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0章 一饭恩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前情提要:宁凡吃下蕴含饕餮之力的十转丹药,四处觅食,就在此时,女萝老祖寻上门来,声称可以帮忙找到品质更高的食物。二人途经鹑火宫,女萝老祖遂命令居住于此的火魔一族,开启火鹑池封印…)

    “休得胡言!本姑娘请宁道友前来,是来办正事的!速速打开封印,本姑娘要去火鹑池!”

    女萝老祖有令,火魔首领龙炎生哪敢违背,当即唤来无数火魔族人,做起了开启火鹑池的准备。

    所谓的火鹑池,是封印于鹑火宫沙漠底部的一处秘地,每次开启都需要特殊仪式。

    却见火魔一族又是搭法坛,又是摆香案,忙碌不停:那法坛乍看之下寻常无奇,却不料,其内蕴含的阵法原理,竟有不少与宁凡所学大相违背,大概是紫薇仙域的传承吧;那香案无甚特殊,倒是香案上摆设的供物有些特别。

    普通人开坛设法,要么供奉瓜果,要么供奉三牲,此香案的供物却是蚯蚓和红虫。

    一见供物如此,宁凡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哪是什么供物,分明就是鱼饵,尔等设如此法案,莫非是想供鱼不成?

    再一看香案上设的神牌,呵呵,他居然猜中了。

    【太苦真君火鱼仙】。

    这还真是在供鱼!

    只不知,神牌上的火鱼仙是何人物,与开火鹑池之事有何关系。

    忽有一阵哭声传来。

    宁凡侧过目光,正好看到一名火魔族老神婆领着十多个火魔少女走来。

    那几名少女皆是哭哭啼啼的模样——哭倒是在哭,然而却给人一种假哭之感,并不是多么悲伤的样子。

    那神婆板着脸,表情十分严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哭的太假,于是斥道,“都上点心!便是做做样子,也要做得像那么回事!须知‘哭鱼’一事,乃是为了不时之需。若是哭得不像,那些个凶物可是不惧的!”

    “好好酝酿感情!”

    “多想想伤心难过之事!”

    “…是!”几名少女唯唯诺诺道,一个个酝酿起情绪,渐渐都哭得有模有样了。

    “哭鱼?”宁凡默默观看着此地一切。

    他只听说过凡间人死之后,需要哭灵,却不知开个火鹑池,还需要哭一哭池中鱼。

    在神婆的带领下,这些少女分列左右。神婆再一摆手,那些少女便收住了哭声,显然此刻还不必哭鱼,可以稍作休息。

    至于那神婆本人,则蹒跚到香案前,颤巍巍拿起案上木剑,又抓起一把黄黄绿绿的符纸,向空中一扔,口中含糊不清念起咒来。

    “嘛咪嘛咪么….奉请灵火照令符…嘛咪嘛咪么…火鹑池内现真行…”

    那神婆一面念咒,一面又蹦又跳,也不知跳了多久,香案上的神牌终于有了变化,开始轻微颤动。

    继而便有一道八彩火光从神牌之内飞出,冲天而起。

    那火光最初只有一道,在空中盘旋了一周之后,忽然一抖,化作成千上万道,将天空映照得彩霞万里。

    “请真君显灵!”那神婆将木剑朝天一指,于是漫天火光坠落,火光之中,原本封印于沙漠之底的岩浆大湖,缓缓升至地面,咕嘟咕嘟翻着岩浆泡。

    那岩浆湖占地数百里,湖的形状十分奇特,若从高空俯瞰,像极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鸟。

    不时有长着翅膀的大鱼,从湖面跳出,在岩浆之中欢快游动。

    这些大鱼长着长长的鸟喙,搭配上翅膀、鱼鳞,说不出的别扭;又因鱼头过于巨大,鱼眼过于外凸,使得此鱼头身比例失调,五官比例亦是失调,看起来颇有几分怪异和丑陋;待得鱼口张开,露出一口森寒锐利的獠牙,便无论如何都与可爱不沾边了,反倒十分狰狞可怕。

    这些鱼,身材最小的也有成年黄牛大小,大一些的甚至能长大数百丈体型。

    鱼鸣声同样十分怪异,似鸟非鸟,似兽非兽,叫声沙哑而难听,似乌鸦,又似猪哼。

    “这便是火鹑池了,池中有鱼,遇水则翱翔於天,遇火则潜游于地,其名火鹑鱼。此鱼虽然貌丑,肉质却是鲜美异常、滋补绝伦,一口鱼肉入腹,胜过道友平生所食千百倍。唯一麻烦的是,此鱼炎气太重,便是掌位火修也不敢多食;鱼身某些部位有毒,故而食用之时需要特殊处理…我们不妨走近些,细看此鱼…”女萝老祖笑道。

