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王国占星台星象仪的奥秘是什么(洛克王国占星台星象仪的奥秘在哪)

几个小短篇,一起看看古代的占星家究竟是干嘛的?他们又知道些什么?

占星家所知道的事

洛克王国占星台星象仪的奥秘是什么(洛克王国占星台星象仪的奥秘在哪)

十一、怀孕?预测胎儿性别

占星学家的咨询室里经常有因怀孕问题而来求助的妇女。许多富家女子担心自己能否生育,她们希望能为夫家传宗接代。1635年12月有一位太太来问内皮尔,自己是否怀孕了?占星学家给了她肯定的答案——档案中记着“的确像有喜”。不料几星期后这位太太又来,这次内皮尔作出了新的诊断:“未怀孕;胃病,躯体肿胀”。

产妇分娩时的注意事项也成为占星学家指导的项目。利利设计了成套的占星学规则,以展示“产妇分娩时应该怎么办”。1646年12月一位雇主来问他.自己的妻子“是否会在生孩子时送命”?利利作了正确的预言。据说那时连专业的助产士有时也要去求助于星占学家。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像福尔曼、内皮尔、利利这类星占学家、确实掌握一些医学知识。

预测胎儿是男是女的要求、古已有之,中外皆然。那时富家女子找占星学家预测自己能否生儿子的也大有人在。占星学家非但被认为具有预测胎儿性别的本事,他们还指导人们怎样依据星象去选择性交的时辰,以便“种”下男孩,例如一位星占学家写道:“如果你需要一个继承人即一个男孩来继承你的田地,那么就在阳性行星和黄道宫升起时进行观察,待它们处于全盛时刻,就召来你的妻子,投下你的种子,于是你就会有个男孩。”还有各种草药处方,与这种时辰选择配合使用,就可保证生出男孩。要生女孩当然也可以,只消将那些法则和药方略加改变即可。这种伪科学学说是与西方传统的生辰星占学理论融合自洽的——占星学家宣称能够通过选择受孕、分娩时刻而操控婴儿的气质、性格、体质等等,则操控婴儿性别自然也可包括在内。

十二、寿数

生辰占星学被认为既能知人之生,也能断人之死,我们在前面已经谈到许多星占学家预言君主贵人之死的著名事例。在开业星占学家的咨询室里.前来问人寿数的雇主也相当多,他们通常是问别人的寿数。例如,有许多女主顾到利利那里询问自己何时可以继承遗产——自己的“死鬼丈夫”何时归天。在1644-1645一年中,利利至少有13次遇到这类问题。在本节四中谈到过的那个请教布克为何自己四年间亏蚀了800英镑的人,也“顺便问一下”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会死、他好从父亲那里继承遗产。一本名为《一个冒牌占星学家的品格》的书中,也谈到“年轻的花花公子如何用一个基尼贿赂了星占学家,以了解自己备受福苦的父亲何时进入天堂"。

在面对预言寿数这类问题时,利利表现出很高的技巧。他曾劝同行们,对于预报任何人的确切死亡时刻,一定要谨慎从事。他自己对于这类问题总是尽力避免作出明确答案。但是在某些重大考验面前,他又确实能有惊人之举。例如,1643年,国王和议会之间的内战已经正式爆发,但议会方面的领导人物皮姆却到了临终大限,这时有人将皮姆的尿样送去,要利利据此推测病人吉凶如何。利利正确也预报此人正濒临死亡。更惊人的是,同一年又有人将重病中的怀特洛克的尿样送交利利,这一次利利预言病人将会康复,而这竟又说准了。一年中两次为大人物占寿,一生一死,都能判断准确。使得占星学家利利在政界名声大振,还因此和怀特洛克成了好朋友。在这两次考验中,占星学、天宫图云云,很可能只是假象,利利主要是利用了某种医学知识。占星学与医学的特殊关系,再一次由此得到生动体现。

总的来说,占寿对占星学家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因为如果作出明确加言,那很容易被“证伪”——到那时刻人并未死,星占家的声誉就要受损,如果一味摸棱两可不作明确答复,又找不到足够有力的托辞,声誉同样要受损。更何况预言了皇帝君主的寿限,还会获罪。

十三、种种私人决策

在开业占星学家的档案材料里,还可以看到种种五花八门的问题,雇主们提出这些问题,希望占星学家帮助他们作出抉择,或下决心。不妨将这些私人决策问题略举若干,以见其光怪陆离之状。1670年,一个人来问利利,他是否要继续和一位勋爵打交道,以谋求大法院记录员和海军特派员的职位?1646年有人请求利利在“栗色马、灰斑马和铁灰马”中预选出马赛的优胜者,利利秘密告知是栗色马。布克也遇到过这类预测马赛优胜的问题。最出格的是福尔曼在1597年遇到的一位贵妇人主好她的问题竟是:丈夫出海去了,当丈夫不在身边时,自己“是否要当个情妇”?此外如“升迁文官好还是武官好”、"走什么航线”、“请求何人”、“进行下去是否好"、“有没有对她设置圈套”、“是否会因朋友的丑行而蒙受损失”、“朋友在患难中是否忠喊”……这些问题在利利的档案记录中到处可见。

17世纪中期,正是英国革命如火如荼的年代。国王和议会相互对立,爆发两次内战。这时社会上无论是贵族大人物还是平民小百姓,往往会面临“站队”问题——支持哪一边?许多人拿不定主意,又要到占星学家那里去求教。他们急切地问利利:“追跑国王好还是追随议会好?”当然更多的是结合具体处境和问题来求教。比如1645年一位保王党的爵士太太来问:丈夫是否应该与议会方面妥协?又如1648年一位平等派的首领写信来问:“我和军队里普通士兵的代表们联合起来争取公民权,土地自由权和消除对人民的压迫,这些努力是否会让我交好运?”当时保王党和议会方面都请占星学家为自己参谋决策,但那已超出私人事务的范围,成为军国大事了,利利在这方面的事务中,同样表现出八面玲珑的高度技巧。

十四、提供“宿命安慰”

国内几年前有一篇短篇小说《浅浅的池塘》,描述一对中年教师夫妻的爱女因游泳溺水身亡,母亲疡苦哀伤难以自制,后经人介绍去一半地下的算命者处为亡女算命,得知此女“命中注定”要死于水,回来后就逐渐释然了。这算命者为亡女之母提供的就是“宿命安慰”——这种“宿命”即使是谎言或者胡扯,但在客观上确实常能给不幸者提供安慰,在16、17世纪充满战争和动乱的欧洲,人间的不幸是很多的,利利等开业星占学家的咨询室也就为那些不幸者提供供“宿命安慰”。许多雇主请占星学家对他们遭受的诸如疾病、不育、流产、亲人死亡、政治失败、商业破产……等等不幸作出解释:例如一位在两个月内两个女儿相继去世的父亲,痛深创巨之下,就去找内皮尔讨论这悲剧的“占星学原因”。当这些人从占星学家那里得知,这些不幸原来都是在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由星辰注定了的,既躲避不掉,也不是他们自己行事有何不妥所致,他们无疑能得到不同程度的宽慰——至少可以免于或减少自责,因为“这不是我的错”。

文字整理自《12宫与28星宿》

--------

ChapterEnd

相关推荐