话越来越让人困h,j乎不符合常理的思维逻辑让我确定他已经疯了。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伸手帮范敏敏涂脂抹粉的那一瞬,范敏敏睁开了双眼,惊恐无比的看着他,挣扎着想要脱离花架,夺眶而出的泪水很快便模糊了脸颊,将劣质的粉底融成了浆糊似的一团挂在腮帮,浑身发抖的呜咽道:“放开我叔叔,求你放开我你不能杀了我,你杀了我,你也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范敏敏还活着,而且,说出了我完全没有想到的话。

    什么叫她死了,薛耀光的父亲也会死

    薛耀光的父亲布置好这个花架,布置好这个仪式,准备杀了范敏敏与薛耀光冥婚后,不就是打算自杀赴死,随着家人一同离去吗

    他既然打算赴死,范敏敏死后,势必一定会自杀。为什么范敏敏还要刻意说这句话难道范敏敏是在暗指,她死后,还有别的人会杀了薛父

    不,或许不是人,而是鬼。

    薛耀光的亡灵,或是,薛耀光母亲的亡灵

    思绪再度凌乱,薛父却对范敏敏的话充耳不闻,依旧狞笑着用粉扑抹去她脸上越积越多的泪水,将一层一层的厚粉扑打在她脸上:“给儿子找个漂亮媳f他十八了,可以jnv朋友了家境要好,以后的孩子才不会吃苦,不会像耀光一样从小受人欺负爸爸不能给你的,你和媳f为你们未来的孩子不用担心养不起孩子,想要多少孩子就有多少孩子爸妈帮你们带孩子,一定会给你们带的很好的”

    仿佛话里有话,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伴随着薛父痴傻话语传来的同时,我再次听见空灵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仿佛游魂b近,却被范敏敏越发刺耳的哭喊声淹没。

    拉了拉明烨的手,他眸光始终警惕,却没有立即施法解救范敏敏。那一刻,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顺着他的目光朝敞开的大门看去

    出乎预料的情况再次发生,银白大门门前出现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道恐怖游魂,而是一个只有手臂长短大小的小木头人。

    它就那样静止不动的呆呆站在门口,没有五官轮廓的脸颊仿佛有一双暗藏的眼睛正在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后背长着一对小小的翅膀,像是天使的轮廓,却如恶魔般可怕。

    所以,薛耀光当初说不能送人的小木人实际上是一个邪物

    是这个邪物令张恙发狂,活埋了薛耀光

    一瞬间,有婴儿的哭喊声在耳边叫嚣,凄厉的哭喊声重叠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鬼婴发出的,还是范敏敏发出的。

    可当我再次看向范敏敏时,我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哭喊,早已吓得浑身发僵的她翕张着苍白薄唇,没有再发出一丝声响,耳边充斥的婴儿哭声分明是重叠的,让我终于清楚意识到不止一个婴儿在哭,而是许许多多的婴儿在哭喊

    “她来了”终于,范敏敏再次发出了声音,g涩的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四肢猛烈挣扎着想要脱离花架,死死盯着薛父的眼道,“她来了她来了你听到了吗她来找你们索命了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果然,事情并不是我们之前推测的那般简单,还有未知的恶灵打算找薛父偿命

    虽然我暂时无法理清思绪,但这时,薛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破旧的粉底盒从他手中啪的一声落地,摔得粉碎,跌跌撞撞的后退撞上了身后的玻璃,瞪大了双眼看向天花板。

    昏暗中有一大黑影在天花板上覆盖,和王浩出事时的情况十分相似。只是这一次,黑影没有在一闪而过后立即离开,反而死死的将灰白的天花板覆盖,y暗的遮住了所有视线。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s://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