    说话间,却是领着宁凡,行至岩浆大湖的近处。

    宁凡行至湖边,正好有一条中等体型的火鹑鱼朝他游了过来,好似小山般接近。

    这只火鹑鱼同样很丑,不过目光十分灵动,好似有无数情感写在眼中,游至岸边后,便乖巧地摇摆着鱼尾,拍击着水面,可怜巴巴地望着宁凡,并不时晃动着巨大的鱼头。

    “传说火鹑鱼是多情之鱼,若遇心中所爱,便会游至岸边,以示心悦…”言及于此,女萝老祖忽然话语一顿,大有深意地看着宁凡。

    “多情之鱼?这倒有趣。”

    “更有趣的是,这些火鹑鱼皆是雌雄同体,自己一人便能繁殖后代,换言之,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对外物动情…”

    “雌雄同体的鱼么,以鱼而论,倒也无伤大雅…”

    宁凡和火鹑鱼目光对视。

    对上火鹑鱼可怜巴巴的目光,不知为何,他竟不觉得丑陋,反而觉得此鱼有些呆萌可爱。

    于是蹲下身,探出手,拍了拍火鹑鱼的大头,似是安抚。

    他身怀万物沟通之能,即便没有刻意开启,也能清晰感知到此鱼眼中流露的善意。

    这般友善、可爱的鱼,就这么吃掉,似乎有些可惜,倒不如饲养一两只…

    “…不过火鹑鱼示爱的方式有些特殊,若遇心中所爱,它们必会张开巨口,从而真正与爱人合为一体…”女萝老祖补充道。

    几乎是她话音落下的同时,原本友善可爱的火鹑鱼,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朝宁凡吞了过来。

    此鱼哪里是想示爱!

    它分明是想将宁凡一口吃掉!

    爱他,就与他合二为一!

    爱他,就将他吃掉!

    敢情火鹑鱼眼中的爱意,只是因为看到了爱吃的东西!

    在宁凡开启万物沟通之后,更是在这一瞬,听到了火鹑鱼嚣张的言语。

    【愚蠢的人类啊!成为本大爷的食物吧!】

    “…”宁凡微微无语。

    认为火鹑鱼可爱的自己,也许…可能…是个笨淡也说不定…

    啊呜一口!

    火鹑鱼生吞了宁凡,美滋滋打了一个饱嗝!

    几乎是火鹑鱼吃掉宁凡的瞬间,无数惊叫声在火魔之中响起,就连火魔首领龙炎生都吓了一跳。

    “不好!女萝前辈的小相好被吃掉了!”

    由不得龙炎生不惊!

    他身为鹑火宫的主人,看守此地火鹑池已不知多少年,岂能不知这些火鹑鱼的恐怖。

    火鹑鱼是上古异种,一身胃液厉害异常,即便是幼生期的火鹑鱼,也足以凭体内胃液数息之内消化掉真仙。

    那只吞掉宁凡的火鹑鱼,分明已经成年,其一身胃液便是龙炎生这等仙帝都要忌惮三分。

    龙炎生只当宁凡是女萝老祖的相好,哪知宁凡厉害。一见宁凡入了鱼腹,脸都吓绿了!

    宁凡要是在他的地盘翘辫子,整个火魔族都要承受女萝老祖的迁怒了…

    “快!快快哭鱼!若是救得及时,或许还有希望…”龙炎生对神婆令道。

    事实上,并不需要龙炎生命令,那名神婆一直都在警惕着事故发生,几乎是宁凡被吞下的瞬间,神婆已经对身旁的哭鱼少女们下达了命令。

    而后,少女们默契地哭喊起来,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好似要给宁凡送终一般。

    说也奇怪。

    分明只是少女们寻常无比的哭声,然而听在火鹑鱼的耳中,竟有说不出的杀伤力。

    那只吞掉宁凡的火鹑鱼也好,其它那些在湖面欢快游动的火鹑鱼也好,方一听到少女哭声,顿时一个个头痛欲裂,一面惨叫,一面在岩浆湖中翻跳挣扎。

    那只吞掉宁凡的火鹑鱼…简称吞凡鱼好了,它痛得最厉害,在神婆的做法之下,绝大多数的哭声环绕在它的身上,吵得它几欲作呕。

    难受,太难受了!

    这只吞凡鱼心知,若它不吐出腹中美食,这等哭声绝对还要继续折磨它。

    若是以往,遇到这等阵仗,它或许会认怂,将腹中之物吐出,可这一次,它不愿认怂!

    因为这一回的食物(指宁凡)简直太滋补了!它也是吞下宁凡之后,才真切感受到宁凡蕴含的庞大修为!

    若能将宁凡消化掉,它绝对可以修为暴涨,甚至有希望变得比火鱼仙更强…

    贪念之下,这只吞凡鱼死死合住鸟喙大嘴,无论如何都不肯将宁凡吐出。

    这下子,龙炎生更害怕了!

    他从没见过如此倔强的火鹑鱼,居然连哭鱼仪式都不怕,完全违背了常识!

    眼见宁凡在鱼腹之中呆的太久,龙炎生生怕宁凡已经被胃液消化,于是一咬牙,有了决断,向女萝老祖请示道,“只有最后的办法了!晚辈执刀破鱼腹,前辈且施法驱散毒液救人…”

    破鱼腹救人是最后的办法,却绝对不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火鹑鱼体内有太多毒囊,破鱼腹时一定会砍破部分毒囊。

    那些毒液可比胃液更厉害,破裂的毒囊,溅射的毒液,但凡有一滴粘在宁凡身上…哎,除了这个办法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硬着头皮办了啊!!!

    却不料,女萝老祖仍是气定神闲的模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双面绣的团扇,掩唇笑道,“不急。”

    团扇上绣的图案,依稀是一丛丛翠绿翠绿的女萝草。

    啥?这都啥时候了你还不急?

    龙炎生懵了,心道莫非那位小哥已经被你老人家玩腻了?否则如何人都要死了你还如此悠闲?

    嗤!

    忽有剑光之声传来。

    却见一道完全由法力凝聚而成的剑光,陡然从吞凡鱼体内破出,并于一瞬间,将那只吞凡鱼劈成两半。

    吞凡鱼就这般轻而易举一命呜呼,至死,眼中仍充满着不愿张口的贪念。

    宁凡满面无语,从鱼腹之中飞出,那些从破碎毒囊溅射出的毒液,根本落不到他的身上,就被无形的法力之墙挡在身外。

    龙炎生惊得合不拢口。

    这是何等浩瀚的法力!

    只凭法力外放,就挡住了火鹑鱼的毒液,这小子,啊不这位宁凡前辈,居然身怀准圣级别的法力!

    “此鱼有趣否?”女萝老祖娇笑问道。

    “…”宁凡无语地看着女萝老祖,并不作答,显然听出了对方是在笑他,竟傻乎乎去抚摸如此凶物的鱼头。

    “鱼是无趣之鱼,道友却是有趣之人呢。”女萝老祖继续取笑。

    等了许久,换来的却是宁凡无所谓的回答,“…二百零四个毒囊。”

    女萝老祖微微惊讶,她没有想到,宁凡才被火鹑鱼吞下一小会儿,竟已从内部数清了火鹑鱼的体内毒囊。

    这等感知,竟是分毫不错!

    “想要吃火鹑鱼,片鱼肉时须避开毒囊,一旦不小心切破毒囊,鱼肉便会尽毁…”宁凡目光扫过被他切成两半的吞凡鱼,得出了结论。

    却是那只吞凡鱼的鱼肉已经溅射到毒液,于是,原本雪白的鱼肉,瞬间变得乌黑、干硬,质地如同腐朽的枯木,灵性仅失,再无任何食用价值了。

    “前辈所言极是!想要食用火鹑鱼,必须由熟知此鱼结构的火魔族亲自执刀,若有半点切错,便会浪费一整条鱼。晚辈有数百万年的片鱼经验,愿替前辈片鱼!”龙炎生满面堆笑,朝宁凡恭敬道。

    此人既已知晓宁凡厉害,自然不敢再有任何不恭的。且他之前误以为宁凡是女萝相好,所言多有不妥之处,此刻刻意讨好,也是担心宁凡会计较他之前的言语。

    “哦?道友乃是仙帝,这等仆役之事如何敢让道友代劳?”宁凡客气回绝了龙炎生的好意。

    语气中的平和并非伪装,这让龙炎生暗暗松了一口气,心知宁凡压根没有记恨自己的误会。

    于是龙炎生的口气更恭敬了,“前辈乃是准圣,登门来此,若晚辈不服其劳,反而有失礼节的,片鱼这等苦差事,本应由晚辈代劳。”

    “我非准圣,只是一介仙王…”宁凡摇了摇头。

    “啥?前辈只是仙王?”龙炎生先是一愣,而后一拍脑门,哈哈一笑,“懂了!晚辈懂了!前辈确是仙王无疑!”

    不,我猜你没懂…算了。

    渐渐习惯了被人误解,宁凡早已懒得解释。此番既然是女萝老祖请他吃鱼,他自然不会客气。

    腹内,仍是饥肠辘辘。

    宁凡目光扫向火鹑池,最终停留在最大的一只火鹑鱼身上。

    此时,原本哭鱼的少女们,早已停止了哭声,故而池内的火鹑鱼复又恢复平静,欢快游动着。

    似是感觉到了宁凡的注视,那只最大的火鹑鱼目光同样望向宁凡,再看到宁凡的瞬间,一股油然而生的爱意充斥于双目之中。

    确认过眼神,是美食无疑!

    于是这只火鹑鱼,啊不,这只吞凡鱼二号,学着前一条鱼的姿态,一路卖着萌游到了岸边,又朝着宁凡可怜巴巴地摇头摆尾,丑萌的大眼之中满是真情流露。

    对上吞凡鱼二号可怜巴巴的眼神,宁凡表情似有松动,他蹲下身,探出手,摸了摸吞凡鱼二号的大鱼头,似是安抚。

    嗷呜!

    吞凡鱼二号一见宁凡接近,登时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复制吞凡鱼一号的战绩,一口吞掉宁凡。

    便在此时,宁凡左目幻术之芒一闪而逝。

    而后,吞凡鱼二号保持着血盆大口的模样,来不及合上口,就口吐白沫陨落了。

    直接被幻术秒杀!

    “咯咯,妾身还以为,道友会再度被此鱼吞掉呢,却原来,只是在陪此鱼演戏,假装被此鱼迷惑,这种恶趣味,妾身可学不来。”女萝老祖笑道。

    “…”宁凡当然不是恶趣味。

    但凡吞凡鱼二号在最后关头稍稍悔改,收回攻击,他的幻术便绝不会发动的。

    比起吃鱼,宁凡更乐意收一只火鹑鱼当宠物。可惜,他挑宠物的标准向来严苛,此鱼外貌虽说合了他的心意,偏却不懂得最基本的察言观色、知难而退,如此白痴的鱼,他也是不会收下的,智商连乌老八都不如的鱼,他绝对不收。

    “阿嚏…”远在东天的乌老八,没由来打了一个喷嚏。

    【所以说,这种丑陋生物,究竟哪里可爱了,你的审美真是怪异…】识海中,响起的是蚁主无力的吐槽。

    被幻术杀死的吞凡鱼二号,交到了龙炎生手中。

    却见龙炎生周身七彩光芒散开,站在厨案前方,仙帝气势毫无保留散出,一时间风云变色。

    厨案上,摆放着数百丈之巨的大鱼。

    龙炎生撸起袖子,双手各持一把菜刀——那菜刀居然是他的道兵。

    他出手如电,菜刀刀光飞物,强大的仙帝气势散开,天空都要被砍成两半。

    区区一条死鱼,自然挡不住仙帝级别的斩击,却见鱼鳞飞舞,鱼肉不断被片下,刀光交错之中,每一个藏在肉中的毒囊,都被龙炎生完美避开。

    不愧是拥有数百万年片鱼经验的大佬,简直恐怖如斯!

    宁凡看着龙炎生片鱼的一幕,隐隐有了感悟,却又稍纵即逝,难以捕捉。

    若是他出手片鱼,也能做到龙炎生这般神乎其技,但却必须用到神念感知才可。

    若无神念感知,他是断然无法每一刀都完美避开毒囊的。

    可龙炎生却完全没有动用神念感知,凭的仅仅是一生所修的经验,便轻易做到了此事。

    “庖丁解牛,熟能生巧…这世间再精妙的神通,也比不过至纯至简的大道…这道理我很早便懂,可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感到了震撼…”

    若论厮杀,宁凡有一百种方法干掉龙炎生。

    若论片鱼…好吧,宁凡认输。

    “前辈想吃生鱼片,还是鱼羹,又或者尝尝酒煎鹑鱼?烤鱼片也不错,不知前辈意下如何?”龙炎生一面出手如电片鱼,一面抽空赔笑问道。

    咕噜噜。

    本就饥肠辘辘的宁凡,被龙炎生说得更饿了。

    “你看着做便是。”宁凡面色如常。

    然而腹中响声,却还是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响了起来。

    “呵呵,那晚辈便看着做了。”

    龙炎生不仅有数百万年片鱼经验,更有数百万年烹鱼经验。

    所以,他做出的鱼,其美味是难以想象的。

    龙炎生负责做菜,其他火魔族人负责传菜。

    几名火魔族力士扛着房屋一般巨大的碗,呈至宁凡身前。在那碗中,盛放着一整碗美味鱼羹。

    “请前辈用膳。”几名力士恭敬道。

    “多谢。”宁凡客气了一句,便不再客气了。

    他伸出手,端起房屋般巨大的碗,大口大口喝起鱼汤。

    “嘶!”

    包括龙炎生在内,所有火魔族人都被宁凡的举动吓到了。

    就连女萝老祖都微微吃惊,显然料不到宁凡敢如此大口喝鱼汤。

    毕竟,火鹑鱼蕴含的炎气太重,便是掌位火修,也得小口吃食,似宁凡这般大口喝汤,强如女萝老祖也做不到。

    “此人之能,更在我预期之上…”女萝老祖内心一喜,她当然不可能平白无事请宁凡吃饭,乃是有求而来。宁凡本领越强,她所求之事便越可能办成,自然乐见于此了。

    宁凡不惧火鹑鱼的炎气。

    从小五行体,到大五行体,再到创始元灵体,他的体质越来越强,本就火抗极强。

    加之他近来新得异宝,收了一整块十界至火之地,一身火行更是暴涨。如今的他,便是仙帝的火行攻击都敢生吞,区区鱼肉炎气,完全不值一提。

    很快,一整碗鱼羹就被宁凡一扫而空。他喝光了鱼汤,吃光了鱼肉,只剩满碗油滋滋的鱼骨。

    “嗯?这些鱼骨颇有奇异之处,或许对鱼兄有用…”宁凡却是打算将吃剩的鱼骨送给鱼主。

    至于为什么不送鱼肉鱼汤…总觉得请鱼主吃鱼有些不礼貌…话说送鱼骨会不会也犯鱼兄忌讳?毕竟大家都是鱼…

    算了,先将这些鱼骨搜集起来,日后有机会先问问鱼兄口风,再考虑是否赠送好了。

    于是吃剩的鱼骨,都被宁凡收入储物袋。

    一碗鱼羹吃完,又有新的菜品呈上。

    椭圆的盘子,巨大的像是一条船,盘子里摆放的,是一块快金黄酥脆的炸鱼块。

    居然还配了酱汁。

    咕噜噜。

    宁凡依旧饥肠辘辘。

    饥肠辘辘的宁凡,只用了十余个呼吸,便吃光了一整船,啊不,一整盘的炸鱼块。

    再然后,是第三道菜。

    而后是第四道菜。

    第五道菜。

    第九道菜。

    第十五道菜。

    “难以置信!这位宁前辈不惧炎气姑且不论,难道他还没有吃撑么!”所有炎魔族人都吓了一跳。

    就连龙炎生也被宁凡食量吓到了。

    要知道,这只吞凡鱼二号可是火鹑池内最大的鱼了,几百丈的鱼身,不算不能吃的部位,片下的鱼肉仍有数百万斤之多。

    十五道菜过去,吞凡鱼二号已经只剩半条鱼了。

    宁凡已经吃了一二百万斤鱼肉,却仍然一副没吃饱的样子。

    这食量太过可怕!

    要知道,就算是那只以能吃著名的北海大鲲,每次来到此地,也只能吃下七八十万斤的鱼肉,便是极限。

    毕竟火鹑鱼药效太强,很容易把人撑死,强如北海大鲲也无法一次消化太多。

    然而宁凡却能,且还一副远没有吃饱的样子…

    “下一道菜,水煮鱼丸!”

    龙炎生继续忙碌。

    一道道鱼膳不断呈至宁凡跟前。

    饿,很饿。

    明明已经吃了很多鱼肉,可腹中饥饿完全没有半点缓和的趋势。

    反而变得更加剧烈!

    体内,转眼只剩八十八道饕餮之力。

    而后,八十七道。

    再然后,八十六道,八十五道,八十四道…

    饕餮之力在不断减少。

    腹中的饥饿感却是越演越烈。

    很快,吞凡鱼二号就被宁凡吃光。

    可宁凡仍旧感觉不到半点吃饱的迹象。

    于是他再度来到火鹑池岸边,再度尝试收服火鹑鱼当宠物。

    可惜,这一回仍是收服失败。

    换来的,是吞凡鱼三号情意绵绵的血盆大口。

    再然后,吞凡鱼三号惨遭反杀。

    “可惜了…”

    口中说着可惜,宁凡还是将吞凡鱼三号的尸体交给龙炎生烹饪。

    半个时辰后,吞凡鱼三号也被宁凡吃光了。

    再然后,宁凡复又来到岸边。

    而后,吞凡鱼四号也来作死了…

    再然后是吞凡鱼五号。

    再再然后是吞凡鱼六号,七号,八号…

    “也许,这些火鹑鱼根本不适合拿来饲养…”宁凡不无遗憾道。

    龙炎生震惊了!

    若他没有记错,宁凡现在吃的已经是吞凡鱼七十七号了吧!

    由于宁凡捕鱼的顺序是先大后小,轮到吞凡鱼七十七号时,这只鱼已经不是大鱼了。

    只是一条十来丈体型、刚刚成年不久的中型鱼。

    这条鱼吃完,火鹑池里可就没有成年鱼了,剩下的都是十丈以下的小鱼苗。

    小鱼苗倒是还有几千条,可就算几千条加在一起,怕也不够塞宁前辈的牙缝。

    龙炎生算是看出来了,宁凡便是再吃几池子鱼,也不可能饱的。想了想,龙炎生决定给宁凡一些建议。

    “前辈,不能再吃了…”龙炎生劝道。

    “放心,我还不撑。”

    “不是这个问题。再吃下去,池中小鱼苗怕是要绝种了…”

    “…”宁凡微微尴尬。

    他一直忙着吃鱼,并没有发现,此刻火鹑池内已经只剩一群小鱼苗。

    古人云,“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来年无鱼;焚薮而田,岂不获得?而来年无兽。”说的便是此事。

    这道理宁凡懂,他当然不可能将火魔族的鱼塘吃到绝户。

    虽说肚子没有吃饱…这顿饭看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既如此,吃完这只鱼,便不再吃了吧…”

    “前辈英明!”

    见宁凡听从了劝告,龙炎生放了心,将吞凡鱼七十七号片肉,烹饪,装盘,一气呵成。

    宁凡吃着最后的吞凡鱼,寻思着接下来要去哪里觅食。

    体内饕餮之力尚有七十一道,看起来,在这些饕餮之力用光之前,他是绝不可能吃饱的。

    还需要更多食物…

    “道友大可放心,这一路还有其他地方,可供道友用膳的。”女萝老祖安慰道。

    “让道友见笑了。”

    “怎会见笑,道友食量惊人,妾身佩服都来不呢…咦,这股震动,莫非是…”

    原本粉面含笑的女萝老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陡然间面色一变,以他二阶准圣的身份,竟在此刻如临大敌起来。

    宁凡同样有所察觉。

    却见,火鹑池内的岩浆忽而剧烈翻滚起来,那种翻滚不似风浪,更像是拥有生命的移动。

    无数岩浆从火鹑池内飞起——不,这种描述根本不准确!并非是岩浆飞起,而是整个火鹑池,如拥有生命一般,从沙漠上站起了来。

    火鹑池是由岩浆聚集而成,当它如生物般站起,乍看之下,便像是一头几百里之高的岩浆怪物了。

    那岩浆怪物张开双翼,垂下鸟兽,目光冷漠,俯瞰众生,有着无法形容的威严!

    它只一个目光,整个鹑火宫顿时陷入无边火海,那火,无法熄灭,因那火,是它的愤怒!

    “雅西多,希利那多…雅西多!”岩浆怪物愤怒道。

    火魔族中顿时惊声四起。

    “不好!火鱼仙居然在今日苏醒了!”

    “太奇怪了,距离上一次苏醒明明才过了五年,如今远远未到苏醒之期才对,为何会如此!”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语言,火鱼仙每一次苏醒,都会说奇怪语言,话说今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族长大人可知?”

    “不知。”

    “那见多识广的神婆大人呢!您老人家不是自称可以和火鱼仙交流么?”

    “呃,这个,那个…火鱼仙大人是在说,尔等吃鱼过多,必须献上更多供物作为弥补。对,是这样没错。”神婆胡诌道。

    “原来如此,是因为此番开启火鹑池捕鱼过多,才惹恼了火鱼仙…”

    “哎,谁能料到宁前辈会连吃七十七条成年鱼呢,也难怪火鱼仙会动怒了。”

    “不想活了么!莫要乱嚼宁前辈的舌根,那可是准圣!”

    “总之,先按照神婆大人说的去做,给火鱼仙奉上更多供物,平息它的怒火!”

    “听神婆大人的话,准没错!”

    于是乎,为了平息火鱼仙的怒火,整个火魔族忙碌起来,很快就找来了大量的蚯蚓和红虫,打算将这些东西献给火鱼仙。

    香案前,神婆又唱又跳,试图通过祷告,平息火鱼仙的愤怒。

    神婆一脸自信,一副很快就能平息事端的姿态。即便,她根本听不懂火鱼仙在说些什么,亦不知火鱼仙因何事而愤怒。

    她只是私下猜测,火鱼仙突然愤怒,是与宁凡吃鱼过多有关,至于献上更多蚯蚓和红虫,也是她瞎编的解决之法。

    真正的解决之法,并不是什么蚯蚓和红虫。

    而是她自创的祷祝之歌。

    “嘛咪嘛咪么….奉请灵火照令符…嘛咪嘛咪么…火鹑池内现真行…”

    这祝词是她瞎编的,那一年,她才刚刚混成族中神婆,那一年,是她第一次见到火鱼仙苏醒、发怒。

    在她之前,火魔族有过无数神婆,却全都死掉了。

    每一次火鱼仙苏醒,族中便会选出一名神婆,前去安抚火鱼仙,然而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都失败,最终被火鱼仙吃掉。

    于是火鱼仙每一次发怒,便会有一位神婆惨遭杀害。

    只有这一位神婆,莫名其妙活了下来,终止了火鱼仙的杀人记录。

    当她头一次面对火鱼仙,她的内心是绝望的,吓哭了好么!当她快被火鱼仙吃掉的瞬间,吓得叽里呱啦乱哭乱叫,无意间的一句话,却十分意外的平息了火鱼仙的怒火。

    嘛咪嘛咪么。

    这只是胡言乱语,却因此令她意外地保住了性命。

    她不知这句话有什么特殊魔力。

    她只是,从那之后,族内所有人认定,她有办法制止火鱼仙的发怒,认为她是史上第一神婆。

    而后过了许多年,火鱼仙再度苏醒,她又一次站在火鱼仙面前,念了这句咒语。

    果然,火鱼仙再一次归于平静,归于长眠。

    当确定自己发明的咒语对火鱼仙有效,神婆开始膨胀了,开始放飞自我了。

    她在族内的地位水涨船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这句咒语的奥妙,她将咒语编入长长的祝词之中。

    而后,她无数次“击退”发怒的火鱼仙,成了火魔族当之无愧的英雄。

    又某一次,她意外的发现,不只是那一句莫名其妙的咒语对火鱼仙有用,就连少女的哭声,也能对火鱼仙产生伤害,令起退却。

    于是火魔族便有了哭鱼的习俗。

    这其中的原理,神婆本人也不懂,她只知道,少女的哭声,能平息火鱼仙的怒火,还能让火鹑鱼感到痛苦。

    这就够了。

    这次火鱼仙又醒了,虽说没有和往常一样,按照苏醒期限的规律苏醒,却也无妨。

    神婆有十足的信心,令火鱼仙平静。

    “嘛咪嘛咪么….奉请灵火照令符…嘛咪嘛咪么…火鹑池内现真行…”

    神婆又唱又跳,果然,她一唱这句咒语,岩浆怪物愤怒的咆哮,便忽然停了下来。

    如沉默,如思念,如痛苦,那情绪似能感染周围的一切,令整座鹑火宫,陷入到如山如海的悲伤之中。

    按照以往惯例,这句咒语一出,岩浆怪物大概率是要退却了。

    可这一回,情况稍微有些不同。

    火鱼仙虽然被那咒语唤醒无穷悲伤,可却并未退却,而是再度朝天怒吼。

    “雅西多,希利那多…雅西多!”

    “阿巴多,阿巴阿多,希利雅多!”

    怒吼多了一句。

    “神婆大人,这一句又是在说什么?”火魔族永远不缺好奇宝宝。

    “呃,这个,那个…这一句是说,只要交出违规捕鱼之人,他便放我们一马,且自此日起,火鹑池必须禁渔万年。”

    “不对吧,火鱼仙只说了三句话,神婆大人你翻译了四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不能交出宁凡大人!我等火魔,生而为魔,死而为火,一死何惧,绝不出卖朋友!哭鱼!用哭鱼仪式对付火鱼仙,令他知难而退!”

    神婆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态,说得无数火魔热血沸腾,感动不已。

    是的!没错!

    就算今日之事是因宁前辈而起,他们也绝不会将宁前辈交给火鱼仙!

    即便他们与宁前辈,仅仅有一顿饭的交情,亦不妥协!

    于是,之前那些哭鱼的少女,再一次集结,一番准备之后,朝着岩浆怪物方向声嘶力竭哭喊起来。

    神婆面上镇定,手心却在偷偷冒汗。

    不对劲,有点不对啊。

    以往念咒之时,偶尔也会失败,但那只是极少的情况,且就算念咒没能一次性击退火鱼仙,也能令他稍微冷静才对。

    然而这一回,她念完咒之后,那岩浆怪物反而怒吼得更多了!

    居然还多吼了一句!

    总觉得事情快要脱离掌控了…

    神婆正暗中紧张,忽然听到岩浆怪物发出撕裂般的痛苦哀鸣。

    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道哭鱼到底还是派上了用场。

    根据以往经验,火鱼仙吃痛之后,就该退却了。

    可很快,神婆就无法镇定自若了。

    岩浆怪物的咆哮声越来越剧烈,最终,竟是猛然扇动羽翼,朝一众哭泣的少女狠狠扇了过来。

    以这岩浆怪物几百里的身高,说他羽翼垂天都不过分。

    它只巨翼一扇,然而所引发的风压,竟堪比准圣一击剧烈!

    “这不可能!”神婆吓得面如土色。

    她就站在那些哭鱼少女身边!

    她同样会被这无穷风压击中!

    不对!这说法不准确!

    这一击攻击范围太广,莫说是她,此地众人,哪一个不在攻击之中!

    根本没有差别!

    “为什么!为什么神婆的办法没有奏效!”龙炎生惊呼道。

    面对准圣级别的风压,以他仙帝修为,根本没有把握抵挡。

    好在也不需要他去抵挡。

    在无数火魔族人震撼的目光中,宁凡与女萝同时出手了。

    女萝老祖莲足一点,飞掠而出,手中团扇化作百丈之巨,朝着漫天风压狠狠扇出。

    岩浆怪物释放的风压,是火风,是炽红之色;女萝老祖扇出的风压,却是青色。

    青红风压在天地间轰然碰撞,最终的结果,是女萝老祖堪堪挡下对方的风压,本人却被那风压震飞了数千丈距离,更在退却之时,喉间一甜,咳出一道血箭。

    这让女萝老祖吃惊不小,她是头一次正面对抗这位火鱼仙,对方分明只是随手一击,自己却是全力出手,结果居然是自己稍稍吃亏?这怎么可能!

    却见,女萝老祖惊容未消,那岩浆怪物便又一次煽动巨翼,炽红风压所过之处,无数沙尘生生烧成了岩浆,而后,风压临近!

    “该死,这怪物出手怎得如此快,完全不需要积蓄法力么!”

    女萝老祖银牙紧咬,正打算强挡这一击,荒芜的沙漠中,陡然生出无数巨木。

    那巨木来得极为突兀,毕竟此地是沙漠,木行神通完全无从借法,竟是于无木出诞生而来!

    明明无从借法,那些巨木却仍有散发出难以想象的强大气息,几乎只一瞬间,巨木就聚集成一面巨盾来。

    温度炽热到无法想象的炽红风压,竟是无法将那木之巨盾烧穿!

    那足以令自己吃亏的一击,竟被如此违背常识地挡下。

    出手之人,屹立于参天巨木之上,面色如常,没有在这等攻击当中吃半点亏,不是宁凡,更是何人。

    女萝老祖瞪圆了美目!

    这不玄学,很不玄学!

    那炽红风压虽说是风,其力量的根源却是在火之一字。

    五行之中,木生火。以木对抗火,本应相生于对方,令对方火势大涨才对。女萝老祖之所以吃亏,便在此处,她是木,那岩浆怪物却是火。

    然而现实却是,同样使用木行神通,宁凡的木却压住了对方的火。

    眼前之事完全超出了五行规则,之所以能超出,只有一个解释。

    宁凡的木,与岩浆怪物的火,等级不同!

    只是单纯的等级压制!

    “解释一下,这怪物之所以发怒,不是因为我,当然这不重要,就当他是因我而怒好了。”宁凡平静的话语,回荡天地,传出此地每个人耳中。

    众人皆是一愣。

    那神婆更是愣在原地:不是吧,这位宁前辈竟听得懂那等叽里咕噜的方言?这怎么可能?那应该是降娄宫藏书都未记载的古老语言才对!应该是多闻大人的力量都无法理解的古老言语才对!宁前辈怎可能懂!

    是的,宁凡听懂了岩浆怪物的言语。

    他虽不知这怪物说得是哪族语言,却能凭万物沟通,直接理解其中意思。

    【还给我,将吾所爱…还给我!】

    【不能忘,绝不能忘…将她还来!】

    “虽不知你是谁,有何过往,可你既对火魔一族出手,我便无法坐视不理了。”

    宁凡目露无情之色。

    他吃了火魔族七十七只鱼,自当稍稍回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木蚂蚱,最齐全更新最快的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网,包括玄幻,仙侠,网游,都市,男生女生全本小说等,无广告无弹窗,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
版权所有 © http://www.mumaz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408801777@qq.com 网站地图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